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古洞怪客

作者:柳残阳

夜深了,带着丝丝寒意,这幢巍峨的大厦中,此刻灯火全熄,已是酒阑人散,众人想已进入了甜蜜的睡乡……

冷寂中又带点儿凄清。

忽然,墙头上闪出一条黑影。只见他,四处略一张望,又极为矫健的跃身而下,轻悄得没有一丝声息此时,周遭沉寂异常,只有单调的更鼓声,衬和着远处几声凄凉的狗吠……静!出奇的静,静得有些怕人!

那黑影站在地下。凄然的望着这沉沉的巨宅,他伫立了一刻,始缓缓转过身来,向无尽的夜幕中走去他,正是那饱受人间歧视的江青。

他一面漫无目的的疾走,一面在脑中盘旋的想道:“我现在到那里去呢?唉!我本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夜风袭来,有着丝丝寒意,江青双手紧扯着领口,又想道:“此时,自己正在荒凉的山野中行走……但,师妹与师弟必已在那温暖的绣房之中交头而卧,享受人间无比的绮丽,他们会记得我吗?他们能了解我的苦楚吗?”

一股深深的妒意,升上心头,如毒蛇啃啮着他……

他恨自己,也恨极了天下的人。

江青仰首向天,发出一阵高吭凄厉的啸声,啸声一住,他一连几声惨然狂笑,人已向崎岖的山路中,疯狂的急跃而去。

他一路狂奔,不辨方向,也不看天色,只是一口气的急奔,好似要把多日来所受的冤气,在这剧烈的奔驰中排泄出来一般。

天边已露曙光,旭阳逐渐东升。此刻,江青奔跑了一夜,早已气虚力乏,双眼有些发黑。

他眼见前面一排树林之下,有一条清澈的溪水,江青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蹒跚的行至那条清溪之旁,俯身下去,尽情的喝了个饱。

抬起头来,溪水中又映出一张丑陋的面孔,他惊叫一声,双手蒙着面孔,肩头不停的抽搐。他痛苦得直想毁了自己。

林端叽喳的鸟语声,在清晨的空气中,显得非常悦耳好转。

陡然,江青却听到一声呼喊“救命”的声音,语韵尖脆,好似自一个少女口中发出!

江青全身一震,一种天生的正义感,使得他倏然的跳了起来,仔细一听,声息又复寂然。

他太息了一双,懒散的颓然坐下,自言自语道:“莫不是我疲劳过度,加以心神受创,而生出的错觉?”

正当他自思自忖之际,一声更清晰更尖锐的“救命”之声,又随风传来。

江青这回可听清楚了,他霍然站起,正待举步——忽而,那溪水中反映出的丑陋面孔,又现入他眼帘。

他默默浩叹,想道:“我这付丑像,若给人看去,恐怕必较那强盗更使人惊恐,罢了!我还管什么闲事呢?”

他脚步一缩。但那呼救的声音,却像利刃一样,紧扎着他的脑际。江青矛盾的徘徊在去与不去的边缘上。

良久,他倏然一跺脚,喃喃道:“也罢!拼着再受嘲弄,也不能见死不救。”

他顺手一提身旁包里,自那发声之处如飞跃去。

几个起落,他已转至树林边缘,一片绝顶之上。

江青双目掠处,不觉热血沸腾,怒火中烧。眼前,正是一付令人永远不能忘怀的景像。

只见地上躺着血肉模糊的三具尸体,皆是吃人拦腰斩断,内腑五脏流的遍地皆是。

三株巨木之上,却绑着一男二女。

那男的年约六旬,白髯拂拂,另一个中年女子,看样子好似那老人的妻子。

两人正双目怒睁,满面急怒之色,哀痛的瞧着另一株巨木上,所捆绑的一个及并少女。

那少女美艳的面容,已成为青白之色。此刻,全身半躶,一身丝色袄裤,已被扯成稀烂,露出里面粉红色的亵衣,肌肤如雪,滑腻晶莹。

三人身旁,赫然立着两个面目狰狞的彪形大汉。

其中一人狂笑道:“嘿嘿!这妞儿一身细皮嫩肉,看得大爷恨不得将她一口吞下肚去!”

他的那位伙伴,也看得口涎直流,接声道:“莫老大,咱们俩抽签决定先后,谁也不能先拔头筹!”

那被称为莫老大的汉子,正在色迷心窍的当儿,闻言嘿嘿的笑道:“也罢!咱们便叫这两个老不死的,亲眼瞧着他们那独生女儿,与咱哥俩风流快活一番。”

说罢,便待伸手向那少女的胸前摸去,那老者已是目毗皆裂的狂骂道:“无耻狗贼,你……你们如此的伤天害理,当心遭天报应啊……”

那位中年妇人亦开口哭骂道:“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奴才,你们要杀就杀罢……我家大闺女又何时得罪了你们……”

那莫老大闻言,冷笑一声,扬掌就给了老人两个耳光,并开口大骂道:“妈的,你这老狗还啰嗦什么?当年我狼山双友尚未成名之际,只为拿了别人十两银子,你这老狗杀才的,便送我哥俩进官,一顿拷打之余,还坐了两年牢!嘿嘿,老天有眼,今日便是你这老狗全家遭报的时候。”

说罢!斜目一眇,又伸手往那少女白玉似的脸庞上摸了一把。

可怜!那姑娘惊吓过度,全身颤抖,竟然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个老人,并且急得面如噀血,无助的望着女儿那祈求的双眸。

就在那莫老大手掌再度触及少女面上的剎那,陡然响起一声暴喝,一条银虹已疾射而至。

莫老大吃惊之下,身形急掠而退,那道银虹,如娇龙般一闪,又向狼山双友的老二刺来。

剑势急速无匹,这汉子在猝不及防之下,已闪躲不及。

他面上突罩凶厉之气,身形一偏,双掌竟猛劈来人胸前。

同时,他心中忖道:“哼!你若是不撤剑退后,我虽不免一死,你也活不了!”

说时迟,那时快,但闻“碎”声巨响起处,跟着一声惨叫,两条人影已霎然分开。

一旁的四人,三个被绑的及莫老大急急一看,只见场中已多出了一位面貌丑陋的持剑少年,他此刻左臂软软的垂下,似已受伤。

再看那狼山双友的老二,却是吃他一剑!穿胸膛,正满身鲜血的软软倒下……

原来这现身的少年,正是江青。

他适才以一招怒江派谪传剑法中之“七步溅血”疾射敌人时,陡见对方身形微偏,抖掌猛击而来,竟是同归于尽的招术。

他震悚之下,身形快速绝伦的一转,险极的让开前胸要害,剑势却自胁下穿出,透入敌胸。

但是,他自己也吃对方一掌击实伤及肩骨。

一旁的莫老大一见自己兄弟,与来人一个照面便已毙命,不由大吃一惊,但细看来人也是左臂下垂,似亦受伤。

暗喜之下,不由喝道:“老二慢走,看大哥为你报仇了!”说罢,翻臂一抽,只见那一条通体银光闪闪,顶端宛似蛇头的兵刃,已握在手中。

他缓步向江青逼去,口中冷然道:“狼山双友向来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今天大爷二弟谢飞,既已蒙你成全,我莫蛟这条命,小子,你也慈悲一下吧!”

说罢,手中蛇形兵器急展,一招“天外飞鸿”已劈向江青顶门,左掌挥处,亦已拍出两掌。

江青身为怒江派后辈中,武功最强的弟子,人虽生得丑陋,但却聪慧无比,又肯用心学武,功力亦已不弱。此刻乍遇强敌,自己虽已受伤,却仍坦然不惧。

只见他大喝一声,手中剑挽起一道寒光,恍似经天长虹,迅速无比的刺向敌人。

一上手,便展开怒江派中以镇山的“狂涛剑法”。

但见瞬息之间,二人已交手了五十余招,狼山双友老大莫蛟的功力虽较江青逊上一筹,但,江青因左臂受伤,转动不灵,好些精妙招术不能使出,以致逐渐落了下风。

被绑在树上的三位遭难之人,正焦虑而盼切的望着场中这场惊心动魄的激战,骇得大气却不敢透一下。

他们心中多么希望这位面容丑陋的青年人能战胜贼人,救他们一家生命。

此刻,场中又是二十招过去了,二人腾跃之间,已不知不觉的逐渐并近悬崖边缘。

江青但觉敌人招出如风,式式指向自己命门要害。

他中气已逐渐混浊,功力不济之下,身手也自然的迟滞下来。

看情形,江青失手落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江青望着敌人那狰狞中带有得色的面孔,心中闪电也似的掠过一个念头。

他想道:“自己今生今世,再也没有什么指望,有什么人会使我留懋呢?会有什么人永远再怀念我呢?”

他嘴角浮起一丝凄然的苦笑,他又继续的想道:“若是我为了这跟前危难中的人而死,他们离不见得会喜欢我,但是,至少他们会有一个长久的时间记忆着我……”

就在他心神一分之际,莫蛟已大喝一声,手中奇形兵器“银元厥”己向他腹下扎来。

江青面上闪过一丝奇异的表情,他本能的一闪,血光涌处,对方那“银光厥”已插入他大腿三寸之深。

他倏然引吭大叫道:“老人家,你们快逃吧!”

手臂一拋一翻,掌中剑急飞而出,他已奇快的一把将敌人的颈项抱住,用力一滚,与莫蛟双双翻向崖下。

就在他身形滚落这千丈绝崖的剎那间,他已看到自己拋出的利剑,正将那老者的绳索斩断-更使他永不能忘的是那老少三人,那充满了焦急、悲哀与感怀的眼光。尤其是位美丽的少女双眸中,更现出一片关切的神色。

他满足了,身躯如殒石般落下去……他脑中清晰异常,丝毫没有恐怖。

他想着的,尽是那股关切的眼神,以及那另一个丝毫没有痛苦的世界……

几经翻腾,两个身体在空中分开了。江青但见高耸的山壁,急速的向上移去,他,血液急奔,呼吸窒息,只闻耳旁呼啸风声。

陡的,一阵刺骨的巨震,跟着传入体内的,便是无比的痛苦。

他双眸逐渐迷蒙……脑中一阵昏晕。他想:“要去了……要去了……要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江青突觉身上一阵凉冰冰的,他疲惫的睁开双眼,眼前一片黑暗,风声如涛。

他模糊的想道:“这莫非便是幽冥地府?啊!这另一个世界竟是如此黑暗,又这么寒冷……”

四周寂静如死,他一转脸,“咦!怎么上面有着满天繁星?啊!眼前不是那陡削的石壁么?”

江青迷惑了,他不知自己是否已死?他突然用牙齿一咬舌尖,“嗳呀!”

一阵尖锐的疼痛,使得他的神志慢慢的清醒过来。

他详细一看,自己仰卧的地方,赫然是陡壁如削,中间一株覆盖如札的松树之顶。江青慢慢的运气一试,全身蓦然一阵剧痛,四肢百骸都好似散裂了一般。

他失望的叹了口气,仰望苍天,默默无语。

一会儿,江青觉得山风如削,全身寒冷异常,起了阵阵鸡栗。他又是惊喜,又是悲哀:惊喜的是自己竟然没有死;悲哀的是自己为何不死。

但,他此时动也不能动,更别说想别的办法了!

忽然,江青听到一种丝丝的吐气之声,他急忙四处一瞧,哇!在他头顶不远的山壁上,竟蜿蜒爬下一条,粗如儿臂,腹大尾小的怪蛇。

这蛇摆着那张丑恶无比的三角形怪头,利齿屹屹,其中竟满是红群鲜的物事,看来令人作呕已极。

那怪蛇嘴中作响,红信吞吐中已缓缓向江青头上游来。

只见那怪物已越来越近,距江青头顶,不及一丈,此时他却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

他浩叹一声道:“想不到我江青时乖运蹇至此,今日虽然跌不死,也会丧命在这毒物口中……”

眼见那怪蛇,愈来愈近了,阵阵中人慾呕的腥气,扑鼻而来。

江青心神疲惫,无力抗拒,只是双目闭上,待怪蛇毒牙咬下……

突然,一阵风声飒然从他耳边掠过,按着就听“嗡”的一声怪响。

江青急急睁眼一瞧,那条距他已不足五尺的巨腹怪蛇,已吃一根枯枝,活活自七寸之处穿过,牢牢的钉在坚壁之上。

这枯枝射来的角度极为怪异,江青苦于身体转动不灵,也瞧不见枯枝射来之处。

他暗惊此人功力之高绝,直是骇人听闻,不由哑声开口道:“不知是那幕前辈高人?拯救在下,此恩此德江青感激不尽……”

他一语未了,便听得一个低沉的声音,自身后来道:“没出息的东西,区区一条‘腹带锦蛇’,便将你吓得半死不活,呸!真是丢人现眼。”

江青闻言之下,不由一阵面红耳赤,他羞愧的答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古洞怪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