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56章 石破天惊 血溅蛮荒

作者:柳残阳

双方人马,极自然的站立成两个相对的方向。

跟随于四周的两百多名苗人,却环立一旁,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冷云帮”群豪。

濮阳维双目又缓缓合上,自那一线眼帘中,沉静的凝注着四周的动静……

苗疆诸人,这时个个肃静无哗的站着。

“五全毒君”郝老卜,咧嘴干笑了一声,说道:“‘冷云帮’的朋友,请坐,请坐!”

说罢,也不等对方反应如何,他与苗疆各人,已散落的坐在草地间隆起的黑石上!

濮阳维一望对方的模样,不由啼笑皆非,心中忖道:“到底这些苗疆野人,不比中原礼仪之邦,在这些地方叫人坐在地上,岂为待客之道?虽然目下双方已是势不两立之势,却也不该如此荒唐简陋。”

心里在想,他却是没有坐下,犹自冷然卓立着。

“大力尊者”勒烈行哈哈一笑道:“老夫行年将逾八旬,却未在这种好地方被人招待过……苗疆的各位好汉,你们还是自己坐下风凉风凉吧!”

苗疆各人,这时却没有一个人答腔。

而每人的一双眼睛,都阴森森的瞪了“大力尊者”一眼。

“五全毒君”郝老卜,此际干咳了一声。

声如?嚎般说道:“贵帮在中土,乃为首屈一指的一个大帮……但是,却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苗疆一派架梁……嘿嘿……须知苗疆一派,亦非好欺之辈……”

郝老卜说完话后,似乎极为欣赏自己这一口半生不熟的汉语,得意的笑了一声。

濮阳维面如寒铁,他冷然一哂道:“郝老卜,阁下不自己管束门下弟子,在中土胡作非为,却硬指本帮强行架梁,不知此话从何而来?”

“五全毒君”郝老卜阴阴一笑,却不为濮阳维直呼其名而愤怒,他粗声道:“要根据么?哼哼,你们那位吴大刑堂,首先伤了老夫门下弟子于前,而那褚千仞与什么”断魂镖“秦冀,又再辱我弟子于后,哼哼,这不是明显看出你们不将我苗疆一派置入眼中么?”

濮阳维剑眉一轩,尚未说话,“七煞剑”吴南云已冷笑一声道:“郝大掌门,尊驾弟子若不采花伤命,本座如何会去找他们较量?这种事情,在贵苗疆一派中,是否认为乃是理所当然之事?”

“生死判官”褚千仞亦缓缓大踏步走出。

他冷冷一哂道:“老夫行事,不问其它,但凭全帮所指,那‘夜枭’钱卫、‘红衫客’鲁巴格二人,强自出头,与‘黑旗帮’同流合污,偷袭本帮诸人于白壁峡谷之外,更以剧毒暗算本帮监堂首座,这种狼狈为姦,助纣为虐之辈,杀之不惜,诛之为上!”

休看“生死判官”褚千仞平昔沉默寡言,不茍言笑,此刻洪声说来,傲气铁胆,字字铿锵有声!

苗疆诸人,自“五全毒君”郝老卜以下,全皆不由个个勃然变色,群情愤然!

郝老卜狂叫一声道:“什么?你们这些混账,竟然个个如此蛮横?好─好─不用多说,不用多说,大家手底下拚个死活吧!”

他如此大叫大嚷,狂嗥乱吼,哪有一丝所谓掌门人的风范气度?

“千手如来”邬长远在一旁连连皱眉,不满已极!

濮阳维这时长笑一声,厉声说道:“早该如此了,你们这些蛮荒野人,唯有用你们的血,才洗得清你们被蒙蔽了的心智……。”

“七煞剑”吴南云亦大笑道:“也叫你等知晓,天下之大,不是苗疆一派可以横行无忌的……。”

这时苗疆诸人早已按捺不住,齐齐霍然站起,扬眉怒目,好似要来个群殴混战的局面似的。蓦然……苗疆“五绝”的老二,“黑鹰”乌拔大步踏出,他大吼道:“始才与老子对掌的那个老混账给我滚出来,‘黑鹰’乌拔要教训教训他!”

“黑水一绝”孙寒面色骤然一寒,他缓缓行出,冷笑道:“老夫在此,野鬼,你出手吧!”

“大力尊者”洪声说道:“孙堂主,揍这不讲理的老小子一个大马爬!”

“黑鹰”乌拔狂吼一声,身形立似一阵暴风般猛扑而上。指顾间,已如惊涛骇浪般,施出七掌八腿!

“黑水一绝”孙寒冷笑一声,毫不退闪,疾如迅雷闪电般,双掌带起一片呼啸激荡的劲风,直迎而上!

一连串的劈啪声响骤起,场中人影同时一声暴喝,又已身形如风般斗在一处。

“黑鹰”乌拔此际所使,正是他称雄苗疆的“搏虎十八掌”。

“黑水一绝”却在身形如电中,将“追魂掌”掌法源源使出!但见人影晃掠闪挪,喝声如雷鸣狮吼。劲风回旋如山崩海啸,两名顶绝一方的高手,顷刻间翻翻滚滚的拚斗了五十余招!

濮阳维凝视着场中二人的激斗,眼角却不时向左右查视。他发觉,站在一旁的两百多名苗人,这时已纷纷散立四周。更有数十人,向那黑石顶端仅有的一个入口靠去……

濮阳维心中冷笑一声,暗中将三只“赤龙梭”摸出,抽出梭尾金线,套在左腕上……

“八臂神煞”顾子君亦微微一笑,身形似是不经意般向四周散立的苗人缓缓靠近数步。

此际,场中人影倏分骤合。如此一连三次,掌击之声已是更见猛烈,劲风呼轰如雷,四处迸射,激得砂石飞舞,岩屑纷飞!

蓦然……“黑鹰”乌拔长嗥一声,反身跃出。

“黑水一绝”孙寒与“黑鹰”乌拔交手百招以来,对方却全是硬拚猛劈,施展那奇诡狠辣的“搏虎十八掌”!如今乌拔明明并未落败,却猝然跃身而出,不问可知,他定然有什么厉害的绝招要使出了!

“黑水一绝”孙寒果然没有料错!乌拔身形骤一落地,全身已“呼!”的一声鼓涨起来。同时他身上的骨节,在一阵紧密的连珠暴响之后,他已“呼”的一声短去半截。这时乌拔面孔赤红如血,须发倒竖,口中吐气如牛,一步一步缓缓地向“黑水一绝”孙寒接近!

孙寒身形微弓,双掌掌心向下,面上一片懔然浩气。他注意到“黑鹰”乌拔此刻两只手掌皆已变为暗赤之色,肿胀慾裂!濮阳维也发觉“黑鹰”乌拔每一次脚步踏下时,所留下的深深脚印,亦不禁惊心对方外家功力之高绝……

自然,他这种担忧,大半是为了“黑水一绝”孙寒而发……这时,“八臂神煞”顾子君面色十分凝重严肃。他望着和自己有数十年结盟之义的兄弟,心中异常紧张。

顾子君知道,“黑水一绝”孙寒此刻所摆的架式,乃是他“追魂掌法”中,最凌厉的而狠毒的一招“魂消魄灭”!

蓦然……

就在全场诸人凝眸注视之下,“黑鹰”乌拔突然狂嚎一声。双掌疾然推出。

于是,一股凶猛而澎湃的劲气,带着一股奇臭的腥恶之气,以开山裂石般的威力,呼啸涌到!

“大力尊者”勒烈行在旁上大叫一声:“这是五毒掌!”叫声未歇,“黑水一绝”孙寒已怒吼一声,身形彷若一只蜉蝣般猝然晃闪开来。几乎在同一剎那,孙寒双掌,也幻出无数漫天蔽地的掌影,自那几乎是令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倏然向“黑鹰”乌拔周身压到!那掌影的密度,简直就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罗网一样!

蓦地……劲风尚在呼啸不绝,一声惨号已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双方之人,俱不由齐齐注目,紧张地向场内望去。只见“黑鹰”乌拔双手按在胸腹两处,面如淡金,嘴角鲜血潺潺流出,人也缓缓倒地!

“黑水一绝”孙寒左臂衣衫碎裂,微黑的肌肤,却有着一片红肿之处。

而且,更已渐渐变成暗紫之色!

孙寒狂笑一声,竖掌如刀,霍然劈下。血花迸射中,臂上红肿了的肌肤,连肉带皮的立即被他削去了一大片来!

“七煞剑”吴南云这时匆匆接过濮阳维交至手中的一粒少林灵葯紫罗丹,掠身上前,给“黑水一绝”服下,并将伤口迅速敷上金创葯,包扎停留。

“黑水一绝”孙寒削下自己右膀中毒肌肤,这种举动是丝毫不错的。

因为,凡是中了苗疆“五绝”中,“黑鹰”乌拔的五毒掌,乃是根本无葯可救的。

“黑水一绝”孙寒发觉受伤处的肌肤在一麻之下,便全然失去感觉,但是却有一股寒气往四周蔓延。

他微惊之下,立即知晓这毒性之厉害,因而断然绝快的将那肿起的肌肤削去!

这时,“黑鹰”乌拔早已躺在地下,气绝多时了……

“五全毒君”郝老卜此刻正急得直跺脚,口中哇哇大叫不止。好似在阻止着早已目眦慾裂的苗疆“五绝”中的其余四人!这时,“红雕”费成似乎已气愤到了极点。

他目注着躺在血泊中的“黑鹰”乌拔,向“五全毒君”郝老卜愤激的说了一阵苗语。

郝老卜一略吟,突然目露凶光,缓缓回身。

这时,“红雕”费成又急急的低语了一阵,双臂倏而一展,胁下竟然抖出两片晶滑闪光如翼的对象来。此物色作鲜红,质料细致,却是非丝非绸!

“红雕”费成胁下这两片红色翼状物体一经展出,人也倏然飞至空中五丈之高,接着又厉啸着向“黑水一绝”孙寒扑下!

苗疆“五绝”其它三人亦大叫一声,急冲而至!

濮阳维大喝一声道:“大家冲上,尽量杀入人堆,以免给予敌人有施展毒物之机!”

话声一住,他自己的身影也如鬼魅般向前闪去。

在他身形移动的同一时间,三溜红光,带着一阵凄厉的长啸,插入三个尚在惊慌地不知所措的苗人胸中。鲜血迸溅四射,“冷云帮”其它各人,已猝然展开身形,如流矢电闪般纷纷扑上。剎那间,双方展开了一场血战!

濮阳维在身形晃掠间,左手三只“赤龙梭”已回环飞出。

他右掌同时一挥,赤手金拐带起一片罡烈锐风,化成条条朱虹,劈向“五全毒君”郝老卜全身三十六处要穴!

濮阳维身形移动,“赤龙梭”出手,挥动“赤手拐”袭向“五全毒君”郝老卜,这些动作,可说完全是剎那之间,一气呵成!

郝老卜这时哇哇大叫,双手倏圈疾出,一股腥甜的劲气骤向濮阳维迎上。

濮阳维长笑一声,狐皮银袍蓦然鼓涨如球。

一圈青、红二色的蒙蒙劲气涌处,立将这阵腥甜毒气震散。

郝老卜心中一惊,张嘴狂吼一声,自腰际解下一条宽约五寸,长达丈许,前端缀满了倒须利的三色彩带。

他霍然一抖,彩带有如一条灵蛇也似,向濮阳维疾卷而到。

濮阳维冷笑一声,左手疾挥“赤龙梭”猝然自三名“巴巴族”苗人尸身上飞起,略一晃闪,又贯入另外三个正待放箭的苗人喉中。

同一时间里,濮阳维已身形连闪,“赤手拐”起如天际迅雷闪电,呼啸连声的攻向“五全毒君”郝老卜……

这时,黑石岭中,双方人马已杀成一片,刀剑齐挥,矛箭纷飞。

“七煞剑”吴南云力敌“苗疆双凶”“夜枭”钱卫与“红衫客”鲁巴格二人。

他边打边讽道:“两位老相好,咱们真是缘份不浅,中原一别,不及三月,却又在此处亲热起来……”嘴里说着,手里却毫不怠慢,运剑如飞的狂攻而上……

“八臂神煞”顾子君却替下“黑水一绝”孙寒,与苗疆“五绝”之首红雕费成激斗甚烈……

他双掌带起的凌厉劲风,与红雕费成此际挥舞的一柄沉重逾恒的月牙钢铲,硬击硬磕,双方早已打得人影不分……

“大力尊者”勒烈行,身形如电般在成百的“巴巴族”苗人中来往翻飞。

在他双手连续挥动之下,一块拳大的石块,已猝然飞出。

“大力尊者”发石手法奇妙,劲力又大,不是将一干苗人击得脑浆迸溅,便是穿胸而过!

各苗人手中长茅虽然挥动如风,毒弩纷射,却兀自伤不了勒烈行一发一毫!

臂膀受伤的“黑水一绝”孙寒,与“独臂金轮”石鲁,二人并肩作战,与苗疆“五绝”的“白鹤”陈少清,“青鹏”布洛雄,“金凤凰”夏候玉,杀作一团,难分难解……

千手如来邬长远这时,正倾力施展他视为护身秘技的“金蚕掌”搏斗着一团疾如飘风上下的黄影……“生死判官”褚千仞。

“千手如来”力敌之下,不但异常吃紧,心中更是震惊慾绝!

他这时才知道,“冷云帮”中,竟然尚有如此众多的绝世高手!

“生死判官”褚千仞自来交手,便不用兵器。

他此刻全凭着一精纯至极的先天真气,循回在体内流转,挥动着一双“铁掌”身形宛如一团掠闪在空中的流星,在做着极为惊人的快速闪动。

掌势连绵不绝,交织而出,搂头盖脸地罩向“千手如来”邬长远。

“千手如来”功力十分超绝,为苗疆一派中之有数的高手!

他此刻一面拚力拆招,一边暗自心中焦虑道:“‘黑鹰’乌拔已经丧命,苗疆‘五绝’中骤失其一,威力必已打了折扣,‘五全毒君’功力虽高,却是有勇无谋刚愎自用的独夫。”

略一分神,他已险险不能避开“生死判官”攻来两掌!

这时,四周人影乱晃,往来翻飞,闪亮地刀矛影而晃耀,吹箭的锐风丝丝破空乱飞,战况更见凄厉!

“生死判官”褚千仞身躯虽然见佝偻,身形闪动间,却快捷如电,令人目眩神迷!

这位“冷云帮”内三堂的首席堂主,面容十分镇定冷漠。

他绝未瞧一下身外的景物一眼,不论战况是多么激烈……他却完全倾出一身所学,尽力向“千手如来”攻击。

“生死判官”这时早已打定了主意:“杀一个敌人,少一个祸害。”

其实,“千手如来”虽然亦为苗疆一派中人,却是同流不合污,为人甚是正派。

但在这种各位其主的情形下,他又奈之若何呢?

况且,武学上有句话道:“当拳不让父,下手难留情”高手相斗,尤其不能有分毫疏忽……

此际二人倾力拚战,早就成了谁也不能罢手的局面!

“七煞剑”吴南云力拚“苗疆双凶”亦将“七煞剑”法运用至极点。

一片若匹练似的寒光,矫若游龙般的往返冲刺,银芒舒卷,带着森森煞气!

钱卫手挥毒龙鞭,竭力招架,左掌却间或施出那阴诡奇毒的“九阴毒掌”但是,在“七煞剑”法的萧煞威力之下,却极少有一丝空隙供他喘息。

故而,任那钱卫平昔心机姦诈,此刻毒龙鞭不但未能尽量施展,连那间而拍出得“九阴毒掌”亦是稍出即散,极少能发挥功效!

“红衫客”鲁巴格的情形亦不较钱卫稍好!

三月前他在白壁峡谷之外,肩骨被“断魂镖”秦骥震碎,此际尚未复原。

手中那只沉逾八十余斤的“独脚铜人”挥动起来,已不如往昔之威猛迅辣,此时在吴南云凌厉无比的‘七煞剑’法下,更是左支右绌,满头大汗,二人情势,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吴南云此时手中招式一紧,口中冷笑道:

“在苗疆称雄霸道的朋友,五台‘七煞剑’的威风,二位可领教了吧?”

他一言甫始出口,身后猝然袭来一缕劲风!

吴南云心中一惊,“珠耀剑”若明虹经天,霍然倒卷。

叮叮连响中,二十多只吹箭,立被他以一招“银河金沙”全然磕飞!

在这瞬息之间,“苗疆双凶”钱卫,鲁巴格二人,窥准时机,齐齐狂喝一声,鞭、掌纷出,又挽回了几分劣势,与“七煞剑”吴南云激战一处!

“冷云帮”的群豪,这时个个勇猛无伦,奋不顾身,与凶悍的苗疆各人展开混战。

他们每个人都要在这全帮最大的一次出征中,获至辉煌的战果……

黑石岭上,战云密布,杀声震天,惨号声混合着四散飞溅的鲜血,随时扬起,洒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