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42章 血爪寒毒 回肠九转

作者:柳残阳

两名当世高手的合力一击,威力之大,足以裂石开山。

那“赤爪鳞蟒”怪吼一声,立时被震得在地上连连翻滚出去。

但是,这怪兽虽然受此重击,却似乎并未能使它致命,连稍微严重一点的伤害也没有。

尘土飞扬中,这怪物又两足立地,怪眼血红。

瘰?不平的肚腹,微微鼓动,好象在略做休息,准备下一次的猛扑似的。

这时立于两人身后的“黑衣玉虎”赵砚池,细瞇着一只眼睛,阴狠的注视着二人。

自然,他的手掌仍是紧贴在白依萍的“命门穴”上。

美艳绝伦的白依萍,此刻微微转动了一下身躯。

于是,她背后那只足以夺取她生命的手掌,便贴得更近了。

她凝眸睇视着自己的心上人儿,正与那“赤爪鳞蟒”对峙,心中却在急快的打着主意,忽而,白依萍伸手缓缓地理着鬓发,动作轻柔得足以令任何一个男子醉心……。

她娇媚的一笑,说道:“背后这位英雄,你干嘛对我这么凶?我并不认识你,而且,更没有开罪你的地方呀!”

“黑衣玉虎”赵砚池素性风流自赏,虽然年已半百,却仍是旧习不改。

他忘情的注视着白依萍掠理鬓角的纤手,是那么晶莹洁白,柔细无瑕……

虽然,他并没有看见白依萍那娇媚的笑容,但是,他可以体会出,这眼前的少女微笑的时候,一定是足以倾国倾城的……

白依萍的说话,他却听在耳内。

这时,他本想冷冷一笑,但不知怎的,笑出的声音,却是如此和熙。

他竟然有些讷然的答道:“姑娘,并非在下有心如此,实乃情势所逼,不得不从权一次……。”

白依萍银铃似的一笑,说道:“这位壮士,你若肯放弃成见,与我维哥哥协力合手,去杀死那只怪物,这样不是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吗?”

“黑衣玉虎”赵砚池闻言之下,不由哭笑不得。

他深吟一刻,缓缓说道:“姑娘,天下的事繁复得很,在下与‘冷云帮’的仇怨,不共戴天,并非如此容易解决的……”

他说完话,不由暗忖道:“这妮子也太天真了,难道我江南‘鹑衣帮’的声望,与自己挫败于浩飞掌下之辱,就能这样轻描淡写的一笔勾销?嘿嘿,真是笑话……”

他正想着心思,不防白依萍猛然向前跃身纵去。

“黑衣玉虎”赵砚池,惊悚之下,怒叱一声,已如影随形的疾跟而上。

但是,就在此时……

那洪荒遗兽……“赤爪鳞蟒”蓦然“呜|”一声凄厉长号,那条污秽庞大的身躯,竟如电般疾向濮阳维疾扑而来。

濮阳维早已知道身后发生的事,可是眼前情势危急,已不容他再去分身了。

一阵中人慾呕的恶臭,迎面袭到,尚夹着强烈的劲风。

濮阳维厉啸一声,身形如一道白光般电射而上。一道银芒随即闪出,寒森森的剑气透过重重空间,凝结成一片冰雪似的透明剑带。庞大的“赤爪鳞蟒”爪尾齐挥,抓得砂石飞裂,尘土弥漫。但是在这银芒闪耀的剎那间,那怪物包藏在血红色眼膜后的一双眼珠,已被完全刺瞎。

濮阳维手中“修罗剑”以眩人心神的飞快速度,在空中连连刺扎,就在他一口真气流转未息的时候,这“赤爪鳞蟒”毛茸茸的颈项上,已被戮穿了十二个血洞。

本来,这“赤爪鳞蟒”上半身的紫色长毛,密密生长,而且坚韧如钢,等闲兵刃,休想动得分毫。

但是,在濮阳维手中的旷古神兵:“修罗剑”下,却又不值一顾了,这时,纵跃至右侧的“双连掌”浩飞,亦狂吼着劈出九掌,这九掌他已倾足全身的真力,劲力如削拂过,虽未将这“赤爪鳞蟒”如何,也将它下半身红白相间的腐肉,扫得片片飞落,污血横溅。

濮阳维身形始落,已大呼道:“浩堂主请留意,这畜牲虽身受重伤,只怕尚有一番挣扎呢?”他说着话,目光已向四周望去。

只见白依萍若一朵轻飘得没有一丝重量的云雾,飞快地在前面奔走。

“黑衣玉虎”赵砚池却怒叱连声的在后面追赶。

赵砚池的武功,虽较白依萍高出许多,但在轻功方面,却强不了多少。

因此,他一时之间,亦追不着白依萍。

濮阳维见状之下,急速在脑中思忖着,能不能够于此时前往救白依萍。瞬息间,他下一个决定:“不能去!”因为目前的“赤爪鳞蟒”较之“黑衣玉虎”赵砚池,更为令人担心。

况且,就算是“黑衣玉虎”赵砚池擒获白依萍,他又敢怎么呢?

濮阳维做了决定之后,嘴角抿成一道坚毅的弧线,缓缓向那“赤爪鳞蟒”靠近。

“双连掌”浩飞也紧张得微躬着身躯,举步向前。

濮阳维此刻,已将大部份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上古遗留的怪兽身上。

但是,他却估错了一点,这“赤爪鳞蟒”固然凶残暴戾,可是,有时候人类的心肠,却更较这怪兽阴毒上十倍有余。

“双连掌”浩飞额际汗珠,点点滴滴地顺腮流下。他没有用手擦拭,口中喃喃骂道:“他妈的,这畜牲真是害人不浅,待会儿誓必将它挫骨扬灰不可……”

濮阳维星目怒睁,左手捏着剑诀,右手却空无一物。

本来,他那“修罗九绝式”便是出鞘即见血的啊!

这时,那“赤爪鳞蟒”不进不退,血红的巨吻微微开合,双目的鲜血,似两道小小的溪流,簌簌流下。喉间恐怖的低号,配合着那两只赤色晶莹的怪爪,在地上暴怒的划刺。

污秽腥臭的紫血,染遍了周遭的草木泥土,再被那斜阳的余晖射映着,幻成一幅极为刺目的画面。逐渐,“赤爪鳞蟒”的肚腹,又开始鼓胀,鼓胀的宛如一只充满了气体的圆球。沾满了腐肉的肌肤,亦缓缓凸出,形成一种令人作呕的凶狞形态。

濮阳维面色如霜,他低低开口道:“浩堂主,这畜牲双目已盲,不能视物,唯其如此,我们更要小心它困兽之斗……”

浩飞答应一声,凝神不再说话。

忽然,濮阳维眼角一晃,竟发现右侧一条白影,慌乱的向自己与怪兽之间奔来。

他心中一动,凝目望去,不由面色倏变。大叫道:“萍妹……快停步,这里危险……”

一语未已,那条白影好似收不住脚,踉跄向前倒下。

濮阳维目光如箭,他已看出,白依萍之所以颓然倒地,完全是受了在后面追赶的黑面玉虎赵砚池一掌之故。

濮阳维刚牙紧挫,双目慾裂。他狂声呼道:“赵砚池,本帮主绝不会放过你的!”

语声出口,他人已在空中,向白依萍踣倒的身影赶去。

然而……

就在这时,那凶残无比的“赤爪鳞蟒”已厉烈凄绝的长啸一声。带着一片飞舞的砂石,向濮阳维扑到。同一时间,“双连掌”浩飞也同时发动。

他双掌连出,口中呼道:“帮主快救白姑娘,这畜牲要……”

浩飞始才说出一半,那“赤爪鳞蟒”又是一声尖厉的啸叫,巨吻大张,一股碧绿腥臭的水箭,彷若永无绝境似的,自那利齿森森的口中喷出。

濮阳维大喝一声,“修罗剑”立时快得不可言喻的急然抽出,在空中舞起一道密密的光圈,护住身形。这道光圈,严密的彷若是一轮有形的晶莹物体。无数股蕴有奇毒的水箭,全被挡住,涓滴不入。他舞动的剑光范围之大,足以掩遮住倒在地下的白依萍。

濮阳维这时暗暗的长吁一口真气,手中发出的银芒,陡然扩展到一倍。

“修罗剑”这急速的旋动,快得几乎已不是人类的力量所能使出。剑气嘶嘶,回风急荡。远远看来,彷若是一团直径约有两丈大小的透明银珠。

“双连掌”浩飞贯足全身真力于两掌之上,循环不停的击出,以抗拒源源不止的水箭。

但是,由他逐渐退后的身形看来,显然是他已不能再支持多久了。

濮阳维缓缓靠近白依萍的身躯,他这时右手舞剑,只有左手尚能使用。

白依萍的身形微微颤动了一下。

濮阳维低声呼道:“萍妹……你没有事么?”

白依萍艰辛的爬起身来。她微微摇头道:“哥……我还好,只是背后被掌风扫了一下……”她语声黯哑,面色惨白。

濮阳维心中清楚,知道自己所深爱的人儿,必然受伤不轻。他内心之中一阵绞痛,舞剑的右手自然一慢。蓦然,一股水箭又如长龙也似地,漫天喷来,沉重的压力,险些突破了那道严密的剑幕。

濮阳维悚然一惊,急急运功抵抗。

他感伤的道:“萍,别怕!有我在此,谁也伤不了你……”

这时,他着左手已触着了白依萍的身躯……

在绝对安全的四丈之外,一块巨石后面,立着满面阴笑的黑面玉虎赵砚池。

他那对阴森的双瞳,闪出阵阵狞恶的目光。面前碧绿的水箭与银白的剑气,反映出的豪光,与呼轰罡烈的掌风,响成一片。

黑面玉虎赵砚池不由深深为这位洪荒怪兽的婬威所慑。但是,更令他惊惧的,却是濮阳维那凝剑成气的绝高身手。此刻,他心中急快的忖道:“看情形,若不是那小妮子牵制着濮阳维,只怕任这怪物再凶残十倍,也早就被他宰了。”

他眼中又闪出那股令人看来厌恶的光芒。

他接着又想:“所以,目前的情势,那濮阳维比怪兽更要对自己不利……”

黑面玉虎赵砚池用手一拂下颔,想道:“至于浩飞这个家伙……”他眼光一斜,继续想道:“只要我能将濮阳维拾夺下来……嘿嘿,他独自一人,必然抗拒不了这怪兽的奇毒水箭,那时,连自己动手都用不着……”

黑面玉虎赵砚池满意的一笑,眼角那堆不易察觉的鱼尾纹,又皱在一起。

他十分赞许自己这一石二鸟的阴毒计谋。脚步却逐渐的向前缓缓地移去……

场中,濮阳维单手将白依萍托起,这时,他身外的那道剑芒,已更形严密。

白依萍那编贝也似的玉齿,紧紧的咬着下chún。显然,她是极力的在忍受着痛苦。

濮阳维额际,微微渗出的汗渍,这整天来不停的搏斗与累劳,已然消耗了他不少的体力。他身形缓缓向后移去,蓦然!

那“赤爪鳞蟒”口中所喷的水箭,彷佛这次已倾出了全力似的,又凶猛的向濮阳维射到。

濮阳维正待加强手中真气。猝然间,他觉出背后有三股强劲得异乎寻常的锐风袭到。

来势之快,竟不容他运起“六弥真气”护身。

濮阳维大喝一声,一种本能的反应,使他将封密在身前的剑芒向后一带。

而在同一时刻,那双目已瞎的“赤爪鳞蟒”因浑身伤痕累累,早已支持不住。

这时,它凄厉慾绝的狂嚎一声,已经干瘪下去的肚腹,又猛然间鼓胀起来。

而这次鼓胀是没有限制的,就在快得不能再快的瞬息间,这“赤爪鳞蟒”的肚腹,已“澎”的一声,整个暴裂。紫红色的肠脏,斑斑的肤肉,挟着如雨点似的污血,四处迸射。

而且,其中更有一枚胆形的绿囊,向濮阳维身前急飞而到。

濮阳维竭力镇定心神,剑光回扫中,已将三只“倒须梭”磕飞。

但恰于此时,那枚绿色的胆囊已混在污血之中,“波”一声裂开。

胆囊内突然散发出一大蓬绿色污水,竟带着无比的劲力,落向那已经微见疏散的剑光之内。

濮阳维才觉手中“修罗剑”一震,慾待将剑势扳回,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小撮绿色污水,已似点点闪光,向濮阳维射下。他大喝一声,身形猝然如电般向后飞掠。

但是,晚了!

就在他脚步适才离开地面的一剎那之间,同时传出了托在他手臂上的白依萍一声痛苦的娇呼。这声音是在如此忍耐下发出,但它仍然严重得使濮阳维的身形,几乎自空中摔落地下。此刻,他迅速掠至五丈外飘落。他不敢瞧视心上人痛苦的面容表情。

白依萍蓦然一声泣血似的呻吟,翻身抱住濮阳维。

含糊不清的说道:“哥……我冷……冷得很……”

濮阳维这时目光一扫,不由心头大震,目眦皆裂。

原来,白依萍那副美艳得足以令人不敢仰视的面庞,这时已然完全肿胀得变成了暗紫之色。那双明媚的剪水双瞳,亦肿得有若核桃。她急速的喘息着,呼息似逐渐窒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 血爪寒毒 回肠九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