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夜影惊龙

作者:柳残阳

龙虎追魂束九山倾出全身功力,将这招他视为秘藏绝技的“青冥银山”施出后,眼瞧着周遭震荡的劲力,与那密密重重的青色气流,交汇而出,瞬息间就将江青罩住。

他丑陋的面孔上,不由闪出一丝得意非凡的狞笑。

一旁观战的云山孤雁夏惠等三人见状之下,禁不住齐皆惊呼出声。

但是,就在他们呼叫之声尚未停息的一剎那间,江青却嘿然大喝一声,青色长衫蓦然鼓起。

只见他双掌急急向胸前一合,彷若老僧合什,接看又迅快绝伦的猛推而出。

随着掌势的翻出,一片轰然劲气,宛若移山倒海般,自地面向上翻卷,威力之大,足能令风云变色,日月无光。

这一招,便是那“天佛掌”法中的第三式:“佛问迦罗”。

江青自入江湖行道以来,尚是首次施展出这第三招威势无伦的掌式。

龙虎追魂束九山猛然觉出自已发出的真力大大一震,就好似被一排排劲力无匹的巨浪,向身侧反推而回一般。

这股力道之强,竟然是他这身超绝的功力所无法抵挡的。

一种孤立无助的感觉,闪电般在束九山心头升起,他感到自已的身体,就好似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孤舟,在那凌厉无边的狂飙劲气中,飘摇不定。

江青这招“佛问迦罗”甫一展出,就看出束九山那种惊骇狼狈之状。

他心中微微一动,一股奇异的怜惜心理,忽然在脑中浮起。

于是,他突然大喝一声,身形半挫,将推出的功力,硬生生的收回三成。

即便如此,龙虎追魂束九山那魁梧的身躯,亦被震出至一丈开外,始摔落地下。

他这反败为胜的奇招一出,不由使场外的三人,全然惊愕得鸦雀无声,目瞪口呆。

江青哂然一笑,缓步向前,气定神闲的注定看自地下艰辛爬起的龙虎追魂束九山。

东九山功力甚为深厚,江青发出的这招天佛掌式,虽然使用了七成功力,但若换了别人,亦定然承受不住,非当场重伤不可,但这龙虎追魂东九山,却仅只是身体震飞跌落,真气略为损伤而已。

他这时勉强挺立住那摇摇慾墬的身躯,缓缓将手中的“龙虎双矛”褪下,插在腰际;面孔上,却流露出一片惊异迷茫莫名所以的神色。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眼前这俊逸儒雅的青年,如何竟能在自已那招凌厉猛辣的招术下,不仅未曾受伤,反而将自己击败。

这时,江青背贞双手,沉声道:“束九山,你还有何话可说?”

龙虎追魂东九山独目圆睁,哑然道:“姓江的,老夫在江湖上舐血数十年,早将这条老命豁出去了,老夫到了这把年纪了,难道还怕死不成?”

江青面色一动,却没有说话,束九山接看又道:“不过,老夫却要问明一件事情……”

江青双目一转,朗声道:“有何见教?但说无妨,只要是在下所知,无不奉告!”

束九山调息了一阵,大声道:“阁下开始时所用的掌法,好似东海长离岛一派的绝技,但是,将老夫击败的那手奇招,决不会是卫老儿所传,嘿嘿!老夫虽然武功不及那卫老儿,却也不会如此快便败在他那七旋斩之下!”

江青回头向夏惠等三人微微一瞥……

籍着这回头的时间,他却在心中顿快的忖道:“这龙虎追魂果然不愧在江湖中搏得如此名声,光凭这份见识道理,已非武林中一般人物所能比拟!他想到这里,回头向束九山脸上一望,冷然道:“束九山,在下不妨明告于你,适才所使的那一招式,乃是我义父所嫡转的绝技:“天佛掌”。”

“天佛掌”三字一出口,不由将束九山惊得喑一哆嗦,他禁不住失声叫道:“什么?那一招就是天佛掌法?”

江青嘿然冷笑,道:“束九山,难道在下还骗你不成?”

龙虎追魂微一定神,惶恐的道:

“那么邪神厉勿邪尚健在人世?而且他……他还是你的义父?”

江青仰首向天,微微点头。

龙虎追魂束九山浩叹一声,盘膝坐于地下,双目微闭,默不做声。

江青知道龙虎追魂此举,乃是束手就缚,但凭处置之意。

他不由对束九山暗暗起了一丝好感,忖道:“这束九山为人,虽然太过阴狠残忍,但对江湖上的行规道义,却是丝毫不苟,的是一条漠子!”

他正在想看,龙虎追魂束九出已声言低沉的说道:“姓江的,老夫虽然奋恨未雪,不甘就此撤手,但如今既然落败,便听凭阁下处理就是!”

他说到这里,略微一顿,又道:“嘿嘿!只要你在江湖上闯荡过,便该知道我龙虎追魂束九山,也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

他说到这里,狂傲的大笑起来,那股豪放之气,确实是令人心折。

江青剑眉微皱,想道:“若这束九山禀性不是如此凶恶残忍的话,倒真是个值得一交的江湖怪杰,唉!可惜……这时,云山孤雁夏蕙悄悄走至江青身旁,低声道:“江少侠,你准备如何处置这束九山呢?”

江青向夏惠微微一笑,亦轻声道:“夏姑娘之意如何?不过,这束九山可真是条好汉,比起那些灵蛇教的爪牙来,可真不知要强上多少倍呢……”

云山孤雁夏惠尚未答话,坐在地下的龙虎追魂束九山却哇哇大叫道:“姓江的,老夫是败在你手中,并非输在他人掌下,你要如何,悉凭尊意,可不准那个臭娘们出什么臭主意,妈的,我束九山这条老命虽不值银,却不容许一个妇人家摆布。”

束九山一语甫毕,江青已厉声喝道:“住口,在下敬你是条汉子,却也不能容你随意出口伤人……”

束九山霍然站起,怒道:“妈的,要杀要割,我姓束的绝不皱一下眉头,你要想在娘们面前折辱老夫,那可是做梦!”

江青重重的哼了一声,大步向前,冷削的道:“束九山,你道区区在天佛掌下,便不能再超渡你一次么?”

束九山陡然独目大睁,凶光闪闪,只见他双手微提,续又轻轻放下,颓然垂首。

他心中十分明白,假使再度与面前这年青人交手的话,只不过是徒取其辱而已,对方功力之高,乃是白已目前的一身功力所决无法抵挡的。

一股深沉的悲哀侵袭看他,束九山知道白已年事已大,只怕再世不会有几个十年给自已苦练武功了。

也就是说,今生今世要想击败对方,恐怕已属不可能之事……

江青此刻已停止了脚步,他低首沉思了一刻,面上散发出一片炯炯神光。断然道:“束九山,你我原本素无恩怨,更谈不上争纷,只是尊驾行事未免太过赶尽杀绝,只要尊驾今后能痛悟前非,不再为恶,那么,不但眼前之争一笔勾消,便是日后,在下也决不会找你麻烦!”

龙虎追魂束九山闻言之下,蓦然大喝道:“放屁,老夫如今年逾六旬,为人行事,尚要你这rǔ毛未脱的小子来教训?老实告诉你,若是今夜你放过老夫,日后老夫必也饶你一遭,待两不相欠后,嘿嘿!咱们便那里见到那里算!”

江青估不到束九山性情如此乖僻得不近人情,他不由气得混身微颤,一时怔在当地,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此际,一直沉默不语的天星麻姑钱素,忽然气虎虎的踏前一步,双手叉腰,尖声厉道:“束老儿,你被我家主人一掌震得四脚朝天,直喘粗气,可恨你不但不感激我家主人手下留情之恩,反而在这里发威作狠,姑奶奶问你,你还有点人味没有?”

龙虎追魂束九山纵横江湖数十年,威名盛极一时,几曾被人家如此当面骂过,更何况出言讽刺之人,更是位妇道人家。

他这时怒目瞪视着天星麻姑,须眉俱颤,厉声道:“你这丑八怪是谁?老夫与别人说话时,那有你插嘴的地方?妈的,若在平时,我要不叫你到阴曹地府去结亲家去,就不是人养的……”

天星麻姑虽是女人,脾气却甚是刚烈,她这时双眼一翻,叫道:“我是丑八怪,你长得漂亮?哼!快别臭美了,老实说,你这老鬼那付德性,比你家姑奶奶也好不到那里去!”

龙虎追魂束九山生平最恨的,便是别人揭他的短处,尤其是批评他的容貌,他大吼一声道:“好!好!只要今夜老夫不死,你这臭娘们以后有的是好日子过了!”

天星麻姑钱素冷冷一笑,厉声道:“束老鬼,只要你今夜命大,姑奶奶准保接着肴你就是!”

这时,江青回头瞪了钱素一眼,又向束九山道:“尊驾身为武林前辈,如有过不去的地方,只管冲着在下来就是,向一个妇道人家发威,算是那门子英雄!”

龙虎追魂束九山嘿了一声,强忍心头怒火,闭声不再说话。

江青将手一摆,说道:“尊驾便请自去,今后是友是敌,全在尊驾一念之间!”

束九山狂笑一声道:“姓江的,山不转路转,路不转水相逢,你姓江的总有落在老夫手里的一天,那时,老夫必会饶你一遭,这情份自当报还……”

江青尚未说括,天星魔姑钱素已嘿嘿冷笑道:“朿老儿,只要你多注意自已,别再栽于我家主人手中,就是莫大的福份了……江青双眉紧皱,正待出言申斥,束九山身形猝然掠起,两次起落,已在十丈关外。夜风中,倘转来那沙亚苍老的声音道:“姓江的,咱们是骑在牛背上看书——走着瞧!”

江青微微摇头,说不出的感慨。

他完全迷茫了,他摸不清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竟会有看这么多不可解的仇怨,难道说,每个人都不能作退一步的想法么?

这时,一只柔软的玉手,轻轻的抚在他肩头之上,夏惠那清脆甜蜜的语声在耳边响起道:“江少侠,你在想什么?那龙虎龙魂束九山已经走了……”

江青悚然回头,以一种极其自然的动作,握住了夏惠那柔腻温软的玉手。

他露出那口洁白的牙齿,微微一笑道:“夏姑娘,你真好,竟对那束九山对你的chún骂毫不在意……”

夏惠嫣然一笑,这笑容好似春天的百花齐放,美极了,也艳极了。

江青一时情怀大动,若不是有别人在旁,他恐怕早已情不自禁的将面前丽人拥入了怀中。

忽然,天星麻姑又扯开那彷若雄鸡报晓般尖亮的嗓音,说道:“公子,这些不成气候的东西,已经死的死,逃的逃了,咱们还呆在这儿干么?”

江青闻言之下,急急按捺住心头的激动,语不由心的答道:“是的,咱们也该走了……”

他正说到这里,目光又瞥到正呆立在一旁的祝颐,江青不由暗骂自已一声胡涂,立即大步上前,同祝颐一拱手,说道:“祝兄是否尚有其它吩咐?恕在下等多有怠慢了!”

那身材粗实,面目精练的祝颐,此刻好似才自一个深沉的思考中惊醒。

他急急向江青还了一礼,满面诚挚的道:“祝某今夜一命,全然为江兄所赐,今后有生之日,必定永铭于心……

江青豪迈的一笑道:“祝兄无庸客套,在下只不过适逢其会而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辈江湖男儿之本色,又有什么值得道谢的呢?”

他说到这里,仰首一望天色,说道:“这样吧,反正天已快亮,咱们不妨结伴同行一程,找个地方打尖,先养息一阵再说!”

祝颐咧嘴一笑道:“如此好极,祝某正想借机与江兄多请教益。”

说着,四人已缓步向黑沉沉的旷野中行去。

祝颐因身受创伤数次,虽然未曾伤及筋骨,但行动起来,却也极感不便。

但是,他却咬紧牙根,默不出声。

江青是何等样人,他只目光瞥及祝颐面孔上那痛苦的神色,就已知道怎么一同事。

这时,江青故意一笑道:“祝兄武功十分卓越,若再有几年磨练,必然能成大器!”

。江青说话间,似乎不经意地向祝颐靠近了一步。

祝颐苦笑一声道:“江兄过奖了,兄弟这几手不成拳法的玩意,使之江兄何啻烈阳萤火,无法比拟……”

就在祝颐说话分神之际,江青已闪电般向祝颐身旁一靠,双臂极其巧妙的伸入他两腿之侧,将祝颐反兜在背后。

江青这一个突兀的举动,不由使同行的三人全然怔住,不知他意慾为何?

祝颐伏在江青背后,丝毫动弹不得,他急得双手乱转,吶吶说道:“江……兄,这是……是什么意思?”

江青仍然将祝颐背在背后,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夜影惊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