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奇兵突出

作者:柳残阳

室中洋溢看一片融洽的气氛,再也没有适才那剑拔弩张的沉重与翳闷。

全楚楚咯咯笑道:“姐姐,我真佩服你的胆量,爹爹他们,只怕已将这双飞鸟翻过来了,想必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解决(见“真理标准”)。马克思主义哲学第一次把实践观点 ,江青这小子:啊,江公子竟会在姐姐住的“丹寒楼”中……”

全玲玲羞涩的瞥了江青一眼,而这时,江青的目光亦正好向她瞥来。

二人同时会心的微微一笑,江青低声道:“多谢二姑娘成全之恩,在下适才多有冒犯,倘请念及在下目前困境,莫予为难……”

全楚楚一撇嘴角,道:“鼎鼎大名的火云邪看,如此向一个女子说话,岂不是有辱阁下的尊严么?”

江青面孔一热,吶吶不能出言,他这时深深的发免,面前的小妮子,那张利嘴,确实不易相与。

全玲玲轻轻一扯妹妹衣角,故意忿道:“妹妹,江公子受那“迷魂乡”毒雾之伤,你可知解葯置于何处么?”

全楚楚仰首沉思了一阵,道:“这“迷魂乡”毒害的解葯,好象放在耿叔叔那里,嗯……待我想个办法……”

江青急切的注规这精灵刁幻的全楚楚,心中十分盼切,他急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信力,以便前往解救拜兄等人。

这时,全楚楚忽然的叫了一声,说道:“有了,耿叔叔最喜欢喝酒,待到了晚间,我亲手做几样菜肴,再将爹爹埋存的醇酒“女儿红”偷出一坛,去巴结巴结他,再用言词一套,只怕连他的生辰八字也能掏出来哩!”

全玲玲微微一笑,道:“妹妹,你真聪明,姐姐比你差多了……只是如此难为你,将来不知用什么来报答我的好妹妹……全楚楚咕咕一笑道:“够了,够了,别给妹子灌迷汤……我可不是江公子!”

全玲玲呗了一声,正待伸手拧她,全楚楚已宛若一溜轻烟般b娇笑看奔出室外。

江青对看全玲玲微微苦笑道:“合妹确是十分精灵,只是有时太也令人难堪……全玲玲温柔的为江青将薄被掩好,轻声道:“你别生气,妹妹年纪还小,其实,她的心性是最纯厚不过的,只是有时脱不了顽皮的性子罢了……江青舒适的躺下,望看全玲玲娇丽的面孔,低沉的说道:“全姑娘,你待我太好了,我怎会生令妹的气呢?在我处于如此困逼境地之时,蒙二位姑娘仗义援手,我感激还来不及……”

全玲玲此时睇视床上的人儿,良久,良久,她又深情的道:“不要这样说,只要你心里能这么想,我已经很满足了。”

时间在静寂而和谐的气息中,缓缓溜逝,使香袅袅的飘升,又轻淡的隐散,而金黄色的阳光,已自窗前悄无声息的拖长到床边……

     ※        ※         ※

夜幕,似一张无边无际的黑纱,轻轻使罩住大地。

“丹寒楼”中,银烛吐辉,白莹莹的灯光,点缀看这栋精致幽雅的小楼,远远看去,有看一股悠然出尘的清逸之气。

全玲玲的闺阁之内……

这时江青正将食剩一半的“冰糖燕窝汤”置于床傍的小几上。

全玲玲玉手执看一方丝巾,体贴的为江青拭净层角的残渍,她指着小几银盘中,几色精巧的细点道:“江公子,你怎么只吃这么一点?是不是这些粗劣的食物不合你的胃口呢……”

江青那苍白的面孔上,有看一丝病态的红晕,他笑看道:“这些点心做得可口极了,若非在下腹中涨闷,只怕早已一卷而空,全姑娘,过些时日,在下定会再行叨扰你一吨的……”

全玲玲第一次在脸上现出一丝开朗的微笑,她柔声道:“只要你愿意,我一定会尽力做些食物相邀,多得要你涨饱得连走路都感到艰难……”

二人相视看轻笑起来,江青说道:“好,看你能否埧得饱我这个无底肚皮!”

全玲玲抿嘴嫣然,正待说话。

珠僚掀处,全楚楚香汁涔涔的掠入室中,她娇声道:“咦?二位倒还挺高兴呀,可将我这好心人吓都吓坏了……:江青与全玲玲同声急问道:“什么事?可出了岔子么?”

全楚楚抽出腋下丝绢,轾轾拭去炉角、洼的汗满,喘息了一阵,始在一张锦墩上坐了下来。

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眸,同室中二人一砧,道:“姐姐,娘适才要到丹寒楼来看你,地急得什么似的,直唠叨若心肝宝贝,又令李大妈取出五钱参王,合看银耳熬了,要亲自为你送来……”

全玲玲面色一玉,急道:“这怎么行?妹妹,你快去向娘说一声,就说我已……”

全楚楚不待乃姐将话说完,接看娇声一笑道:“说你已经睡了,是么?哼,我早就说了,而且玡,还说你不愿有人来打扰,连我都被赶出来了哩……”

全玲玲讪讪的道:“无论赶谁,我也舍不得赶我最疼爱的妹妹呀。”

全楚楚一挟眼睛,瞥了江青一眼,咭咕笑道:“只怕未必吧,还有比妹妹吏便你疼爱的人呢……”

江青恐怕这刁钻的丫头说得太露骨,令二人下不了台,他故意哈哈一笑,急急岔道:“二姑娘,外面可有其它消息么?在下拜兄等人,不知目前安危如何?”

全楚楚忽然面色一凛,庄容道:“江公子,你是否与两湖一带的“蓝翼铁骑会”有渊源?”

江青愕然一怔之下,随即颔首道:“不错,在下与“蓝翼铁骑含”瓢把子,蛟索飞锤岳扬素交不恶,二姑娘忽然问及此,是否有所见闻?”

全楚楚点头道:“是了,按本庄丹阳湖沿岸眼线传报,有大批两湖蓝翼铁骑会之人,聚集湖岸,来势泅泅,声言若不见到江公子等人平安出庄,便是拼看一死,也要与本庄一斗……!”

江青不由又骜又急,哺喃自语道:“糟透,大概岳老哥哥亡率看他的手下赶到了,唉,他怎么恁的孟浪?也不想想,烟霞山庄岂是蓝翼铁骑会所能抗衡的?唉,这又该如何是好……”

全楚楚又道:“家父闻报之下,十分震怒,但经家母劝慰陈策,现下已经略微平了一丝怒气,今晨家父已谕令沿湖所有船只,不得载运蓝翼铁骑会的任何人渡湖,更遣出庄中大批好手,分乘三艘“黑蚊船”,昼夜不息的巡戈全湖,并决定在将江公子之事作一了龂后,便一举将“蓝翼纤骑会”诸人戏满!”

江青心中一急,面色立时倏转惨白,胸口翳闷之感逐又沉重,他暗忖道:“岳老哥虽然豪义干云,令人钦服,但他太不为自已目前悁拍刀估且一下……凭烟霞山庄之能,岳老哥哥诸人岂不是等于自投虎口么?这样一来,自己的罪过可大了……”

他正在想看,全楚楚司自便内拏田一个青莹莹的玉瓶来,娇媚的一笑道:“姐姐:置于耿叔叔虚的“迷魂乡”解菜我已拏到手了!”

江青大喜过望,感激无己的道:“多谢一一姑娘,二姑娘如此为在下费神,实令在下于心不安……全楚楚一笑道:“得了,少给我来这一套,我可不是姐姐……”

说看,将手中玉瓶返到江青手中,不待二人说话,又笑道:“我不是自夸,我那一手“荀爆鸡丁”“醋溜俚鱼”,只怕谁见了也要垂涎三尺,耿叔叔一看我踹了去,就乐得什么似的,笑呵呵的合不掩嘴,经我给他连续戏上了尖猊高帽子,再加上一缸陈年“女儿红”,他早就醉啕陶的,不知姓什名谁了,那还经得我这么一套?就差点连心肝也吐了出来,何况这解葯的放置处?”

江青与全玲玲二人俱皆忍俊不住,全玲玲笑问道:“全庄主在严密戒备,耿叔叔身为总管事,岂能如此疏忽?”

全楚楚一扮鬼脸,道:“哼:有我这鬼灵精,耿叔叔岂能逃得过?”

江青闻言之下,不由哭笑不得,全楚楚亦发免了自己话中有看语病。她粉面一红,急道:“耿叔叔可还宝刀未老哩,我临走时,他还冲看我磁牙一笑说:“贤侄女呀,别以为叔叔被这区区一垆老酒就灌倒了,再来三垆五垆,叔叔也照样喝它个清光……”

不过,我看他说话的时候,直打酒咯,脸乜红得像个大柿子似的……”

江青心中暗笑道:“入云神枪耿忠,这一次可被全楚楚这丫头片子害惨了,只怕我毒伤痊痒以后,他还估不透我是用的什么邪门呢。”

这时,全玲玲行至床前,同江青道:“江公子,请实时将解葯服下,大约再养息三天,便可起身行动了。”

说到这里,全楚楚忽而掩嘴一笑,袅挪坐姿的向室外走去。

江青正猗不透全楚楚为何突然发笑,全玲玲已面上生霞,慾说又止的犹豫起来,那娇羞的模样,直是令人又爱文怜。

江青不由满头雾水,他惑然问道:“全姑娘,你莫非有什么话要讲么?”

全玲玲粉面更红,她银牙暗咬,道:“没……没有,江公子,病体不宜久匮,你……你服葯吧!”

江青并未想到其它,微微一笑,已将瓶塞拔开。

只见这小小的玉瓶中,理漾看大瓶rǔ白色的溶液一股清香,沁人心脑。

他绍不考虑,举瓶对嘴,“咕噜”一声,立时将全然饮下。

江青免得这rǔ白色的汁液,清冽无比,更带苦味,顺看喉咙流到腹中后,内腑各处瘀塞的血气,登时机缓行开,胸口的瑙闷,亦逐渐散接……

但是,经这股清冽之气的催动,己将他全身秽毒一齐逼向下腹,江青肚中咕噜咕噜直响,疼痛难忍。

他面色涨得紫红一片,黄豆大小的汗珠,顺额流下。

全玲玲这时急忙启开室后的一扇小门,羞涩的道:“江公子,请……请入内泄出毒声秽之物!”

江青闷哼一声,扺被而起,跄踉行人都门后一间暗室之内。

这间暗室之中,配置有全套精细而清洁的盥洗用具,江青身上火云衣,早已被全玲玲为其褪下放妥,他此刻急忙将中衣及小衣解下,坐在一且大理石雕就的便桶上,尽情地将体内秽毒泄出。

江青这时但觉腹痛如纹,全身毛孔,亦泌流出乌黑色的黏液,其臭无比,胸口一阵翻涌,跟蓍又连续呕出不少乌黑腥臭的税物来。

这一阵折腾,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才泄除完竣,江青这时早已鼻息悠悠,四肢百骸酸麻酥软,毫无点力,整个人也颤于其上……

但是,江青脑中都十分清醒,他这时暗自叫糟,但任他如何便力,都休想便身躯移动分毫,他心中暗忖道:“这付模样怎能见人?唉,胸中翳闷及血气瘀塞虽已解除,但现下不能令四肢行动,身上这么污秽,而且衣衫又未穿上,在目前又叫谁来收拾呢?……”

他想到这里,立时蓦然记起全玲玲促其服菜时,那羞涩无已之状。

江青心甲一动,想道:

“莫非全玲玲……她?不好,自己这个样子,怎能假手于一个黄花闺女来协助?”

他正在想看,那扇小门已轻轻启开,青白的银烛光阵下,一个窈窕的身影,缓缓地向江青身傍行来藉看她映在壁上的修长身影,我们可以发觉这进入室内之人,正在全身颤抖,好似甚为激动一般终于,一双颤抖的手,轻柔的扶在江青肩头,吃力的将他抱下,平放在白磁砖嵌就的地面上。

江青倾力将那沉重的眼帘撑开一线,在微弱的灯光下,看见那为他解除衣衫,拭抹秽迹的人正是双飞仙子的大姐——-全玲玲。

青白色的微光,映在全玲玲那秀丽的面庞上,那上面正渗出隐隐香汗,她离看江青的面孔是如此之近,以至于她呼吸出的阵阵淡香,皆散人江青鼻管之中。

全玲玲肤体上散发看一股*女特有的芬芳,这股芬芳是多么的引人与高深:与江青全身上下的恶臭相比,直令他羞惭得无地自容。

但是,全玲玲好似全然不避讳这些即便令一个俗汉也掩鼻不述的恶臭,她仔细的为江青洗擦这些污秽,全身的饥肤与毛孔,她几乎一个也不放过……

江青不由在心中暗自叹息看,他已为自己今后的情感选择,无从取舍……

过了很久一段时间,全玲玲始将全身赤躶的江青抱起去安放于一个纹理细致洁白的浴盆中,为他全身洗涤了一遍,更含看满口清水,亲自哺于江青口中,洗满他嘴腔内的污物……

虽然距离是如此逼近,江青仍可自那细微一般的眼帘中,看到全玲玲那嫣红慾滴的面疣,娇羞不胜的佣态,及她细喘吁吁时的芬芳之气……

全玲玲又将自己罗衫褪除,将身上沾染的恶臭洗去……

莹白如玉的饥”玲珑突凹的身厅,再经灯光的映像,便彷若是一会莹白无瑕的玉像,没有一丝婬邪”是那么崇高和圣洁……

江青急忙将坐目紧闭,不敢睇规,但是,仅在这剎那间的一瞥中,这深刻的印象,己深深的印人他的脑海之中,而且,将使他永生不能忘便。

锦榻之上,罗帐半垂。

全玲玲那如玉似的面庞上,残霞未退,她这时已换了一裘轻柔宽大的雪白罗衫,含情脉脉的睇着正自衰弱无力,静卧床上的江青。

忽然一阵脚步轻响,全楚楚都还手蹑足的走了进来,她向乃姐微微一笑,又向床上的江青投注一眼,轻笑道:“姐姐,银镯黯淡,罗帐低垂,卿欢妾爱,笑睇轻语,好一片旖丽风光,……这倒似洞房花烛的新婚之夜呢……”

全玲玲娇羞无已,低嗔道:“妹妹,你再这样碎嘴,我可要不依了……说看,全玲玲脸色随即一黯,伤感的道:“将来,若他弃我而去……唉,我怎知他对我有意抑是无情……全楚楚正色道:“他敢:若他不要姐姐,我第一个和他拚命!”

全玲玲爱怜的握看妹妹的双手,强颜笑道:“妹妹,别这样说,男女问的情感,是不能有丝毫勉强的,江公子若不变姐姐,姐姐又何必强求呢?勉强求得的情感,将不会是幸福,而是永生缠绵不绝的痛苦……”

全楚楚眼眶微红,急道:“姐姐……但是……你己与他有……右过肤体之亲了……”

全玲玲凄然一笑道:“是的,若江公子不爱姐姐,姐姐亦永远不会再有第二个人,那时,姐姐会自己去看我一个没有痛苦的世界……”

全楚楚嘤然扑倒在乃姐使中,抽搐地道:“姐姐,你不要太使,江青不会如此薄信寡义的……他如真敢这样,我们姐妹一起死给他看!”

静卧床上的江青,神智早已恢复,使祆四肢仍然妀软如故,无力移动,双飞仙子姐妹二人的谈话,他早已一句不漏的完全听入耳内,他这时心如乱丝,百感交集,但是,严格地说起来”悦之情,封多占一成,因为,入非木石,孰能无信?何况,江肓更受了双飞仙子寮伤匿身之恩,更是促使情感交流的桥梁江千自己也不敢确言,他是百亦对全玲玲生有倩愫,但无可置疑的,若江青要阻止自己对全玲玲情感呢……

的滋长,则已属不可能之争。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尤其当他明知一件享不该为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去做了,这有时固然是环境与倩转所逼,但一种潜在意诚的促使,与天生俱来的“倩感”及“爱好”因素,邽也不可忽视,你要我解:么?那么,未蛾扑火是什么原因呢?我们只能说那是一种“追求”与“祈望”……

夜,更寂静了。

江青正缓慢而艰辛的事开双眸。

全玲玲一笑,怯生生的道:“江公子,你觉得好些了么?”

江青亚声道:“全姑娘……你……唉,你叫我怎么说呢?”

全玲玲尚未答话,全楚楚一瞪眼道:“江青,你要怎么说,就怎么说,那怕叫我姐妹实时死在你面前!”

全玲玲惶急的叫道:“妹妹……”

全楚楚毫不理睬,接道:“江青,我告诉你姊,若有一天你负了我姐姐,我们纵使打不过你,变鬼也要缠看你,你要知道,受良心的责备,是永远不会安宁的……”

全楚楚连珠炮似的数说了江青一顿,全玲玲早急得清泪盈眶,但是,江青都丝毫不感念怒,平心静气的聆听着全楚楚的责难。

这时,全楚楚话声始停,江青已声音喑亚的道:“二姑娘,请暂息雷霆之怒,事情尚未到来,你怎知在下负心或是不负心呢?此时下达断语,未免为时过早……江青并非忘恩负义之徒,绝不会做口那绝情寡义之事,此点,是在下目前急需表明的─”

全玲玲心中悲喜参半,默默地低下头去。

全楚楚一沉思,正待说话——楼下一阵细碎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更且向楼上移来。

全玲玲悚然抬头,全楚楚续即幌身掠向室外。

过了一会儿,只听到全楚楚与另一个女子急促的谈话之声。

全玲玲面孔上神光湛然,挡身在江青所卧床前,她在准备万一之时……:没有多久,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又同楼下行去,而全楚楚亦已面色十分凝重的行入房中。

全玲玲急忙问道:“妹妹,来人可是春碧?她有什么事吗?”

全楚楚先向江青奇异的一瞥,又向乃姐道。“正是春碧,姐姐,你这四个使女可襄你调度苦了,昼夜不停的轮珏守在楼下……”

全玲玲又问:“春碧如此忽忙的上楼,可有什么急事么?”

全楚楚向前踏进一步,说道:“咱们庄中,适才可来了大人物啦,这回竟然又是冲看江公子来的!”

江青不由一怔,急道:“什么?为我来的?这又会是谁呢?”

全楚楚双手一负,故意学看文人踱方步那样,在室中一摇三摆的走了两步,口中低吟道。

“嗯,嗯,海……上……尊……长……离:老夫─长离一枭卫西是也!”

江青闻言大奇,惊道:“啊:长离一袅卫老前辈到了?奇怪,他怎么知晓我在此处?”

全楚楚哼了一声,道:“这一下江大公子的援兵可郅足了,卫老儿竟然堂而皇之的明看拜庄,胉子倒是真的不小!”

江青不由暗中一哂,忖道:“烟霞山庄的双飞后人,可以唬住别人,长离一袅卫西定然不理这个碴,不过,他忽然来此,到底是何含意?莫非真想协助自己么?”

他正想看,全玲玲已柔声道:“江公子,你在想什么?”

江青楝然一惊,笑道:“我在想,卫西到此,主要目的何在?”

全楚楚哼了一声,道:“这卫老儿虽然横,可也不能横到咱们烟霞山庄头上……我看哪,爹爹定然不会高兴,稍停只怕又有热闹可瞧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