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白马红绫

作者:柳残阳

丹阳府。

巨大的城墙耸立如山,厚厚的城门大开看,匆忙拥塞的人群,自城内挤出,又向城内拥进会学家,法兰克福学派创始人。曾任教于法兰克福大学。1930 ,显得极为嘈杂与繁嚣。

虽然是在太平盛世,却仍有八名盔甲鲜明,荷刀肩枪的兵卒,雄赳赳的守卫在城门两旁。

这时,城外拥塞的官道上,扬起了一片尘土,四骑骏马,在尘土中渐渐涌现。

马上骑士,却是两男两女,俊丑迥异。

不消说,这便是江青、夏惠、钱艘秒祝颐等四人了。

他们在重创昔日甘凉道上一代煞星的瘤龙银玉屏之后,经过连日来不断的奔波,已在江青与“双飞仙子”约会的前一天,到达这濒临丹阳湖的丹阳城。

江青望看前面熙熙嚷嚷来往的人群,不由剑眉微皱,缓缓下马,夏若等三人亦跟?翻身落地。

江青回头向三人道:“此地已接近“烟霞山庄”势力范围。尚请各位多加谨慎才好。”

天星麻姑自来傲气天生,目空一切,但她也深知这昔年纵横武林的“双飞”后人所居之地,极不好惹,是而,此刻亦然默默点头,不则一声。

江青最担心的,便是这位过份有看“男子气概”的天星麻姑,他一见钱素竟如此听话,不由轻吁了一口气,将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下。

四人低声谈笑,一路行来若无其事的进入丹阳城内。

只见此城宽幅极大,街道如蛛网般往来交织,房舍宏伟,栉比而建,行人往来,擦肩摩踵,显得好不热闹。

这时江青与夏蕙等人,寻到一家门面堂皇的客栈住了。

此刻正当午时,各人用过午餐后,天星麻姑便要到外面去游逛一番。

江青略一沉吟,说道:“钱姑娘,此处距离丹阳湖不过数十里之遥,烟霞山庄在此地,必然拥有极为雄厚的潜势力,在下为明日之约,尚得好好休憩一番,以便养足精神。因而,只有请姑娘独自去了,不过,尚请千万小心行藏,莫出乱子才好。”

祝颐在旁插口道:“江兄,兄弟也自闷得发慌,便由兄弟陪同钱姑娘出外一游如何?”

江青一想也好,有了祝兄在旁,对钱素也可多一份约束,他当即颔首示可。

天星麻姑向正与江青并肩而立的夏蕙一眨眼睛,然后笑嘻嘻的与视颐二人离去。

江青回眸一瞥夏蕙,笑道:“这位批漏精一去,我真是不大放心……”

夏芯温柔的答道:“让她出去透透风也好,江少侠,你可愿意伴我到后圉去散步么?”

江青闻言一笑道。

“宠幸之至!”

说罢,二人并肩向这客栈的后园行去。

这座客栈十分辽阔,雅致曲折,深邃无比,二人边行边谈,不久,就行至一处月洞门之前。

这月洞门之外,却建有一间十分讲究的马厩,马厩内正有一名小,在细心的洗刷看数匹蹬鞍华贵,十分雄健的骏马。

江青无意间向内一望,却不由双目骤亮。因为,他这时发现马厩之内,有若两匹毛色雪白,腰细赤睛的龙种异马。

江青昔日在怒江派时,便对马匹有看很深的认识,他骤见这两匹白马的形状,已知是一种极为罕见大漠龙种。

夏惠尚没有察觉江青惊异的表情,她轻依?心上人的肩头,银铃般笑道:“江少侠,这座马厩建筑得如此精致,想必是专为一些王孙巨贾的名驹所准备……”

她说完话后,却并没有得到江青的回答,于是,夏蕙惊异的抬头一望江青,说道:“江少侠,你在看什么?”

江青感叹一声拄,指?马厩道:“夏姑娘,你可曾发现这厩内的两匹龙驹?这是我有生以来,所见到最名贵珍罕的异马!”

夏惠沿?江青的手指望去,亦不由惊呼道:“啊!这两匹马多雄骏,多美……要是……”

她这里忽然止口不言,如玉似的面颊,却泛起两朵桃花。

江青一笑道:“要是你我各有一骑,今后鞭丝骑影,遨游山水、林泉之间,笑指烟云,这该是多么惬意的神仙生活……”

云山孤雁粉面更红,羞涩的道:“江……我不来了,想不到你平日这么纯厚,却也生了一张碎嘴……”

江青笑道:“夏姑娘,这全是你给我的灵感与勇气啊!”

夏蕙闻言之下,心中甜蜜无比,她知道自己得到伊人之爱,已成定局了,这是她希望了多少日子的事啊。

她回眸嫣然一笑,轻悄得有如游丝般说道:“青……你允许我这么称呼你么?”

江青深挚的注视看夏蕙,宛如火般灼热的目光,彷佛要将她内心看透一般。

终于,江青微微点头,深沉的道:“蕙……我愿意,衷心的愿意……”

他已将早先在心理上所受到的创伤,埋进心扉的深处,他不愿再使这种思想,在夏蕙身上萌芽。

当然,我们都知道,江青只是将这些创痛隐藏起来,而并非遗忘,至少,在目前是如此,因为这些创伤,在他来说,是多么的深刻与沉痛啊……

二人在甜蜜而宁静的气氛中,享受看这片刻的温馨。

而有时,只要两心相许,虽仅有这片刻的温馨,却也可以领悟得大多大多了……

江青轻揽看夏蕙的肩头,缓缓行向那马厩之前。

二人注视看这两匹雄骏的异种龙马,俱未出声蛙。

江青目光一,却已自夏蕙那明媚娇艳的面庞上,察觉到她对这两匹宝驹所流露出的深爱和喜悦。

江青试探的向马厩中一望,心中已升起一个念头,他忽然向马厩中的小开口道:“喂!伙计,你可知道靠墙的那两匹坐骑,主人是谁么?”

这十六、十岁的小,一见有人向他招呼,不由笑嘻嘻的上前道:“这位相公可是问这两乘宝马的主儿么?”

江青颔首笑道:“不错,这两匹龙驹端的矫健不凡,我想买它下来……”

江青此言一出,夏蕙已惊喜的呼道:

“青哥,你……你真想买它?我适才不过说看玩的……这两匹龙驹如此珍贵,便是它的主人肯卖,亦定是价值不菲……”

江青爱怜的紧了紧搂在夏惠后头的手臂,笑道:“假如它的主人肯于割爱,不论他要多少代价,我都尽力付出,莫忘了,我这次出来,我父足足给了我半生食用不尽的财宝……而且又是为了你……”

夏惠感激的紧握?江青那阔大的手掌,默默无言。

江青转过去,向那小道:“伙计,这两乘龙驹的主人,不知是那一位?”

那年轻的小呲牙一笑,手抚下颔道:“啊!它的主人可不是普通人物哩……是一位相公与一位姑娘,他们二人好象是夫妇,就……就像公子与这位姑娘一样亲亲热热的……”

夏惠闻言之下,不由面孔一热,羞怯的低下头去。

江背微微的挥手道:“好了!好了!只不知目下这二位身在何处?”

小道:“适才那位俊俏的相公尚来吩咐,要小的将他这两匹坐骑细心刷洗干净,小的看见他又与那位姑娘相偕行入后园去了。”

这时,云山孤雁夏惠已经飘得彷若花丛中的一只粉蝶般,蹦跳看进入马厩之内,不嫌污秽的用手抚摸?那两匹异种龙驹。

那两龙驹亦十分温驯,伸出颈项,在夏惠身上不停擦摩。

江青望?自己心悦之人,所流露出的那种爱不忍释之状,不由更下定决心,要将这两匹龙驹买下。

他清一清喉咙,向那小沉声道:“伙计,在下想与这两匹龙驹的主人一谈,倘烦代去传报。”

小双眼瞪得老大,他惊愕的道:“这位相公,尊驾莫非真想买下这两匹宝马?”

江青微微颔首;小又道:“尚请相公莫怪小的多嘴……据小的看来,那位相公与那位姑娘,彷佛亦对这两匹坐骑深为喜爱,只怕这笔交易无法成功……:……”

江青微微一哂,正待开口税话,背后却忽然会起一个冷峻严厉的声音道“伙计,是谁允许那位姑娘进入马廨,冒渎本公子的坐骑?”

这语声来得如此突兀与冷厉,不由使那年轻的小混身一哆嗦。

他顿时面青chún白,口齿不清的吶吶说道:“啊……,啊……小的没有见到相公驾临……”

江背自这冷峻的声音始才传入耳内,已不自觉的升起一股极端的反感,他头也不回,依旧凝视看前面。

这时,那严厉的语声又道:“你不要闲扯,适才少爷问你的话,尚未得到回答。”

那小全身轻颤,抖索看说道:“这……这位相公……这是那幕姑娘自己入内的……小的怎敢如此斗胆……”

此际,云山孤雁已听到外面的对话之声,她自马厩内愕然出来,与江青目光一瞥,正待开口。

但,她的嘴chún却在目光望向江青背后的剎那间,忽然像凝结住了一般张开不动。

江青正感不解,背后却又响起那冷峻的声蛙音,但这一次,那声音在冷峻中,显然尚含有轻蔑的意味在内,只听那声音道:“嘿嘿!本公子当是那一个有此豪胆,竟敢接近本公子龙驹,任意抚弄,原来却是天缘洞的夏姑娘。”

云山孤雁嘴chún嗡动,面色剎时青白,吶吶不能出言,那声音又响起道:“夏姑娘,闻说你受不住田净那老儿的温存,独自逃离天缘洞……哼!这倒不错,天缘洞那些秘法绝活正可在江湖中施展一番,只不知又有那些不睁眼的傻小子要倒霉了……”

云山孤雁夏蕙蓦然混身急颤,双睛蕴泪,她激动的叫道:“司徒宫,你……你不要如此凌辱姑娘!”

江青一听“司徒宫”三字,心头不由斗然一震,立时缓缓回过身来。

只见一个身长玉立,?宝蓝文士衫的俊俏青年,正傲然立在一株巨柏之下,面容冷漠的注视看这边。

在这晚秋的季节,这青年的手中,尚握看一把象牙骨的描金扇子。

江青身形回转,目光与那蓝衫青年的眼神相触……

那蓝衫青年亦好似料不到背对看他的这人,竟是如此俊俏的一个后生,他面容不由微微抽搐了一下。

二人目光相触,冷冷的互注了片刻,那蓝衫青年却自鼻孔内冷冷的哼了一声,不屑的转移目光。

一股愤怒的火焰,突然在江青胸中燃烧,他彷佛又遭到三年以前,当他容貌尚未恢复时,所时常迫受到的侮辱。

这股侮辱在他来说,是如此的熟悉,却又如此的刻骨难忘。

但是,一种积年累月所保持的容忍习惯,又使他张自将这股怒气按下。

云山孤雁夏蕙,望看江青那抽搐又复平静的面孔,不由心中难过已极。

她知道心上人所受的轻蔑,完全是因为自己与他相处在一起的缘故。

江青目光缓缓移动,注视在夏蕙的面庞上。

夏蕙看得出,他那清澈眼神中,包含看许多疑问与迷惑。

那蓝衫青年背负双手,一摇三摆的踱了两步,嘴角隐含冷笑,彷若旁边没有江青与夏蕙二人似的,正眼也不向二人瞧一下。

云山孤雁怯生生的自马厩行出,靠近江青身旁,她低声道:“青哥……咱们……咱们进去吧……”

江青仰首向天,长吸了一口气,使心中的怒火微微平息,他一言不发,轻揽?夏蕙肩头,便待向内行去。

这时,那蓝衫青年又冷哼了一声,卑夷地道:“夏蕙,本公子最后忠告你,今日若不是看在田净那老儿平时卑颜承色的份上,目下你这冒渎的行为,本公子便饶你不得……哼!天缘洞出来的,都是蛇鼠一类,婬贱无行。”

云山孤雁夏蕙好似对那蓝衫青年甚是顾忌,她面孔忽青忽白,玉齿紧咬下chún,身躯却不停的簌簌颤抖?。

她听到那蓝衫青年这超乎寻常的侮辱后,仍然强忍住双眸中盈盈慾滴的泪水,拉看江青向月洞门内行去。

江青这时骤然停步,他向夏蕙怜爱的一笑,缓缓转过身来大步向那蓝衫青年行去。

夏蕙惶恐的一拉江青手臂,惊惶的道:“青哥……咱们不要理他,这人便是那白马冰心司徒宫!”

江青强颜一笑,没有回答,却依然大步行至那蓝衫青年的面前。

这英挺不凡的青年,果然便是昆仑派的后起之秀,始才崛起江湖不及三年,便已声击威赫赫的白马冰心司徒宫!

江青这时行至他面前不及五尺之处站住口目光却似寒冰般死死地凝注在司徒宫的面孔之上。

司徒官丝毫不惧,也照样冷然的瞪视看江青,冷然说道:“不错:这样才有点大丈夫的气慨,做人家的护花使者,要是像始才那么窝囊,是不行的!”

江青面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的忍耐已达到了最高峰,彷若昔年在怒江派时所遭受的侮辱与今日的怒气,溶汇暴发,像山洪般在他胸中汹涌澎湃。

他生冷得宛如一尊石塑之像,好似整个的神经系统已完全麻木了。

这沉静得常看丝丝凄厉意味的景象,不由使站在旁的云山孤雁夏蕙惊惶得几乎昏倒。

因为,这月来的相处,她从来没有看过心上人如此沉默与愤怒的表情。

江青这时面容冷寒,恍若秋霜,忽然,他开口了,一字一顿的说道:“司徒宫,今天江某非要折去你一条手臂教训你一顿不可,记?,我叫江青,日后也好寻我复仇。”

白马冰心司徒宫狂笑一声,傲态凌人的道:“江湖走卒,无名鼠辈,公子我倒要看看,是谁折去谁的手臂!”

江青暴叱一声,起手便是“天佛掌”法中的开山式……“佛光初现”。

阵阵威猛无涛,恍若天崩地裂般的无形劲力,已在江青那奇诡探奥的掌势中,如天罗撤网般袭向白马冰心司徒宫。

司徒宫但觉敌人举手之间,不但招式诡异绝伦,威势更是深宏得慑人心魄。

一股惊骇之念,立时如闪电般在心头掠过。

他愤叱一声,身形猝然半旋,随?旋身之势,双掌已交互劈出。

狂风涌处,轰然巨响,白马冰心司徒宫骤觉心头一震,掌骨疼痛慾裂,不由自主的跄踉退出三步之外这尚是他下山行道三年以来,首次失手,而一股从来也没有的恐惧,更像是条毒蛇般,在咬嚼看他的心扉。

司徒宫现在才知道,眼前这纯厚朴实的青年,并不似他想低中那般平凡与孱弱,相反的,他正是个强者,是个能屈能伸的大丈夫。

但是,他现在才领悟已经迟了,他已用他的傲慢与自大,激怒了江青久已埋藏心中的愤怒,而这愤怒,更像山洪爆发一般,滔滔然一发便不可收拾。

江青随看一招“佛光初现”,跟看又大喝一声,双掌十指平伸,划出条条晶莹白光,好似十柄有形利剑,带看无可比拟的尖劲风声,刺向白马冰心司徒宫,这正是“天佛掌”法的第二招……“金顶佛灯”。

十股凌厉的劲风撕裂空气,发出刺耳已极的“嘶嘶”破空之声,瞬息间,已然到了自正满面通红的司徒宫身前。“他心惊胆战之下,狂呼一声,掌势宛似天外飞鸿,闪电般幌推而出。白马冰心所擅的昆仑绝技:“轮回掌”,威势亦极是惊人,他此刻拚力展出,其慑人程度,自是无可讳言。

江青使出“金顶佛灯”一招后,紧跟看第三招“佛间迦罗”已似万山互列,排山倒海般倒卷而至。

白马冰心司徒宫虽然艺业非凡,为昆仑派后一代俊杰,但他仍因功力未逮登峰造极之境,而未能将昆仑派的不传绝技:“轮回掌”发挥至最高妙用。

但闻一声极为痛苦的闷哼之声传来,司徒宫那削瘦的身躯已被倾绝天下的天佛掌法,震飞至寻丈之外。

就在云山孤雁夏蕙惊愕的大声呼喊看江青名字的时候,江青已形若疯虎般跃身随上,右掌闪电似的劈下,白马冰心司徒宫身形尚未落实,左臂肩骨已被江青一掌震碎。

白马冰心司徒宫身形看地,一阵抽搐,已自寂然不动,满嘴的鲜血正自嘴角缓缓溢出。

江青双目血红,嘴chún紧闭,那铁青的面孔上,此刻却刊出一条条怨毒的线条。

他自离开自云岭阴阳崖以来,与人过招,从未一上手,便施展冠绝天下的天佛掌法。

但是,白马冰心对他的侮辱与讽刺,已勾起他那昔日悠远的仇怨与创痛,而最使他不能忍耐的,却是司徒宫对云山孤雁那轻蔑及卑夷的态度。

谁又能眼睁睁的看看别人对自己心爱的人肆意凌辱而无动于衷呢?除非你是个超人,否则,你便是个白痴……

云山孤雁惊惶的奔至江青面前,扑倒在他怀中,抽噎道:“青哥……你为了我而结下司徒宫这强大仇敌,是不值得的……我配不上你……谁叫我的出身是这么低贱啊!”

江青紧接看夏蕙,嘴角抿成一条优美的弧线,他一句话也不说。

这时,他又能说什么呢?

忽然,就在江青跟看夏蕙转身的时候,眼角红彤一闪,一股凌厉无比的劲风,猝然已袭至他背后的七大要穴。

来人身手之高,的是令人惊骇。

江肓暴叱一声,身形彷若有弹性般,猝然跃起三丈之高。

云山孤雁夏蕙亦被他连带抱起,夏蕙惊魂未定,自江青肩头望去,不由大声惊呼道:“啊!金发红棱!”

……上册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