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39章 幡毁竿折 淮阳风云

作者:柳残阳

“催命使者”杨真,功力原本甚高,加以此时情急出手,威力之大,更是惊人。

“断魂镖”秦骥,双掌已贯足红砂掌力,杨真的“九鬼夺命幡”幻影如山,瞬息间,已将他上盘十二大穴只须“致良知”,“明本心”,便可以守其“道心”。 ,完全罩住。

幡杆尖端,颤成点点银光,已极为奇异的逼至。

秦骥冷笑一声,大斜身,脚下微妙至极的一旋一转。双掌同时一招“流矢贯盾”闪电般劈向杨真胁下。

“催命使者”杨真,昔日跟随绿林道总坛主辣手神魔黄双溪苦练武技,功夫上,亦自有独到之处。这时,他出手无功,毫不慌乱,阴阴一笑,“九鬼夺命幡”已猝然一抖,又戳向秦骥胸前。

换招应变之快,确是不可言谕。

秦骥不由喝道:“来得好!”身影晃掠间,已拔空丈余。

杨真厉笑一声,“九鬼夺命幡”化成层层幡影,直追而上。

在这顷刻之间,二人又已换了十余招。

“断魂镖”秦骥,这时不由心中暗暗焦虑。

因为,他若收拾不下这眼前的敌人,则不仅自己颜面攸关,而更将耽误帮中大事。

在这种情形之下,一旁掠阵的“八臂神煞”顾子君,是极不好出手相助的。

秦骥焦虑之下,不由心神微分。

“催命使者”杨真的面孔上,掠过一阵丑恶而阴森的笑意,左掌倏挥,推出一阵劲风,右手的“九鬼夺命幡”已悄然无声的指向秦骥的小腹。

待秦骥蓦然惊觉,掌劲、毒幡,均已同时袭到。

“断魂镖”秦骥怒喝一声,双目圆瞪如铃,不退不闪,右掌倾力劈出,左掌猛然下击。

杨真估不到对方竟会如此拚命,他大惊之下,收招已自不及。

“劈啪”巨响中,沙土飞扬,人影晃闪。

“八臂神煞”顾子君,惊喝一声,掠身疾进。

只见“催命使者”杨真,双手紧捂肚腹,面上惨白得毫无一丝血色。

一双瞳孔,已逐渐扩散,掌中,尚紧紧握着半截残断的旗杆。

秦骥双掌,此刻仍自血红,他提聚的红砂掌力,尚未完全散去。

这时,他发髻乱成一团,满面大汗,脚下,正弃着半截“九鬼夺命幡”。

秦骥适才双掌齐出之际,已存着成败在此一举的念头。但他因急慾解除一幡戳来之危,故而双掌击出掌劲,已不太平均。就在他红砂掌力劈出的剎那间,掌缘已绝快的截断杨真兵器。在同一时刻又挥掌拍出,掌风拂处,已印在两尺以外的杨真小腹之上。

但是,他因左掌击出劲力较轻,自己亦被对方掌风撞击了一下,只是尚不严重罢了。

这时,“催命使者”杨真,已“哇”的一声,直喷出两大口鲜血,人也气绝倒地。小腹之上,赫然有着一个清晰异常的手印。

“八臂神煞”顾子君,用手一扶秦骥。关注的问道:“秦堂主,你没有受到大伤害吧!”

秦骥微微摇头,一面缓缓盘坐地上,调息起来。

顾子君急急转头望去,不觉眉头微皱。

只见十二红巾与四名香主,已将那些没有什么武功造诣的“黑旗帮”众,杀得哭号连天,尸横遍地。

但“冷云帮”中,也有二人挂彩。

顾子君开口喝道:“本帮弟子暂停,网开一面,放其生路吧!”

“冷云帮”纪律精严,顾子君此言一出,众人已齐齐住手跃身退后。

“黑旗帮”幸存各人,不由哗然一声,头也不回的急急逃走,甚至连受伤倒地的同伴也不顾了。

顾子君暗暗摇头太息,一面命人为双方伤者包扎伤势,一面急行至河岸向对岸望去。

这时,只见对岸两道闪耀奔掠的灰、银光带中,那到灰虹,已逐渐呆滞。

彷若一个有气无力的老人,正在推动着一个不是他体力所能承担的巨磨似的。

匹练般的剑芒,却伸缩如冷电精光,往来纵驰,将那道灰虹团团围住!

“八臂神煞”顾子君,一捋红髯,忖道:“‘七煞剑’武功之高,确是匪夷所思,就凭这冰海第一高手的能耐,竟也难为其敌……”

正想着,蓦见场中人影分飞,“七煞剑”吴南云已仗剑拄立,嘴角微微冷笑。

“冰海钓叟”战玄心,正愕然呆立,手中的“千寒钓竿”尖端,已被削断尺许左右。

“八臂神煞”顾子君目光锐利,虽在这十五、六丈远的距离,仍可看得十分清楚。

他转头向众人道:“兄弟们,吴堂主已获全胜了。”

十二红巾等人因相距过远,无法向顾子君一样看得仔细,闻言之下,不由齐齐欢呼着,跳了起来。

岸对面,“冰海钓叟”战玄心,仍旧如痴似醉的呆立当地,怔怔的望着手中的一截残竿。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为何自己竟躲不开对方那招剑光如万点寒星般的剑式。

其实,他又哪里知道,这正是吴南云“七煞剑”法中,最凌厉的三绝招之一:“流星纵横”。

战玄心能在此招之下,逃出活命,已属颇为不易的了。

吴南云此刻面色十分苍白,胸口微微起伏,他力战“冰海钓叟”亦已施出全身功力。

他目光凝注在对方面上,默默无言。

一旁憋了很久的“双连掌”浩飞,这时,大步向前。洪声道:“战老兄,如今胜负已分,阁下也好见风转舵,施展那三十六着的最后一着了,否则,老夫便再陪你玩上一阵,亦无不可。”

濮阳维一见这位老而弥辣的老哥哥,又在挑动对方火气,不由暗暗着急。因为,现在时间匆促,已不能再多事延误了。但浩飞话已出口,自己却怎能上前阻止?

“冰海钓叟”战玄心,气得须鬓乱抖。厉声道:“好,好,老夫今日认栽便是。只是,阁下与吴大侠的这番厚赐,他日老夫必要补报。”

“双连掌”浩飞哈哈笑道:“战老师,我浩飞只要死不了,一定等着你。”

战玄心一听浩飞说出姓名,不禁微微一震。他心中十分惊疑:“这莫非便是十五年前,名震河朔的“双连掌”?”

此时,“七煞剑”吴南云,已还剑入鞘。冷然道:“战玄心,本座‘珠耀剑’刃口未锈,随时准备以阁下的鲜血祭剑……”

“冰海钓叟”战玄心已羞愤至极,他狠狠的向地下一跺脚,回头便走。

蓦然。

一个冰冷得毫无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道:“战玄心,你走了么?是否还想再来?”

“冰海钓叟”霍然回头,已发现那说话者,正是那声威震动天下的“玉面修罗”。

他不由心中一凛,口齿含混的吶吶说道:“你……你待如何?”

濮阳维冷然一哂。缓缓说道:“战玄心,须知此次容你全身而退,乃是本帮体念上天有好生之德,又念阁下一身武功,成名不易,若下次尊驾再来寻仇报复,那时。恐怕你就来得去不得了!”

战玄心面孔抽搐,双手十指微曲,想反chún顶撞却又不敢,这口气又咽他不下,一时双目发呆,竟痴在当地。

濮阳维淡淡一笑,回头一望三丈外的一株合抱大树。冷冷的道:“战玄心,本帮主便叫你见识一下中原武技!”

语声未住,他身形已恍若一缕轻烟般,微一晃闪。在快得几乎不是肉眼所能察觉的剎那间。

三丈外的那株合抱大树,已“哗啦啦”的一阵巨响,整整齐齐自根部至顶,断成二十七截!

剑势之快捷,甚至令在场的任何一人,连那剑光的闪耀都未看清。

这正是修罗九绝式中,奇绝天下的第九招“永别修罗”。

“冰海钓叟”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已“哇”的一声喷出,单臂一抖,手中那根“千寒钓竿”已震断为两截。

他悲厉的惨笑一声,头也不回的疾奔而去。

场中一片沉寂……。

“冷云帮”在场的群豪,亦是第一次看见自己帮主,施出这令天下武林道惊惧慑服的剑术。

“七煞剑”吴南云素以剑术自豪,此刻,不由慓然一叹,双目痴迷望天。

“双连掌”浩飞眨一眨那双大环眼,大步过来,一握濮阳维双手,激动的说道:“老爷……不,这回我可开了眼界了,呵呵……这招剑式一出,只怕天下之大,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躲得开去。”

濮阳维正待说话。

愕立在一旁的秋月大师,亦哇哇大叫道:“帮主,这简直已到达登峰造极的地步了!我佛曰:‘红尘万物’皆是一空,帮主这招剑式一出,确是无论何物,也要一扫而空了。”

濮阳维淡淡一笑,说道:“各位过誉了,武学一道,如汪洋瀚海,无际无边,在下尚差得太远……”

“七煞剑”吴南云缓步上前扶着濮阳维双肩,低声说了八个字:“君若苍海,我乃一粟。”

濮阳维真挚的一笑。亦低声回了八个字:“君似山高,我若水长。”

一言出口,众人齐豪迈的大笑起来。

天色已近黄昏,这一阵折腾,又耗去不少时光。

濮阳维等“冷云帮”群豪,又跨在铁骑鞍背之上,冒着凄凄秋风,奔向回程。

这一路十分平静,没有遭遇到任何阻碍。

但是,却仍可时时发现四周隐蔽之处,常有一些不明身份的大汉,探头窥视。

第三天凌晨,一行十四人,已奔驰至田家埠外三里之处。

“双连掌”浩飞这时手搭凉蓬,远远望着这片不甚大的村镇,伸出舌头,舔了舔嘴chún。

说道:“帮主咱们是否入镇小憩一刻?本座看来,各位也好似甚为疲累了。”

濮阳维正待说话。

“七煞剑”吴南云已学“双连掌”的口气,说道:“浩堂主,本座看来,倒不是阁下疲累,大概是肚中酒虫在作反了罢!”

浩飞不由老脸一热,双目一瞪。吼道:“好!好!吴刑堂,下次你可别跟我浩胡子要酒喝,就是任你说破了嘴,也别想饮上一滴……”

濮阳维笑着阻止了二人的争闹,说道:“好了,好了,依在下看来,目前实不宜入城,一则城内必有丐门及‘黑旗帮’属下的眼线,再者,咱们时间也不太充裕。此刻吾等先往舜耕山探察一番,也好早做准备。”

他又向四周打量一下地形,松辔夹腿,已带马率先行去。

日正当中。

延绵巍峨的舜耕山,已耸立于各人眼前。

一路行来,尘土蔽天,“冷云帮”群众,除了濮阳维、顾子君、吴南云等人,仍神色自若外,其余各人早已汗流浃背,灰尘满身。

吴南云回头一瞧,浩飞?髯之上,沾满了灰沙,已将那一把黑髯染成土色。

他微微一眨眼,正待取笑两句。

“八臂神煞”顾子君已沉声道:“大家注意,前面山洼中,好似有几条人影晃闪……”

濮阳维星目半合,缓缓说道:“浩堂主,请即率二位香主前往一探。”

“双连掌”浩飞答应一声,身形已若大鸟般,腾空而起。

两名香主,亦急急纵身跟去。

三条人影,迅若奔雷,瞬息间已消失在那深凹的山洼之内。

濮阳维微一挥手,“冷云帮”群豪已然四散分开,严阵以待。

一刻后,山洼内已传来几声叱喝,跟着又是一声惨叫。

人影晃处,“双连掌”浩飞与两名香主,每人手中都提着一个人,已向这边急急奔来。

浩飞用力将手中那满身污垢,鹑衣百结的大汉掷在地上,气吁吁的道:“帮主,事情恐怕不妙了,那山坳之内,除了这几块废料外,竟连一个鬼影也没有,但是,地下的杂物遗烬,却可证明曾有大批人马,在此处歇宿过。”

静立于浩飞身后的两名香主,亦将擒获的两名汉子置于地上。

躬身禀道:“启禀帮主,弟子擒获的两名汉子,看那一身装束,定然是‘黑旗帮’贼子……”

濮阳维面上毫无表情,他一言不发,默默仰首沉思,这当儿,“八臂神煞”顾子君,已拍开那丐门弟子的被制穴道,他绝不多言,即以错脉手法逼供,这丐门弟子受不住那刺骨般的痛苦,只有将那丐门帮及“黑旗帮”诸人行?,全然吐露出来。

“八臂神煞”顾子君倾耳静听,一双浓眉已逐渐紧皱,面上更现出十分焦虑的神色。

濮阳维这时,缓步向顾子君身侧,问道:“顾监堂,可问出什么消息没有?”

顾子君急急低声道:“帮主,目前情势,于我帮甚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 幡毁竿折 淮阳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