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毒雾鬼池

作者:柳残阳

江青这时虽然早已闭住呼吸,但是,他先前所吸入的一丝毒气,却已在他体内开始四散袭延侵蚀起来。

他此刻所以尚未昏绝颓倒,全赖看他那身精湛的武功及深厚的禀赋所支持,若是换了别人,在这极毒的红色烟雾中,只怕早就混身瘫痪著,历来说法不一。一般认为大体反映其思想。即以“道”为 ,不省人事了。

这弥漫室中的红色雾气,乃是苗疆怪杰独眼人魔乌鲁布,昔年亲白采集苗荒百年腐烂桃花之茎叶,再和以一种极为婬毒的“蛹蛇”精血所制炼而成,送与烟霞山庄全名《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 ,专门置入“再世牢”中,做为防备武林人物之用。

此种毒之所以名日:“迷魂乡”,盖因其味醇甜,色彩鲜艳,能令人在不自觉之际入其壳中之故。

江青双目迷蒙的坐在地下,此时,他周身彷佛酸软毫无一丝气力,但是,他却有一丝潜在的意识,在极力的支撑?。

忽然而想起的事情,便是邪神昔日在绝缘洞中,传给他的一种深湛武学:“逼灵一线”!

这所谓“逼灵一线”的深奥武学,乃是内家功夫之中,至高至绝的一种秘技。

若将这“逼灵一线”的功夫施成,便可停止全身所有机能的活动,而将仅有的一丝灵智以心头一点湛然的澄宁之气护住,借看这一线灵智的启发,再促使全身精力,集中于四肢的任何一部份采取行动,使自己一则不致全然失去知觉,再者更进而能逃出困境。

邪神的这项武功,乃是施用于重伤之下,或意识不清之时,可以做为最后救命或逃生之用。

江青虽在这时方始想起,却正可大大有助于他日下的困境。

他此刻不敢怠慢,急速的澄心静气,使心中一点知觉仍然保存,然后,他停止了全身机能的活动,而将全部力量,集中施展于右臂之上!

其实,若凭江青那一身精绝的武功,这空屋四周的铁板虽然坚厚,却也拦不住他,奈何他先时疏忽过甚,以致吸入一些毒气,再想突破这四围的铁板时,却已心余力拙了!

这时,江青的一条右臂,紧紧按在铁壁之上,于是,随?他手指的不断挖削,那么坚硬的铁壁,亦被他挖出一倏条浅糟,铁屑纷纷脱落……:

江青俯身地下,丝毫不动,若不是他那条正在急骤划动的手臂,那么,便怯是全然昏死过去一般,在室中弥漫的红色毒雾之下,江青按在铁壁上的手掌,这时挖削得更急促了。

而铁壁之上,此刻已被他那贯注入无比雄厚的真力的右掌,挖出一道直径长约尺许的深沟!慢慢的,徐缓的……

忽然,江青全身一颤,他那坚强的手臂已然穿出这层铁壁之外!

于是,他蜷伏地下的身躯,亦随看他右臂的拉动,缓缓向前移进,终于挪到那条洞穿的铁壁隙缝之傍!

一股清新而潮湿的空气,如水银般溜泻进江青的鼻孔中,他贪婪的凑?隙缝,深深的呼吸起来!

而这时,一口清新鲜洁的空气,对他来说,该是多么需要啊……

随看他深沉的呼吸,脑中的昏眩,已逐渐减轻,四肢的酥软,亦慢慢地恢复过来。

此刻,江青已感到一股新的力量,开始在体内滋长,虽然,他仍觉得骨节有些酸痛,心头翳闷,但是,却已较之适才那昏醉慾死的情形好得多了……

他轻轻睁开双目,又吸入一口真气,掌势倏然拍出,“当!”的一响警,铁壁已吃他罡猛的掌劲震陷了一片!

江青随即再运玄功沉喝一声,双掌闪电般连续不停的向铁壁击去,终于……在“轰”然一声的巨响之中,一大块沉重的铁板,已随?一股雄浑的劲力,沙地尽头,则赫然是一间以铁栅相连的囚室!

江青疾然将双臂平伸,身形已摇摇慾坠的挺立地上!

因为,他却在适才那仓促的一眼中,看见那因室之内,正坐?红面韦陀战千羽,及云山孤雁夏蕙等人!

江青身形始才站稳,正盘坐于铁栅之后,面色黯淡的红色韦陀战千羽,已蓦然惊喜慾狂的站起,激动的大叫道:“四弟……你果然来了,呵呵,烟霞山庄的再世牢也困不住你!”

云山孤雁夏蕙亦疯狂般扑向铁栅之前,抽搐的呼道:“青哥,青哥,你……你没有受伤吧?”

呼声中,两串晶呈的泪珠,已涟涟挂在面倾上!

江背倾时悲喜交集,头脑又是一阵极度的晕眩!

他身躯踉跄的退了一步,脚步摇幌不稳……

栅牢中,战千羽等五人面色骤变,目前,他们把全部的希望,完全寄托在江青身上了……若他受伤遭擒,那么他便还有什么指望呢?

大旋风白孤狂声叫道:“四弟?你怎么了?振作起来,千万不要颓丧,始才这些杂碎还诅笑说你定然逃不出那迷魂乡的毒,之下……四弟,你做给他们看看!”

天星鹰姑铉素与祝愿二人去亦颤声叫道:“公子,请振作起来……”

“四弟,咱们不能输给对方!”

江青长长地吸入一口气,勉强压制住翻涌的血气,一步一步的向铁栅之前移进!

忽地,一声沙哑的惊呼起自他的背后道:“来人哪,来人啊,不得了啦,江青已突破迷魂乡铁室冲到外面来了次!”

江青嘶哑的苦笑一声,向战千羽等人道:“大哥,我很好,仅是始才下小心哎入了一口毒雾而已……待我回头打发了这些混账,再来救你们出险……”

他不待战千羽等人答话,径自身形不稳的缓缓转身而回。

在江青身后,赫然正立?两名神色惊慌,手持鬼头刀的黑衣大汉!

江青勉强一笑,道:“二位朋友、你们还不自行逃命,莫韭还想和在下走上两招么?”

那两名面色惊悸的大汉,正在进退维谷之隙,一个冷峻的嗓音,已自上层地面传入道:“大家注意将出口完全把住,姓江的小子一出来,便用暗青子招呼!”

随看语声,诸人所立的顶层地面,蓦起一阵轧轧之声。

这时,那两名黑衣大汉互视一眼,右侧那人忽然注意到江青赤红的面色,及摇幌不稳的身躯!

他向向伴一使眼色,大叫道:“咱们冲,这小子敢情已中了迷魂乡之毒了!”

另一名黑衣大汉,亦向江青仔细一瞧,豁然大笑道:“妈的,果然不错,咱们几乎让他给唬住了。”

正在这时,二人头顶的一方岩层,已自缓缓移开!

这两名黑衣大汉好似陡然壮起胆量,齐齐大喝一声,猛力向江青身前冲到,同时,两柄锋利的鬼头刀,亦搂头盖脸的劈至!

江青大笑一声,身形毫不转动,双臂疾如闪电般一幌,已然扣住二人的腕脉穴!

尚不待这两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人汉惊呼出声,江青已倏然吐气开声,双臂用力一拋一抡,呼然一响,两个偌大的身躯,已如风车般倒旋出去,但闻“噗嗤”一声,踉看又一是两声闷嗥,这两名黑衣大汉,已自脑浆袭迸溅,撞死在石壁上!

几乎在向一时间,自那移开的壁顶中,疾如飞鸟般掠下两条紫色人影来!

江青目光一警,看出来人正是那面容冷漠,神态严峻的连心双老!

连心双老身形始才落地,就看见撞死壁上,摔落在地下的两名属下!

但是,二人都清矍寒冷的面孔上,却没有厅由任何一丝惊惧或怜惜的神色,目光一瞥之下,已转到江青身上!

江青这时,又觉得脑际微微一眩,他双目轻闭,尽力地忍耐看。

连心双老冷冰冰的一笑,右侧老人这时阴沉的开口道:“江青,阁下好辣的手段,只是,你目前已自投罗网,恐怕你的命运,亦不会比阁下杀死的二人强到那里去!”

左侧老人亦冷削的接道:“晚辈,你连杀本庄庄友三人,连心双老易志、易成便首先不能放过你!”

江青倾力袈出一付神态自若之状,冷笑道:“二位站在那里妄自吹擂有何用处?不服气便上来试试!看看江某能否教你们从此闭嘴不言?”

连心双老易志、易成闻言之下,毫无表情的相互一瞥。

蓦然,二人身形疾若风驰电掣般,一左一右,闪向江青身侧,而几乎又在向一时刻,两片漫天掌影,挟?无匹的劲力,同江青双臂猛袭而到!

江青眼皮子也不眨一下,双掌倏起,右掌幻成圈圈圆弧,左掌带起一溜星茫,锐风拂处,立将二人攻势化解!

那尖锐的罡气,更将连心双老逼出三步之外!

江青身受毒伤之下,所施出的“银月寒星双环式”,威力虽不及平素之半,但这邪神当年睥睨武林的绝技,却依然是当今一般江湖高手所无法抵挡的!

连心双老易志、易成二人,乃是孪生兄弟,早有意相通之灵,二人身形始退,又双双冷哼一声,不约而回的复又纵身攻上,二人四只铁掌,彷佛飘云般上下翻飞,身形似电跃疾闪中,劲气如啸,滚滚涌出!

江青身躯不敢稍做移动,他强自镇定心神,施展?邪神嫡传绝技,与这两位武林中拔尖的高手,做?艰苦的拚斗!

这时,任凭连心双老二人,掌势疾如狂风骤雨,倾出全身之力攻上,却依然占不到江青丝毫便宜,而且,更时常被江青所使出的精妙绝?,逼得左右闪躲,招架不迭!

栅牢内的大旋风白孤,此刻怒目圆瞪,愤声大叫道:“姓易的两个老杀才,你们还算是白道英雄称字号的人物么?以两打一,以众凌寡,真他娘的猪狗不如!”

然而连心双老易志、易成两人,却一言不发,仍旧沉看地与江青拚斗?,对白孤的讽骂,好似根本就没有听到一般!

显然,这两位功力极高的连心双老,己在邪神传人的一对铁掌之下,甚至连愤怒的时间也没有了!

江青出手之间,虽然凌厉严密,但他自己明白,这不过仅是靠一股强韧的意念力在支持看他,因为,江青此时的躯体,已成强弩之末,根本就发挥不出多少精力了。

在这栅牢之前的地面上,正当战斗进行得更加激烈的时候……裂开的壁顶之上,又闪电般掠下六条人影来!

江青在忽忙中漩目望夫,只见这掠入的六条人影,竟是银衫青轮万兆扬、百步弯月傅泉,及铁笔四雄等人!

六人身形始才立定,银衫青轮万兆扬已大步行近,沉声喝道:“江大侠,阁下目前已吸人那“迷魂乡”中的毒雾,若不及时停止用力,要若是听任这毒牲蔓延开去,恐怕便要终生残废!”

江青鄙夷的向银衫青轮投去不屑的一瞥,重重地冷笑一声,又疾速的向连心双老劈出七掌。

劲力冲激中,连心双老易志、易成二人,应势狼狈的退出三步开外。

百步弯月傅泉望看江青站立不稳的身躯,灰眉微皱,宏声道:“江朋友,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阁下目前处于如此劣势,犹想做困兽之斗,不是透看太也不智么?”

江背大喝一声,掌势攸起。又将连心双老追得左闪右躲,他狂吼道:“你们这些为虎作伥狼心狗肺的杀才听?,只要我江青能全身而退,今后便与你等永不甘休!”

他话声甫落,脑中又是一阵极度的晕眩,全身亦机伶伶的一颤……

连心双老看出便宜,厉叱连声,又猛烈的围攻而上。

银衫青轮看得没趣,暗自叹息一声,同身傍各人微使眼色,也侧身加入戏圈,闷声不响的动手出招。

随?银衫青轮万兆扬的动作,铁笔四雄亦喝声连起,各人抽出一只鸭蛋粗细,精光闪耀的二尺铁笔,纵身扑上。

这又是一场极不公平的争斗展了开来!

江青狂笑连连,运掌如风,招式起如风飘云舞,又似浪啸涛涌,与这七名武林中盛名垣赫的高手战在一处!

百步弯月傅泉面色沉凝,站在一傍动也未动,他这时正在深深的犹豫?,以自己等人平素在江湖上的声望,该不该再次以多凌寡,而且,对方已经身受毒伤!

傅泉正在沉思考虑,囚笼内的大旋风白孤,已双目怒睁慾出,须眉皆颤的狂叫道:“银衫青轮,你好……有骨气,啊啊……七个武林中道英雄称字号的好汉,围攻一个身受毒伤之人,好呵,万兆扬,除非你宰了白某,否则,日后江湖上便会盛传你今日的豪举了……”

天星麻姑钱素亦好似豁出去了,她激动的摇?那儿臂粗细的铁栅,尖声说道:“公子,杀死那些奴才,叫他们知道真理,知道道义,杀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毒雾鬼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