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48章 佛门风云 僧俗之战

作者:柳残阳

百忍大师严峻的面容上,就好似阴霾中的一线阳光般,透出一丝极为难得的笑容。

他微微的颔首道:“也好!师弟小心了!”

说罢,缓缓地退至场外。

百忍大师知道,自己这位师弟武功之高,绝不较自己稍弱,故而他十分放心。

“七煞剑”吴南云洒脱的一笑,正待举步。

他身旁的“力拔九岳”俞大元,却已转首躬身道:“启禀刑堂,这场请准由本护法先行出战。”

“七煞剑”吴南云眉头一皱,十分踌躇。

因为他知道,凭对方那“血痔铁胆一孤僧”百空大师的身手,恐怕不是“力拔九岳”俞大元所能接得下的。而且,若自己出手,正是以自己在“冷云帮”刑堂的地位,与少林派刑堂首座之争,无论胜负,双方名声相若,谁也压不过谁。

但是,俞大元贸然出战,若万一失手,岂不是挫了“冷云帮”的锐气?

他心中十分明白,这次的搏斗的成败,不仅关系着交手者个人的荣辱,而且更会影响到双方帮派的声誉。

但是,俞大元话已出口,他怎好阻止呢?

濮阳维与“大力尊者”勒烈行,此时皆不由心中一震。

可是,二人却没有表露在面孔上。

这时“七煞剑”吴南云苦笑一声,低声道:“俞护法这‘血痔铁胆一孤僧’甚为不容易相与,尚请千万留意!”

俞大元答应一声,意态昂昂的挺胸而出。

血痔铁胆一孤僧百空大师这时已合十当胸,微施一礼,道:“难得俞大护法赐教,贫衲有礼了。”语声一停,百空大师退后三步,双掌微微向下,脚步不丁不八,气纳丹田,抱元守一,神态稳若如山,这正是少林寺七十二种神功中,“百步神拳”的开山之式。

“力拔九岳”俞大元虽鲁直,武功却尽得“大力尊者”的真传。

见百空大师一拉开架势,他心中已一目了然,

这时,俞大元沉声道:“大和尚留神,在下得罪了!”他身形在语声出口之时,倏然向前抢出三步。

一时掌势如风啸浪排,眨眼间,就凌厉无匹的攻出九掌三腿。

百空大师嘿然一声,身形不退反进,双掌闪若雷电轰击,瞬息间,连攻出七腿十三掌。

但见人影晃掠,罡风如飙中,俞大元已被逼退五尺之外。

百空大师身形有如电掣般如影随上,“如来背痛”“金刚伏虎”“莲池祥云”一连三招,将“力拔九岳”俞大元逼得左拦右架,节节后退。

血痔铁胆一孤僧蓦然又大喝一声,身形宛若游鱼戏水般,在俞大元四周晃掠起来,掌劈脚蹴,招式如天河倒悬,源源而至。

忽然,“力拔九岳”俞大元怒吼一声,忽而上下翻飞,掌式也涛涛而起,连环拍出。

他每次出手,皆运足真力,掌式带起“呼轰”的风声,狂飙如啸,劲力沉如山岳。

他名震江湖的“霹雳掌”这时已倾力施出。

场中两条人影,顿时愈走愈快,到后来,只见两条淡淡的灰影,在厅中往来掠晃不已。

掌风激荡得空气旋动成涡,距离稍近,便觉劲气如削,口鼻皆窒。

濮阳维双目半合,那道微闭的眼缝中,却射出一股令人震摄的闪闪寒芒。

他瞧着场中的搏斗,心中却微微叹息。

“大力尊者”勒烈行师徒连心,他凝注着场中的战况,双手紧握,呼吸急迫,额头渗出了粒粒汗珠。

他暗自忖道:“看情形,大元虽然一时不致落败,但是……唉!他终究不会是那血痣铁胆一孤僧百空大师的对手啊……”这时,场中二人已激斗了百余招。

血痣铁胆一孤僧百空大师身形愈走愈快,出掌也更形凌厉,简直就分不清他身形每转动之下,倒底击出了几掌?

“力拔九岳”俞大元这时冷汗涔涔,顺额而下。

但是,他却立定身形,双臂伸缩更急,每出一掌,必连带着一声暴叱。

叱声随着掌式的雷鸣轰响,凑成一幅摄人的景象。

逐渐的,二人已然交手至一百五十余招左右。

这时,“力拔九岳”俞大元的身手,已远不如初时俐落,他面红如血,气喘之声,远至二丈之外的观战各人亦可微微可闻。虽然,俞大元仍然在尽力的压制着。

这时,少林寺的僧人们,个个面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们静静的等候着百空大师即将到手的胜利。

甚至,连掌门方丈百忍大师的面孔上,亦微微浮起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

是的,世界上无论是那一个,任他是如何的清高淡薄,总是希望得到荣誉,而厌恶失败的……。现在“血痣铁胆一孤僧”的身形,闪动的更形快捷。他好似永远不知道疲乏似的“百步神拳”的罡烈劲风,已威猛到令俞大元难以抵挡的地步。

蓦然──

百空大师大喝一声,身形猝然掠升空中,接着又彷若一只白鹤似的,飘然落至丈许之外。

随着这声大喝,“力拔九岳”俞大元歪歪斜斜的退出五步。

他那件羊皮袍的前襟之上,却清清楚楚的印着一个鲜明的掌印。

血痣铁胆一孤僧面色冷漠地,微一合十,一言不发的徐徐退下。

他心中十分平静,因为在血痣铁胆一孤僧的手下,不知挫败了多少在武林中威望甚隆的高手。这种荣誉,在他来说,已没有多少值得炫耀的了。

但是,“力拔九岳”俞大元呢?此时心中却难受至极。

他自出道以来,虽然遭过挫折,但是,却从来没有像目前这么难堪过,况且,更当自己授业恩师之前……

他恨不得眼前的地面上,能裂开一条缝,将他惭愧的身躯钻进去,永远不再出来。

俞大元怔愕愕的立在场中,面孔煞白,虽然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受伤。

濮阳维缓缓站起,行至俞大元身侧,慰声说道:“大元,不用难过,天下没有永远屹立不摇的松柏,待一会儿,我亲手挫倒那血痣铁胆一孤僧,来为你证明这句话……”

俞大元闻言不由悚然一震,他感激的望着濮阳维,低着头,回到位上。

“大力尊者”勒烈行,拍着徒儿宽阔的肩膀,沉声道:“大元,没有关系,胜败乃兵家常事,用不着萦怀于心,师父在你这种年纪,受的挫折比你还多……”

这年届八旬的刚烈老人,为了安慰自己的弟子,不惜将自己往日的败绩抖露出来。

虽然,“大力尊者”勒烈行的话,不一定全是真的,但是,在这几句简单的言词中,已可充份证明他们师徒之间,那真挚如父子般的感情。

这时,百忍大师微微一笑道:“这一场,敝寺弟子多蒙施主承让了!”

他一句话尚未说完,“七煞剑”吴南云已大步向前,微微拱手道:“胜者胜矣!败者败矣!多言又复何益?在下敬请贵寺任何一位大师出场赐教。”

吴南云口气之狂傲,不由激的少林寺的僧人们,个个面上变色。

百忍大师亦暗暗一叹道:“唉!这‘七煞剑’武功虽高,为人却太过刚傲,但是,本寺弟子虽皆为佛门中人,却也看不透这‘嗔’之一字啊!”

他正感叹着,监院首座百缺大师这时掠身上前,微施一礼,道:“老衲不自量力,要在吴施主的‘七煞剑’法之下讨教两下。”

“七煞剑”吴南云傲然一笑道:“岂敢!岂敢!这次吾等可以印证一下,倒底是少林正宗武学较胜,还是五台山的旁门陋技较高!”

百缺大师那张多皱而严肃的面孔上,好似与他所见所闻丝毫都不发生关连似的,闻言之下,仍死板得如罩寒霜。

他这时反手拋肩,脚步一旋,已将背后斜挂的一柄降魔杵握在手中。

只见他拔取兵器时,身形的洒脱与自然,便已流露出一派宗师的气度。

百缺大师的这柄降魔杵,长约五尺,通体乌光隐隐,显得十分沉重。

他这时握在手中,双目微仰,嘴chún却紧紧的抿着。

“七煞剑”吴南云轻蔑的一笑,身形猝然飞向空中,人在半空中轻捷地一个翻身,又斜斜掠出丈余。身形甫一落地,背后“珠耀剑”已自呛啷拔出。他这份俐落与爽脆,也绝不在百缺大师之下。这时,百缺大师自鼻孔中冷哼一声,冷然道:“吴施主留意,老衲有僭了!”

降魔杵在百缺大师手中一颤,立时绝快无伦的点向吴南云的胸前、“气舍”“水突”“缺盆”三穴。

那么粗重的降魔杵,在百缺大师的手中,竟颤动的有如波浪般的起伏着。

吴南云持剑卓立,剑光一闪,也倏然迎上。

百缺大师暗哼一声,大旋身,反拋肩,降魔杵起若乌龙混海,杵端幻成圈圈点点地乌光,瞬息间,又将吴南云周身七十二重穴完全罩入其中。

“七煞剑”吴南云冷冷一笑,“珠耀剑”带起万点寒星,闪晃出条条摇曳的精芒,反将百缺大师全身三十六处大穴圈入剑影之内。

百缺大师喝声“好”降魔杵宛如山崩海啸般,呼啸而起,沉如山岳似的将吴南云当头压到。这正是少林绝技:“降魔二十七杵”。

“七煞剑”吴南云长啸一声,身形顿时快若空际的流星般,倏上倏下,左翻又闪。

“珠耀剑”幻起点点寒星,时而化成圈圈银弘,时而飞腾如电,时而绵绵如春蚕吐丝。

倾刻间,这二位武林中的顶尖高手,已激斗了五十多招。

濮阳维双眸紧紧注视着二人千变万化的身影,一丝微笑渐渐地浮上了嘴角。

少林寺的僧侣弟子,此刻只觉眼前银光雷擎如蛇,乌光操纵似浪,早已目眩神迷……

百忍大师慈目大睁,他虽久闻“七煞剑”的威名,却料想不到对方的身手,竟然比他所想象中更要高出许多。

这时,嘶嘶的剑气在空中割划着,穿过那缕缕不绝的乌光,伸缩如电。

逐渐的,剑气愈来愈盛,宛如一片精耀透明的光幕,挟蔽在大厅中两丈方圆的空间里。

冷风合着寒森森的剑气,在周遭冲激回荡着。

“七煞剑”法,这时已施展到畅如江河的境界了。

少林寺掌门方丈百忍大师此时面上已微微变色。

因为,他师弟百缺大师的武功之深湛,乃是他所深深了解的。

但是,看目前的情形,百缺大师彷若已受困在那片精芒如闪的剑带之中。

这时,吴南云心中较别人明白,他知道目前自己虽已占得上风,但那百缺大师,此刻仍是身形如电,手中降魔杵挥动如风,丝毫未露败像。

但是吴南云却知道对方乃是沉着应战,暗蕴内力,以待乘隙反攻,夺取先机。

须知百缺大师身手之高,为少林寺中有数的人物,“七煞剑”吴南云虽然技震武林,却也不是如此容易便能分出胜负的……

这时,“大力尊者”勒烈行悄悄趋至濮阳维身侧,低声道:“濮阳帮主,依阁下之见,这一场谁会得胜?”

濮阳维沉声道:“在下看来,吴刑堂或有胜望,不过即便胜了,也胜得极为艰苦!”

“大力尊者”暗中点头,双目又凝注场中。

这时,只见吴南云剑光急起,一招“谷炽流金”闪电般刺向正挥杵落空的百缺大师胁下。百缺大师嘿然一声,喉中竟发出一阵若老龙清吟般的吼声。

随着这吼声起处,吴南云刺到的剑势,却彷若遇到一层极为刚韧的无形潜力般,猝然将剑尖震得一斜。他不由得大吃一惊,脱口呼道:“达摩真气!”

然而在此一瞬间,百缺大师已被吴南云剑身的劲力逼出两步。

但他趁吴南云微微错愕之时,立时大喝一声,连出七杵反攻而上。

眨眼间,二人又展开一场抢制先机的快攻猛打。

“大力尊者”勒烈行低声道:“濮阳帮主,想不到那百缺秃驴竟已练成少林派的不传绝学:‘达摩真气’但是,看样子他还没有到家,因为他只能在两尺以内发出威力……”

勒烈行说得不错,百缺大师在少林七十二种绝技中,果然曾苦练那种达摩真气。

原来这达摩真气,若练到十分火候,不但可以驭气伤人,碎石如粉,更能抵御任何凌厉的武功伤害。

但是,这种武功却极为深奥难练,而且,一旦到了五成火候之后,无论如何苦练,也只有跟随着时光,缓缓的加深功力。

不过如果能练到五成火候,那么,每隔十年,便能更加深一成。

但是,即使要练到五成的达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佛门风云 僧俗之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