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49章 竹丝引渡 金拐佛杖

作者:柳残阳

百忍大师沉寂而肃穆的面容上,这时微微显出一丝激动之色。

是的,统率天下武林的少林一脉,在与一个江湖帮会的搏斗中,竟然丝毫没有占到便宜,而且严格的说来逻辑》)。初版在1812—1816年间出版。全书正文包括“客观 ,反还吃了亏。

虽然,任这个帮会在江湖上的声威是如何的慑人,但在少林派来说,这总不是一件有颜面的事啊!

他这时深深的沉思了一刻,暗自下了个决定,要以自己这一派武林宗师的身份,与“冷云帮”帮主,素来有未遇敌手之称的“玉面修罗”一较长短。

在他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这时在大厅外,响起了一阵步履之声。

早先出去的无为大师及两名灰衣僧人,此际已恭谨的立于门边。

跟着,一声清劲的咳嗽声响起,厅门走进一位形态十分怪异的老和尚来。

这和尚身着金红色的袈裟,身材又高又长,脸上瘦骨嶙峋,棱角鲜明突出。

最令人惊异的,却是他凹陷如一只深碗似的顶门。

这老和尚双目细瞇,仅剩一缝,嘴chún也紧紧的闭合着。

从他颔下那全呈银白色的须髯及眼角深刻的皱纹看来,他的年龄恐怕已在九旬以上了。

自这老和尚的身形始才出现在门口,大厅中的少林弟子,立时全然肃立躬身,合十为礼。

甚至,连掌门方丈百忍大师也不例外。

这老和尚微微一笑,连眼皮子也不再撩一下,晃动着他那枯瘦的身躯,飘然向百忍大师行来。

他脚步的每一次移动,都是那么轻飘,好似根本没有沾着地面似的。

他那枯瘦的身躯,亦好象随着空气的流动,悠然而起,宛如丝毫没有重量一般。

这时,他晃着身上那袭与他身体极不相称的金红袈裟,来到百忍大师面前,当胸合十,却仍然没有说话。

百忍大师面孔上,露出一丝虔诚而恭谨的笑容,和声道:“今晨有‘冷云帮’濮阳施主等人,为百悔师弟之事,来寺中做一了断,此事关系甚大,弟子不敢私自裁决,故而斗胆惊动师叔佛驾,失责之处,尚祈师叔恕之!”

身披金红色袈裟的老和尚,轻轻点头,嘴chún牵动一下。

于是,他那脸上的皱纹,便更形深刻了。

这时,他并未落坐,依旧像其它的各代僧人一样,静静的立于百忍大师身后,沉静的好似天榻下来,也惊动不着他似的。

须知少林派寺规甚严,任你辈份如何崇高,见了掌门方丈也不能落坐。

百忍大师这时,并未将这老和尚为濮阳维等人引见,他又轻轻落坐,神态上,却流露出一股若有所恃的满足与自信。

濮阳维自这老和尚现身时起,便觉得心中一动。

待他仔细凝注之后,平静的心神,立时更加波动起来。

因为,濮阳维本身是个武林中绝世的高手,自然,他对同样精于此道的人,有一种更精锐于旁人的观察。

这时,他暗中肯定,这位身披金红袈裟,较之百忍大师更高上一辈的老和尚,可能将是他下山以来,所遇到的一个空前劲敌。

濮阳维正在估量的时候,百忍大师却沉声启口道:“濮阳维施主,适才你我双方,已较过三场,施主们功力之高,确不愧为江湖中称霸一方的人物……”

百忍大师说话极有技巧,他轻淡的将自己这方较为吃亏的事实,一句带过。

这时,他的目光向濮阳维等人面上一扫,又道:“不过目前虽可说是胜负相若,未分轩轾……却未知濮阳维施主是否尚有意赐教老衲几招绝学?”

濮阳维早就料到,自己与百忍大师的这场搏斗,已在所难免。

他这时朗声一笑,说道:“大师能对在下多加点化,以开茅塞,在下乃求之不得之事。”

百忍大师连道不敢,正待自坐位上立起。

但是,濮阳维却面容一凛,冷然道:“不过,在下于大师赐教之前,甚想一试素有血痔铁胆一孤僧美号的百空大师一身绝学。”

百忍大师闻言之下,不由微感一怔。

但是,就在他尚未决定是否应派百空大师出战之前,这位少林寺刑堂首座的百空大师已厉然的一笑。

向百忍大师合十道:“启禀掌门师兄,承濮阳施主如此看重老衲,老衲亦久思一会濮阳施主名震天下的‘天魔十二式’就请师兄准予出战。”

百忍大师略一沉吟,有些不太情愿的颔首应准。

百忍大师之所以如此为难,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则高手相斗,甚耗真力,若濮阳维与百空激战下来,体力方面,多少亦会有些损耗,便是自己稍停上去接战得胜,也会落人口实。

再则百忍大师虽未亲睹“玉面修罗”之身手,但见他神态之沉稳,双目所蕴精芒之足,即知实不易相与。

若是百空大师再度战败,这又是多么令少林寺难堪的事呢?

只是,百忍大师顾虑虽多,却已无法收回成命了。

百空大师缓步行出,深沉的立于大厅正中,徐徐将两只宽大的袍袖扎好。

由他这个微小的动作,就可看出这位江湖中鼎鼎大名的“血痔铁胆一孤僧”面对着眼前的劲敌,心中是如何的慎重了。

濮阳维神色自若,他向“力拔九岳”俞大元含有深意的一瞥,彷若在告诉他:“等着瞧吧!大元,看我为你洗雪适才一掌之仇。”

濮阳维这时自位中立起,微微一跨步,顿时彷若空中的一片羽毛,飘然移出两丈之外。

少林僧人俱不由心中一震,暗暗的叫了一声:“这是‘细柳飘’的身法!”

随着濮阳维身形的移动,血痣铁胆一孤僧的面孔上,已倏然变色。

虽然,他是在尽力的镇静着自己。

那立于百忍大师身后的老和尚,双目随着濮阳维飘起的身形微开骤合。

假如你目光尖锐的话,你便可以自这老和尚极快开合的眼帘中,看到一股摄人魂魄的神光。

血痣铁胆一孤僧眉心那粒殷红的朱砂痣,这时也变得更加艳红。

他双手合十一礼,沉声道:“老衲有僭了!”

濮阳维亦长揖还礼,只见百空大师倏而展开身形,在厅中游走起来。

濮阳维双目半合,嘴角上浮起一丝极为奇异的微笑。

如果我们详细分析他这微笑的话,无疑的其中实包含有一丝轻蔑的意味在内。

蓦然。

百空大师冷叱一声,身形如电扑上,指顾之间,就攻了九腿十六掌。

其身形之快速,出力之均匀,足可列为武林中顶尖高手之流。

濮阳维长笑一声,极为诡异的旋身至百空大师身后。

身形之快,就好似一个不可捉摸,无形无影的幽灵。

百空大师陡然一惊,“豹尾脚”突施,向后急蹴而出。

但是就在他察觉脚尖踢空的一剎那间,一股炙热得令人呼吸皆窒的劲气,却突然压到。

他闷喝一声,努力将身形向后彻出。

濮阳维这时身在空中,嘿然一笑,双掌连绵而出。

如山崩海啸似的炙热劲风,逼得百空大师左闪右躲,形态十分狼狈。

濮阳维这时在双掌的连环推出下,身形已疾扑而至。

百空大师暴喝一声,上下翻掠,“百步神拳”倏而施出。

但是,濮阳维的身形,却恍如一缕飘渺的轻烟,在那阵罡烈的劲风中,飘然来去,行动是那么的洒脱,那么轻柔。

忽而,百空大师那枯瘦的身躯猝然暴退,借着一声大喝,双掌施出一招“百步神拳”的菁华绝技:“瑞气呈祥”。

呼轰的掌风,顿时如一道汹涌的河流,滔滔涌到。

濮阳维身形电转,在空中忽上忽下,双掌幻化成漫天遍地的掌影,向百空大师反袭而到。

又是一声暴叱,两条人影以匪夷所思的快速,在厅中翻腾起来。

少林掌门百忍大师,他较厅中任何一人更注意濮阳维的身手。

这时,他面孔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再也找不着一丝含着自信的笑容了。

因为濮阳维那奇异玄奥得令人惊骇的武功,有些简直已不是人类天赋的体力所能做得到的……

立在百忍大师身后,身披金红袈裟的老和尚,那细瞇的双目,此际不自觉的缓缓张开,紧板的面部肌肉,亦微见松驰。

这时,厅中二人约略激斗了近百招左右,血痣铁胆一孤僧百空大师,身形如电般在四处飞掠。

猛厉的掌风,随着他身形的晃走,迭次激荡。

但是,濮阳维那雪白瘦削的身躯,却好似百空大师的影子一般,始终紧紧地附在他的身后。

任这功力绝高的佛门高僧如何的闪、跃、扑、击,始终不能摆脱……

“力拔九岳”俞大元粗犷的面孔上,不自觉地漾起了一丝微笑……

他这时已可确定,自己帮主必可履身他适才对自己的诺言:“挫败血痣铁胆一孤僧”。

忽而,濮阳维如影随形的身躯,这时倏然弹起,在空中微微一闪,竟好似海市蜃楼般,幻化成满空的白影,四面八方的向百空大师扑到。

厅中各人,只觉眼中白影晃闪,劲气如啸,根本已分不清濮阳维本人身在何处。

百忍大师悚然一震,在心中大叫道:“这是天魔十二式中的‘满天飞魔’!”

那顶门深陷的老和尚,面容亦不禁大大的抽动了一下。

因为,凭老和尚这一身浩若湖海般的高绝武功,亦觉毫无把握能完全躲过这凌厉奇诡的一击。

剎时,满厅白影纷飞中,传出一声愤怒的叱喝。

厅中骤然完全寂静下来。

濮阳维面含冷笑的峙立于地,他背着双手,极其潇洒的望着百空大师。

而百空大师那金白相间的僧衣前襟,却印上了一只清晰的掌印。

片片碎布,正从那掌印的痕迹之内飘落。

最令人惊愕与难堪的,便是这掌印的位置,与百空大师适才印在“力拔九岳”俞大元身上的,竟是同一部位,而且分毫不差。

百空大师的面容十分凄惭,他眉心那粒殷红的朱砂痣,这时亦显得黯淡无光。

濮阳维长身一揖,缓缓说道:“百空大师,在下多有冒犯了……但是,大师此刻想亦能体会出,那适才败在大师手中之人,他心中的滋味,亦必不较大师好受……”

濮阳维暗中太息一声,飘然回到位上。

百空大师向濮阳维的背影一瞥,好似瞭悟出一件什么事似的,合什回至他适才站立的地方。

百忍大师那双棱棱生威的慈目,倏然张开。

他轻轻站起身来,向那身披金红袈裟的老和尚什一礼,又好似在低声说着什么。

这时,大厅中的气氛,又出奇的紧张与严肃起来。

因为,无论是少林弟子,或是“冷云帮”赴约的群豪,他们心中都十分明白,一场空前未有的武林激斗,恐怕就要来临了。

无可置疑的这将是他们此生此世,首次仅见的高手较技。

“七煞剑”吴南云,这时跨步至濮阳维身侧,俯身低语道:“帮主,下一场恐怕就是少林寺掌门方丈亲自下场了……本座在此,预祝帮主得胜……”

濮阳维微微一笑。

亦低声道:“谢谢你,南云,为了全帮,为了自己,在下都将全力以赴………”

正在这时,执掌着少林派最高权位的百忍大师,已凝步行至厅中。

向濮阳维合什一礼道:“濮阳施主,老衲有心与施主印证一番,尚请施主莫使老衲失望……”

濮阳维发出一阵清越的笑声,也自椅中立起。

他微微躬身还礼道:“大师客气了,在下愚鲁之质,难为栋梁,既然大师肯亲予赐教,正是在下之幸……”

说罢,举步缓缓行至厅中。

百忍大师沉着的一笑,说道:“老衲想与施主比试两场,一为文比,一为武比……”

濮阳维心中一转,笑着说道:“只要大师有兴,在下无不奉陪……只是文比为何?武比为何?”

百忍大师好似胸有成竹,宏声一笑,说道:“老衲想与施主各自施展一趟轻功,至于胜负之判,好在在座各位,全为武林中素负盛名的高手,对此自可一目了然……此乃文比。”

濮阳维闻言之下,心中一阵冷笑,凝神续听下文。

百忍大师又清咳一声,说道:“至于武比么……便由老衲那条佛门善行金杖,在濮阳施主‘赤手金拐’之下讨教几招绝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 竹丝引渡 金拐佛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