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武林寒戟

作者:柳残阳

江青一路如飞狂奔,恰似星飞丸泻,快不可喻。

距他身后十余丈之遥,仍然有着金色人影,紧追不舍。间或挟杂着一两宗劲力极大的暗器,急袭而来这时,一逃、一追之间治上主张礼法兼用,王霸并行。批驳天命观念,否认鬼神迷 ,不觉已奔出离那适才激斗之处,约二十多里了。

江青一面急展身形,一面想道:“如此跑法,不知要到何时方休?适才乘他们四人不备之际,以一招威力无伦的“天佛掌”法,突破包围因,而且是中国“今日所以弱者”的原因。 ,但,那时乃是在他们措手不及之下……假若再被这四人围上,恐就难再逃出魔掌!”

他想到这里,身形更是有如离弦之矢,脚尖一点,便已出去七、八文之远。

后面追赶的“铁牌开山”吕宁及“南荒一煞”孙奇二人,轻身功夫亦称绝一时。但,他们在奋力急迫之下,一跃之力,至多也不出七丈以外。

“大力韦陀”鲍恒山及“阴阳掌”查百川二人,功力就更逊了一筹,急奔之下,一跃也只有六丈左右。

虽然,他们这一窜就是六、七丈的轻身术,在武林中,已算是惊人的身手,但,较之迭逢奇缘,又是当年武林第一高手,万邪之尊的嫡传子弟江青,却又差了一段。

不用多久,五人之间的距离,已拉得越来越远了。

这时,五人全是不循官道奔驰,全然追逐于荒郊野郭之一顿急奔之下,面前渐渐现出一片黑压压的高大阴影。

原来,已到了一座耸拔险峻的大山之前。

江青身形猝然弹起,拔升有六丈之高,彷如流星泻地般直向那片山坡底下的峋嶙巨石间落下。

吕宁大喝道:“快追!点子要逃!”

说话间,已抢先掠出。

正在此时,只见江青一声高吭长啸起处,双臂连连伸缩,那尚未沾地的身躯,竟彷佛有引力相吸般,随那双臂伸缩之势,冉冉的向空中升起。

这一次,足足升高了七丈以上,始见他手脚箕张,如一只大鸟般,闪电也似,向前面的一处树丛中射落。

“铁牌开山”吕宁见江青施展出这甚为怪异的身法,失惊之下,不由神色一征,恍惚中记起,好似曾听闻过这种奇特的功夫……

他略一寻思,茫然大叫一声道:“快停……不用追了!”

“南荒一煞”孙奇,本已掠出十丈,闻言之下,就势一个大翻身,已倒射而回。

这时,“大力韦陀”鲍恒山,舆“阴阳掌”查百川二人,也气喘吁吁的赶到。

孙奇愕然问道:“帮主!怎么回事?”

吕宁满面惶然之色,疑虑的道:“孙堂主,你可曾注意到,这厮适才跃升空中时,所施的身法么?”

“南荒一煞”慢慢一想,面上也渐渐透出一股惊疑之色,他脱口道:“莫不是已失传武林,达一甲子之久的“铁臂振空”?”

吕宁面色凝重,沉声道:“不错,这种功夫,乃是当年武林中,第一邪道高手,邪神厉勿邪所独擅。”

一语甫出,众人已惊得哑口无言。

“阴阳掌”查百川喃喃自语道:“那么……适才这小子一掌将我震退,必是用那“天佛掌”啰!好险!”

吕宁向江青匿身的树林中,凝视了一刻,颓然的回头道:“此山深远高耸,这厮功力又复高绝,恐怕一时不易寻找得到,也罢!既识此人,日后也不怕他逃跑……”

他一挥手道:“走!咱们且先回去,看看毛堂主的伤势……”

说罢,纵身跃起,四条影子,已相继消失于山旁小径。

     ※        ※         ※

曙光微透,鸟语吱喳!

这,又是一天的开始了。

山上,一片方圆不大,却异常紧密的丛林中,江青正紧张的伏在一株树下,蔓芒纠结的山藤野草,将他掩遮得十分严密。

过了很久,他知道对头必已离去,始缓缓站起身来,目光却落在手中,那个黑绸包里上。

他喃喃自语道:“这“万钻朱兰”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这么多的武林高手,为它拚命?”

说着,伸手将包里缓缓打开,晨曦的光辉照耀之下,包里内陡然闪出一道,五色缤纷的耀目光彩。

江青微拢双目,仔细向包里里一瞧,不禁啧啧的称赞起来。

原来在包里中,有一方透明的水晶方盒,盒内雪白的软垫上,却放着一只大若人掌,雕镂得异常精致的红色芝兰。

芝兰质地光润,毫无瑕疵,且隐隐流动着烨烨异彩。

这株红色芝兰,不知为何物所制,但,纹理之细腻光泽,似更在邪神那“朱玉寒骨令”之上。

更令人爱不律手的,却是那芝兰上,嵌满灿若明星般的珍贵明钻。

只见这粒粒明钻,其大如豆,呈多角之形,将那流灿慾滴的红色芝兰的光辉,反映而出,更幻成千彩百色,端的悦目之至。

江青正痴痴的在手中反复把玩时,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说道:“确是人间至宝,只是可惜公子却不知这宝物真正的奇异之处。”

江青闻言大惊,陡然转过身来,眼光触处,不由更令他怔愕不已。

这发话之人,竟是那在会泽城中乔装扒窃的闲漠焦三。

焦三这时,身上已换了一套银光闪闪,质料高贵的密扣紧身衣,衬着外罩的一件黑蓝色长袍,显得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了无昨日在酒楼中,那种邋遢猥琐之低。

他见江青转身过来,笑吟吟的双手抱拳一揖,道:“江么子别来无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蓬,料不到小的,今日在这荒僻之地,又见到了公子……”

江青目光一冷,淡然道:“尊驾果然是真人不露相,我江青倒是走眼了……”

他心中却骂道:“这小子,还装什么蒜?其实,在会泽城中,我早已瞧出你行色可疑……”

那焦三道:“昨夜于会泽城,酒楼之上,公子大显神威,的是令小的佩服得紧,嘿嘿!公子却忒地心急,不容小的拜别,便匆忙走了……”

江青一见焦三,此时仍然是一派虚言假意,不由面色一寒,道:“尊驾必是武林高人,何苦如此相戏在下,须知江青也不是好欺之辈!”

那焦三闽言,随即面容一肃,正色说道:“实不相瞒,在下昨日之举,乃为势所迫,并非有意戏弄尊驾!”

他口气一改,江青始缓缓说溃:“昨日见到阁下,江青确已动疑,既是如此,区区亦不能责怪兄台……他一顿之后,又道:“尚请尊驾示下名讳!”

那焦三双目一睁,洪声道:“武林寒戟”,“缤云戟”商固,便是在下。”

江青闻言一震,暗忖道:“怪不得这家伙,两次欺身至我身后,都是在如此近逼之下才发觉,原来竟是那匿林寒戟。”

想着,他连忙拱手道:“原来兄台便是名震遐迩的“缤云戟”商兄,在下倒是失敬了!”

那化名焦三的商固,莞尔一笑道:“江兄言重了,兄弟虽然薄具虚名,但较之江兄一身卓绝武功,却是膛目不及。”

江青淡然道:“商兄谬奖,小弟实在愧不敢当。”

他忽然想起一事,急问道:“昨夜兄弟与金衣帮数名高手相斗,闻说他们与商兄结有梁子,不知此事须知江湖之上,人心险诈,禁忌亦多,别人私隐之事,若径自探问,便常会引起一些莫须有的误会。江青的江湖阅历不深,是故贸然问出。商固面上却神色不变,微笑道:“此事无甚紧要,只是数日前发生的一点误会,在下早已料理清楚……倒教江兄费神了……”

江青见他含糊其词,不愿言及,也就一笑作罢,不再多问。

其实,这缤云战商固,与金衣帮铁牌开山吕宁等人,结有极深的仇怨。

事因四月以前,商固行经湘境,无意中,与金衣帮内三堂紫麟堂堂主,六指行者汪明,为了抢路前行,发生争执,一言不合,随即动手。

百招左右,六指行者吃商固一掌震伤,随行的两位金衣帮众,也俱被商固击毙。

汪明负伤回到贵州抱朴山总坛,面呈一切后,铁牌开山吕宁勃然大怒,便遣下追骑,四处寻查缤云戟商固的行踪,以待围攻泄恨。

恰好商固这日,因听到江湖传闻,昔日之千臂魔僧哈鲁齐又重现江湖,而且曾在会泽地面发现其行迹。

因这千臂魔偕于早年,自一拨南海海盗手中,得到一株价值钜万的“万钻朱兰”,这朱兰之上,镶有无数珍异钻石,其中,更有二粒神奇异常,名曰“轻尘””避水”“蹈火”的绝奇神珠,功能水火不侵,邪秽不入。

千臂防僧早年得此奇宝之时,风声便已泄露,好在知晓之人,倘为数不多。

但,当他行迹复现江湖后,已有不少的武林两道人物,闻风而来,商固,也是其中之一。

但,当商固进入会泽不久,已被金衣帮所布的眼栈察觉,实时便飞报总坛,并密切派人监视。

商固久走江湖,武功高绝,岂有发觉不出的道理。但千臂魔僧身上的宝物,他却舍不得放弃,无奈之下,为了避免麻烦,便易装四出游荡。

江青到达会泽,投店之时,便被商固发觉,他在无意之中,又窥见江青入店时,背上所背的“金龙夺”。

但是,他又见江青神态轩昂,步履沉稔,说话之间,中气十足,便知对方,亦必为一身怀绝技之士,他的江湖阅历深,自是识货之人,目睹之下,不由贪念大起,便慾夺为己有。

加以对头侦骑四伏,他也不敢大意,便化装成一落魄闲汉,借扒窃为实,一试江青武功深浅。

那时,设若江青懵懂不察,则被点倒之人,必非商固,而是江青了。

商固这条苦肉计,当时虽则行通,但直到他目睹江青在酒楼之上,击败双飞仙子的身手后,便知自己万万不是敌手,何况,嗣后又见江青,乃是当年大名鼎鼎的邪神的义子,他就更不敢明里下手了。

俟江青回店之后,商固随即换装驰往郊外,较之江青更早了一步。

他到达之时,正值闻风而来的武林群豪:阴风黑煞古劳、秦蒙、秦平。

还有金衣帮中,先行而至,闻风亦赶来插上一手的三大护坛“飞雪银刀”欧治、李朴、牟凤。

加上穷家帮刑堂堂主,霹雳斧霍大刚、双掌开碑袁抱吾,及南固山断魂岭的银杖婆婆等人,正在与千臂魔僧展开恶斗。

他原先计划是,等千臂魔僧与这九位江湖豪士,争斗得筋疲力尽,两败俱伤之际,然后再出面抢夺打物,坐收渔人之利。

殊不知他如意算盘原打得很好,但是不久之后,却越看越觉心寒。

原来,场中群豪,在瞬息之间,已被千臂魔僧击毙了一大半,余下各人,亦均是岌岌自危。

没有多久,霹雳斧霍大刚与双掌开碑袁抱吾二人,也在千臂魔僧诡异的手法之下,收招不及,自相残杀而死。

甚而至于连功力高绝一时的南固山银杖婆婆,亦未能逃出厄运。

商固目睹千臂魔僧如此身手,不由吓得直冒凉气,他自行估量之下,虽知自己较之场中各人均高出甚多,若是与千臂魔僧力斗,五百招内尚不致落败,然而到最后,却必然不是千臂魔僧的敌手。

这时,他目光一闪,便看见江青,自远处禹禹行来。

直至最后江青与千臂魔僧激战,及金衣帮高手倾巢而至,所有的一切情形,商固皆已看在眼里。

待得千臂魔僧毙命,江青得宝逸去,他亦遥遥跟辍在后,再以一身超然的轻功,潜入这树林之中……

这时,江青缓缓将手中“万钻朱兰”包好,抬头间,却陡然看见商固那双贪婪的目光,正紧紧的注视着自己手上的宝物。

他心神一动,装做不察道:“商兄适才言及,此宝另外还有一宗异处,如蒙不弃,倘请兄台见告。”

商固微一沉吟道:“实不瞒江兄,这“万钻朱兰”尚有别宗异处,兄弟也是道听途说,详细之情,亦不十分了解。”

江青暗中冷笑,若无其事的道:“既是如此,在下只好易询他人了!”

他心中却忖道:“这素有武林寒戟之称的商固,言谈之间,闪烁支吾,居心叵测,显然根本就未怀着好心!”

缤云戟商固何等姦滑,他一见江青面上神态,已知对方必已存有戒心,自己有意强抢豪夺,却又没有胜算把握。

念头一转,忽而满面堆笑道:“未知江兄慾往何处?兄弟生平性喜游览名山胜水,足迹所至,中原各地兄弟皆了若指掌,江兄若有兴致,兄弟倒可勉为前导,到各处游历一番!如何?”

他已打好算盘,慾与江青朝夕相处,乘其不备之际,实施暗算。

江青又不是傻子,商固用意他当然也能猜到八分,岂会伴虎而眠?自取其祸。

尤其商固在江湖上的武功名头,甚为晌亮,若他真以不光明手段突施暗袭,自己也的确防不胜防。

江青思虑及此,向商固深深一揖道:“兄台盛意,江背心领,只是,此次出山,乃系奉义父之命,办理一件要事,兄台武林俊彦,万人景仰,小弟不敢再行打扰了!”

商固闻言,不由一怔,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有勉强干笑了一阵,说道:“江兄既然有事待办,兄弟就此别过,日后有缘,当再与江兄把晤。”

说罢,双手一拱,转身纵去,眨眼之间,就消失于树林之外。

江青仔细将手中小包,塞入怀内,一面缓步走出林外。

这时,朝阳初升,霞光万道,透过半山浮飘的雾气,幻成奇异绚灿的光彩。林端草穗之上。凝结着颗颗晶莹透明的露珠。空气清新,目旷神怡,好一个初秋的清晨……

江青作了一次深深的呼吸,徐步行至山脚下一条清溪之旁。

只见溪水清澈,一眼到底,他俯下身去,捧起一掌寒洌的溪水,洗嗽起来。

冷水沾面,神志顿时一振。

他正待躬身下去,慾再掬一些水而嗽。忽然,溪水的倒影中,竟照显出一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影来。

江青心中一惊,躬着的身形,突然一个翻转。

就在他身形翻转之际,一股强劲的掌风,掠体而过,将溪中流水“澎”的一声,激起数尺高的水花来。

水珠迸溅中,那蒙面人不待江青定下心神,绝快无伦的政上九掌。

江青大喝一声,身躯如陀螺般旋转,流星似的拍出亡掌,踢出三腿。

蒙面人一声不晌,已围着江青游走起来,双掌挥舞如风,劲风刚猛着体如削。

江青一面施出“七旋斩”掌法,一面喝问道:“尊驾何人?在下自忖与人并无仇怨,怎的却以如此下流手段,暗算于我?”

蒙面人仍是一语不发,闷头疾攻,招式凌厉猛辣,威势惊人。

江青力敌之下,心中暗惊道:“这蒙面人功力之高,与那南荒一煞孙奇,竟在伯仲之间,奇怪!怎的一日之中,我却遇见这么多的江湖高手!”

蒙面人拳脚齐施,罡风无俦,气流涌荡,江青江在猝遇强敌之下已被追出五步以外,情势十分危殆。

在强劲的掌风猛拂之下,已将江青所穿的青色长衫飘起,露出身上艳红的“火云衣”来。

江青一瞥之际,豪情顿生,春雷似的暴喝一声,身形猝然弹起空中,如游鱼戏水般的往前一滑,双掌却自两种极为怪异的角度,急推而出。

顿时,两股激流若山崩海啸般交逼涌去,掌风所带起的尖锐呼啸,刺人耳膜已极。

这一手,正是邪神当年,纵横江湖的绝技“如意三幻”。

蒙面人失声一叫,已当堂被震得踉跄倒退。

江青不容对方再有机会缓过手来,已步如流水行云,双掌齐出,带起圈圈弧线,及一片星形精芒,“银月寒星双环式”倏然出手。

蒙面人厉呼连连,身形急掠中,急快的拍出七掌。虽将江青逼得身形稍滞,但他手指过处,已“嗤”的一声,将蒙面人的黑衣,划破了一大片。

朝阳之下,看得甚为真切,黑衣内,竟露出一片银光闪闪的紧身衣来。

江青失声叫道:“啊!原来是你!”

蒙面人狞笑一声,身形暴退中,扬手发出三枚寒光耀目的暗器,眨眼间,已闪至江青身前。

江青惊怒中,举掌击去,劲风过处,那三枚暗器仅在空中一歪,又呼啸一声,其中一枚走半圆弧形,急掠飞来。

江青冷冷一笑,瞧准来势,倏然伸手捞住。他骤而将暗器接在手中,那暗器所带的劲力,竟震得他后退一步。

百忙中,已看出那是一枚后扁前利,尚带有两片银色薄翅的奇形暗器。

江青心中尚未及转念,另两枚亦电掣而至。

他身体极微妙的向上一翻,竟贴着地面三寸之上,箭矢般射出。

江青堪堪躲过这三枚暗器后,蒙面人早已鸿飞冥冥,踪迹不见。

他默默沉思了一刻,又俯身将三枚暗器抬起,匆匆下山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