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34章 波折横生 天山铁姥

作者:柳残阳

时间虽然入夜不久,但郊野的秋风,却吹得人浑身直起鸡粟。

濮阳维单骑急驰,不一会儿,已可看见前面,那一片黑压压的城垛。

城内灯光明亮,彷佛正是热闹时分。

濮阳维落莫的坐在马上,脑中却恍如潮涌般,思量着无数错杂的事情。

“得得”蹄声,清脆的敲在地下,却扰得他心中,起了一种莫名的烦嚣。

一刻后,他已行至城门之前。

这时,那高大的城门外,正挂着一盏气死风灯。

两个小卒,缩着脖子,无精打彩的倚在墙角一隅。

濮阳维行马向前,两人漠然的抬头;瞥视了他一眼,连问也懒得问一声,又将脑袋缩回。

濮阳维摇摇头,双腿一夹马腹,已泼剌剌的进入城内。

他进入的这座城镇,便是“丰集城”城内街道纵横,屋宇栉比。华灯初上,街上行人摩肩接踵,倒也显得十分热闹。

濮阳维下得马来,正待向前面不远的一座建筑宏伟的客栈行去。街道暗处,忽走过来一位步履安详的中年秀士。这人生得五官端正,一脸正气凛然之色。

他向濮阳维细一打量,已拱手道:“这位可就是‘冷云帮’帮主濮阳大侠么?”

濮阳维疑惑的瞧着对方。答道:“不错,兄台有何见教?”

中年秀士朗声一笑道:“岂敢!在下华一杰,承武林朋友抬爱,皆以‘独鹤’称之。”

濮阳维略一思忖,恍然道:“愿来兄台竟是‘天山派’掌门大弟子,在下失敬了!”

“独鹤”华一杰微微一笑,道:“濮阳大侠言重了。”

濮阳维又道:“在下素闻贵派方姑娘及兄台之名,真是相逢恨晚。”

华一杰一听濮阳维提到“绿娘子”方婉,面色不由微微一变。但旋即又若无其事的道:“濮阳大侠,这里人多口杂,谈话不便,在下尚有一件重要之事,慾与尊驾觅地详谈。”

濮阳维哂然一笑道:“好极!在下亦有几句话,转询于兄台!”

濮阳维自“绿娘子”方婉,月前负气离去后,便因帮中一连串的大事,占去他全部的时间。是以,根本毫无闲暇探询方婉的下落。但是他内心深处,却怀着极大的歉疚。虽然他知道,目前自己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不应该再去招惹任何情感上的纠纷。

但濮阳维并非木石之人,他能完全自自己心中排除方婉的影子吗?当然不能,不论他这种感情,是出自男性先天的怜香惜玉之心,抑是仅为了一种道德观念上的负荷。濮阳维不自觉的,无形之中,对“天山派”的各人,都有着一种极为遗憾的感觉,好似欠了他们一些什么似的。

这时,“独鹤”华一杰要约他至另外一处地方详谈。

濮阳维却道:“华兄,本帮各人现已在城内寻店落脚,吾等不妨寻着他们,亦可安顿下来,促膝长谈。”

“独鹤”华一杰面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影。沉重的道:“贵帮各人,已在城南最大的一间‘鸿升’客栈住下了。”

濮阳维奇怪的瞧了“独鹤”华一杰一眼。心中暗忖道:“看情形,这华一杰好似已在这里等了我很久了?而且他好象是对‘冷云帮’行动十分注意,竟然连他们住在那里,也打听清楚了。”他虽有所猜疑,口中却说道:“华兄的意思是……”

“独鹤”华一杰微微一笑道:“在下已在离此不远之处,租赁了一间房舍,那里十分清静,在下之意,尚请濮阳大侠,能移驾一行。”

濮阳维十分疑惑华一杰这奇特的举止。但也没说什么!微微一笑,随着他拐向一条僻静的街道上。二人沉默着,一言不发。

濮阳维素称机警绝伦,这时,他已隐隐觉得,气氛有点不合调。而且,好似有着一种极为不妙的场面,在那里等着他似的。他暗中一哂,忖道:“不论这自称天山‘独鹤’华一杰的人是真是假,含有什么企图?只要自己一看出不对,那时……哼!”

想着,他已下意识的将双目转了过去。恰好,正与那华一杰的目光相接。

华一杰被濮阳维那有若精芒冷电也似的眼神,瞧得浑身一震,不自觉的转过头去。

濮阳维又想道:“瞧这华一杰模样,倒像是一个守正不阿,极为正直之人,怎的他现下的态度,却又如此令人揣摸不定?”

这时,二人已行至一座甚为高大的屋宇之前。这幢房屋乃是孤零零的矗立于街道的尾端,与别的房舍毫不相连。四周更围着一片高约丈许的青砖围墙。

华一杰转头说道:“濮阳大侠,这里就是了,且容在下先行叩门!”

濮阳维默默点头,已将坐骑栓于门前的树干之上。

华一杰轻轻举手,在那两扇巨大的黑漆木门上拍了三下。

但闻得“依呀”一声,两扇大门已缓缓启开。应门者竟是一个凤眉剑目,十分英俊的美少年。他冒冒失失的向华一杰道:“大师兄,那濮阳维可来了?”

华一杰连忙使了个眼色。

濮阳维已笑吟吟的道:“这位莫非便是‘天山派’的‘玉郎君’欧明少侠?”

那少年人循声而视,不由眼前骤觉一亮。濮阳维那美得令人吃惊的面孔,已显露在他的眼前。这“玉郎君”欧明,原本对自己英挺的容貌颇为自负,这时与濮阳维相形之下,亦不由自心中升起一股自愧不如的感觉。暗忖道:“这‘玉面修罗’果真俊如子都再世,飘逸绝伦!怪不得师妹会为他梦魂颠倒哩!”

欧明慌忙闪身一旁,拱手道:“在下欧明,请濮阳大侠多予指教!”

濮阳维一见这“玉郎君”才不过十八九岁,性情甚为纯真,但举止上却十分稳练。他不由含笑道:“不敢!少侠之名,在下早已闻得贵派方姑娘提过。”

“玉郎君”面容一红,但是却在心中暗暗的欣喜。

因为,名震三江四海的“玉面修罗”能晓得自己的姓名,这是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尤其是他此时,尚未技成下山哩!

华一杰举手一让,引导濮阳维向内行去。

二人经过了一片枝叶已见枯黄的花园后,又踏上一条碎石小径,直向大厅行近。

这时,那“玉郎君”亦随在身后。

濮阳维偶然回视中,却见他面孔上竟时而流露出一股无可奈何的神色!

濮阳维正自心中纳罕,三人已先后踏上厅前石阶之上。此时,大厅之中,已然灯火通明。濮阳维俊目闪处,已看出厅内,悄立着三人。尚有一位喜颜鹤发,年约八旬的古稀老妇,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濮阳维目光一转,不由险些惊呼起来。

原来,那立于银发老妇身后的一位少女,赫然竟是那失?近月的“绿娘子”方婉。方婉身旁,站着一个chún上留有短髭,双目如电的中年壮士。另外一人,则是年届花信的少妇,姿容极为秀丽。

濮阳维正自愕然不解的瞧着众人。

华一杰已大步向前道:“濮阳大侠,尚请原谅在下苦衷,在下乃奉敝派掌门人师姊之令,出此下策,将尊驾引来此地……”

随即又低声将厅中各人,给濮阳维介绍了一下。

原来,那端坐正中,白发皤皤的古稀老妇,正是名倾武林的“天山派”长老铁姥姥。

那位少妇,却是华一杰的妻室,号称“铁面红线”的梅云。

立于一旁,chún留短髭的中年人,正是武林中极负盛名,与“天山派”甚具渊源的“玉杵翻天”万月樵。

濮阳维缓步向前,气度雍容的向各人环视了一眼,朗声道:“未知铁老前辈相召在下,有何教益?”他因为座中各人,无论武功、名声,都较自己差得太远,而且又恁般无礼,自己到来,各人连一声最简单的招呼也不打一个。

是而心中亦自有气,举止之间,自然的流露出一股傲然之态来。

他这时一开口,“绿娘子”方婉已怯怯的低下头来,用手抚弄着一条丝绢。

铁姥姥冷冷一哼,说道:“濮阳大侠,凭尊驾在江湖上的威望,老身本来斗胆也不敢相扰……”她回头看了方婉一眼。又说道:“但是,目前老身却有一事请教,濮阳大侠就再是人中龙凤,我家婉儿也未见得配不上你……”

铁姥姥突然说出这种话来,不由使濮阳维大感意外,啼笑皆非。

但是室中各人却绝未露出一丝笑意,依旧冷冷的瞧着濮阳维。

濮阳维纵有一身超凡绝世的武功,但这时也是手足无措。他可说从未经历过这种尴尬的场面,一时讷讷不能作答。

铁姥姥面孔一板,微带怒意的道:“老实告诉阁下,婉儿是老身的命根子,只要她有了个三长两短,不论濮阳大侠你的威望如何?老身也要拚了这条老命,与你一争长短!”

濮阳维正自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眼光掠处,那娇柔痴情的方婉,已倒在铁姥姥的怀中,幽幽的抽泣起来。若是在平时,有人敢在濮阳维面前说这种话,恐怕不劳他亲自动手,这人就早已尸横就地了。但是,目前的场合,到底不是能以武力来解决的啊!

他极为窘迫的道:“铁……铁老前辈,此言不知所指何事?”

铁姥姥怒不可遏地道:“濮阳大侠,凭尊驾的武林威望,老身万万承当不起这前辈二字。”

她那张若婴儿的红润面孔,涨得更见紫红。

铁姥姥强吸了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怒火,续道:“濮阳大侠,凡事皆有个理字,不论我家婉儿如何开罪你,你也不该将她冷落,害得她孤身流落江湖,险些跳入江中自尽!若不是遇着‘玉杵翻天’万贤侄,老身这孙女儿,如今还有命在么?”

濮阳维这才算是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端倪。

他万万想不到“绿娘子”方婉,竟是如此痴心,在伤痛失望之下,竟尔自寻死路。

濮阳维心中猛然一跳,极为怜惜的瞧着方婉。讷讷的说道:“方姑娘,你……怎的如此想不开?在下并未开罪于你……?”

方婉娇躯一扭,又轻声在铁姥姥怀中低泣起来。铁姥姥叹息一声,便扼要的将经过情形说出。原来,“冷云帮”开坛誓盟的那天,因为濮阳维并未将帮中任何职位分给“绿娘子”

方婉。方婉遂以为自己心上人瞧不起自己,也就是说,根本不愿自己留在淮阳山回雁山庄。

她独自一人愈想愈气,愈气愈悲,便实时溜出“冷云帮”厅外,怆然下山而去。

但是,“绿娘子”方婉虽然是负气而出,她心扉的深处,却仍然苦苦的思恋着濮阳维。

她爱他爱得已到了为君痴狂的地步。

然而她心中,却又忿恨濮阳维当日之举。

她在各地飘荡了数日之后,只觉得人生在世索然无味,失去了爱的日子,还有什么可指望的呢?方婉凄苦之余,情感一时排解不开,竟贸然投入一条急流之中,意图了结这苦涩的人生。正在生死一发之际,恰被路过一旁的“玉杵翻天”万月樵发现。他急急跳入水中,将方婉救起。

这“玉杵翻天”万月樵,武功极为深宏,又与“天山派”掌门大弟子“独鹤”华一杰,为生死挚交。他一见投水自尽之人,竟然是“天山派”最为美艳的“绿娘子”方婉。

万月樵不由大吃一惊,连忙施以急救,并托了他一的位好友“千里追云”司马平,急赴遥遥千里之外的天山去报讯。

铁姥姥闻悉之下,不由惊急交加,匆匆带了“天山派”二代弟子三人,连夜赶至“玉杵翻天”居处。铁姥姥一见心爱的孙女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

她又详细的询问了一切经过情形。

铁姥姥本人乃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虽知“冷云帮”在武林中,乃是最为难惹的帮会,亦不顾“绿娘子”方婉苦苦相谏,坚持慾至淮阳山落月峰,向濮阳维大兴问罪之师。

恰于此事,江湖上已传出“玉面修罗”率众分袭“江北丐帮”及“黑旗帮”之事。

铁姥姥闻讯之下,马不停蹄的向山西境内赶去。意慾早日与濮阳维一清这笔儿女情债。

一行六人快马奔驰七天之久,才到达这“丰集城”内。

六人进城之时,亦已是黄昏时分了。

各人正慾歇息打尖之际,却见城外已先后驰入两拨人马。

只见这两拨武林人物,个个气度沉稳,举止精练,其中尚且有伤者在内。

诸人也是老江湖,一看之下,便已猜测出是“冷云帮”的人马。

尤其是“玉杵翻天”万月樵,更认出了先后入城的“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波折横生 天山铁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