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彩灯高悬

作者:柳残阳

是一个清朗的晚上,碧空如洗,澄静的苍穹,缀满了闪烁如钻石的繁星。微风轻吹,树影婆娑。

该是有一个甜梦的花月良宵。

不错,在一幢巍峨的屋宇内,不正是张灯桔彩,人声喧哗,时而传出一片笑语之声么?

看,门口那大红的喜联,鞭炮的余烬,好似正在进行着一件莫大的喜事呢!

对了,今夜正是滇北怒江派掌门人,九天神龙华明轩嫁女的月子。那幢气势不凡的高大屋宇,便是他的宅居。

院门之内,此刻正传出阵阵哄笑,下人们端酒送菜,往来不息,每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片喜色。

当然,今天是小姐大喜的日子,到了如此众多的武林中成名露脸的好汉。况且,新姑爷又是黔省巨富侯百万的公子,老爷的得意门生。

室内,笑语之声更浓,猜拳行令之声不绝。一切都是显得无比的美满与融洽。

但是,在一片浓密树荫之后,正悄立着一个身材削瘦的青年。

他,默然的向大厅内望着。

只见他双手紧扯耆自己的头发,尚不时传来一阵哽咽之声。

假如你是聪明人,你便会听出这呜咽的声音,含着绝大的痛苦,又是在极端的压制下透出。

彷佛这年青人那颗赤心,正在绞扭着!撕裂着!

蓦然,年青人将头微微仰了起来。

借着厅内明亮的灯光,我们可以清晰的瞧见这年轻人的面孔。

但是,他令我们吃惊了,因为,这不是一张清秀挺逸的面容,而是一付可以称得上“丑恶”二字的脸孔。

只见他面容上,布满了高低不平的疤痕,尚生有不少的黑点,最使人不能直视的,抑是那恐怖而青紫的肤色。

此刻,他痛苦的,凝视看大厅内辉煌的灯火、喧哗的人声。

他那对与整个面容极不调和的大眼睛,竟充满了闪烁的泪光。

他喃喃的自语道:“这就是人生的真谛?这就是期冀的结果?”

他嘴角,自嘲的扭曲了一下,悲哀的想着:“师妹,你……你难道毫不晓得我对你真挚的感情?你难道从来不明白我对你的爱心?但,你平时又为何一直对我这么好?如此关注我的一切!你在玩弄我?抑是在怜悯我呢?”

一张娇艳如花的面孔,在他的脑海中浮起,那倩影是如此美丽绝俗,神韵是如此温柔高雅。

灯光的反射下,年青人突然在身前的一湾溪水中,看见自己浮在水面上的脸孔。

他,痛苦的呜咽一声,双手蒙着脸,嘴中继续呢喃道:“是了,我是如此丑,怎配得上娇美如仙女般的师妹?怎及得上翩翩浊世的师弟?”

“他们,一个是清丽如花,一个是秀逸不群。对的!他们才是一双,他们才是门当户对……”

年青人双手放开,那对清澈的大眼中,又倏然射出一股怨恨的光芒,他默默想道:“但是,我虽配不上师妹,师父却不该不顾门规,不叫我与师弟比试所学,却独做主张,将下代掌门人大位,当众宣布传于师弟……他这么做,难道是对的么?我虽长得丑陋,难道就不能接掌怒江派么?丑陋的人,必是永在人下么?”

他痛苦极了,也怨恨极了,双手指甲,已深探的陷入肉内。

突然,大厅内又何出一阵哄笑之声,一个清瞿仓老的口音响道:“阿福,快去寻找江少爷,今天是小姐大喜的日子,怎的他却不来陪客!”

只见一个身材矮胖的下人,已匆匆自内走出。

那人四面张望了一会,又向这丛林前走来。

那青年人暗一咬牙,忖道:“罢了!我便出去……也好叫我现现眼,衬出今天的新姑爷是多么英俊!”

心念一转,年青人已缓步而出。

那矮胖下人急急上前道:“少爷!老爷叫我找你呢……!”

他一见自己寻找之人,面上泪痕犹自未干,不由心中恍然。

他叹了口气,说道:“少爷!你也别难过了,事已至此文有什么办法呢?天下美丽女子正多,以后还怕找不到对象吗?”

年青人寂然一笑,说道:“阿福,你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别说了,我配得上人家么?”

他说罢,黯然低头,急步向厅内行去。

那矮胖下人,也轻轻摇头,一声叹息……

年青人行至厅门,强烈的灯光混着热烘烘的酒菜香,使得他微微一窒。

在人声嘈杂中,他一低头便想找个阴暗的位子坐下去……

陡然,一个苍劲的声音唤道:“青儿!到为师这边来!”

他一听口音,便知师父在叫唤,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默默走去。

厅中人声忽然静了下来,千百双眼光像千百支利箭似的紧盯着他,窃窃私语之声,四处可闻。

他强忍着一股愤怒与自卑揉合的怨气,来到一个身材高大,面色红润的白发老人面前。

那老人,正是当今怒江派掌门人,名震黔滇的九天神龙华明轩。

只见他双目向年青人面上一扫,又向四座众人一抱拳道:“列位高朋好友,这位便是老朽不成器的大徒弟──江青!”

年青人赧然落座,眼光一扫,却发现自己这桌上正有四、五位俏丽的少女,正厌恶的瞧着他!及至与他目光一对,又齐齐不屑的移转一旁。

这名叫江青的青年,心中一阵绞痛,强烈的自卑感涌上心头,他正待借离去,蓦然,一阵热烈的掌声扬起,尚夹着众人的欢呼:“新人来了!新人来了……”

跟着,就是一片夸耀、赞美的声音。

江青心中一酸,这与他适才进厅时,是两个多么鲜明的对比啊!

“这世界上,原来就是这么冷漠无情?人人都喜欢锦上添花,恶于雪中送炭……”

他耳内,忽然听到同桌少女的断续低语声:“唷!这封新人多漂亮哟!你看侯师兄今天字的衣服,蓝缎子长袍……套雪白的绸衫……多英俊,哼!那似咱们面前这个人见人厌的丑鬼。”

江青面上泛起了一阵痛苦的抽搐。此刻,新姑爷侯英,挽着娇美艳丽的新娘,也是九天神龙华明轩的掌珠——华小燕,正向众人拱手敬酒,脸上一片喜气洋洋。

江青心中又是一阵绞痛,他双目一扫,只见师父——华明轩正手捋长须,满面老怀弥慰之色。

他正得意的,对身旁一位老人说道:“沈功兄,这一对小儿女还不错吧!可惜亲家未能及时赶来,却送了一大笔聘礼……哈哈……”

江青心头一阵难过,他自己是如此渺小,如此不受人重视,谁会记得他呢?

他,望着这喧哗的大厅,又望望自己孤寂的身影,他再也坐不住了,悄然起身走了。

背后,尚传来九天神龙华明轩的声音:“英儿我平素就喜欢他……所以,这怒江一派掌门人……不传他传又谁呢?”

厅中,起了一阵恭喜之声,又淹没在一片狂热的掌声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