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46章 巍峨古剎 三道接引

作者:柳残阳

濮阳维望着这身形踉跄似发神经病般,奔出客栈去的掌柜,不由微微摇头苦笑。

因为,他知道这客栈的掌柜,必是惊慑于自己的名声,出外奔走相告去了。

“七煞剑”吴南云此刻洒然一笑,说道:“帮主,这样一来,咱们要走也走不脱了,待会儿本帮此地分舵的弟子,必然会蜂涌前来拜谒……”

“大力尊者”勒烈行此时亦放声笑道:“男儿挥剑斩赤魔,留得千秋万世名……濮阳帮主年少英俊,威名远播,竟连这些市井凡夫也都知晓‘玉面修罗’之威,真了不得!真了不得!”

濮阳维玉面微红,正待谦让两句。门外已经响起一阵急促的步履声,瞬息间,一群为数约有六、七十人之众的青衣大汉,在一个面如噀血,体态魁梧的豪士率领下,匆匆奔到,黑压压的跪了一地。这走廊面积才有多大?这么多人跪在地上,不但将走廊内外完全挤满,更有许多人跪在园内的雪地之上。

这时,那面红体壮的豪士将头微抬,惶恐的说道:“沈邱府分舵掌舵弟子陈和叩见帮主,弟子不知帮主大驾莅临,失迎之罪,罪该万死!”

濮阳维这时缓缓站起,清越的一笑,朗声道:“陈舵主不用如此,且请免礼!”

这些“冷云帮”弟子,除了陈和一人,曾于淮阳山回雁山庄见过帮主濮阳维一面外,其余各人可谓从未见过。

这时,他们在帮主谕令之下,肃然起立,却皆忍不住偷偷向这位名震天下,他们心目中最为崇敬的人物望去。

濮阳维这时尔雅的一笑,走出房外,他双手抱拳道:“各位兄弟辛苦了,本帮此次在各位兄弟齐心合力奋斗之下,已将外敌一举肃清,今后尚希各位弟兄在所属舵主领导之下,同为本帮复建大任而努力。”他简洁而有力的几句话甫一说毕,“冷云帮”的弟子立时齐齐欢声雷动,高呼起来。

沈邱分舵舵主陈和,此时恭身禀道:“弟子适才已在本地状元居准备酒筵,为帮主接风洗尘……”

濮阳维微微一笑道:“不用了,在下即将于明晨离此,况且,若惊动了一些武林朋友,也不太方便……”

陈和又恭谨的道:“客栈大厅中,已有不少武林朋友在恭候大驾,慾谒见帮主,一睹风采,未知帮主尊意……”

濮阳维雍容一笑,说道:“本帮吴刑堂亦已到来,这些武林朋友,便烦请吴刑堂去招呼一下!”

陈和恭身应诺,不敢多说。

“七煞剑”吴南云此刻由陈和领路,已大步走出,行往前厅。

这时,店家快速的将酒席摆好。

濮阳维恭请“大力尊者”勒烈行坐于首座,他与俞大元二人在旁打横相陪。

这时,濮阳维居住的三间精舍四周,已明明暗暗的站立了不少的身着青色劲装的“冷云帮”弟子,把守十分森严,如临大敌。

濮阳维见状之下,微微叹了一口气,举箸敬客,与勒烈行,俞大元二人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七煞剑”吴南云突然掠身而入,向濮阳维苦笑道:“这些无所谓的应酬,本座真是怕了,帮主!依本座之意,咱们还是乘夜间悄悄溜走为妙……否则待至明日风声传扬开去,假如有更多的武林朋友到来瞻仰帮主风采,那咱们可就头疼了……”

濮阳维微微一笑,道:“南云,你先坐下来喝两杯;在下之意亦是如此,吾等酒足饭饱之后,歇息一阵,半夜时分便即启程。”

说罢,四人又重新整杯畅饮起来。

午夜,天空中彤云密布,但是从银白的雪地上反射出来的光线,却显得甚为明洁而闪亮。客栈门前,雁翅般排立着数十名意态严肃的“冷云帮”帮友。

他们在舵主陈和的率领下,肃然无哗的伏身跪在雪地上,恭送着帮主濮阳维等四骑离去。

蹄音渐渐远了,终至毫不可闻……。

这一群训练有素“冷云帮”豪士,始才立起身来,犹自倚恋的向前张望着……。

这时四匹骏马,正在雪地得得奔行。

濮阳维那张如玉也似的英挺面庞上,此刻起了一阵轻微的红晕,但是,却又红得那么俊俏,他在马上转头笑道:

“勒前辈,不知此去嵩山少林寺,尚须多久时间?咱们是愈快愈好!”

“大力尊者”双手抚摸着坐骑的鬃毛,沉声笑道:“此去嵩山,大约只需三日路程,便可到达,吾等到时是投帖拜山呢,抑或是强行硬闯?”

濮阳维微微一笑道:“在下以为投帖拜山较光明正大,况且,任凭他少林寺威震天下,却也教他们知晓我们‘冷云帮’亦非胆小畏缩之徒。”

“大力尊者”勒烈行暗自点头,不再说话。四人四骑,急抖辔,放马奔驰而去。

马蹄踏在雪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冰雪在翻扬着,寒风却吹得更形凄厉了……。

河南登封县城外,有一座形势雄伟险峻的高山,绵绵无际的山峦,高耸入云的峰岭,无一处不是形态险要,气势磅礡。

这便是天下武林的总汇,少林派发祥地──嵩山。

巍峨庄严的少林寺,便建在嵩山少室峰的南麓……

天气肃煞得有些使人不寒而懔,寒风混着雪花,直往脖子里钻。

通往嵩山的大道上,这时隐隐行来四匹骏马。

山麓四周,全植满了高大的白杨树,以及突?如戟的苍劲古松,在这严寒的大雪天,仍然不屈的伸枝挺立着。四匹骏马,这时缓缓停在山下,马上骑士齐齐仰首向上望去,面上隐约露出一丝钦仰的神色。

忽然,自那片苍松白杨之后,缓缓行出三个身材适中,面容肃穆的中年和尚来。

这三人全都身着一色灰布僧衣,颈悬乌木念珠,举止行动显得极为沉稳精练。

他们三人始才现身,那四匹马上的骑士已哈哈一笑,翩然下马。

其中一个面容如玉,chún若丹朱的青年豪士,微微跨前一步,抱拳道:“在下濮阳维,今日来到圣地,一为瞻仰贵寺风采,再者亦为践行三年前在下与贵寺俗家弟子‘铁掌’华武之约。”说着,将一张大红拜帖递过。

这四位豪士,正是自沈邱府赶来的濮阳维等四人。

三位灰衣僧人,骤然闻言之下,俱不由面色一变。

当中一个和尚,这时接过拜帖,双手合十,沉声道:“阿弥陀佛,久闻濮阳维施主神威盖世,名震四海,博得‘玉面修罗’之称,施主近日来此,早在敝寺方丈预料之中。”

濮阳维清越的一笑,说道:“敢问大师法号?”

灰衣僧人一笑道:“贫僧清性。”

他一指身旁同伴道:“这位是贫僧师弟清真、清月,与贫僧同为第五代清字辈弟子……”

清性说到这里,又用手向一排高大的苍松后一指,说道:“本寺登山之路,便在那排苍松之后……贫僧等职责在身,不克带引,恕之!恕之!”

说着,三名僧人同时躬身合什,口喧佛号,缓缓隐入林中。

濮阳维回头道:“少林弟子不但谈吐清雅脱俗,就说举止亦是稳练异常………咱们这就上山吧!”说着,四人已将坐骑栓好,掠向那排苍松之后。

在这排挺?苍劲的巨松后,果然筑着一条极为宽敞的青石道路,蜿蜒地向山腰伸展。

这条青石大道,显然在不久之前,已然经过一番打扫,此刻并没有白雪覆盖其上。

濮阳维这时停下脚步,向“大力尊者”勒烈行道:“老前辈,这少林寺闻说建于少室峰之上,未知前辈以前是否到过?”

“大力尊者”摇头道:“老朽闻少林寺大名久矣!此遭却是首次亲临。”

“七煞剑”吴南云抬头向山上打量了一阵,说道:“帮主,本座看来,吾等行至少林寺的这条道路上,恐怕不会太平呢?”

“力拔九岳”俞大元亦低声嘀咕道:“这些和尚恁的不懂规矩,凭帮主在江湖上的威信,他们竟连一个迎接的人也没有”

濮阳维淡然一笑,径自率先向前行去。

四人边走边谈,心中却自然而然感到了一丝紧张与沉闷的气氛,在渐渐的加重。因为这恢宏的嵩山,与周遭肃穆静寂的气息,已无形中带来一股慑人的力量。这时,他们正好行至一处弯路,却看见前面一字排开五名身着灰衣的僧人。立于首位的一个,身材短小,面貌精悍,双目神光十足。

五人正炯然凝视着当先而立的濮阳维,他们身旁,却竖立着一方木牌,上面赫然书写着:“拜山之人,解剑于此。”

“大力尊者”忽然趋前一步,呵呵笑道:“大和尚们,各位在此寒风冰雪中,大概已风凉了不少时刻吧!”

吴南云心中一哂,忖道:“这‘大力尊者’果然与俞护法同一德性,他目下的举止,与三日前那感叹之状,直是宛如两人。”

濮阳维面色沉凝,冷漠的望着面前的五位僧人。那面目精悍的和尚闻言之下,不怒不气,竟好似没有听到一样。

他向濮阳维合什道:“想这位必是名蜚武林的濮阳施主了,贫僧清知,特奉方丈之令谕,在此做首道迎驾。”

濮阳维心中冷笑道:“这些少林和尚,消息倒传递的挺快,他说这才是首道迎接,好似后面还有这种场面似的……”

想着,他沉声说道:“有劳各位大师久等了,在下等这就即刻上山,拜谒贵派掌门方丈。”

熟知他一言出口,当前五位僧人,却并不侧身让路。

那清知和尚这时低垂双目,缓缓说道:“不过,敝派素有一条寺规,便是拜寺之人,若不肯在此处解除兵刃,那么便要凭借一身所学,与敝寺守山弟子印证。”

濮阳维心知这乃是少林寺僧人故意留难,是而毫不觉得意外,他温文一笑说道:“大师之意,便是要赐教在下等人几手了?”

清知和尚还未回答,“七煞剑”吴南云已剑眉一轩,说道:“只是,凭各位大师目下的一身所学,恐怕要大失所望呢!”他言词之意,甚为尖刻,听得面前五位僧人齐齐面上变色。

清知和尚宏声一笑大声说道:“请恕贫僧见识浅陋,这位施主的面目,却是生疏的很。”

“七煞剑”吴南云豪迈的大笑道:“大师客气了,在下五台‘七煞剑’!”

一言出口,又是震得五名僧人面色一动。

这时,濮阳维向前跨上一步,冷然道:“敢问大师,不知贵派这条寺规所定,是要和在下等如何印证法?”

清知和尚这时勉强压制怒气,和声道:“这也十分简单,只要携带兵刃拜山之人,无论是一起出手,或是独自出战,只要击败贫僧等五人即可。”

濮阳维尚未及答话,“力拔九岳”俞大元已大步行来,洪声道:“如此甚好,本护法便代‘冷云帮’拜山之人,与各位大师亲热亲热。”

清知和尚向俞大元细一注视,颔首垂目道:“阿弥陀佛,贫僧等有僭了!”

说着,他身形立时宛若一朵灰云般,倒掠而回。

而就在清知和尚身形才起的剎那,另外四名少林弟子,亦“唰|”的一声,四散分开,各人背后的那柄锋利戒刀,已斜斜举至胸前。

“力拔九岳”俞大元回身向“大力尊者”及濮阳维躬身一揖后,身躯突然翻转出五步。

双掌随着翻身之际,已自呼呼轰轰的劈出六掌。

劲力涌出,急如狂风暴雨,势如惊雷骇电。

五名少林僧人,齐齐大喝一声,戒刀剎时飞舞成一道闪耀生辉的光墙。

“力拔九岳”俞大元口中吐气开声,双掌幻成千百掌影,分向各人拍到。

这时为首的清知和尚暴叱一声,旋身如云,手臂伸缩间。径向俞大元劈出四掌。

四名少林僧人亦彷佛同意齐心般,随着清知和尚的急旋身影,亦同时跃至俞大元四周,手中戒刀也齐齐递出。

一时银芒闪闪,罡风如啸,五条如长虹般也似的戒刀闪耀中,闪挪着“力拔九岳”俞大元那魁梧灵活的身躯。

“大力尊者”勒烈行,捋着颔下几根稀疏的胡须,含着笑意,微微点头。

濮阳维这时轻合双目,沉静的彷若一尊石像般,丝毫未被眼前的这一场剧斗所感染。

倏然,“力拔九岳”俞大元闷雷也似的怒叱一声,跟着他掌势所带起的轰雷声,两名少林僧人,已歪歪斜斜的被震退至三步之外。手中戒刀更闪起一溜银光,化成二条白线,飞落在二丈之外。

“七煞剑”吴南云笑吟吟的说道:“少林绝技不同凡响,雷霆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 巍峨古剎 三道接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