《修罗七绝》

第28章 痴情难寄 侠士肝胆

作者:柳残阳

濮阳维缓缓行近至那茅屋之前,见门旁僵卧着一具瘦长的尸体,他细看之下,瞧出此人正是这次事件的祸首──“蓝鹰”卞青元。

他颈项处血渍横溢,有些还在潺潺的流出,一看即知为刀剑一类兵器所伤。

濮阳维微微一笑,已知这必是“七煞剑”吴南云的杰作。

他进入茅屋之中,先寻了四张长椅,拼搭起来,将石鲁、徐妍容二人分别放置其上,又匆匆进入内室之中。

这里面一间,布置得异常简单,仅有两张大木床,一口木制衣柜,以外便一无所有,显得十分空旷。

濮阳维行至那巨大的衣柜之前,却并不打开,默然出掌,将衣柜震成粉碎。

衣柜下,是一片极为松软的沙土,沙土浮尘之上,可以看见有六根空心芦草,正伸在上面,约有寸许之高。

濮阳维微微一笑,急急伸手将浮面上的沙土扫除。

他轻轻的层层拂去,约在半寸的沙土下,已现出一个方圆五尺的土坑。

这土坑不深,刚好容一人平卧的高度,这时,下面正蒙着一层床单。

濮阳维伸手掀去,床单下赫然躺着六条大汉。

六人紧紧挤在一起,鼻孔皆已被棉纸堵塞,嘴里却含着一根空心芦管,自床单挖开的小洞中伸出沙土之外。

原来濮阳维在“红魑会”江北绿林道,“黑砂岛”众人大举围攻,心头悬念的,便是自己属下昏迷的六人,该如何安置,他苦思之下,想出此法,令吴南云等依照办理。

难怪“蓝鹰”卞青元等人,几乎已将这房屋倒转,亦找不出这六名“冷云帮”之人影迹。

濮阳维见属下六人安然无恙,不由长长吁出一口气,又行向室外面去。

这时“七煞剑”吴南云已将“魔爪”甘滨挟了进来,甘滨断臂处,已由吴南云为他敷上伤葯,包扎停当。

只是甘滨受伤过重,一时尚未醒转。

甘滨因为在手臂断落之时,正值他运出一口真力,跃身闪躲之际,手臂被斩断后,真气随之而泄,故而他除了肢体伤残外,尚有真元损耗之伤。

濮阳维先不管地下的“魔爪”甘滨,他大步向前,盘膝坐于“独臂金轮”石鲁之旁,微微把住石鲁腕部脉门,倾神凝注。

须知大凡是习武之人,多少都知晓些许医治内外创伤之法,尤其像濮阳维此等盖世高手,便是未曾专门学习医术一道,亦必触类旁通。

一门高深的武学,往往是与医术多少有些关联。

何况,当年的“毒手魔君”更自他那老友再世华佗田真那里(事见本书第一集中所述及的八旬银髯老人)学到不少医术中的窍诀。

故而濮阳维对医术一门,虽然不若他武功之精,但也足以抵得上一个当代名医。

稍停,他已长吸一口真气,凝神沉气,满面肃然之色。

“七煞剑”吴南云急急上前道:“帮主,你可是要以本身一口真气,行通石堂主七经八脉?”

濮阳维微微颔首,“七煞剑”吴南云满脸焦虑的道:“帮主,你莫忘了,自己也有伤在身……还是让本座代劳吧……”

濮阳维摇头道:“你怎能使得?你的伤势较我更重,快坐下歇歇,这点小伤我还挺得住。”

濮阳维与“七煞剑”吴南云情同手足,相交莫逆,在众人之前,为了礼数使然,皆以“冷云帮”中辈份相称,但私下里二人却甚为亲昵,有时甚至直呼对方姓名。

吴南云拗不过濮阳维,只得默默坐下,运功调息。

濮阳维运足一口真气,双掌挥舞如风,眨眼间已拍遍石鲁全身三百六十处穴道。

他突然全身密响,已运掌抵住石鲁背心,将一股至精至纯的深厚真气,绵绵送入石鲁体内。

约有两盏茶时分,“独臂金轮”石鲁已长吁一声,呼吸逐渐平和,面色亦转为红润。

濮阳维却额际汗流如注,脸色越见苍白。

其实“七煞剑”吴南云哪有心思闭目调息,他一直自半闭的眼帘中,注意着濮阳维的行动。

此时一见自己生死挚友如此模样,早已心似油煎,张口慾呼。

濮阳维亦已惊觉,他微一摆手,已移身至“粉面罗剎”徐妍容身旁。

但是濮阳维手掌刚伸至徐妍容身前,便好似遭到一层无形阻碍似的,僵在那里。

吴南云忍不住开口道:“帮主!有什么不对吗?”

濮阳维苍白憔悴的面容上,起了一丝红晕,他尴尬的瞧着吴南云。

口中讷讷的说道:“南云,徐……徐姑娘……徐姑娘……”

徐姑娘怎的?他却再也说不出来。

吴南云急道:“怎么?徐姑娘已无法可救了?”

濮阳维轻轻摇头道:“眼前我再以一口真气,助她散去胸前淤血,并保住她心头一点真气,暂时尚可无碍,只是……只是……”

一向潇洒豪逸的“玉面修罗”此刻竟然张口结舌,讷讷不知所云起来。

吴南云何等聪明,他一听之下,不由恍然大悟,遂正巴向濮阳维道:“帮主,不是南云多嘴,虽道是男女授受不亲,但嫂溺何妨援之以手,何况徐姑娘更对帮主一片痴心,就是她知道了,也不会责怪帮主的,目下不比寻常,也顾不得那些虚伪礼数了。”

濮阳维略一犹豫,将心一横,已将“粉面罗剎”徐妍容抱于怀中,进入内室。

他将徐妍容,轻轻放置床上,又伸手至“粉面罗剎”胸前。

但是他那一双晶莹如玉,令天下武林人物胆寒的手掌,此刻却抖索不停。濮阳维静坐一旁,微微调息了一阵,心情才略见平复,他才又伸手至徐妍容胸前……这时,“粉面罗剎”徐妍容侧卧床沿,他的衣衫襟口,却在右胸上端。

濮阳维只得将她翻转过来,无意中,双手触着“粉面罗剎”徐妍容胸前那隆起之处。

他不禁又是一震,呼吸已微微急促起来。

濮阳维虽然功力绝世,名声震荡江湖,但至今却仍是童男之身。

他可说从来没有接触过女性的胴体,虽然,美艳绝伦的白依萍与他曾有肌肤之亲,但那也是发乎情,止乎礼,绝无轨外行为。

在濮阳维的感触中,白依萍便如一株空谷的幽兰,纯洁孤单,清丽绝俗。

“粉面罗剎”徐妍容却似一朵有刺的玫瑰,鲜艳夺目,惑神迷人……这时,他强定心神,已将徐妍容衣衫的钮扣解开,露出一件粉红色的胸衣来。

濮阳维双手又逐渐颤抖,发际鼻洼,微微渗汗。

他一咬牙,又将那件粉红色的胸衣褪下,里面已现出一片薄如蝉羽似的亵衣来。

柔若凝脂般的肌肤上,隐隐现出一对坚挺的双峰,散发着一股特有的*女芬芳,似兰似麝,令人遐思顿起。

濮阳维目光微敛,却已看见“粉面罗剎”徐妍容右臂之上,赫然有一朱红的守宫砂。

他心里不由肃然升起一股敬意,忖道:“‘粉面罗剎’自幼混迹江湖,名声虽大,却不甚正派,看她年纪,已有二十四、五,在那复杂的江湖中,却竟能守身如玉,的是件十分难得之事。”

濮阳维此时已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分,轻轻一掀,已将“粉面罗剎”徐妍容的亵衣拉起。

雪白的肌肤上,顿时露出两个高耸的*峰来。

双峰之间,那道深深的*沟下,却赫然有着一个深青色的掌印。

濮阳维不禁微微摇头,他沉神凝气,将一口真气,聚集掌心,轻轻按在那青色掌印之上。

剎那间,一股腾腾白气,已自他掌缘周围升起。

濮阳维双目紧合,全心全意的为徐妍容驱毒疗伤。

约有顿饭时光,濮阳维手心热气,已愈来愈浓。

“粉面罗剎”徐妍容胸前的青色掌印,颜色已逐渐淡薄,丝丝青气,已自她肌肤毛孔中,渗出消失……濮阳维为了慰藉“粉面罗剎”徐妍容那一番幽怨痴情,已用了另一种方法来报答她,他已用一口内家高手最要紧要的先天之气,为徐妍容贯通全身经脉,凝气活血。

不一刻,“粉面罗剎”徐妍容已悠悠醒转。

她美目微睁,不由悚然一惊,因为,她已感到上衣尽被褪下,胸前更有一只手掌在微微抖动。

顿时,她羞怒交集,全身本能的一挣。

但那只按在胸前的手掌,却如柱石般,丝毫未动。

她满两嫣红,急急抬眼望去,在她面前的,赫然是一个美得惊人的白衣书生。

只见他俊目微闭,头发披散,那张弧形坚毅的嘴chún,正微微开合,露出一口洁白闪亮的牙齿。

徐妍容心头“怦怦”急跳,有如小鹿乱撞。她已看清楚前的白衣书生,正是自己朝思暮想,魂牵梦系的濮阳维!。

他按在自己胸前的手掌,时而透出一股股的热气,胸口的疼痛郁闷,已减轻大半,四肢百骸,更是舒畅已极,飘飘慾起。

徐妍容体会出,心上人儿正在以本身一口性命交关的先天真气,在助自己治疗掌伤。

她欣慰极了,那双美丽如波的大眼睛,已泛出两滴晶莹的泪珠。

她此刻丝毫不感到羞愤与懊恼,因为在她心灵深处,早已将自己纯洁的身心,暗暗献给一个人,便是那人不愿接受,她也永远不会给予世上的任何别人。

这正是心灵上的一安慰,但何尝又不是一种极为刻骨铭心的痛苦呢!

她暗暗倾心的这个人,就是“玉面修罗”濮阳维。

这时濮阳维已长长吁出一口气,手掌一收,默然闭目调息起来。

徐妍容仔细的凝视着自己心目中的神,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毫不保留的注视。

她觉得心上人儿没有一处不美,没有一点不使女人迷惑,在她那处子芳心中,已将濮阳维认作天下第一个完美无缺的男子。

忽而,她惊惧了,因为濮阳维那苍白憔悴的面容,已告诉了她,心上人也负有极为不轻的内伤。

这时,濮阳维忽自怀中摸出一条雪白的丝巾,轻轻印在自己chún上。

他虽然不愿惊动“粉面罗剎”徐妍容,但是徐妍容已看见那雪白的丝巾上,剎那间已浸透出殷红的鲜血。

她悲呼一声,激动的扑向濮阳维,紧紧抱着他,再也忍不住的抽泣起来。

她知道濮阳维在负有内伤之下,尚强运真气为自己疗伤!

徐妍容感动极了,她已泣不成声。

房门外,人影一闪,“七煞剑”吴南云探头进来,他听到“粉面罗剎”的呼叫,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呢?

他身形一闪探首一望之下,又隐身回去,因为吴南云已看到徐妍容紧紧的搂抱着濮阳维。

他是过来之人,岂肯于此时做“夹心萝卜干”。

何况,吴南云心中,更对“粉面罗剎”有着极大的好感呢。

他虽然不能说有心促成俩人的爱意,但也绝不愿妨碍俩人之间的情感的发展。

“粉面罗剎”泪眼迷蒙中,亦已看见吴南云进而复出。

但她知道,自己这辈子,除了濮阳维外,她是永远不会再爱第二个人了。

这不仅是只有濮阳维看过她*女最隐秘的地方,更重要的,是濮阳维永远占着她的心。

多日来的情感压制,都如山洪般暴发了。

她尽情的哭着,她毫不畏怯的吻着濮阳维脸上的每一处……红chún轻张,丁香微吐,已将濮阳维chún际的血渍,吮吸殆尽。

濮阳维虽然在闭目调息,但“粉面罗剎”的一举一动,他岂有不知之理?

但是一来是在行功紧要关头,不容分心,再则,他对徐妍容的痴情,亦深觉十分感激,是而他故做不知,一任这痴心的女郎,淋漓尽致的发泄这多日来,她强压制的情愫。

良久之后,濮阳维苍白的面容,始略见好转。他轻轻的将身体移动了一下,但是,“粉面罗剎”徐妍容仍然紧紧抱着他,俏脸儿深埋在濮阳维的怀中。

濮阳维星目微睁,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他柔和的道:“徐姑娘……你可好些了?”

他不知应该怎么说才好,只有毫无意识的问出这句根本无庸多问的话来。

“粉面罗剎”嘤声答应,声音是如此羞涩,这不似自一个久闯江湖,历经风浪的女煞星口中发出,而似是一个年方及笄的少女软语呢喃……“粉面罗剎”人虽孤傲,但是,她内心深处是寂寞的,她虽然是个名蜚江湖的女杰,但是在“情”之一面,天下的女子却尽皆相同。没有能跳得出这缕缕柔丝的缠缚……濮阳维怜惜的抚摸着,徐妍容那一头如波浪般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痴情难寄 侠士肝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