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十字三绝

作者:柳残阳

瘤龙银玉屏,这时面上毫无一丝表情,他冷削的说道:“年青人,你不要夹缠在中间受罪,稍停待老夫收拾了这丑丫头以后,你可以与同来的另一人离去,只是,你身旁的那位姑娘却须留下……”

江青一听此言,不由一股怒气突地升起,好似澎湃的潮水般,涌进心头。

他霍然抬起头来,怒道:“银前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瘤龙银玉屏哼了一声,不屑的道:“你问这个么?老夫也不用瞒你,老夫生平只有一好,那就是:“花开堪折直须折”,这姑娘如此干置看,不是太过糟蹋么?嗯?”

江青这时才明白了银玉屏话中之意。

虽然,他早已兄出面前这瘤龙有些非非之想,却料不到他竟敢如此大肚,当面直言,一旁的云山孤雁夏蕙这时不由粉颊飞红,她又羞又怒,气得混身直颤,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江青长长吸入一口真气,将心头那已然达到极点的愤怒硬行压制下去。

他回头向同来约三人一首,身形劫缓缓地向前行去。

瘤龙银玉屏却丝毫不惧,他斜视看面容紧绷的江青,微微一笑道:“怎么?年青人,难道你还有这个兴致,与老夫玩上两手么?”

江青此刻面如寒霜,他严峻的说道:“银玉屏,单凭阁下这婬那之性,江某今日便要教训教训你!”

瘤龙干涩的一笑,轻蔑的道:“就只是你一个人么?好极,老夫昔年十字门的武学荒废久矣,今夜正好拿你试试手脚,活动一下筋。”

江青面色微亟,厉盘道:“老贼,你领死吧!”

他二目甫出,瘤龙银玉屏刮已冷叱一理,抢先发难,以掌相交形如十宇,猛然疾挥而出。

掌势闪动间,凌厉无匹的一连攻出十掌之多。

银玉屏乃是昔年甘凉道上十字门的唯一传人。

十字门的武学,素以诡异狠辣著称江湖,目下虽已没落,但其独门武功,刮尽让瘤龙银玉屏独得。

银玉屏功力深厚,梧力特强,故而在施展出其本门武功之捺,威势之大,自是无席仁言。

他此刻所施展的,正是其独檀“十字拳”法首式:“闪步看掌”。

只见银玉屏身形幌动间,有如鬼魅,一时之间掌影纵横,县县密密,而且掌势出处,尽为十字之形,棘棘,严密无隙。

江青料不到这瘤龙银玉屏心计如此歹毒,说打就打,他在银玉屏这蓄力一击之下,猝不及防,不由被逼得倒退两步。

天星麻姑钱素站得最近,她睹状之下,暴叱一声,双掌就待劈出。

正在她劲力将吐未吐的一剎那间,江青都蓦然大喝一声,右掌到成圈圈圆弧,左掌带起点点星芒,在一阵刺耳的锐啸声中,反击而出。

瘤龙银玉屏惊呼一声,身形却急急掠开五步。

他那毫无表情的面孔上,这时竟现出一丝难有的怔愕之色。

那神色极为奇怪b好似一个人骤然见到了一件他从来也不相信的事情似的。

江青不待瘤龙银玉屏忖思过来,随即大笑一声,一招七旋斩中的“玄波为柱”,来看半招怒江凌波掌法中的“江水东流”疾劈而出。

这些招术在江青手中使出,威力竟是奇大无匹。

瘤龙银玉屏不由更是骜愕万分,他做梦也估不到,面前这年纪轻轻的少年竟然同时身负几家不传之秘。

他这时将心一横,毫无人味的冷嗥一声,甘凉十字门的绝技也源源施出。

瘤龙此暩已豁了出去,他要倾五十余年的修为,来与眼前这位武功深奥莫测的青年,作一次殊死拚斗。

这时,天际缓缓透出一片曙半混沌的大地b也逐渐地明朗起来。

石屋前约两条人影,却以匪夷所思的快速,做看间不容发的险恶拼斗。

二人每次出手抬脚之间,俱是精妙异常。威力浩瀚,四周两女以内,全然披一股无形罡烈的强劲之力所充塞。

只见地上砂石飞旋,气流澎湃,令人吃鹰已极。

云山孤雁夏蕙背后的青锋剑早已出鞘,她杏目圆睁,紧张的注视看场中那两条上下翻飞b模糊不清的人影。

祝颐却盘膝坐在地下,一动丕动,他早就被眼前这场生平罕睹的高手激战所震慑。

祝颐这时一抹额际汗水,暗忖道:“这瘤龙银玉屏的一身功夫,竟较那龙虎追魂束九山尚高上半筹,但是,他都好似仍然不是江兄的敌手……唉,同是人比人,为什么自己总是不如人家呢?”

他一面钦却,一面感叹,痴呆似的凝注看前面。

江青将东海长离一枭所传的七旋斩,加上他当年在怒江派中所习得的一身武功,掺难看使出,间或凑上邪神所授的盖世绝技,出手之间,力道之深厚雄鹰,竟是出人意料之外的去’他越战越勇,精神抖擞,手气飞扬,招式更加云霓连衡,槂槂不绝。

瘤龙银玉屏将他本门的十字拳法,已发挥至最高妙用,但见他身侧十字形的光影涌起如墙b旋转冲劈,可是,显然已是威力锐满,渐形不济。

这时,瘤龙银玉屏的心中既是气怒,又是惟恨,他在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否根本未将眼前明确地事实传入自己的大脑,因为,他原先认为这根本下值一哂的青年,不但全然与他所料相反,而且,相反得太远了。

若不是银玉屏亲眼目睹,他绝对不会相信有人竟能同时施出东海长离岛绝学以及甚似当年那神秘技的“银月寒星双环式”这数种盖世绝学。

这时,他已渐渐免得目前的情形不妙,他感到对方抬腿出手之间威力之大,真是自己生平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更且有些,竟是凭他日下的一身功力,所无法招架的。

突然,瘤龙银玉屏一咬钢牙,在连攻出尢掌十腿后,将身形微弓,一阵轻微的机括声响中,六枚精光闪闪,形成十字的暗器,径向江青迎面未到。

银玉屏背后暗藏的“十字镖”一出,他刮闷声下旧的手脚齐挥,尖锐的破空之声骤起,数十枚喂有剧毒的“十字镍”彷若银河群星,带看疾劲的锐风,旋转看禾向江青的身侧四周。

江青骤觉锐风如削,眼前银芒乱闪,无数的十字形飞镖,已然滴溜溜的旋转看到了面前。

他料不到像瘤龙此等名望的武林高手,竟然用这种不光明的手法猝施伦袭,而且,其出手之怪异狠毒,确实令人咋舌。

江青心头一震,人枚先发的“十字镖”,已距他身前不足三尺。

一旁视战的云山孤雁夏蕙大叫一声,拚命的向瘤龙身侧扑到。

天星麻姑与祝颐二人,亦不约而同,齐齐掠身飞起。

然而——

就在这人影横飞的瞬息间,江青已怒吼一声,那英挺俊俏的面容※缜蚋鉣雃豕?

同一时刻,他以掌磕推,彷若风雷暴起,一股赤红,及另一股雪白的凝形劲气,宛似两条盘缓而出的神龙般,霍然向前消散衡合。

四周顿时兴起了一阵令人窒息的压力,好似这周遭的空气:已被排挤出去一般。

江青身侧的空间,更好象变成一块坚硬的钢板一般。

这正是邪神厉勿邪耗了十年功力,灌注于江青体内的“离火玄冰真气”。

只因江青仅练到八成火候,故而他施出此功时,倘有面孔变色的征候。

但是,这举世无匹的武林奇技,已足令瘤龙银玉屏忍受不佳,不但他所发出的“十字镖”立即好似满空散碎的冰雹般,被这含蕴有无穷劲力的真气震成粉碎,就是银玉屏自己,也吃这劲力无匹的浩瀚潜力,震飞丈余之外。

瘤龙银玉屏下愧为一代的高手,他虽然身形飞跌出去,都依旧心神不乱。

只见他努力将礼内真气下沉,双臂疾张,人已似大鸟一般,飘然落地。

然而,就在他身形始才站稳的剎那间,两声叱喝起处,一股劲风,在一支寒光闪闪的利剑之前当胸袭到。

瘤龙银玉屏惊魂未定,目光瞥处,不由怒喝一声道:“两个贱人,老夫看你倍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话中,他猛然长吸一口真气,他那瘦削的身形,突然间暴涨了一倍有余,煞时变得臃肿不堪。

而且,瘤龙银玉屏那身枯黄干瘪鹰的肌肤,也突然转变成为粉红之色。

他狞笑一声,苡掌几乎闪电般抓出,一阵呼啸如浪的无匹劲气,立将袭来之掌力及那柄利剑,震得倒翻而回。

这骤然攻到约两人,正是云山孤雁夏蕙及天星麻姑钱素,这时,她们只觉一股生平仅遇的无信劲力当头压到……:天星麻姑功力较高,人也机灵,她见状不妙,大喝一声,随即拚死拦在云山孤雁夏蕙身前。

但是,就在钱素身形始起的剎那,这片如山崩海啸神。澈l气,已然呼啸看涌到。

两声尖叫随起,钱素与夏蕙二人,登时被震飞两丈之外。

身材粗壮的祝颐,因负伤在身,起步较迟,故而未遭大难,饶是如此,他亦被那劲气的余力,扫跌倒于地上。

这正是瘤龙银玉屏在近二十年来苦练而成的“虎磷气”,他自己都起名叫“十字宏功”。

瘤龙不知费了多少心机,始在“点苍山”一处人迹罕至约幽涧,捕获一头已经绝种的“虎鳞”(便是江青见他在石室之内,吸取精血的那只怪兽。),始才练至今日这般成就。

这虎鳞气威力之大,的是足且移山拔鼎,骇人听闻。

就当夏蕙等三人被震飞的剎那,江青已一眼瞥到。

但是,他劫没有实时反扑,仅只冷静的凝亲看瘤龙跟玉屏。

银玉屏一举得手,将对方三人击倒后,随即疾速的回身戒备。

但是,江青封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么疯狂的扑到,瘤龙那以警惕的眼睛,与江青冷森而怨毒的目光相触时,亦不由令这位早年纵横一时的江湖怪杰悚然一震。

因为,江青此时的目光,乃是他以前所从未见过的。

这时,江青心中的痛楚,有若刀纹一般,他失神的望看躺在地下静伏不动的三人,一种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悲愤与怨恨,在他心中宛如野火般蔓延开来,熊熊的燃烧看。

瘤龙银玉屏犹自处张声势,他故意嘿嘿一笑,虽然,他自己亦见得在对方那怨毒的目光下,这笑声竟显得有些颤抖。

江青缓慢的一步步向瘤龙移近。

瘤龙都身不由主的退了两步,色厉内荏的吼道:“小辈,你道你那边手东拼西凑的把式,便能唬住老夫么?嘿嘿,若不知机退去,惹得老夫性起,也叫你与那同伴一样……”

江青面容铁青,不发一言。

忽而,就在瘤龙银玉屏已准备倾力一拚的时候,江青都站住脚步。

他冷冷的道:“银玉屏,在下那三位同伴尚有救么?”

瘤龙知道面前这青年武功之呙,大出自己意料,若真个和他硬拚起来,自己只怕不是对手。

他表面上虽然阴沉,骨子里都更是个最工心计,善打算盘的老姦且滑。

他见江青如此一问,不由心头微喜,又恢复了原先那平板、呆滞的表情,他冷削的一笑道:“这个么?都要看老夫是否肯大发慈悲了……凡是遭到老夫十字宏功震伤之人,若非经老夫独门解葯救治,便休想活命。”

江青心头掠过一丝希望,他毫不考虑的道:“那么,便烦阁下将江某的三位同伴救治过来,江某与你今夜之争,便可一笔勾消,老天说,凭阁下这功夫,恐怕尚非江某的敌手。”

江青虽然聪慧无伦,江湖上的经验到底不够,他为了救治云山孤雁夏蕙等三位,已在无形之中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由来。

他这番话,不啻是说夏党等三人,将是他目前无法推托的牵制。

瘤龙银玉屏已滑得出了油,江青如此一说,他如何会听不出来。

这时,他心中不由暗喜,忖道:“这小子到底还嫩的很呢─哼:看情形这三人定然与他有看极深的渊源,目前自己又打不过他,但如依言为他救治面前的三人,却又难免显得窝囊……,自己何妨用话套住他,不但可以将今夜之事,完全板回面皮,更可以藉此要胁他一番,收些意外之利……”

瘤龙银玉屏想到这里,那颈上的拳大肉瘤,芭不自九的收缩了一下。

他阴冷的一笑,面无表情的道:“阁下说得倒是十分轻松,可是,天底下封洝有如此便宜的事哩!”

江青已经打好主意若瘤龙银玉屏再度耍姦使刁,他就要以那倾绝天下的“天佛掌”法施行硬夺银玉屏一言甫毕,他已向前行了两步,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字三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