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血光矛影

作者:柳残阳

这是一间布置得十分清雅幽静的卧室,孤灯如豆,床帐低垂。

但是,却并没有人在拥被入眠。

江青正坐在桌旁,聆听看窗外不绝的更鼓之声。

他已与云山孤雁夏蕙约好,在三更时分,二人悄悄溜出这“大刀庄院”,免得那热情豪迈的蛟索飞缒岳扬纠瞩不清。

江青默默的聆听着外面的更鼓,正举手斟了一杯冷茶,这时窗外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跟看,便是弹指哔剥之声。

江青知道住在隔室的夏蕙,已应时而到。

他吹熄了桌上的残烛,身形微闪,轾悄得没有一丝声息的,自房门飘然而出。

夏蕙仍是一身紫笆衣棠,正依墙而立。

江青向她微微一笑,轻声道:“夏姑娘,没有惊动别人吧!”

夏蕙向他微微摇头,亦凑过脸来道:“江少侠,那钱姑娘……咱们是否也不通知她?”

江青在黑夜中的面孔,展露出一丝瞧不清的笑意,低声道:“夏姑娘,那天星麻姑的粗线条作风,在下实在承受不住,何况还要收她做婢女,这更是担当不起……”

夏蕙嘴居在微动,好似想说什么。

但她终于又忍住了,同江青愠柔的轻声一笑,说道:“那么,咱们便走罢!”

夏蕙的面庞距离江青甚近,说话之间,吹气如兰。

江青心中一阵急骤的跳动,他感到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激奋,在他的血液中流环着。

于是,他竟情不自禁的在夏蕙滑腻如玉的面颊上,轻吻了一下。

剎那间,二人都像惊电似的,愕然怔在当地。

云山孤雁那一张俏丽脱俗的面庞上,顿时,如一个热透了的苹果似的,涨的嫣红。

然而,这娇羞在夏蕙来说,只不过是一种少女本能的羞涩。

在她心中所感到的甜美与欣慰,是远远地超过这股羞怯的。

江青睇视看眼前这美丽的少女,虽然是在黑夜中,他仍可清晰的看见她脸上的那一抹嫣红。

江青吶吶的说道:“夏……姑娘,想在下一……时冲动,你……你会生气么?”

夏蕙急速的摆头,怯生生的道:“我……我……没……有……”

她突然好象鼓足了勇气,抬起头来,低声道:“只要你喜欢……我都愿意……”

江青这时,身躯起了一阵轻微的只有他自己才觉得出来的颤抖。

他眼眶微微湿润了,他知道,他仍然可以爱别人,甚至于被别人深爱。

虽然,他不能确知在他容貌未恢复以前,是不是也有这种幸福而甜蜜的遭遇?

江青此刻轻轻一搂夏蕙腰隙,身形如一只大鸟般腾空而起,急速的飞掠出大刀庄院之外。

他虽然身负看夏蕙,但仍然轻飘得犹如一团毫无重量的柳絮,而且,身形闪动间,疾如流星划空,令人看来,仅只有一条淡淡的如烟似幻影,稍现即逝。

江青此刻所用的身法,正是邪神嫡传的:“百星流光”。

他提住一口真气,飞纵之间,不消一刻,已离开大刀庄院数里之遥。

这时,他微微吁出一口气,将夏蕙放下。

“江少侠,你的功夫真俊……我与你一比,真是差得太远了……”

江青微微一笑道:“微末之技,何足称道?夏姑娘过奖了!”

夏蕙向前不易察觉的挪了一步,正待开口说话。

五丈之外的一片草丛中,缓缓传来一个尖刻的声言,说道:“大英雄客气了,这种武功,普天之下尚有几人会得?”

江青与夏蕙闻言之下,面色微变,霍然转身望去。

黑暗中,悄无声息的走出一个人来。

二人定睛一看,来人赫然正是那奇丑无伦的天星麻姑钱素。

她这时寒看一张脸,毫无一丝表情。

江青不由大出意外,倘上前一步,说道:“钱姑娘,你不是已经入寝了么?在下因一时事急,故而……”

钱素气虎虎的站在那里,不待江青把话说完,即尖声的道:“公子不用解释,婢子早已看出公子心意,在此恭候大驾多时了,哼!像蛟索飞缒那种德性,喝了几杯黄汤,便烂醉如泥,都还成吗?”

江青闻言之下,不由哭笑不得。

就在进退维谷之际,云山孤雁夏蕙也跚跚走了过来,同江青一笑道:“江少侠,便请钱姑娘与我们一起去罢!我在路上也好有个伴……”

江青尚未答话,天星麻姑钱素己笑道:“是呀!公子,小婢正可一路伺候夏姑娘,而且,必要时也可助公子一臂之力。”

江青这时剑眉微皱,沉吟良久,始十分无奈的道:“钱姑娘既然执意如此,在下也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不过,这称呼上可得斟酌斟酌,在下实在承担不起……”

天星麻姑坚持不可,她尖声道:“公子,小婢既然会做如此许诺,便应贯澈到底,像这样不上不下地,虎头蛇尾,算是那门子的一诺千金!”

江青婉拒不获,只有默不做声。

当下三人展开身形,同黑暗中掠去。

天星麻姑边够边道:“公子,小婢原本就是这两条劳碌腿,跑跑倒无所谓,只是公子与夏姑娘的坐骑尚留在大刀庄院之内,未及牵出,哼!那蛟索飞缒实是害人不浅。”

江青身形平起平落,恣态美妙已极,他这时正斜目一瞧紧跟在他身后的云山孤雁夏蕙,轻轻一笑道:“其实,这也没有什么,马匹留在岳兄那儿,决不致有失,而且,吾等正好借此机会也可活动一番。”

云山孤雁闻言,低首微微一笑。

她忽然蓦首,同天星麻姑道:“钱姑娘,你怎么会和那些”蓝翼铁骑会’的人打起来的呀?”

江青此际不由身形微缓,心中暗暗叫糟。

因为天星麻姑钱素和大刀庄院之人,发生争执的起因,江青已大略自钱素的话语中猜到一个大概。

乃是因为那些“蓝翼铁骑会”之人,胡乱批评天星麻姑的容貌所引起。

凡是一个有缺憾的人,总是最忌讳别人谈到他那缺憾上去的。

此时,天星麻姑钱素不由面色微怔,窘迫的道:“夏姑娘,其实说起来,也没有什么,我和他们只是在言词上发生点误会而已……”

她又同夏蕙那秀丽的面孔一警,低声说道:“每一个幸福的人,他都会抱怨目前的境遇而不知自足,而那本身便是生活在众人鄙夷及不屑目光的人,他却只要有这千分之一的遭遇,就觉享用不尽了……”

云山孤雁对钱素忽然说出这几句话,感到十分突兀与不解。

但是,江青却异常透澈的明了钱素言中感怀之意。

他连忙岔道:“咱们已经走了不少时辰,未知方向可对?”

二女闻言之下,齐齐打量看四周的形势。

这时,夜风萧索,四野沉寂,连那空中的月儿也躲在云层之后,仅只有一丝昏淡的余辉洒落在大地上他心中一动,沉声道:“二位姑娘,请随在下来!”

说罢,他也不解释原因,就率先跃向一株巨树之后。

云山孤雁夏蕙及天星麻姑二人,始才愕然跟上,那叱喝之声,已扑至二十丈之外。

江青身形半隐,低声道:“快伏下身去,莫让别人看到!”

他口中虽在说话,目光却一直凝注看树前的动静。

这时,月光之下,只见一个身材粗短,面目精悍的青年,正挥舞着手中一条银光闪闪的长鞭,向后拒敌着三个身看黄衣的大汉。

那身材粗短的青年,武功显然颇为不弱。

他此刻边战边退,左手尚不时发出暗器袭敌。

那三名黄衣大汉虽然个个功力深厚,但亦丝毫不敢大意。

四人便在江青等藏身的这株大树之前,展开了胶着式的战斗。

江青双目微拢,仔细向那三名黄衣大汉望去。

一丝冷漠的笑意,缓缓浮现在他嘴角之上。

原来江青看出这三名黄衣大汉,每人的胸前,皆楼缔看一条栩栩若生的黑蛇。

他知道这三名大汉,定是与不久以前在阴阳崖底,同他强行掠夺的灵蛇教“阴阳双判”是一坵之貉。

故而,他无形中,对那位以寡敌众的青年,生出了敌忾同仇之心。

这时,三名黄衣大汉中,那中间一个手使三节棍的黑面汉子,哈哈一笑道。”姓祝的,今夜任你胁住双翅,只怕也难逃出我灵蛇教的天罗地网!”

那祝姓青年怒哼一声,手中银耳长鞭,势如浪赶千层,急若狂,倾刻间,已连出七招。

三名黄衣大汉中,另一个chún上留有两撇鼠须的削瘦汉子,冷笑一声,手中长剑伸缩如电,宛如灵蛇闪击,亦连出七招,招式阴毒滑溜已极。

他这时寒森森的一笑道:“姓祝的兔崽子,就凭你这付尊容,也想与我们教主的千金谈情说爱?”

那祝姓少年闻言之下,己是满面通红,却仍旧一言不发,奋力招架着那犹如狂风暴雨般凌厉而急骤的攻势。

对方那使剑的削瘦汉子,不但出手阴狠毒辣,言词更是尖酸刻薄。

他这时一面运剑如风,招招不离那祝姓青年的全身要害,口中尚不停的讽刺道:“小子,目下只怕你非但不能重温鸳鸯梦,而且,更要到阴曹地府去找阎王老子打官司去了!”

姓祝的少年尽管气得混身直颤,面红似火,但独自咬紧牙关,挥舞看手中兵器,同三人疯狂的猛攻。

但是,这三名身看黄衣的’蛇教弟子,个个武功不弱,何况更是以三打一,白然精占上风。

眨眼间,那祝姓青年的身上,已受了几处创伤。

三名黄衣大汉中,另一个手执三尖两刃刀的汉子,一直闷声不响,急攻猛打,下手出招,狠毒无伦。

这三名黄衣大汉不但出手狠辣,口中更在不断尖刻的讥骂。

这时,那祝姓青年已逐渐招式凌乱,喘息如牛。

但是,他仍然形若疯虎般,拼出全力与这三个黄衣大汉周旋看。

隐身树后的江青目睹此情,心中正在考虑要不要实时出面插手。

他身后的天星麻姑钱素、悄然在他耳边轻声低语道:“公子,这几个灵蛇教下的狗腿子,委实欺人太甚,婢子想出去教训他们一番!”

江青正想点头答应,目光微闪,却见远处又有两条人影,疾若奔马般掠来。

江青急忙仲手拦住天星麻姑慾纵的身形。

他凝目望去不由双眉一皱。

原来,这急奔而来的两人,竟然又是穿着黄衣的灵蛇教弟子。

江青心中很快的将目前形势,做了一个忖度,他想道:“凭那祝姓青年的武功,敌他目前的三人,是决难占得上风,若是天星麻姑出手,灵蛇教却又来了两个人,看这二人纵跃时的身手,便可知道武功并不弱,尚不知天星麻姑是否能敌得住……”

他想到这里。那两条人影,已然掠到激斗中的四人身旁。

这二人在灵蛇教中的身份,好似较另外三名黄衣大汉为高。

二人身形纵到后,却并不动手,仅只冷然的立于一旁观战。

江青向这二人一看,只见乃是一瘦一胖的两个中年大漠。

二人俱皆气度沉稳,双目精光隐射。

这时,那瘦削的中年人已冷然开口道:“孟香主,请快些下手,将这想吃天鹅肉的蛤蟆拾夺下来!”

他一言甫出,那位手执三节棍的大汉,已洪声答应。

手中兵刃斗然“哗拉拉”的一阵暴响,“三环套月”“春燕投林”“柔水掠波”一连三招,已将那祝姓青年,逼得步步后退,手忙脚乱。

这被唤为孟香主的黄衣大汉,狂声笑道:“狗娘养的杂种,老子便叫你知道吃天鹅肉的滋味!”

这时,那chún留鼠须的枯瘦汉子,手中利剑猝而幻起一道银虹,急快无声的飒然挺上,又在那祝姓青年的臀部,闯开一道血糟。

他嘿嘿一笑,刻毒的讥讽道:“小子,黄泉道上,还有一个标致的娘们在等你同行哩!”

那祝姓背年早已混身浴血,气喘不息,出手的招式破碇更多,眼看就要丧命在这三人手下。

江青这时,已显不得考虑其它,回头对夏蕙及天星麻姑二人道:“这些黄衣大汉,都是灵蛇教属下,二位姑娘且请在此稍侯,在下即往助这少年一臂之力。”

江青话声甫息,人已掠出五丈。

但是,就在他身形始才跃出之际,黑暗中,一声凄厉的长啸,遥遥传来。

这啸声高吭苍洪,如裂金石,以极快的速度,向众人激斗之处移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血光矛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