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蛟索飞槌

作者:柳残阳

那残旧色褪的神幔微微闪动,江青已悄无声息的飘身而出。

他怔怔的望着殿外微有水渍的地面,心中却在思忖着一些令他迷惑的事。他想道:“为什么三绝掌的后人们,对自己如此仇视呢?他们合力将武功传给那叫金羽的人,难道除了为了对付自己,便没有别的企图么?而是那烟霞山庄之约用主义相结合的产物。流行于20世纪50年代以后的美国,以 ,是否全然仅只为了义父昔日的一段仇怨呢?这仇家又是谁呢?”

他怔怔的想着,极力思索其中的因果。

忽然,一声低哑的语声,起自他身旁,道:“江……少侠,那些人已经走了……”

江青悚然同头,已看见夏蕙立在自己身侧,双眸正凝注着自己。

他那秀逸的面孔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是的,已经走了。”

夏蕙在江湖中闯荡不久,所以,六十年前“一邪双飞三绝掌”之名,她也只是模糊听过。

这些令武林中人震悚的名字,在她的脑海之中,并没有兴起多大的反应。

她目前所迷惑的,便是对江青那牵强心事重重的模样,感到忧虑与不解。

江青说出那句诘后,忽然又觉得话中的含义是如此的空洞而毫无意识。

他望着夏蕙削瘦纤弱的身躯,正怯生生的立在一旁,清丽脱俗的面庞上,亦泛起一阵阵不安的抽搐。

江青歉然一笑,温柔的问:“夏姑娘,你冷么?”

夏蕙清澈的目光,感激的凝注在江青的脸上,微微摇头。

她嘴chún嗡动,似乎想要说什么。

江青自来对女性缺乏好感,但是在夏蕙那澄如秋水,而又含蕴着脉脉柔情的眼神中,却有着一种深刻与甜蜜的感受。

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道理。

当然,他更解释不出,为何自第一眼看见夏蕙开始,便觉得有一种依恋的感觉。

虽然,这种感觉他是极不愿承认的!

终于,夏蕙极小声的问道:“江少侠,适才那几个老人,在大殿中的言行,可是与你有着牵连么?”

江青淡然一笑,颔首道:“不错,他们所说的邪神后人,即是在下。”

夏蕙全身一震,悚然道。“什么?他们要对付的人,便是你?江少侠,这些人武功如此高强,你……你怎能打得过他们!”

夏蕙说话的语气,与她面上焦虑的神色,已显明的透出那殷切的关怀情意。

江青望着她那双悄丽的大眼,缓缓说道:“纵然打不过,哼!他们也占不了在下的便宜!”

他语气之中,含有一股无形的坚强意志。

夏蕙仿佛觉得江青这句话,已给予她一项如钢铁般坚定的保证。

她忽然又道:“江少侠,那田老贼在你手下逃去时,他好象说你与长离岛有着渊源……”

江青微微一笑道:“在下与长离岛毫无关系,如勉强说有,也只是长离岛主卫西赌输了,传给在下一套掌法!”

夏蕙本来尚要问,凭那长离一枭的惊神鬼位之技,如何会赌输给江青?但是,她却强忍着没有问出。

因为,她实在估不透眼前这俊逸英挺,而武功高绝的青年,性情到底如何?

而且,她叉多么不愿江青对她起有任何的不良印象啊!

这时,江青却淡淡的问道:“夏姑娘,你可有什么计划么?”

夏蕙闻言之下,怔愕的望着江青。

江青急急又补充道:“在下之意是说,姑娘今后行踪,是否有一个计划?”

夏蕙凄凉的摇摇头,说道:“我孑然一身,举目无亲,只有走到那里,算那里了!以后的日子,谁能预料呢?”

江青心中一动,思忖道:“自己目前,正要赴苏北丹阳湖,去践那烟霞山庄之约,势必不能再增加麻烦。但是,这女孩子太令人怜惜了,而且,而且……又那么美!”

夏蕙羞涩的凝注着江青。

她心灵的深虑,是多么希望能与江青长久相处啊!

那怕这相处的日子,并没有意义与结果。

忽地!

江青好似极艰辛的做了一个决定。

他展颜一笑道:“夏姑娘,在下目前须赴苏北丹阳湖,去践那双飞仙子之约,这件事情,姑娘想已听到那几个武林三绝掌的后人提及……”

江青望着夏蕙那期冀与殷切的眼光,缓缓说道:“若是姑娘不嫌,在下正可陪着姑娘四处一游。”

夏蕙嘴角微微抽动,她欣慰的点了点头。

江青不知怎的,心中竟浮起一丝难以形容的甜蜜与欢榆。这种感觉,在他是极为陌生的。

夏蕙长长的睫毛,轻轻阖下。

她极力的忍耐着已经湿润了眼眶的感激泪珠,悄悄的道:“江少侠,你……你真是个好人。”

江青豪迈的一笑,说道:“姑娘谬奖了,不过此行路上,却说不定会受些活罪呢!在下常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仇家……”

夏蕙被江青的欣愉所感染,她亦轻声笑道:“我……我情愿。”

江青微妙的看了夏蕙一眼。

将自己的包里拿起,二人徐步行出这座破落的古庙。

这时,月已西沉,天色也显得黠淡多了。

xxx半月后。

在一条宽阔而迤逦的大道上。

两匹毛色雪白的骏马,正缓缓的并辔驰着,马上之人,一位是身着青衫的俊俏少年,另一人,却是一位全身淡紫的绝色少女。

这二人,便是江青与夏蕙。

他们一路而来,这日已到了湖南地面,前面不远,便是洪江城了。

江青静默的坐在马上,双目凝视着远处隐现在云雾中的山峦。

道路两旁,种着排排的柏树,远处的山脚下,丹枫如火,灿然绚丽,衬着这高远澄蓝的天空,予人一种目清神爽的舒适感觉。

夏蕙正抚弄着那银白色的丝质缰绳,有意无意的,时常转头向江青一瞥。眼神之中,包含了缕缕情意这半月来皆朝夕相处,夏蕙已大略清楚了江青的性格。

江青对于她,总是维持着一段距离,几乎是有点淡漠而矜持。

江青这种态度,使夏蕙又是欣慰,又是难受。

因为,她十分感激江青对她那彬彬有礼的风度。

但是,她心中却又相反的埋怨江青在感情上,太迟也鲁。

因为她自己对江青,已经无数次的暗示出自己隐隐爱慕的情意了!

但江青又为何总是一付茫然不解的神气呢?

他既不表示拒绝,也不表示接受,每当夏蕙以深情的目光注视他时,他却总是以似笑非笑的神色,有意无意的将目光转开。

夏蕙虽然心中气苦,但已不能再用其它的方法表示了。

因为,她总是一个女孩子啊!

而且,亘古以来,女孩子在“情”的一面,便好似全然出于被动的。

夏蕙需求的,是江青深挚的热爱;而不是那淡然的君子风范。

这时,江青忽的微微一笑,用手一指两旁山脚下的枫林,说道:“夏姑娘,你瞧这片红如晚霞似的枫林,多美,多鲜艳!不过,在下却老是觉得这种美,又好似美得甚是凄然!”

“是的,因为这片枫林生长在最易令人伤感的秋天;如若它在灿烂的春天,那么人们的感受便完全不同了!”

江青似有所悟的向夏蕙瞥了一眼,嘴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心中却奇异的想道:“这美丽的女孩子,怎么心中也有如此多的忧愁?难道说上天赋舆一个人秀美的容颜,也不能使她有着最根本的快乐么?”

他叹息了一声,又想道:“原来人生竟是如此苦痛的啊!”

一时之间,二人俱皆沉默起来。

蹄言清晰而单调的响着,两匹高大的骏马,已缓缓转过一片路旁的树林。

江青目光随意一瞥,却蓦然面色一怔。

疑惑的瞧着左侧田间,一座隆起的土坡之下。

这片土坡下面,有着一片不大的树林。

林外草地,却有点点血渍,断续的滴向林中。

江青这时,将坐骑缓缓停住,双目一直凝注那片树林不动。

夏蕙见状之下,亦奇异的将目光转过。

此刻,江青已低声说道:

“夏姑娘,那土坡下的林中,透着古怪,且请稍候,容在下前往一探。”

夏蕙檀口微张,似慾说什么。

江青微一摆手,双臂急振,人已飘然拔空。

他在空中略一盘迥,已直射向那土坡之下。

这点点殷红血渍,好似才滴在那草地之下,此刻犹自未干。

江青身形始落,已向四周仔细的察视了一遍。

但闻此刻风佛林梢,籁籁作响。此外四周一片寂静,连一个人影也没有。

江青这时沉声开口道:“林中有人么?尚请现身一见!”

他一连说了两编,这片不大的树林里,却仍然寂静无声,渺无回声。

江青心中略一犹豫,已轻快的起步,向林内行去。

此刻,林中出来一片轻微的籁籁之声外,就只有江青脚步踏在草地上的沙沙之声。

这出奇的静寂,和着地下那宛然殷红的血渍,气氛中恍然有些沉闷与紧张。

江青行了数步,正待向一株大树之后察视,已骤然觉得背后有一股狂风袭到。来势之疾,有若电掣雷奔。

江青悚然一惊,身形半旋中,一招七旋斩手法里的“再起忽落”已倏然使出。

掌力涌出,“轰”然一声大响,江青身形已被震得一幌。

那袭来之物,亦被这股强劲掌风,激飞丈许之高。

江青双目怒睁,正待开口喝问。

那被震飞之物,又呜的一声厉响,疾然射向江青胸前。

此物来势其妙无伦,极快的轻闪着,令人不知它到底慾攻向何处,端的防不胜防。

江青骤然大怒,厉叱一声,身形已如飞燕般,飘然飞起。

迥旋中,劲力激荡如山崩地裂,慑人已极。

这乃是七旋掌中,最凌厉的一招“旋心动魄”。

但闻一声嘶哑的惊呼声,起自两丈之外,那袭来之物,已被这长离岛的绝学呼然震飞,带着尖厉的呼啸,嗤然深深插入一棵树干之中。

这时,江青始才看清,这袭来之物,竟然是个大若铁槌,前锐后阔的黑色飞槌。

槌后,尚拖着一条灰色的闪光长索。

他目光迅速的向那惊呼声传来之处望去,已赫然看见草丛之中,正平躺着一个蓬头垢面,满身邋遢的汉子。

这时,那大汉正睁着一双精光四射的环眼,惊异的注视着江青。

双掌虎口,己津津冒出鲜血。

江青大步向前,冷然问道:“阁下何人?怎的不问青红皂白,便骤然下此毒手,今日若是换了别人,岂不早已丧在你这破槌之下了!”

那邋遢大汉蓦然大喝一声,破口骂道:“住口!老子的蛟索飞槌,两湖地面上的朋友,那个见了不让三分?你这小子却红口白牙的满嘴胡说,竟敢说它是柄破槌。”

江青不由心火上升,他又挪前一步,大声道:“不论阁下是飞槌也罢,破槌也罢!在下却要问明白,为何阁下与区区无怨无仇,却如此骤施偷袭?”

那位发髯绕结成一片的邋遢汉子,艰辛的支撑起身躯来,怒道:“老夫怎知你不是与那白马红绫是一路的?你小子如此鬼鬼祟祟的入林中,老夫自然要加意提防,先下手为强!”

江青一见这位面前看不清确实年龄的汉子,如此蛮不讲理,他气得只是咬牙切齿,却一直不肯出手。

因为,他这时已看出,敢情这混身污秽的汉子,一条右腿,早已皮肉翻卷,鲜血直滴,那创疤之深,竟可隐约见着腿骨。

江青为人,甚是光明敦厚,他决不愿在别人有难之时,再乘人于危。

这时,江青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在下不愿与你多费chún舌,今日看在阁下身负重伤的份上,暂不与你计较。”

说罢,已返身大步行去。

蓦的。

那汉子“哇哇”一阵怪叫道:“你回来,小子,你给我回来,老子今天便是周身刀洞,也不用你可怜!”

江青霍然转身,冷冷的看着这人。

那位邋遢汉子想是说话过急,这时,已经喘得面红耳赤。

他略一定神,又大叫道:“来啊!有种的就过来与老夫对上三百招!”

江青轻蔑的一笑,讽道:“阁下用什么与小可相斗呢?用掌?还是用腿?”

他这时,心中又好气,又好笑,但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蛟索飞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