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干戈玉帛

作者:柳残阳

江青听到云山孤雁夏蕙的惊呼之声,身形在空中做了一个美妙的盘旋,缓缓地飘然落地。

他急忙抬头望去,顿觉眼前一亮,只见一位娇美艳丽的女郎,正面如寒霜般怒视?自己,手中握?一条长约两丈的鲜红绫带。

这女郎虽在盛怒之下,却依旧掩不住那迷人的姿色,令人看来,她这含怒之态,更有君一股说不出的娇憨神惜。

她头发上束?一方与衣衫同样的浅黄色丝巾,那丝巾掩盖得如此严密,以致令人丝毫看不到她那一头出名的美丽金发。

江青缓缓将怀中的夏蕙放下,凛然凝注在那黄衣少女的面孔上。

这时,夏蕙惊恐的靠近江青,低声道:“青哥,她便是那司徒宫的妻子……金发红绫赵莹。”

江肓双眸微转,没有说话。

然而金发红绫在骤然出手一击之后,却没有再度扑上。

她目光缓缓的自江青脸上移开,扫过夏蕙,然后注定在横卧地上的司徒宫身上。

江青可以深切的体会出,金发红绫此际眼神中所含蕴的悲痛与怨恚。

她那两条细长均匀的手臂,软弱的垂下,艰辛的向司徒宫面前移去。

虽然金发红绫在尽力的忍耐?,但是,江青却可自她那一对明媚的双瞳中,看到其中隐隐滚动的泪光。

这无言的沉痛,较之有声击的号啕,更要来得凄怆与深刻。

金发红绫缓缓来至司徒宫身旁,嬴弱无力的俯身蹲下,如珍珠似的晶莹泪珠,点点滴滴地落在白马冰心司徒宫的身上。

江青仍百默默无言,但是,他却可以感觉出,夏蕙抓在他手臂膀的纤手,正在轻微的颤抖?。

江青心中想道:“蕙妹为什么对这白马红绫如此畏惧呢?而且,对司徒宫的侮辱,又是那样的逆来顺受。”

他正在迷惑的思忖看,哀痛逾桓的金发红绫已悄然站起。

她那秀丽的眉目中,凝聚若一股肃煞之气,她注视?江青,冷削的说道:“司徒宫可是被你打伤的?”。

江青一听,金发红绫说话的语气竟如此削厉,不由剑眉一轩,傲然颔首。

金发红绫凄戚的一笑,又道:“很好,我们自下山以来,倘没有这样栽过,我可以告诉你,不论天涯海角,无论任何人为你护翼,我们都会再寻到你的……”

江青闻言之下,怒火倏炽,他正待反chún相讥,夏蕙这时怯生生的道:“赵姑娘……听我解释,这实在不是江少侠的过失……”

金发红绫那带看煞气的目光,紧盯在夏蕙脸上,逐渐的,那凌历的眼神,已缓缓地转为柔和,她伤感的道:“姑娘可是云山孤雁夏蕙?”

夏蕙惶恐的点头,说道:“难得赵姑娘还记得贱名……”

金发红绫尚末再度开口,江青却狂笑一声道:“白马红绫是什么东西?蕙妹妹被他们记住,并不见得就是件光彩之事。”

金发红绫闻言之下,面色倏变,惨白之中,带有一股铁青。

夏蕙急急搂住江青肩头,哀求的说道:“青哥,请莫误会我太软弱……为了我,实在不值得树下逼么多强敌……”

江青豁然笑道:“蕙,你放心,为了你,我不惜与任何侮辱你的人一拼生死!”

金发红绫赵莹面孔微微抽搐?,混身轻颤,她气恼得语不成声的道:“你……你狂徒……姑娘现在便教训你!”

江青将夏蕙揽至身后,大步踏前,极为生硬的道:“江某也让你们这些自以为不可一世,沽名钓誉之辈,知道江湖之大,倘有些眼睛雪亮之人。”

金发红绫粉面扭曲,她历声道:“你这句语是什么意思?”

江青一阵狂笑,洪声道:“赵莹,稍停背看你那半死不活的丈夫回去后,你可告诉他,就说是我江青说的,你们这些自以为堂堂正正的名门大派,其实,多数是些畏强凌弱,丧心病狂的鼠域之辈,市井中的一个贩夫走卒,有时也会更比你们懂得江湖上仁义之道。”

金发红绫再也忍受不住江青这奋激的讽刺,她怒叱一声,手中三丈红绫,立时挽起六道赤虹,若旋风般卷向江青而至。

江青大笑一声,身形倏转,劲力排回中,已将长离绝学……“七旋斩”施出。

但见掌山腿影,矗立如岳,绝招倏出,恍似绵绵波涛,无尽无绝的连连向金发红绫涌到。

金发红绫赵莹的武功,较之白马冰心司徒宫,原来便略逊半筹,他们夫妻连心,赵莹知道,凭她夫君的一身卓绝武功,尚且在对方手中落败受伤,则自己动手,只不过是徒取其辱而已,这就是她适才在一击之后,便不再出手的原因。

但是,武林中讲究的便是一个“名”字,她在遭受江青如此讽斥之下,已不容她再显及其它了,而且,为了今后“白马红绫”在江湖中的名望,及昆仑派素来桓赫的声威,她也只有拼死一斗了。

这时,江青尽情的发挥看七旋斩中,妙绝人寰的绝学,以无比的威力,若狂夙暴雨般,同金发红绫赵莹施以最凌厉的攻击。

金发红绫虽有兵器在手,但是,却显然仍不是江青之敌。

她虽然倾力将自己名震一时的“彩虹带”法精华之学展出,攻守之间,依旧捉襟见肘,左右支绌。

江青冷静的将七旋斩法的妙用尽速的发挥出,他此刻所施出的漫天掌影,好似一道道严密无隙的排山巨浪,将金发红绫完全罩于其中。

远远看来,只见一片连绵翻汞的掌山中,有看一条彷若彩虹般幌闪的带影。

但是,这条带影却好似一倏被困在樊笼中的巨螃,左冲右突,不得而出……

蓦然,江青那豪迈的笑声又起,随?这狂放的笑声,场内人影倏然分开。

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发红绫那一头如波浪的金发,正散映这灿然的光彩。

赵莹任那金艾色的秀发披散君,却痴迷的呆立不功,面孔上透站出一股深沉的悲愤与怨恨。

江青正卓立于她身前七尺之处,手中赫然握君赵笺适才用以束发的那方黄色丝巾。

他这时傲然的一笑,扬手将那方黄色丝巾掷落于赵莹身前。

江青毫不埋会赵莹那羞、怒、悲、惭交汇的表倩,他不屑的说道:“昆仑派的俊彦,自己认为名门正派的白马红绫,却也不过如此……在下若取了你们的性命,无疑将沾染在卜的双手,现在,你们可夹看尾巴滚回去,哭诉你们的师友,便说我……江青,给二位的狂傲,回敬了一些小小的礼物……哈哈……”

江青狂笑看,不理正躺在地下的白马冰心司徒宫,也不理会满面泪痕,气苦慾绝的金发红绫赵莹,轻揽看云山孤雁夏蕙的肩头,大步往月洞门内行去。

江青自幼便有一种厌世的心理,这也难怪他实在受了太多的苦难与折磨。

尤其是他这些刻骨难忘的往事,早已养成他一种狂傲不拘的性格,更且又在那神历勿邪漫长的三年熏陶之下,这微奇特的性格,已更形滋长。

但是,他的本性却是善艮与纯厚,只有在他骤然忍受不住太多凌辱的时侯,这股奋激的狂涛才会突然涌发,而且,也往往一发便不可收拾。

这时,他已略微平挣下来,他听?自己与夏蕙的脚步声,轻悄的踏在长廊的红砖地上,微微西沉的夕阳,将二人的身彤,长长的映在粉墙上。

江青悄然转头,发现夏蕙正在怯生生的瞧这他,江青一笑道:“蕙,你别担懮,无论什么事,我都会为你尽力的。”

夏蕙微微摇头,轻声道:“青哥,你别如此说,我和你……等于是一个人……”

江青满足的笑了,忽而他问道:“蕙,你好似不愿我和那白马红绫发生冲突似的,仅会他们如此侮辱我们,蕙……你可有什么隐痛落在他们手中么?”

云山孤雁夏蕙慌忙摇头,她微微沉思了一刻,始缓缓的道:“青哥,我现在便将其中的一切情形告诉你……”

江青本能的左右一望,说道:“蕙,你是否有许多难言之隐?”

夏蕙又摇摇头,说道:“没有……青,我在你面前,没有任何隐瞒……我早说过,我出身自天缘洞,而天缘洞在武林之中,又走出了名的邪行荒婬之地,自恩师仙逝后,我因不知内情,便贸然投身在天缘洞内。”

江青颔首说道:“这些事你已经告诉过我了……”

夏蕙又暗暗一叹,说道:“有一次,我与天缘洞主田净,到川境南指山去辨一件事,在一个武林人物家中,便遇上了今日的白马红绫。田净封二人甚是畏惧,见面之下,不待二人说话,已卑颜奴色,承奉有加的上前招呼二人……但是,他们二人却似极看不起田净,一付冷冰冰的模样,田净却忝不知耻的一再对二人吹捧……自那次以后,白马红绫也认识了我……但是,那白马冰心司徒宫却因为我是天缘洞之人,而连带的将我视为同流合污之辈……江青钢牙一咬,怒道:“悔不将这小子的另一条手臂也给折断!”

夏蕙温柔的靠近江青,续道:“但是,那金发红绫赵莹,却待我很好,并末鄙视于我……”

江青微瞥一眼,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已可以多少看到一点微疚之色。

夏蕙又道:“此二人武功极高,师门靠山又硬,因而适才我虽然被那司徒宫侮辱,但是,我却不愿青哥去招惹他们……”

江青哼了一声,沉声道:“蕙,若是我学他那样子去讽刺金发红绫,那司徒宫他会忍耐得住么?”

夏蕙微微愕然,随即默默无语。

但是,她却自江青的这句话中,体会出很多真挚的情感。

江青又道:“蕙,虽然这二人的靠山极硬,哼!你也该知道我江青亦不见得会畏惧他们!”

夏蕙回眸一笑道:“青哥,你别生气……我只不愿意你树下太多的强敌,而且,昆仑门下都是出了名的难缠……”

江青剑眉微微,低声哺道:“这样也好,看看到底是昆仑派厉害,还是邪神的后人难惹……”

夏蕙心中一惊,她知道江青的性格极为强傲,在闯落江湖以来所结的仇敌,远比所交的朋友为多,这对将来的前途来说,总是件莫大的障碍“夏蕙正待娓婉的劝解江青几句,只见长廊尽头人影一闪,天星麻姑那尖亮的嗓音自远远传来道:“公子!公于!你没有事么?”

江青抬头望去,钱艘秒祝颐二人,急虎虎的向这边掠来。

钱素一抹额际汗水,如连珠炮般说道:“小婢适才与祝相公回店,便见店中之人正在交头接耳,议论不休,小婢急急探询之下,才知道后园之内,有两对男女正在拼斗……听说,还打死了一个英俊的公子呢!”

江青摇头道:“胡说,只有在下与白马红棱交过手,而且,也没有杀死人。仅将那白马冰心司徒宫击伤一臂而已!”

江青一言甫出,钱艘秒祝颐二人俱皆大吃一惊,钱素怪叫道:“啊!这名震一时的白马红绫也栽在公子手中了:呵哈!公子真是了不起的英雄。”

江青微微一笑,遂将经过情形简略说出。

这时,一直沉默不言的祝颐,忽然开口道:“江兄与那白马红绫交手之事,店家已经知晓,只是,他们也知道这种江湖仇杀之凶险,故而没有人敢来干预,不过,为了避免官家来此招致麻烦,依兄弟愚见,吾等还是易地为良!”

江青略一沉吟,当即同意。

于是,四人匆匆收拾行装,结清店帐,同丹阳城外赶去……

这时,已是申牌时分,秋阳懒洋洋地斜挂在天际,显得有气无力……

天星麻姑坐在马上,同江青咧嘴一笑道:“公子,听说那白马红绫武功厉害得紧,小婢一直便想找他们比试一下,料不到却让公子占了先筹……”

江青微微一笑,目光随意流览田野的景色,没有答话。

天星麻姑仰首想了一阵,又道:“公子,依你看来,小婢的武功,比那白马红绫二人如何?”

江青心中一哂,忖道:“这天星麻姑生性十分好强,若以她的武功而言,较之白马扛技任何一人皆差上一截,但是,自己却不能太明显的说出,以免她心中不快……”

想?,江青十分含蓄的道:“钱姑娘艺业不凡,若再加磨练,将来成就,必在那白马红绫之上……”

天星麻姑一眨眼睛,笑道:“多谢公子,为小婢保留颜面……”

说毕,四人俱皆莞尔。

江青这时正待回头向夏蕙说话,前程尘烟起处,两乘铁骑,宛如狂风骤雨般驰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干戈玉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