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口蜜腹剑

作者:柳残阳

妃衣女罗十娘,正待回头答话,场中的江青,倏然大喝一声,双臂急颤如波涛万丛,一阵阵威烈猛厉的无涛劲气,宛似滔天巨浪一般,挟着移山拔鼎的威势,向银衫青轮急攻而到!

银衫青轮万兆扬,见状之下,不由在心中暗叫了一声:“这是七旋斩中的“玄浪气?”意念一闪,万兆扬右手青刃轮呼声疾速旋回,一道浑厚晶莹的青色光墙曾在牛津大学研究哲学和医学,后来成为辉格党的重要理论 ,倏而涌起,这青色的透明光墙,亦丝丝迸射着破空劲气!

此乃银衫青轮“白刃轮法”中,防身绝着:“青辉蔽月”!

两股劲气甫一接触,立时有若一声闷雷暴响,罡风四溢中,银衫青轮万兆扬倏而退出一步!

江青身形摇幌中,又厉叱一声,掌势一闪,已疾如狂飙般向敌人攻出十六掌!

银衫青轮强压胸中微微翻涌的血气,闷不做声的挥动手中兵器迎上!

二人各不相让,瞬息之间,又互攻三十多招……

这时,坐于侧傍位上的大旋风白孤,不由紧张得紧握双拳,突听红面韦陀战千羽沉声一叹道:“二弟,为兄估不到名扬武林的银衫青轮,竟亦会在四弟手下施展不开……万兆扬昔年独劈祁连十二凶煞之时,何等雄威盖世,若在四弟手下断送一生英名,可就太也令人惋惜了……”

一直沉默无言,凝棸着一双俏眼注视心上人交手的云山孤雁夏惠,此际轻轻舒了一口气,悄声向红面韦陀战千羽道:“战大侠,青哥目前所施出的七旋斩法,真是威力大得惊人呢……”

只听战千羽呵呵笑道:“夏姑娘,若论那长离绝学“七旋斩”确是精深博大,妙绝人寰,但是,银衫青轮万兆扬功力之深,亦非等闲,他虽然较之东海长离一枭衙西略逊一筹,却也不至于在卫西的七旋斩下显得如此不济。据老夫猜测,四弟可能在七旋斩中,贯注了厉老前辈传给他的“离火玄冰真气”在内!”

夏惠立时恍然大悟,目光回转间,却不由又与邻座的双飞仙子全玲玲双眸接触,二人互相凝视了一刻,又各自转开……

这时,场中激斗的江青与万兆扬二人,身形转动间,越来越快,二人为了抢占先机,各倾所能,尽力做着最快速的攻击!!

而在花棚内的飞索专诸全立,面色渐渐趋黯淡,因为他看出,江青与万兆扬的这一番超绝的快攻猛打中,己逐渐取得上风!

飞索专诸全立,这时轻轻回过头去,同他身后的连心双老低语数句,这两个面孔酷肖,神态冷漠的老人,立即微微颔首,各自缓缓起身……

红面韦陀战千羽虽然受伤不轻,却仍然极为硬朗的谈笑自若,他这时已发觉到连心双老的举动……

战千羽目光不动,沉声道:“二弟、三弟,你们注意那连心双老的行止,以免他们有卑陋之举!”

白孤与祝颐二人相现一笑,随即暗自留心着邻座诸人的行动。

江青力战银衫青轮万兆扬以来,二人已交手逾二百余招,万兆扬目前已是守多攻少,尽旦保全体力,将手中青刃轮缩成五尺左右的一个光圈,极为谨慎的稍沾即走。

江青何尝看不出来,敌人目下是想借着掳守之糠,暗暗蓄备着真力,以待适时反攻?

但是,江青心中亦十分明白,银衫青轮万兆扬功力不凡,临阵经验又十分老到,若以长离一枭亲傅的七旋斩与其缠斗下去,只怕五百招以内。尚难以分出胜负……

江青这时双掌倏起,连出十二掌,心中却在急快的忖道:“目下情势于已方极为不利,烟霞山庄高手如云,正在一傍虎视眈眈,而自已这面,已有一人受伤,稍停若对方不顾江湖道义,来个群殴群打,可就难于应付了……”

剎时,江青做了一个决定,就是:不顾一切后果,速战速决!

他想到就做,这时,银衫青轮正展开青刃轮,向江青连攻三招,稍沾即退!

江青身形微闪间,蓦然大吼一声,右掌掀起漫天掌影,左掌幻出圈圈圆弦,挟着一片澎湃冲激的劲力,极其诡异的卷合而上!

银衫青轮正自惶然后撤中,飞索专诸全立已大喝道:“万兄留意,这是天佛掌法!”

全立一言未了,江青狂笑一声,十缕晶莹如玉的尖锐劲风,彷若十柄锋利无匹的长剑,猝然又向银衫青轮射到!

这正是天佛掌法中第二式:“金顶佛灯”!

银衫青轮万兆扬厉叱一声,手中青双输挥舞如腊月飘云,左掌亦推出一团劲风,疾迎而上!

“轰”然巨震中,江青身形急幌,银衫青轮却跄踉退出两步!

江青决不迟疑,大喝一声,双掌倏合急翻,一片浩瀚如海的绵绵罡气,己如一面无所容身的天罗地网弥满而出!

天佛掌法第三式:“佛问伽罗”,已然施出!

银衫青轮万兆扬双目圆瞪如铃,满面血红,他嘶哑的狂吼一声,青刃轮急转如风,青虹大盛中,那招护身绝着:“青辉蔽月”加力施出,他同时将一口精纯的先天真气,逼至全身,左掌带出一片厉烈劲风,径袭对方丹田“坚络三焦”!

于是,巨响又起,银沙徒飞,万兆摥面孔惨白的踉跄退出五步之外!

在天佛掌法“佛问伽罗”一式的浩浩威力护冀之下,江青亦感到一股前所未遇的劲力反震而回,如此威势的超绝掌力,竟起了一阵不轻的激荡!

一时之间,四周又恢复了原有的翳闷和沉寂……

银衫青轮万兆摥那威猛的面容,这时正痛苦的扭曲着,满额冷汗,顺颊滴落,他那身银光闪烁,质地高贵的银袍,虽在阳光之下,犹自散射着辉煌的光彩,但万兆摥此刻的颓丧神情,却与他这身耀眼的衣衫大不相衬……

江青此际强自按捺微受震荡的内腑,沉声道:“万大侠,阁下能拆解在下天佛掌至第三招,实令在下佩服……”

万兆摥急喘两声,强颜大笑道:“江兄绝技惊人,难怪能所向皆捷,在下见识了!”

说罢,银衫青轮万兆扬已抱拳一揖,慾待回身退下。

但是,正在他脚步抬起之际,飞索专诸全立忽然起身,冷冷说道:“万兄并未败在对方天佛掌之下,是而,此场应做扯平……”

银衫青轮万兆扬闻言之下,不由面上骤红,他苦笑一声道:“多谢全兄为愚弟名声执言,但是,大丈夫行事磊落,愚弟这一场,确已败在江兄绝技之下……”

飞索专诸全立神色一变,不悦的道:“万兄此言差矣,吾等有目共睹,万兄实未落败,又何苦如此虚怀……”

“全兄,老实说,愚弟早已心脉受惊,若江兄再将天佛掌法第四招施出,只怕万某此际早已伤在当地!”

银衫青轮此刻所言,倒是句句实情,他在江青那“佛问伽罗”一招之下,能硬挺不倒,已是武林中一般高手所无法比拟的了,但是,任他功力再高,倒也确实接不住那威力无匹的天佛掌第四招!

这时,江青望着银衫青轮蹒跚退下的背影,不由暗自一叹,目光却瞥向飞索专诸全立身上!江青十分不值全立那近乎“蒙混”的行为,他挪揄的道:“全庄主,江青乃一个未学后进,实不堪各位指教,不过么……”

他说到这里,不由冷冷一笑道:“在下却想恭请全庄主赐教一番!”

江青此言,非但其中暗含讥讽,且不啻是向飞索专诸全立挑战!

但是,事实却出人意料之外,全立非但不怒不气,反而和熙的一笑道:“江大侠客气了,全某迟早会向江兄领教的,不过,江兄剧战之下,似乎应略作休想,否则!倒等于全某乘人之危……”

江青哈哈一笑,宏声道:“这却不用,在下虽然不济,倒也未见得会如此不济……”

全立面孔肌肉微一抽搐,一丝阴毒的微笑,又浮上他的嘴角,他慢条斯理的正待缓缓起身,忽然……

红面韦陀战千羽已启口道:“敢问全庄主,老夫等今日之约,慾至何时始能做一终结?”

飞索专诸全立闻言之下,尔雅的一笑道:“只要尊驾等,能将老夫烟霞山庄出战之人,全然会过,老夫自然不敢留难,恭送各位登船离岛……”

红面韦陀战千羽嘴角微抿,没有说话。

这时,大旋风白孤忽然俯近战千羽耳傍,低声道:“大哥,全立这老小子,态度忽然变得如此温和有礼起来,莫不是怀着什么鬼胎吧?……”

战千羽闻言之下,略一沉吟,亦低声道:“为兄看来,全立身为一方霸主,大概尚不致于过份卑鄙吧?可能他发觉吾等并不像其原先预料那般不济,故而便趁机下台也未可知……”

白孤闻言之下,仍旧十分怀疑,不以拜兄之言为然……

这时,飞索专诸全立已经起身,他沉声道:“江大侠,全某不才,这就与阁下印证一番!”

说着,他正待向外行去,一个苍劲的声音响自远处道:“全兄且请稍待,容兄弟一会这位盛名无虚的火云邪者!”

“者”字始才转入众人耳内,一条瘦长人影,已飘若飞絮般,自空中冉冉而落!

江青抬头一看,只见来人非他,正是始才接引自已等人来此的百步弯月傅泉!

傅泉身形甫落,立向全立抱拳一揖,上前低低说了几句话。

飞索专诸全立神色如故,微微颔首,又将声音提高道:“傅兄领教江大侠绝招,尚祈千万谨慎!”

百步弯月答应一声,随即轻身大步向江青行来。

这时,大旋风白孤急急向战千羽道:“大哥,兄弟觉得这飞索专诸全立,那前倨后恭之态,总是有些透着离谱……”

战千羽一抚肩膀伤势,正待说话……

卓立场中的江青,这时已向百步弯月拱手一礼道:“傅前辈肯予赐教,江青正乃求之不得……”

百步弯月却不多说,微还一礼,立即向后缓缓退出,并且在退步之间,右手探入长衫之内……

江青正目凝注对方行动,百步弯月傅泉已猝然立住身形,一声清脆的“呛啷”之声起处,“百步弯月”傅泉手中,已抽出一柄形如弯月,刀身锋利无匹的利刃来!

江青细一打量傅泉手中兵器,只见这柄中原罕见的利刃,不但刀身宽阔,锋利已极,而且那刀身所发出的光茫,使在亮蓝之中,泛出一股寒森森的煞气,刀柄之上,亦隐约可见上面雕刻看一个银白色的新月原来,这正是百步弯月傅泉,仗以成名的宝刃:“弯月刀!”

傅泉手中弯月刀一出,映着夕阳余辉,精光闪闪,直若一泓秋水!

红面韦陀战千羽见状之下,不由悚然一震,他江湖见闻极丰,百步弯月乃为关外有数大豪,手中一柄得自蒙族王室的弯月宝刃,更是吹毛截铁,无坚不摧,百步弯月仗看这柄宝刃,已不知挫败了多少成名江湖的好汉,而他若是不遇强仇大敌,更是轻易不露这柄他珍若性命的宝刃!

傅泉此际兵刃一亮,红面韦陀战千羽已不由心头忐忑起来,他十分清楚,百步弯月身手之硬,实不较那银衫青轮万兆摥稍逊!

此刻,江青却十分洒脱的将双手一提,笑道:“传前辈,便请不吝示教!”

百步弯月微微一笑,双目半瞇,道:“老夫有僭了……”

就在他语声尚盘绕在各人耳际的剎那间,一道寒气森森的蓝虹,宛似天际忽起的闪电一般,在人们尚不及眨眼的微小空隙,射到江青胸前!

来势之快,简直尚在人们的意识之先!

但是,当人们的双眼尚不大有所动作的倾刻间,一道金红光影,彷若空中沉星的曳尾,带看足可纵横于长空的快速,猛然冲天而起!

于是,一道煞光暴闪的篮虻,亦跟踪飞上,这一红一蓝约两道光影,在空中迅速的交击了三次,又各自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飘然而落……

适才,江青与传泉二人,已在空中那瞬息之间,快速得无可言喻的互拆了十一招之多!

这时,江青身形甫一沾地,立即一个大翻身,右掌幻出无数只凝集成形的圆弧,左掌带起一溜星茫,猛然向百步弯月扑至!

这乃是江青承自邪神的武功之一:“银月寒星双环式”!

威猛与尖锐的劲风,彷佛狂飙利刃般,交淮而出,撕裂空气,带出一片刺耳的呼啸之声!

百步弯月傅泉大喝一声,身形在瞬息间连闪五步,手中弯月刀宛似夜空流虹,疾劲无伦的向江青劈戮了十九刀之多,其快速之处直如十九刀连成一次施出一般!

江青狂笑一声,瘦削的身躯,猝然平躺离沙地之上约莫三寸,就隔着这么一丝儿空间,就向百步弯月劈出九掌!

百步弯月傅泉料不到江青身手之妙,竟是如此奇诡莫测,他一招失着之下,慌忙急急退出三步!

邪神嫡传的武功,便是以深博奇奥为主;往往能在令人意料不到的角度与方位,骤然绝招倏出,使对方在惊愕失算中,落败遭擒!

江青施出“如意三幻”的身法后,立将对手逼退三步,他微微一哂,身形如水中游鱼一般,略一舒卷,已在令人目瞪口呆的角度,怪异无比的疾向百步弯月傅泉攻出十一掌!

百步弯月傅泉空具一身绝世武功,却对江青这全不按常规的怪异出手招术感到十分难以应付,他简直已迷惑了,世上竟会有这种不可思护的邪门武技?

武家有云:“知已知彼,百战百胜!”

依百步弯月的武功来说,只要甫与敌方交手,便可自对方的手脚移转中,测知敌人慾待使出的招术,但是,江青却全然以邪神秘传的诡异绝学“如意三幻”对敌,傅泉又如何能看出他慾待出手的招术呢?

百步弯月在万般无奈之下,只有暗一咬牙,将其成名江湖的“双月刀法”尽力施出!

一时间但见刀光如练,往来翻飞,那弯曲的宝刃,好似一个个残缺的下弦月连衡不断,凝成一道蓝汪汪的匹练,无数次招式的迅速劈出,便好似将其合一而施……霍霍的风声,也转变成如鬼号般的呼啸,声威之慑人,足以夺魂惊魄!

江青心头一阵凛然,沉着的发挥“如意三幻”中繁复诡妙的身法,似一个有形无实的幽灵般,在那如游龙也似的“弯月刀”的微小隙缝中,做着间不容发的闪跃……

飞索专诸全立,越看越觉心寒,他这时已确然知晓,若自已亲身与江青过招,虽然会较目下各人稍强,亦见不过仅是将交手的时间拉长一些而已,要想胜过江青,只怕亦是极为艰辛之事,而且,成功的希望将不会太大……

他回过头去,向身侧诸人微一颔首,神态冷漠的连心盐老,立时缓缓行出花圃,立定不动,其它一些烟霞山庄之人,亦装做漫不经心的散立在四周。

甚至,连烟霞山庄的女主人妃衣女罗十娘,亦向她的两个女儿一使眼色,徐徐立起,向飞索专诸全立靠近……

双飞仙子全玲玲、全楚楚二人,愕然不解的随着母亲起身,她们那纯洁的心灵中,又怎知平素一向敬畏有加的双亲,早已对来人安排了一个不光明的阴毒诡谋呢?

这时,红面韦陀战千羽亦已觉出形态有异,他环目微转,暗自冷笑一声,全神戒备起来。

大旋风白孤向拜兄会心一笑,沉声道:“大哥,野鸡窝里岂会来出只凤凰?全立这老小子早就不安好心……”

战千羽浓眉微皱,低声道:“吾等自行小心,以不变应万变,更要注意接应四弟,须知烟霞山庄之人,主要便是冲着他……”

大旋风白孤轻轻颔首,转身向云山孤雁夏惠、天星麻姑钱素及祝颐四人暗中示意……

此刻,场中战况越来越见激烈,显然,江青与百步弯月傅泉的拼斗,正到了慾决胜负的紧要关头!

飞素专诸全立的面孔上,再度浮起都丝阴沉冷酷的微笑,注视着四周的情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