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57章 威震八荒 独尊冷云

作者:柳残阳

狰狞而险峻的黑石岭上,寒光闪烁,杀声震天。

愤恐的叱喝声夹杂着一阵阵凄厉的惨叫,以及四散迸溅的鲜血,和遍地残断的肢体,组成了一幅惨烈而恐怖的图画。

这残酷的画面令任何人见了,他都会在脑海中留下一个深刻而尖锐的痕迹,永远也不会忘记。

“冷云帮”的好汉们,个个圆瞪双目,咬牙切齿,任由头部、脸上不停地淌着热血,拚着自己所有的功力,向苗疆各凶杀去。

黑石岭的巨岩依旧冷漠矗立着,人们却互相为彼此的声誉及性命作着残酷的搏斗。

风在不停地呼啸,人在嘶哑地狂喝,杀声更响了,目不忍睹,惨不忍闻,是一幕人与人之间所上演的悲剧……。

苗疆派的掌门人,“五全毒君”郝老卜,挥动着手中长可丈余的彩色倒须长带,直若一道绕长空的彩虹,挟着呼啸的劲风,在濮阳维的身侧四周环绕不停。

濮阳维手中挥动着赤手金拐,若一片密不透风的钢壁,间或带起条条闪烁的金红流光,击向郝老卜全身要害。

左手的三只“赤龙梭”仍似三条神一般,神鬼不觉的向周围那些“巴巴族”苗人射去……

他那“赤龙梭”不但威力强大,而且去势之快,更是无可比拟。

三道红光,彷佛流星般在空中闪烁交错,那尖锐的破空之声,几乎响成一片,而那些凶悍的“巴巴族”苗人,随着这三道红光的挥舞,已先后倒下了三十多人……

这时“七煞剑”吴南云复将五台“七煞剑”绝学连绵施出。

“饰柳烘花”“流云飘妙”“火炽流金”一连三招,“珠耀剑”寒光如练,剑气丝丝不绝,又将“苗疆双凶”“夜枭”钱卫、“红衫客”鲁巴格二人,逼得步步后退,险象环生。

“五全毒君”眼角微瞟周遭战况,心中不觉凉了半截。

他这时使出全身功力,尽量施展着手中“赤练带”的绝招,但是却仍然觉得对手身影如风拐起如飙,威力之大不可言语。

他倾出全身功力,亦不过只是勉强抵住而已……

苗疆“五绝”之首,“红雕”费成,此刻手中钢铲展如天际空龙,来回劈扫砸搠,铲头月牙寒芒闪闪,劲风如啸,此刻他所施的,正是那名震蛮荒的“屠龙铲法”。

“红雕”费成,年已六旬,武功之佳,仅在五毒全君郝老卜之下,目前拚命展开手中的月牙钢铲,声势亦为慑人。

但是他的对手,却是“冷云帮”的第二把交椅,当年塞外双尊之一,“八臂神煞”顾子君,“红雕”费成出尽了“屠龙铲法”中的精妙绝招,却仍未捡到丝毫便宜。

而“八臂神煞”顾子君的“大力千斤掌”此时却是愈来愈凌厉,掌风激荡冲回,时常将他手中的月牙钢铲撞得斜向一边……。

蓦然!

一声狂厉的口音叫道:“孙老鬼,便叫你再试试‘五绝’‘青鹏’的‘天蜈’。”

斜刺里青光乍闪,“青鹏”布洛雄手中已多出了两只奇形长,如泼风般向正与“独臂金轮”石鲁并肩联手的“黑水一绝”孙寒使去。

苗疆“五绝”其余四人,此际已恨极“黑水一绝”每个人都巴不得立时将孙寒毙于当场。

“青鹏”布洛雄挥动双,奇幻莫测的着着向孙寒全身各处要害攻到,下手毒辣,毫不留情。

“黑水一绝”放声长笑,“追魂掌法”绝招频出,绵绵然如海涛巨浪,须臾之间,已将“青鹏”的攻势挡住。

“独臂金轮”石鲁则施展着手中金轮绝招。

并一面大笑道:“苗疆‘五绝’的好朋友,既不缺吃,又不断穿,如此拚命所为何来?哈哈……。”

“金凤凰”夏候玉手中早已拔出一柄锋利的青钢长剑,她此刻骤然一抖,震出朵朵剑花,连连攻上。

瞬息间,反将“独臂金轮”石鲁逼退三步。

“金凤凰”夏候玉此时咯咯笑道:“姑奶奶还道你这个只是一条手臂的大个子,有什么了不得呢!哼,原本样子蛮凶,却是个银样猎枪头……”

此时“白鹤”陈少清虽不吭声,却尽自煞手迭出,他手中招术十分怪异,全然探取相反的角度,而且来势不带风声,诡谲阴狠之极,对孙寒及石鲁二人,构成了不少的威胁。

加以此人面容冷酷,默不出声,使人对他功力的修为有一股莫测高深之感!

“黑水一绝”孙寒一面回掌应敌,一面忖道:“看目前情势,苗疆一派显然已经渐处不利之境,但是他们拚着人多势大,一时怕也难以分出胜负来,自己面对的对手‘白鹤’陈少青,出手诡异阴狠,较之另外二人更加难斗。”

他心想着,手中却更加拚命施为。

本来,若是“黑水一绝”先时未受毒伤之前,苗疆“五绝”中,那“青鹏”布洛维,与“金凤凰”夏候玉二人,便是联手相斗,也必然抵不过他五百招以上!

但如今孙寒左膀受伤,已远不如平日灵活,因此局势就大大不同了。

突然,就在“金凤凰”夏候玉正在浪声讥讽石鲁之际,一声大喝起处,随着一团黑忽忽的对象,直向“金凤凰”夏候玉当头飞到。

并有一个苍劲的嗓音笑骂道:“美人如玉的姑奶奶,带便请收下老夫这份薄礼。”

“金凤凰”夏候玉倏觉劲风袭来,惊得娇叱一声,利剑疾挥,只闻一声惨叫过后,那团黑忽忽的对象,已被斩成二截,摔落地下。

血雨飞洒,沾了夏候玉一头一脸,原来这被拋过来的,竟是一个“巴巴族”的苗人。

“金凤凰”夏候玉不由得气得面色焦黄,全身直抖,她怒瞪双目,四周一瞧,立时发觉,适才竟是那身披金钱豹皮的秃顶老人的杰作。

“金凤凰”夏候玉怒叱一声,突然道:“老不死的秃颅,你敢戏弄姑奶奶。”

说罢身形急掠,已然向那老人一连劈出五剑。

这身披豹皮的老人,正是“大力尊者”勒烈行。

他哈哈大笑说道:“姑奶奶别这样死缠活扯的,我老头可受不住这股子劲……”

说话中身形左闪右躲,避开那刺来的五剑。

“金凤凰”夏候玉,咬牙切齿的道:“老不死的,今天姑奶奶必不与你甘休。”

“大力尊者”勒烈行,正待回答,背后风声然,一蓬长才寸许,细如小针的焦钢喂毒吹箭,疾然袭到。

“大力尊者”头也不回,蓦而运气一震,那么多吹箭猝然被弹起丈许之高。

这正是“大力尊者”名震关东的“罗汉气功”。

“金凤凰”夏候玉心头一震,杏目怒瞪,手中利剑飞舞如风“一百二十八手凤凰剑法”倏然展开。

剑光如雪飘然飞舞,眨眼间就将“大力尊者”圈入光幕之内。

“大力尊者”勒烈行,哇哇怪笑道:“老姑娘哇!你的心可真是狠着哪!”

说罢掌势绵绵而起,声如雷鸣又若海涛狂啸震人耳膜,劲力之大,更是无与伦比。

“金凤凰”夏候玉,但觉手中钢剑震荡不定,几乎把持不住。

只见“大力尊者”在剑光中纵横自如,手中石块仍然疾射如矢,但他却不射向“金凤凰”依旧找那些凶悍的苗人下手……。

忽然,传来一阵闷哼,与“生死判官”褚千仞交手的“千手如来”邬长远,肩头已挨了一掌。

这一掌虽未将他肩骨震碎,却也痛彻心扉,汗如雨下。

“千手如来”邬长远,强忍伤痛,双目怒张,?须根根倒竖,那原本就十分威武沉猛的面孔,更加变得十分骇人。

“生死判官”褚千仞武功之高,尤在“双连掌”浩飞之上,他在激斗了三百多招之后,就劈了“千手如来”邬长远一掌,心中却十分明白对方功力之深,实不易相与。

此刻他身形霍然立定,那微微的枯瘦身躯,缓缓地踏前一步。

一身黄色土布衣衫,在北风中猎猎作响。

但是他那苍老沉静的面容上,却露出一股凛然不惧的湛湛神色。

“千手如来”外表虽粗犷,为人却甚为谦和有礼,目光见解更是超人一等,可说是苗疆一派之中,最敦厚而知信义之人。

他本来就不愿意与“冷云帮”结仇,他虽曾据理之争,奈何在苗疆派全体主张之下,却因孤掌难鸣,为一派威望,只有勉强应战了。

现下“千手如来”已经受伤,他为了自己今后名声,已不得不倾出全力相拚。

“生死判官”冷然注视“千手如来”的动静,心中镇定逾恒。

这年已七旬的精悍老人,俱有令人难以察觉的强傲与不屈之气,虽平日沉默寡言,深涵内蕴,但是当他决定要去做一件事的时候,那么,他便是不论本身的得失成败,一定要去做成它。

此刻“生死判官”褚千仞,早已将体内那精纯深厚的真气,作了一次完美而急骤的循环,然后,便全部贯注于双掌之上。

忽然!

只见“千手如来”邬长远暴喝一声,双掌连续推出。

一阵阵有如山崩海啸般的狂猛劲气,蕴着移山倒海的威力,宛似一波一波的巨浪般,绵绵涌至。

这便是“千手如来”苦练而成的“巨灵气功”。

“生死判官”狂笑一声,双掌立即疾快绝伦的呼呼拍出。

双方劲气相触,又呼轰连声的四散横流,忽听“千手如来”厉叱一声,颈项之间那串形如三角鳞片般闪闪发光的锋利物体,已在他头颅一旋之下猝然飞出,挟着一片罡烈无比的劲风,若满天花雨般,袭向“生死判官”褚千仞。

这便是“千手如来”邬长远久已成名的暗器“三鳞镖”。

褚千仞此刻但觉一缕缕的尖锐劲风,冲破自己深厚的掌风,疾奔而至。

他怒叱一声,身形疾闪,连掌挥出一团团猛烈的罡气,径向空中如飞蝗般呼啸而来的“三鳞镖”击去。

在“生死判官”掌风击出之间,突觉大腿处一阵剧痛。

他急急低头一瞥,只见两片“三鳞镖”透过掌风,深深地嵌入肌肤之中。

“生死判官”褚千仞面容凄厉,长啸一声,凌空而起。在空中黄影一闪,带着一片令人口鼻皆窒的罡风烈气,搂头盖脸的扑向“千手如来”邬长远。

邬长远猛觉劲风压体,自己的“巨灵功”已然挡不住,纷纷波动四散。

他惨笑一声,双掌闪电般连续挥出,一大蓬甩手剑、白羽矢、铁莲子、毒蒺黎、亮银镖,宛如暴雨般向空中扑来的黄影射去。

“生死判官”褚千仞狂笑一声,身形飙然上下翻飞,晃闪之中已绝快无比的拍出七掌。

风强劲猛,一掌比一掌来得快疾雄厚,掌掌都具有开山裂石之力……

这便是“生死判官”褚千仞,轻易不肯施用的“混元七掌”。

黄影飞掠,狂风疾旋,只听“千手如来”邬长远,惨叫一声,一条左臂已吃褚千仞雄厚的掌力硬生生的劈断。

身形倒飞之下,已被震翻出五步之外。

“生死判官”褚千仞厉笑一声,面色凛寒,身形晃处,劲猛绝伦的举掌向正自踉跄立起的“千手如来”邬长远背后。

“千手如来”邬长远此时但觉左臂痛彻骨髓,五脏翻腾慾裂,根本就无法避开这致命的一掌!

正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传来濮阳维清朗而急促的声音叫道:“褚堂主,掌下留人!”

“生死判官”褚千仞,闻声之下,心头一凛,忽忙间,急急拋肩转身,一阵巨响过处,地上已被他仓促移转的掌力,震陷了两个深坑。

正在此际,又有十数个“巴巴族”苗人,刀刃齐举,蜂拥地冲至褚千仞身前!

“生死判官”褚千仞微微一笑,毫不理会大腿上点点滴出的鲜血,身形陡然掠出,双掌横扫直劈,指顾间就已击毙了六七人之多!

濮阳维出声救了“千手如来”邬长远一命之后,“五全毒君”郝老卜面色却奇异的闪动起来。

略作犹豫之后,乃拚命将赤练带抖得笔直,点向濮阳维,在对方赤手金拐伸缩之间,忽又借力纵身跃出……。

濮阳维心头一动,反手已将赤手金拐插向背后。

果然,“五全毒君”郝老卜,那满面奇异花纹的干瘪面孔,突然急剧抽动,并闪出一般凶煞狠厉之气。

他冷笑一声,双手迅速无比的往肩上一扯,两个紫色瓷罐然一声径向濮阳维飞来……。

而这两个来势疾劲的紫色瓷罐,约莫在距离濮阳维尚有丈许之际,竟然“波”的一声暴裂为四半。

内中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7章 威震八荒 独尊冷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