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七绝》

第08章 力歼绝毒 荒山较技

作者:柳残阳

河南境内的一个村落客栈——“鸿福”,此刻正是中午时分,店内冷清清的没有生意,小伙计正坐在店门外长板凳上打盹。

这时店内走出一个身材瘦削,面目清瘦的中年文土来,只见他仰头看了看天色,脸上显出一股刚毅之气,他四周打量一下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 ,又轻飘飘的向外走去,步伐是如此飘逸,好似在地面上滑行一般,转瞬间已走出十多丈。

他行至一个小山洼前,慢慢放缓了步子,打量看山洼前的一片小树林,停了一会,始见他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这片林子不大名”主张,力求实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级森严 ,只有数亩方圆,而又是外密内疏,一直伸延到山洼尽头。

这中年书生却踯躅了一会,面上微露不耐之色,正在此是!林外一声桀桀狂笑暴起,一条人影,如一块火云般自天而降又译乌卢迦)。传为古代印度胜论派哲学的创始人、《胜论 ,这时已可看清,来人年约五旬,鹰目钩鼻,一头金黄色长发披肩,高大的身材,穿着一身赤红色的衣靠,看这形态,便知不会是中土人物。

此刻,中年书生,冷削之极的问道:

“鲁巴格”我道你是吓破了狗胆,不敢来了,但你们苗疆双凶,一向是焦孟不离,你那位盟兄为何不见?”

这名叫鲁巴格的红衣怪客,哇哇一声大叫道:

“住口!别人惧你七煞剑吴南云,咱苗疆双友,却不将你放在眼里,我一人前来送你的终,已是绰绰有余,原来此红衣怪客,为苗疆双凶之一,号称”红衫客”,原为爪爪族人,因自幼得苗疆老怪“五全毒君”郝老卜的垂青,传其一身辛辣毒诡的武功及毒技,除了一身是毒外,“赤练掌”是一只八十斤重的独脚铜人,也恶毒异常,他的师兄“夜袅”钱卫,原为关中独脚大道,为人阴沉姦诈,武功也自成一家,后因事犯了中土武林众怒,被迫逃至苗疆,与”红衫客”鲁巴格相遇,二人见面,臭味相投,不久后亦经鲁巴格罗致入“五全毒君”门下。

钱卫投依“五全毒君”不久,也学得了一身毒功,他武学本有根底,人又较鲁巴格深沉机敏,善伺人意,不及三年,便将“五全毒君”压箱底的本领全学去了,反而此先入门的鲁巴格来的精纯,尤其钱卫的一手“九阴毒掌”及武林中罕见的“五步追魂十二毒”亦堪称一绝。

他二人联手出师后,因手段毒辣残酷,不久却威震苗疆。

钱卫年龄较大,武功也较高,虽入门比鲁巴格为晚,但鲁巴格依傍甚重,乃以师兄称之。

江湖入土则称其二人为“苗疆双凶”。

他们和旋风山苗疆派的“五绝”,苦伶岭的“千手如来”邬长远,合称”五绝、双凶、一如来”。如论手段之恶毒惨厉,则双凶更在五绝、一如来之上。

所以苗疆汉苗各族,有一句“宁见五绝,勿遇双凶”的口语,由此可见此二人威慑苗疆。

他们二人和“七煞剑”吴南云结梁子的事倩,是为了三日前,双凶师兄弟二人,因事自苗疆潜来中土时,鲁巴格在商邱采花,事后并杀人灭口,乃被吴南云路过瞥见,当节出面阻止,二人一言不合,动起手来。

“七煞剑”吴南云,乃为当今五台派第一高手,侠名满天下,为人冷傲孤僻,其派中不传之秘“七煞剑法”更是练达巅峰,甚至其掌门师兄也瞠乎其后。

鲁巴格虽然也是苗疆一流角色,但激战之下,仍在两百回合之内,被吴南云一招“天际风云”划破了衣袂,鲁巴格自知不敌,师兄钱卫又恰好因事他往、未与自己同行,只得含怒逃去,并另订了三日之约。

却说七煞剑吴南云见鲁巴格说此话,口中不由轻哼一声道:

“鲁巴格,你乃吴某剑下游魂,我看还是将你却位宝贝师兄,一齐来,以便一同送你们上路。”

鲁巴格闻言大怒,只见他双目睁似扣铃,双拳撞得格格作响,一步步的向“七煞剑”吴南云进迫,脚下行一步,便有一个寸许深的脚印,显然他已将全部真力运足、准备一拚。

吴南云见状,也十分小心,他暗吸一口真气,遍布于四肢百骸,全身肌肤,登时坚硬如铁,此时,鲁巴格已大喝一声,双掌带起如雷掌风,当头下劈。

吴南云绝不稍闪,疾然运掌还击;“劈拍”一声暴响,鲁巴格已震退两步,吴南云也身形微幌,鲁巴格猛吼一声,又上步一掌劈去,吴南云再出掌相迎,两掌相触,砰然一声,鲁巴格蹬蹬蹬直返三步,吴南云也退了一步。

那鲁巴格竟似死心眼一般,又是一声狂吼,双掌已挟凌厉风声倏然出手,只见他此时一头黄发根根倏起,额上青筋暴露,一脸拚命模样。

吴南云性格强傲,自也不甘示弱,他虽然知道这等内力硬拚,毫不闪躲的打斗最耗真力,而且易受内伤,但他一向孤傲,决不肯示弱于人。只见他也呼然拍出一掌,双方一触,又一声巨响,又各退出数步。

这时鲁巴格已是气喘如牛,双目圆睁,额上汗珠如豆……

吴南云也感心头急跳,手心冒汗,他见鲁巴格虽然此时所耗真力比自己为多,调息的时间也比自己还长,但对方竟不露惊慌之态,吴南云心中一转,疑云顿起,他忖道:

“莫非这里尚有利害杀手未曾施出?抑是另有后援埋伏?”

他这一想,顿时恍然大梧,他想一定是鲁巴格带有帮手,他先与自己不惜硬拚硬打,消耗自己的内力,然后再由他那帮手再乘势出击。”

他忖想未几,此时鲁巴格已喘息稍平,只见他狂笑一声,又大踏步走了过来,双掌作势慾出,七煞剑吴南云长笑一声道:

“鲁巴格,如有帮手叫他一起出来受死便了,如此藏头露尾算是那门子的好汉!”

鲁巴格虽然狠辣,却是个混入,闻言不由一愕,他怎么也想不出,吴南云如何知道自己有帮手来,他正在怔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蓦然间,一声阴森森的冷笑起自山洼,一个瘦长的黑衣人,已慢慢的走了出来,只见他面色苍白如纸,两只手臂又细又长,他一见吴南云,便阴恻恻的道:

“姓吴的,你的鬼心思果然灵巧,不愧称为五台第一高手,愚兄弟佩服之至!”

吴南云一见来人这付长像,便知道是苗疆双凶之首,“夜枭”钱卫到了,他不由冷哼一声道:

“好说!你师兄弟两个人,威震苗疆,名播西南,前日又至中土,采花杀人,双凶大名,可谓当之无愧。”

二人一听对方言词尖酸刻薄,不由齐齐勃然大怒,钱卫人较阴沉,他向师弟一使眼色,乾笑道:

“吴南云,大爷兄弟两人做事,从来不容他人干涉,你既然插手架梁,必恃有两下子,咱们也不用多说,手底下见真章便是了!”他话声一住,鲁巴格已大喝一声,纵身扑上,双掌骤扬,一股腥臭之气,猛袭向吴南云。吴南云一见对方手掌已变为暗红色,心知敌人已使出那以奇毒见称的“赤练掌”,他身形疾闪,清啸一声,双掌已击向鲁巴格胁下,五台派镇山绵技“金龙掌”也自施展出来。

鲁巴格一击不中,敌人掌风已临胁下,他不由奋力向右一错步,双腿疾然如飞踢出四脚,吴南云冷笑,连削带打,端的良厉非常,不愧为五台第一名家。

一声,将已击出之右掌抽回,变势劈向鲁巴格脚背骨,左手却闪电般点同敌人丹田“大赫穴”,一招两式子借这反震之力,倏然拔高了五尺,险险的躲过了一沼。

此时一直在旁不言不动的钱卫,脸上阴森森的毫无表情,好似他师弟和人的拚死恶斗,完全不当一会事。鲁巴格此时招式用老,已陷入危境,但他不愧高手,临危不乱,只见他双手一合一分,击向地上,二人又电光石火的急拼了十多招,双方完全硬打硬拆,掌风括得两丈外的枯叶却纷纷飞落……

又是三十多招过去了,饶是鲁巴格以外功硬力见长,此时也不禁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显然已呈不支之态,“夜枭”钱衙此时却一声不响,自怀中取出一个小铁圆筒来,睑上阴阴一笑,倏然向“七煞剑”吴南云抛出。

吴南云虽已将鲁巴格逼得手忙脚乱,却不敢稍分精神,只打算除掉一个算一个,正待痛下杀手,顾然有物破空袭至,他刚想用掌击出,勿然想到二人以身负百毒闻名,最好不要沾惹。

他心念一动,身子窜然闪出一丈开外,那铁质小圆筒,此刻已砰然落在地上,只见竟分为四瓣飞开,其中飞闪出一群寸许长紫色小虫,唧唧连响,扑向四处,有些附在草地上,有些钉在树身上,但怪事忽现,这些不起眼的紫色小虫,竟于一刹那间完全钻入其中,不一刻,无论那些紫色小虫钻入的地方是树木是草地,皆化成一滩恶臭的黄水,那些怪虫却亦已僵卧其中。

原来此物为“夜枭”钱卫独门绝技“五步十二毒”的毒物之一,这紫色小虫,看来不起眼,却是天下百毒中最毒的毒物之一,名曰:“七尸化骨虫”!此虫生于人尸之上,且须以连吸尽七个死人之精血,再潜伏地底,经二十余年,吸饱地底阴寒之气,才能成此气候,此虫见物便赞,一钻入任何物体,即可以本体剧毒将其化为黄水,但此毒虫却有两种致命短处,他不能见风,更不能及远,只能在五尺之内,发挥其威力,故此“七煞剑”吴南云跳出范围即能安然无恙。

“夜枭”钱卫眼见自已,冒了千辛万苦才掘来的“七尸化骨虫”!竟未伤着敌人一根汗毛,已全部损失殆尽,不禁又怒又急,他嗔目一瞪那跳开在一边的师弟鲁巴格,嘴角一动,鲁巴格见状大喝一声,伸手将背后的独脚铜人抽出,凌空飞舞,呼呼连响,搂头盖顶向吴南云全力击下!

吴南云此时心中大怒,暗忖,若不是自己见机得早,此时已怕已被这些恶毒怪虫送进鬼门关了,他一想到此,心中不由杀机陡起,铮的一声,已将随身佩剑拔出,顿时一溜银光冲天而起,此剑剑身镂刻看七个太阳,剑身一动,光华骤盛,彷佛是这七个雕刻的太阳闪耀发光一般,此剑为五台派祖师所留传下来之镇山宝刃,名日:“珠耀”,也是七煞剑吴南云仗以成名的宝剑。

他此时佩剑拔出,抖出万点银光宛似繁星流灿般,点上袭来独脚铜人之上,这全力下击,重逾千斤的独脚铜人,竟叮的一声被卸在一旁!力量完全击空,吴南云也不待鲁巴格变式,“珠耀”剑疾展,化成一片霞影,隐挟夙雷之声,当头向鲁巴格罩下,这是七煞剑法中的绝招之一“构扫千军”,鲁巴格一见敌人剑势之凌厉,是自己生平仅见,不由暗一咬牙,独脚铜人,舞的风雨不透,蓦然当的一声大响,鲁巴格骤觉虎口一热,竟险些把持不住手中兵器,人被震出三步,虽是如此,总算架开了这一招。

他怒喝一声,独脚铜人疾挥,苗疆绝学“苍龙十二式”口倏然展开,拚死命的与“七煞剑”吴南云战在一起。

两人如星飞丸泻;呼呼轰轰的又拚了三十余招,表面上虽尚兀自不分胜负,但明眼人一看,便知“红衫客”鲁巴格已落于下风。

“夜枭”钱卫此时默默的将腰间长逾丈许,由上好缅钢精练而成的“毒龙鞭”拿出来了,此鞭轻色作乌蓝,鞭头雕成一只龙头,除了龙舌伸出三寸外,龙角也向前弯曲,不但可当作软鞭使用,尚可做点穴厥,三尖刀、练鞭子等诸般用途,以钱卫此等身手高超的魔头手上使出,更能变为齐眉棍使用,而且鞭身用毒浸练过,更见霸道无伦。

夜枭钱卫拿出此鞭后,一声不吭的看着两人拚斗,此时,鲁巴格额际已隐见汗渍,,出手已无适才凌厉,大有左右支拙,穷于应付之概。

钱卫此时不在迟疑,倏然挥鞭向吴南云中盘卷来,左手同时暗运“九阴毒掌”,拍向吴南云脑后。

“七煞剑”吴南云在钱卫解下毒龙鞭时,早已留意,此时蓦觉身侧,风声骤起,便知钱卫已暗自出手,不由冷哼一声,单掌向后一挥,接下敌人击来之掌,“珠曜剑”急使绝招,将鲁巴格逼退,又闪电般圈了回来,疾阻敌人芟来的“毒龙鞭”。

只听得两声低哼,钱卫与吴南云,已各各退出三步!吴南云手上“珠耀剑”嗡嗡颤动不已,钱卫的“毒龙鞭”顶端却崩缺了米粒般大的缺口!

钱卫眼见自已心爱兵器受损,不由心中又痛又怒,大吼一声,左手以闪电般“二龙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力歼绝毒 荒山较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修罗七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