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情义难兼

作者:柳残阳

在烟霞山庄的后面,依着一片陡峭而高耸的山壁,筑有一栋小巧精致,色作朱红的楼阁。

悄壁之顶,丹枫嫣红,更有一条小小宽的瀑布,如碎玉洒珠般,自壁顶倒鸿而下言,阐发“技”与“道”的关系。对于真、善、美的关系及 ,清声砌砌,薄雾缭绕,衬着朱楼前一片幽雅的竹林,景色之间,显得清丽无比。

此刻,正是拂晓以前,天际仍是那么沉深黝暗……

忽然,一条人影,自竹林中跄踉走出,脚步不稳的向那朱楼前闪缩跃去。

而他……正是江青!

江青借着手中掌利无匹的烈阳神珠之助,炸毁鬼池之后,乘着烟霞山庄各人惊惶混乱之际,迅速地夺路突围而出。

他心神之间,早已处于极度恍惚的境界中,在急不择路的狂奔下,终于极艰险的逃出那再世牢中,而来至这景色幽雅的朱楼之前。

此刻,江青虽然神智晕眩,百该酸软,但他仍然凭着一股意念的支持,想急切的寻到一处隐蔽安全之地,供他暂时养息……

他望着周遭秀丽的景色,骤然间感觉心旷神怡,深深的呼吸了几次,于是,芬芳的青草气息,掺合着夜雾中沁凉的空气,在他胸控内做了一次舒适的循流。

而江青在身体与精神上的潜在疲睡,亦随着他心神的旷怡,无形之中缓缓的侵到。

他整个身体在微微地摇幌着,艰辛的提步向前走去,自然,他仍没有忘记,在目前的情态下,应有的警惕性……

借着林木与花草的掩护,江青渐渐来到那红楼的后面,自峭壁顶端流泻而下的那条瀑布,在这栋红楼之后,汇成了一湾清冽的池水,却漏而不溢……

淡淡潮湿的呢土,贴在江青灼热的面孔上,他在心中狂乱的叫着:“不能晕倒,这里仍不安全……不能晕倒……”

于是,他在几乎失去意识之前,又极为困难的自地下爬起。

而他那双蒙眬的双眸,也在模糊不清的向四周观望,终于,他注意到在面前的这栋红楼顶上,好似隐隐有着一间阁楼!

江青心中付思道:“现在天已快亮,若不及时寻找一处安全之所,疗伤迫毒,只怕再遇上烟霞山庄之人时,真得束手就擒了!”

他又向那楼顶仔细一望,微作犹豫,顿时下定决心,好歹先掩人那阁楼中匿藏一段时间再说。

江青想道:“大凡阁楼之上,皆是置放杂物之处,不但甚是清静,又鲜有人登临,目前无法之下,只好冒险一试,吉凶安危,亦在此一举了。”

想着,他已微微活动了一下酸楚疲困的四肢,长长吸入一口真气,双臂急振,身形倏然拔空三丈!

这三丈之高的距离,在一般武林人物之中,已算是极佳的轻功造谙了,但是,在江青来说却不及他平素状态下的一半啊!

他暗自嘴叹一声,双脚连蹬,尽量提气凝神,倾力往上拔升!

但是,他在此时的情形下,委实再地无法做任何进一步的努力了,就在江青瘦削的身躯,离那阁楼尚差四尺之际,他已力竭下坠,体内真气也急速的向四下溃散!

江青暗叫一声:“不妙!”

身形在急速下落中,他倏然一个大翻身,掠入阁楼之下,一排伸出的绿色栏干之内!

他这时犹能在疾速下落的情势中,在空中转折方向,虽然十分卓越,但江青却已尽了他全身残存的真力了!

江青急远翻折的身形虽然很快,然而在掠入栏干之后,人都噗地一声,陪倒地上!

这栏干之内,便是两扇紧闭的青纱门,一张雪白的丝幔,正轻轻的挂落在地上。

江青强忍住身心剧烈的痛苦,急促的喘息着,身躯又复簌簌地颤抖着……

忽然,“依呀”一声,那两扇青纱门已启开一线,白色的丝幔微微一幌,一溜寒光,猛然刺向江青肩头。

同时,一个娇冷的声响叱道:“大胆狂徒,竟敢夜闯后庄,看你往那里逃!”

一股本能的反应,促使江青迅速的翻身闪避,同时右手指中二指微曲,运起”并天指”,急急向袭来的剑锋点去!

但是,江青却忘了,他此刻早已身无点劲,出手之力,又怎能及得上平素的十分之一呢?

他指方始才点到那冷硬的剑身,劲力透处立时“嗡”的一声,将变来青锋撞出半尺!

突袭之人,似乎料不到对方功力会有如此玄妙,她微叹一声,青纱门成开,利剑又蓦然似闪电般挽起一道寒光,向江青手腕刺到!

这时,江青借着些微的晨光,已约略看清猝袭之人的面孔,竟赫然是那双飞仙子之一的全玲玲!

江青此际,实已无力再做任何闪躲还攻,但是,他却默然紧闭嘴chún,决不出声,他要看看,这位烟霞山庄的女公子,如何戮杀自己!

青锋过处,“嗤”的一声,锋利的剑尖,也深深刺入江青左腕之内!

而在这一剎那间,满面含嗔的全玲玲,也看清了伤在自己剑下之人是谁!

她“啊”的一转惊呼,整个人立似一座石像般,完全征愕住了!

江青冷漠而生硬的注视着全玲玲,目光中,隐射着极度的卑夷与仇恨!而这时,全玲玲那柄利剑的剑尖,仍然插在他左腕的肌肤之内!

全玲玲凝望着江青蜷伏在地的身躯,猩红的火云去上所缀补的金色三角形鳞片,正在轻微的闪耀,颤抖之下,此刻江青面色惨白如腊,发髻散乱,嘴角上却有着一丝冷嘲的微笑……

全玲玲这时的心中,已完全被悔惭与自责所充塞,她后悔极了,难过极了,一对俏丽如波的美眸中,已不自觉的流滚着晶莹的泪珠……

她多日来所刻骨相思,梦魂萦系的人儿,竟在身负重伤之下,又被她猛戮一剑,不论她这一剑之过,是有心,抑是无意,总是已经铸成大错了。

而且,这不也等于是间接宣判了全玲玲那万一的指望都失掉了么?她要不是处在与江青对立的情况之下,原木就有丝毫不弱于云山孤雁夏蕙的条件啊……

江青冷厉的目光,更好似一把尖锐的匕首,洞穿了全玲玲的心房,而且,更将它绞得粉碎了……

忽然,全玲玲微微的抽搐起来,两行晶莹的泪水,顺颊流下,她这时才悚然将手中利剑,自江青左腕肌肤之内抽出!

江青有些迷惑的望着全玲玲那清丽哀伤的脸庞,他想不出,也不愿去想,这武林中夙负盛名的双飞仙子,为何会在得到胜利之后,竟会如此悲痛?

江青冷淡的一笑,语转黯哑的道:“全大小姐,莫非你难过这一剑未将在下刺死么?来,在下目前早已力尽神疲,无论你再补上几剑,在下都不会在意,若你不屑下手,便将在下交到令尊面前亦可,大名鼎鼎的飞索专诸,只怕正为在下的突破再世牢,而大发雷霆之怒哩……”

全玲玲娇躯微颤,她忽然弃剑于地,变手掩面,悲戚的叫道:“江……江青,你……你不要再说了,若你恨我,便立即将我杀死吧……不要讽辱我,我……我受不了……”

江昔嘶哑的狂笑一声道:“全大小姐,的想要江昔在临死之前,再度认清一次你们双飞后人的阴诡手段么?哈哈,江青虽然无谋无勇,却……却也不是个白痴……”

江昔说到后句,蓦然全身一阵抽搐,肺腑剧烈翻涌,一大口鲜血,随即狂喷而出,他双眸缓缓闭下,口中犹在模糊不清的说道:“动手……吧……江青……不……不会……为邪神丢……人的……”

全玲玲心中顿如刀绞,泪水又复夺眶而出,宛如杜鹃啼血也似的嘤咛一声,随即不顾一切的伏倒在江青身上,惶乱的摇幌着江青已寂然不动的身躯。

她哀伤的泣道:“江青……江青……你别这样卑视我,全玲玲不会是你想象中那样下贱的人……江昔,你不能死……我不许你就此而去……你知道我多日以前,便已深爱着你么?江青……你听我说……如你恨我今日的过失,那么,你杀了我吧……我情愿以我的生命,做为我今日过失的补偿……青……青你听我说啊……”

全玲玲心中情感的爆发,此际有如洪水决堤一般,不可抑止了,她要将多日来的刻骨相思,在这剎那之间全然倾吐,而且,不顾它的后果与发展……

但是,江青却早已寂卧不动,全玲玲的哀恸倾诉,他是听到了呢?抑是毫不知悉?……

天色,已经微微明亮了,鸡啼之声,又已三鸣……

     ※        ※         ※

午后,这栋小巧精致的红楼中,一片静寂,没有一丝声息。

懒洋洋的秋阳,如一个离得太远的火球般,柔和而温暖的金黄色光茫,洒落在大地上,在峭壁的枫林中,在周遭幽雅的花木间,也洒落在这样清静的红楼,以及这栋红楼中的一间雅致的绣阁里……

一切都是显得如此安然与平和,没有一丝喧嚣,没有一毫烦燥,更没有半点的凄厉杀伐之气。

于是,精致的绣阁中,一张桃花心木雕成的朱桌上,那青莹的鼎炉内,缭绕地升起镂镂淡淡的擅香,蓝白色的香雾,如空中轻灵而美妙的云霓,划出淡淡的,幽雅的心曲之声,然后,又缓慢的飘失,消逝……

一个绰约而窈窕的少女身影,正在一座上铺浅绿被褥的锦榻之前,她以手支颐,双眸安祥的注视着床上一个俊逸的青年。

我们定然知道,这少女便是那双飞仙子中的大姐全玲玲,而那躺卧床榻上的青年,是身中严重毒伤的江青。

全玲玲在江青昏迷之后,慌乱的将他抱入自己的阁房之内,然后,为江青包扎好手腕的伤处,又将江青安置在她自己的床上,她十分清楚,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要是万一被庄中其它任何人看见,则不但江青自此永无复出之日,即便自己亦将受到父亲无可饶恕的责罚。

因为她深深地知道,江青在她父亲的心目中,构成的威胁是多大。

全玲玲望着床上人儿那苍白的面孔,心中忧戚的想道:“他真了不起,庄中那再世牢,自己从未听说能有人硬闯出来的……但是,我现在既然把他救了,又该如何安置他呢?外面风声这么紧,爸爸已遗人到这里来察探过两次了,唉,爸爸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他处心积虑所找的人,竟然会匿在女儿的房中……自己今天装病没有出去,不知爹爹会不会生疑……这件事,除了使女秋红外,连妹妹都还蒙在豉里呢……”

她正在痴痴的想着,静卧榻上的江青,已经缓缓苏醒过来,但是,他却并未骤然将眼睛睁开,因为,凭他躯体及官能的感受上,他也可以觉出,自己并未陷身于另一个幽冷的牢狱中,他舒适的躺在那厚软的锦垫上,鼻管中享受着一股似兰似麝的芬芳香气,而这股幽幽的淡香,又是多么令人陶醉与依恋啊……

于是……

江青轻缓的将丰目微睁一线,自这微张的眼帘中,他看到这素雅的绣房,看到自己头顶的浅绿色罗帐,自热,也看见了依床而坐的全玲玲。

而这时,全玲玲那悠然凝思的神态,又是多么娴静与美艳啊!

江青知道自己所负外伤,已经包扎妥当,但是,他内腑之中,却仍然翳闷异常,脑中亦十分晕眩,全身四肢百骸,更是酸痛无已,毫无力气。

他极快的在心中忖思:“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这双飞仙子全玲玲为何将我留在此处?她原可以把我送到飞索专诸全立那里去……但是,如今自己却躺在这舒适的房间内,而且,看清形这更好象是全玲玲自己的闺阁……”

江青不由迷惑了,他非但想不出那原该痛恨自己的全玲玲为何待他如此优渥,更不了解全玲玲在遭到自己一番痛斥之后,却怎会毫不介意?因为,江青知道,一般来说,少女的心性,都是十分狭窄的……

但是,江青却遗忘了一点,这便是那个令人又恨又爱的“情”字,试想,除了为自己所爱的人外,又有谁会做出那些大胆得令人惊愕的事呢?

这时,全玲玲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一双玉臂缓缓伸展了一下,彷佛慾捉住那自窗外洒入的阳光……

这动作诱人极了,懒散中带着娇慵,那双躶露的玉臂,宛如一对雪白的莲藕,是那么晶莹细腻,柔滑均匀,令人有着一种渴想抚摸上去的感觉。

江青急忙闭上眼睛,微微将头侧转。

然而这一个轻微的动作,已被全玲玲所发觉,她不由颊上骤然飞起一片桃红,一时羞涩的坐在凳上,又怯又喜的睇瞥着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情义难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