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金衣铁牌

作者:柳残阳

江青正自满腔怒火,蓄势待发之际。

却想不到,突于此时,飞来三个混身金光闪闪的不速之客。

只得缓缓的转过身去……

疑惑的打量着来人,凝神戒备着!

只见这三人,全身穿着似以金丝编织而成的衣衫,质料想必异常珍贵;虽在这仅有微弱星辉的夜晚,仍是闪烁发光,十分夺目。

三人在落地后,目光仅冷冷的向江青面上一瞥,便齐齐集中在“千臂魔僧”身上。

瞬息之间,三人的面色,皆不由变了数次。

其中一位身材瘦小,年约六旬的老者,首先向右首同伴一使眼色。

那位身材魁梧的金衣人,迅即闪身至“千臂魔僧”的身侧。

另一个五短身材,面色血红的金衣汉子,亦缓步行至同伴中间站定。

转眼间,己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形势。

这时,千臂魔僧面上仍然毫无表情,一双绿光闪耀的眼睛,昂首上视,一派倨傲粗暴,旁若无人之熊,竟似根本没将诸人看在眼中一般。

那瘦小干枯的金衣老者,首先干咳了两声,嗓音尖涩的说道:“瞧尊驾模样,想必是四十年前,嗤声藏边的“千臂魔僧”哈鲁齐大师了?”

千臂魔僧仍然仰首向天,仅自鼻孔内哼了一声。

金衣老者那枯瘦的面容,不由倏然一变,但是,他仍旧强自忍了下来。

又道:“大师久未一现佛踪,却不知今夜至此,有何指教?”

千臂魔僧那双绿眼,向金衣老者面上一瞪,肃煞的道:“老衲之事!就凭你还不配过问!”

金衣老者闻言之下,向他同来的二人,一使眼色,面色突然一寒道:“大师佛驾所临,我区区金衣帮,岂能有权干涉……”

突然,他语声转厉道:“只是,敝帮三位护坛,却于一夜之间,横尸此处林外,而且,每人都失去了一只左耳,这种杀人方法,与大师昔日“裂耳串索”的手段,极为相似,况且,大师又恰在此地,老朽职责所在,却不得不详细查明。”

千臂魔僧“嘿嘿”两声鬼嚎似的干笑,冷然道:“你是金衣帮的什么人?”

金衣老者傲然一笑道:“金衣帮总执法,阴阳掌查百川便是老朽。”

千臂魔僧面上,似是微微颤动了一下,他毫无表情的,同另两名金衣大漠一瞥。

又开口问道:“这两个呢?”

阴阳掌查百川大声道:“大师身傍的一位,乃本帮黑狮堂堂主卧刀徐一粟。”

他再一指那身材矮小,面如红血的金衣人道:“这位是本帮黄豹堂堂主矮金刚毛清。”

千臂魔僧双目一睁,鬼叫道:“好!好!都够资格了。”

他话一出口,场中诸人眦不由疑惑不止的瞧着他,摸不透这魔头,话中含意究竟系指何而言?

阴阳掌查百川见这魔僧,一味地东拉西扯,不肯说明白己帮中弟子横死之事,不由气得满腔怒火,发髭眦张。

他大声喝道:“千臂魔僧,老朽现下来意,想你心中必也雪亮……”

他向前大踏一步,洪声道:“敝帮护坛,是否皆为你一人所杀?”

须知这阴阳掌查百川,在武林中名头甚为响亮,并不较“长离一枭”逊满落多少。

尤其金衣帮于近年之内,崛起江湖,旋即声名大振,另力近及云贵四省,帮主铁牌开山吕宁,在武林中,亦是位极负盛名,难惹难缠的人物,手下又网罗了不少江湖上成名高手。

是故,虽然“千臂魔僧”是出了名的大魔头,查百川却也不甚畏惧,何况,他更有大援在后呢!

但是,他虽有所依恃,封仍旧深具戒心。

江青离师出走时,金衣帮亦不遇适才兴起,斩露头角,故他虽然曾有所闻,却不甚清楚。

但阴阳掌查百川的大名,他却是闻名已久,想不到他竟投身进入“金衣帮”。由此可见,这金衣帮亦必是个卧虎藏龙之地了。

千臂魔僧两手一拢,双目绿光闪耀,阴沉沉的说道:“不错,非但那三个什么护坛为老衲所杀,便是这附近的九绦人命,也是老衲一人所为……”

他说到这里,仰首发出一阵夜鸟般的嚎笑,又道:“谁叫他们顶撞老衲,还想垂涎老衲身上的一只“万钻朱兰”……”

这“万钻朱兰”四字一出口,在场诸人,除了江青外,余下三人皆不由一震,失声道:“什么?“万钻朱兰”?”

千臂魔僧骷髅似的脸上,攸然掠过一丝极为狠恶的神色,冷然说道:“三位也动心了么?不过,要得这“万钻朱兰”,容易得很,只须将三位施主的老命拿来……”

阴阳掌查百川闻言面容一变,目光转到江青身上,怀疑的注视了一,问道。”小伙子,你与这魔僧可是同道?”

江青却不似千臂魔僧那般跋扈与不通情理。

闻言忙向查百川一拱手道:“在下与“千臂魔僧”素不相识,亦是见了左边这些尸体,始循迹而至……

查百川面色铁青,向江青喝道:“少给老夫耍这些花枪,千臂魔僧哈鲁齐,出名的心狠手辣,你若与他素无渊源,此时撞破了他的恶事,他岂能容你活到现在?”

查百川一傍的矮金刚毛清,亦怒道:“总执法,本帮护坛的三条人命,这小子也脱不了干系。”

江青估不到这“金衣帮”中人,竟是如此蛮横,丝毫不讲情理,亦不由怒火顿生。

他冷笑一声道:“各位怎的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莫说贵帮护坛并非在下所杀,便是真的是在下所为,各位又能把我怎么样?”

千臂魔僧双眼乱转,他毫不理睬江青与查百川争执之事。

却暗自忖道:“这小子此时,己与金衣帮中各人发生误会,他武功甚是了得,如此正好,大可以将他也拖入这趟混水……”

他望看眼前这些在“金衣帮”中,甚有地位的人,又想道:“适才几次都险些动手,而这三人都强自忍耐下来……哼!看样子,他们不是畏惧我的名头,便是有大援在后……”

千臂魔僧想到这里,骷髅似的面孔上,突的掠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狠笑。

他冷森森的向江青喝道:“小娃娃,咱们再不动手,可就迟了……”

语声未住,他那庞大身躯一转,已闪电般向身傍的卧刀徐一粟拍出五掌。

江青一听千臂魔僧语气中,透着的这份亲热,不由暗中叫苦不迭。

他急得开口厉叱道:“千臂魔僧,你休要信口胡栽。”

这时,徐一粟已极为狼狈的跃向一傍,只见他暴喝一声,身形陡然弹向空中,如一只圆桶般,疾然翻滚,一道匹练也似的雪白刀光,径自劈向千臂魔僧下盘。

一傍的矮金刚毛清亦洪声狂笑,只掌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径向千臂魔僧胸前猛击。

阴阳掌查百川亦厉声道:“好刁滑的小子,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双掌疾摥,一股劲风已罩向江青。

查百川击出的两掌,劲道极为怪异,右掌劲力,宛如开出裂石一般,刚猛无滔。左掌,却是阴柔绵绵,这两股大相径庭的掌势袭来,令人感到极难招架。

江青一触之下,已知这必是对方享誉武林的“阴阳掌”了。

他愤怒之中,也懒得作无谓的辩白,身形滴溜溜的一转,带起一片呼呼风声,掌腿齐出,剎那间,与查百川斗在一起。

千臂魔僧的一身武功,可谓辛辣怪异,深奥莫测。但与金衣帮中,这两位外三堂堂主交手,却也不得不细心凝神,未敢稍事托大。

卧刀徐一粟与矮金刚毛清,皆是昔日黑道中,极为盛名露脸的高手,任是其中一个,寻常武林人物,已是不敢招惹,何况还是两人联同出手,威力自是倍增。

尤某是卧刀徐一粟乃金衣帮外三堂首席堂主,功力精湛,出手凌厉,更在那毛清之上。

这时,但见风凄星暗,周遭沉寂。只有场中人影翻飞,兔起鹊落,间或夹杂着数声厉叱。

阴阳掌查百川,本想以自己深厚的功力,至多不出二三个照面,便能将对方这青年人搁下。

那知,如今不但未如所愿,他自己反倒越打越是心寒。

江青身形旋动得快如风车,间或倏然见首不见尾的施出几记奇招,掌腿所指,尽是对方所必救之处,招数之精妙,部位拿捏之准确,硬是令这枞横江湖数十年,极少服人的阴阳掌,暗暗吃惊不已。

查百川在游走激斗中,眼光不时飘向卧刀徐一粟等二人,与千臂魔僧拚斗的地方。

不看还好,这一看,更将这位老谋深算的金衣帮总执法,惊得冷汗直流。

原来,千臂魔僧已使出他那西藏*传的密宗武功“擒龙大九套”。

只见他身形伸展翻腾间,全作龙游之状,出手快速绝伦,宛如千臂万掌,直逼得徐一粟、毛清二人左支右绌,狠狈不堪,仅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江青一见千臂魔僧如此大展神威,亦不由豪兴勃发,大喝一声,身形更是急旋如风,出手招招奇绝,狂风过处,沙石齐飞,哨声四起,“长离一枭”嫡传之“七旋斩”业已施展到了极限。

这套绝学,果然不同凡响,加以又在阴阳掌查百川分心之下,顷刻间,使得他也完全处于劣转,景况绝不比徐、毛二人稍好。

只见人影连闪中,金衣帮的三名嵩手,已完全陷入极端不利的信况。

江青奋起神成,出手之下,果然将阴阳掌查百川逼得手忙脚乱,捉襟见肘,心中不由大为畅快。

正在忱时。何傍蓦然转来一声闷哼,百忙中,二人齐齐斜目一瞧,只见矮金刚毛清,已然跌坐地上,那张面红耳赤的面孔,此时却变得惨白如纸,毫无血色。

阴阳掌查百川急得狂吼不已,连环三掌疾出,将江青逼得向后微微退出两步之后,飞身向千臂魔僧扑去。

卧刀徐一粟眼见自己同伴,己负伤摔倒,不由更是急怒交加,狂吼声中,拚出全身功力,竭力攻向千臂魔僧。

千臂魔僧嘿嘿一声冷笑,双掌幻起漫天掌影,眨眼间,复将卧刀徐一粟圈了进去。

恰好,此时阴阳掌查百川,已适时扑到,抖掌便是一招“迅雷砸地”。

一片强劲的掌力,挟着丝丝柔韧的劲道,暴袭向千臂魔僧左胸。

千臂魔僧嘿嘿大笑,长臂伸缩间,又同查百川连续攻出七掌。

卧刀徐一粟怒喝声中,连忙趁机将他那仗以成名的“三十六式卧刀法”施展出来。

只见一条人影,里在一片欺霜赛雪的霍霍刀光之中,在地上来回游走,忽而跃起直劈,忽而横身斜斩,恍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查百川身为“金衣帮”总执法,功力较之矮金刚毛清,何止高上两筹,在他加入之后:虽然亦未占到上风,但较之适才二人尴尬局面,己好得多了。

江青正已得势,敌人骤然飞走,他亦见到那金衣帮中,黄豹堂堂主毛清受伤的情形,故而查百川掠身赴援,他却并不拦阻。

暗自忖道:“金衣帮诸人,虽然蛮横自大,却较这千臂魔僧如此狠毒嗜杀,要好得多!”

这时,场中各人,已拚斗了六十多招,千臂魔僧想是因不耐久戏,出手间,已越来越凌厉,招术也更加毒辣。

查百川与徐一粟二人,竭力应付之下,已逐渐守多攻少了。

江青正自看得紧张无比,暗暗为查、徐二人着急。

蓦地——

在一排杨树外,突然响起一阵悠长的啸声,其音清越,中气充沛已极。

查百川、徐一粟二人,骤闻这长啸之声后,面上不由顿露喜色,齐齐吼道。”千臂魔僧,今遭看你这秃妆,还能跑到那襄去?”

说话间,查百川单掌急拋,只闻得“嗤”的一声,一只火器,已带起一股红蓝缤纷的火焰,穿空而遇千臂魔僧嘿嘿冷笑道:“查老匹夫,你尚有多少狐群狗党,不妨一并引来,看看老衲是怕也不怕。”

他一语未完,倏然,又是一声厉啸传来;啸声起处,尚在半里之外,一路摇曳而至,瞬息之间,已达林外。

接看,就响起一个霹霹也似的嗓子,喝道:“是何方江湖鼠辈,竟然胆敢到我金衣帮头上生事?”

声出人现,一个瘦小身形,已疾如流星般,急掠而至。

场中各人,此时皆不由霍然分开。

夜色朦胧中,只见来人身材瘦小枯干,身高不满四尺,两条手臂又细又长,几至垂达地面。

一张黄焦焦的面孔上,自耳际至嘴角,横斜看一道疤痕,双目开合之间,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金衣铁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