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59章 豪士红颜 缘定三生

作者:柳残阳

“冷云帮”苗疆奏捷的消息,如一阵狂风般吹拂到武林中的任何一个角落,再加上濮阳维的少林之行,力斗少林的三大高手,这些脍炙人口的传说,已被一些好事之人,绘声绘影的传扬开去。

因而,当濮阳维等人大队回山之际,便不得不尽量隐密行?,以免应付各地分舵弟子与武林人物的那些高迎远送的繁文缛节……。

这一日,众人来到距淮阳山不远的三十里铺。

各人并未入镇,便在一处农家歇了,略进干粮。

他们之所以如此,便是怕风声传开,会有江湖中人前来求见纠缠……正在各人高声谈笑吃喝之际,濮阳维忽然传令召集所有“冷云帮”中各人,齐集在这农家厅屋之内。

这时,自己立于厅室正中,面容微笑的注视着各人。

这异常的举动,不由得使“冷云帮”群豪个个莫名所以起来,二十多双眼睛,便似二十多双利剪般,齐齐注视在濮阳维那英挺的面孔上,期待着他揭开谜底……。

这时濮阳维双拳一抱,尔雅的做了一个罗圈揖,然后,他在室内踱起方步来。

众人的目光随着他移动的脚步,在来回移动,心中亦各自猜测,这会是件什么大事,而竟值得这雄震天下的“冷云帮”一帮之主如此慎重……。

“绿娘子”方婉,心中更是大疑?这些日子以来,她朝夕与濮阳维相处,情感已在无形中直线上升,但,她仍不敢抱太大的信心,因为,她已失望得太多了……。

忽然,濮阳维停住脚步转身向着众人。

他深深的吸入一口气,像下了极大的决心般大声道:“在下今日召集各位至此,乃是宣布在下本身的一件大事……”

此言一出,“冷云帮”各人不由略显騒动起来。

他们不知道,自己平素一向敬畏有加的帮主,忽然说出此话,是指什么而言……。

甚至,连老谋深算的“八臂神煞”顾子君,与“黑水一绝”孙寒,“生死判官”褚千仞等人,亦估不出濮阳维是在弄的什么玄虚!

“七煞剑”吴南云,“双连掌”浩飞等人更是满面焦急,十分紧张的注视着濮阳维。

他们心中忐忑不安,不知濮阳维此言用意何在?

一个全帮之主的决定,不论他是对自己,抑或是对全帮,总是一件切身要事啊。

濮阳维望着各人那期待焦虑的面容,微微一笑,说道:“这件事,在下已深思熟虑了一个月之久,现在,做了最后的决定。”

他尚不待另一次焦虑的神色自各人脸上浮起,已大声说道:“目前本帮强敌,已大部被歼,恩怨多已了结,是而在下决定,此次回帮之后,即将择日成亲,此虽为在下私事,但诸位弟兄与在下生死患难与共,建立本帮,仍请诸位不吝,多赐卓见。”话甫出口,濮阳维那俊挺如玉的面孔,泛起一阵红晕,就好似白玉抹上一层赤云般。

所有在场的“冷云帮”群豪,在怔愕了一剎之后,立时齐齐狂声欢呼起来。

各人跳跃着,高叫着,好似疯狂了一般,如雷似的呼声,几乎要将这幢并不结实的厅房震塌。

这意外的喜讯,不由得使“冷云帮”的每个人都欣喜不已。

他们冷面铁心的帮主,即将成亲,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啊……“绿娘子”方婉早就由浩飞告诉过她,关于白依萍,与徐妍容的事。

只是,她并不灰心,她仍以自己的感情去热爱濮阳维,只要濮阳维能接纳她这份情感,那么,即使要她为他做任何的牺牲,方婉也会心甘情愿,她并不嫉妒,只要濮阳维能够爱着她,她已很满足了……方婉此刻面色十分苍白,而且,芳心更是在剧烈的跳跃,因为自己的终生幸福,就将决定在眼前这一剎那在濮阳维即将流露的一句话中……“天山独鹤”华一杰急步上前,他怜惜的扶着自己这过份激动,而身躯在微微颤抖的师侄女。

同样的,华一杰心头一亦是十分紧张。

“七煞剑”吴南云大步踏上,诚挚的握着濮阳维双手,激动的道:“帮主,恭喜你啊!”

濮阳维颌首一笑,尚未说话,顾子君也大步上前躬身道:“尚请帮主示下,未来帮主夫人为哪家闺秀?也好让全帮上下瞻仰一番。”

这句话,正是在场所有的人都期待的一句话。

因为“冷云帮”目前各人,都知道自己帮主的那一段缠绵悱恻的情债,尤其是,身为主角之一的“绿娘子”方婉,就在眼前。

这时,所有的人,都肃然无哗,静默而紧张的等待着濮阳维宣布他未来的妻子,也就是“冷云帮”的帮主夫人为谁。

濮阳维的面色更红了,红得令人吃惊。

因为“冷云帮”群豪从未见过自己帮主的神色如此窘迫过。

濮阳维又长吸了一口气,好似藉此来镇定自己过于紧张的神经般。

他这时微微仰头,面上神色湛然,沉声道:“与在下缔婚之人乃是……”

“绿娘子”方婉,较之在场所有的人更为紧张,身上每根神经却好似绷紧了的琴弦一样,她已几乎紧张的窒息过去,然而,她仍簌簌颤抖着,倾听下文。

濮阳维这时微微一顿,续道:“乃是,华山‘白雁’白姑娘……”

此言一出“冷云帮”诸豪已欢声雷动,“绿娘子”方婉却觉得眼前一阵迷蒙,头脑昏眩,好似大地在沉沦一般!

她一再告诫自己:“支持住,支持住……”然而浑身却像虚脱了一般,说什么也难以站稳。忽而濮阳维的声音又响道:“还有……天山‘绿娘子’方姑娘……与‘粉面罗剎’徐姑娘!”

“绿娘子”悚然一震,全身机伶伶的一颤,她倒底是听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当众宣布了自己为他终生相伴的妻子!

虽然,尚有另外两个女郎,但是,她已觉得很满足了,真的很满足了。

因为,至少她能真正名正言顺的,去挚爱濮阳维,而自己,正是他的妻子……她想得很多,但却又一点儿也记不住。

她只觉得太多的幸福,与喜悦向她包围,耳际尽是如雷般的欢呼。

于是,她的头脑一阵晕眩,眼前的万物在转动,呼声道喜声,逐渐向她袭来,这么洪亮,这么杂……忽然,“天山独鹤”华一杰抹去了眼眶激动过度的泪水,低头一看,不由得惊呼道:“啊,婉儿……你……你怎么了?”

“绿娘子”方婉,这时满颊泪痕的晕倒在华一杰怀中!

就在濮阳维的语声讲到“刑堂吴堂主,将与在下同时回山之后,与芙蓉堂秦堂主缔结百年之好之时……”

此刻,华一杰的惊呼倏然传入他的耳中。

濮阳维急掠到方婉身旁,惶然低头瞧视。

于是,他又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尚未过门的妻子,只是因为太多的兴奋,而暂时昏厥而已。

他忙请华一杰,将方婉扶入内室休息,俊俏的面孔上却闪耀着焕发的神光,这是爱的光辉啊。

濮阳维现在比日常更显得英挺潇洒……“七煞剑”吴南云,亦高兴的手足无措,在接受厅中各人的道贺。

“力拔九岳”俞大元,更是热泪盈眶,在为小主人成家立业而欣慰……。

“双连掌”浩飞亦大步向前,忘形的摇撼着濮阳维的肩头,朗声说道:“好哇,连这么要紧的事也瞒着老哥哥,老哥哥这一回可要独居首功。”

濮阳维微感一愕|随即笑道:“哼!婉妹妹之所以会闯到苗疆黑石岭上去,大概便是你出的主意?”

浩飞哈哈大笑道:“若非老哥哥做牵线人,帮主你哪来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

在众人的笑声中,濮阳维又忽然记起一事,他庄重问道:“浩堂主,此次大仇已报,你是否准备回去,重整江北绿林道?”

浩飞毫不考虑的道:“不回去了!‘冷云帮’便是本堂主新启的基业,而回雁山庄,便是老夫永远的家,江北绿林道,但愿将来会有一个更杰出的人物,出来领导。”

他一言出口,“冷云帮”之人又继续欢呼起来……众人的情绪稍稍平息之后,濮阳维已令“黑水一绝”孙寒,“七煞剑”吴南云二人,率十二红巾快马回山,先行布置一切,但却又严嘱对外莫张扬出去……二人领命去了,其它各人,亦略作休息,准备立即启程……淮阳山,落月峰,回雁山庄,内外洋溢一片喜气。八个巨大的灯笼挑在大开的庄门之外,四处张灯结彩,人语喧哗。每个“冷云帮”帮众的面孔上,都洋溢着满面喜色。

是的,今天正是帮主濮阳维,与三个倾绝天下的美丽少女,永订鸳盟的大喜之日啊……更何况,鼎鼎大名的五台派第一高手,“冷云帮”刑堂堂主“七煞剑”吴南云,也与“青蝶”秦柔柔在今日成婚呢?

尽管“冷云帮”人极力保密,然而,风声却仍然传扬了出去。

于是各地有头有脸的武林人物,均纷纷或亲临道贺,或赠送贺礼。

这其中,竟有领袖天下武林的少林派掌门方丈,所赠送的两对紫玉佛,及武当派苦樵上人的亲临道贺。

尤其武当一派,竟能化解旧隙,与“冷云帮”言归于好,更由当日与濮阳维交过手的苦樵上人亲临致贺,这份崇敬与含意,亦是十分深长了……。

濮阳维与吴南云二人,亲自出面招待四处闻风而来的武林人物,忙得几乎连气也透不过来,“八臂神煞”顾子君及各堂堂主,亦忙着筹划布置一切,东奔西跑,毫无闲暇。

在“流翠楼”中……四个天仙般的美人儿,正穿戴着凤冠霞披,由二十余名侍女丫鬟梳妆伺候着。四个美人儿,每个人都是那么娇艳,那么秀丽,真使见者无不赞不绝口,羡慕二位新郎官的艳福不浅。

她们便是“白雁”白依萍、“绿娘子”方婉、及“粉面罗剎”徐妍容,与“青蝶”秦柔柔。四人羞涩而欣悦的悄悄瞥视着对方,及至目光一对,又禁不住由衷的微笑起来。

是的,这四位艳绝一方的少女,都在深深的为自己庆幸,能与自己挚心所爱之人永缔连理,还有什么比这更能令人高兴的呢?

这时白依萍忽然低声向方婉道:“方姊姊,我真恨为什么不早些日子看到你……。”

方婉亦回眸一笑道“妹妹,你真好,难怪维哥哥这么喜欢你……妹妹你不会恨我吧?”

白依萍纯洁的一笑,说道:“一点也不,以后,咱们姐妹可以整天侍候维哥哥,整天瞧着他,伴着他,因为,他爱我们,我们也爱他,不是吗?”

方婉与徐妍容都满足而欣慰的笑了。

是的,她们为什么不欣喜若狂呢?

白依萍喃喃的道“维哥哥将永远不会离开我们,他说的,这是永远……”

这太多的甜蜜与幸福,已深深的滋润着三人的心扉。

坐在厅里面的秦柔柔,此刻以大姐的口吻说道:“三位妹妹,你们尽量放松情绪,不要太紧张了,听说天山、华山各派,已有大批贺喜的人来了呢!”

白依萍憨笑着说道:“是的,我的师兄师姐与师妹都来了,只是师父他老人家因为伤残在身,所以不能亲至……”

“绿娘子”方婉低下头去,脸蛋嫣红慾滴,没有说话。

“青蝶”秦柔柔,转眸向三人一瞥,笑道:“听小翠说,“天山派”的人最多,除了掌门人‘云雪老人’未到外,所有门下弟子,差不多已来了十之六七,连铁姥姥也亲自赶来……”

四人轻声的谈笑着,她们心中充满了喜悦与兴奋。

因为,今天是她们迈进人生另一个阶段的日子,而这个阶段,是人人都将经历的。

有的人会因此而痛苦,有的人却也会因此而得到无比的美满与幸福。

无疑的,“流翠楼”中的这四位绝色的美人,都是能够得到幸福的……这理由十分简单,便是,与她们共同迈入这个人生过程中的伴侣,正是她们早已深深熟悉的,热爱的……大家喝着酒吃着菜,尽情的狂欢,放怀的痛饮,每个人都祝贺着今日的六位新人。

这是衷心而诚挚的,因为这些新人,有如红花绿叶,配衬得多么完美,而在平时更是各人心目中所崇拜的偶像……。回雁山庄所有的房舍亦住满了人,四周来往着无数的人潮,全庄的“冷云帮”弟子,完全出动招待,警戒。澈夜通明的灯火,照耀得四周如同白昼,鞭炮声更是连绵不绝,欢愉的气氛,洋溢在空气里,充斥在酒筵中,浮现在每个人的面孔上……。

盛大的婚礼,已在夜幕初降时举行了,凡是较有名望的武林人物,及天山、华山两派的来宾,全都与“冷云帮”各席首座,及内外三堂堂主参加。

他们无不盛赞,每一位新人的俊逸超拔,与四位新娘子的美艳绝世的风姿。

自然,这其中尤以“玉面修罗”濮阳维的三位新婚妻室,更博得了来宾们由衷的夸誉与赞扬。

夜深了。

全庄却仍然喧闹不绝,喜气弥漫……。

“七煞剑”吴南云与“青蝶”秦柔柔二人,在各人的护送下,进入新拨给他们,题名为“燕轩”的精舍内去。

而濮阳维,与白依萍、方婉、徐妍容三人则以“流翠楼”为新房。

他“她”们一到了“流翠楼”前,濮阳维即回身向亲送各人来此的,“八臂神煞”顾子君、“黑水一绝”孙寒、“生死判官”褚千仞、“双连掌”浩飞及伍百修、秋月大师、“独臂金轮”石鲁、两大护法,与“大力尊者”长揖道谢。

忽然,他似想起了件事,微微一笑,向顾子君道:“顾堂主,那‘黑衣玉虎’赵砚池,明晨可遣人送他下山,近日来他受的折磨,已可抵偿他所为的罪孽了。”

自来神色严峻的“八臂神煞”顾子君,此刻亦豪迈的,大笑道:“帮主,本座遵命,还有,明日天山、华山两派的亲家们,自有本座及各堂堂主,出面照拂,帮主可晚些出来。”

“双连掌”浩飞哈哈一笑道:“帮主,三位夫人,春宵一刻值千金,本座等便不打搅了!”

说罢,各人齐皆躬身行礼。

“大力尊者”勒烈行倚老卖老的道:“好了,咱们便告辞吧,须知虽在冬夜,春宵却苦短呀。”

各人又是连声大笑,乃纷纷肃身告退。

濮阳维望着澄朗而清寒的苍穹,长长吸入一口气,回头向三位娇妻道:“三位娘子,便请登楼安寝,在下此刻,真个只羡鸳鸯不羡仙了……”

白依萍眨了一眨那双水翦似的双瞳,嫣然一笑道:“维哥哥,我们好高兴啊!”

濮阳维向白依萍及方婉、徐妍容一笑道:“三位娘子,自今日起,应该称呼在下为夫君了……”

此言一出,这三位秀绝人间的姑娘,俱不由面色嫣红,娇羞慾滴。

方婉及徐妍容更甜蜜而娇刁的笑道:“行了,我的夫君。”

濮阳维幸福的一笑,又俏皮的道:“在下重说一遍,请三位娘子登楼,勒老前辈说得对,冬夜虽长,春宵却短呢。”

三女俱不由轻轻一啐,羞答答的进入“流翠楼”中。

四条人影,缓缓的消失于那青纱门之内,那门,又逐渐合拢……。

此情此景,不正是“谁为解语来香帷”的写照吗?

天上的寒星俏皮的眨着眼睛,彷佛在笑,四周悬挂的彩灯亦在轻轻摇晃,淡红的光辉,微微闪动,映着每个人欢愉的心,“流翠楼”的灯火,亦逐渐熄灭了……。

楼上的人儿,该有一个新的人生了,是的,新的人生……。

﹝本书全部终结﹞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修罗七绝》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柳残阳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柳残阳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