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杀劫难避

作者:柳残阳

全玲玲忧戚的一瞥江青,轻声道:“江公子,依你判断,长离一枭会与家父大兴干戈么?”

江青双目微阖,摇头道:“长离一枭卫前辈,行事素来神鬼莫测,在下与他并无太深交往,但是称。中国《淮南子·原道训》注:“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 ,此人虽对在下尚称喜爱,却也不至于为了在下一人之事,而与令尊大动干戈。据在下看来,其中必然另有文章。”

全楚楚这时哼了一声,咀角微撇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卫老儿虽然盛名烜赫,也不能容他们到烟霞山庄撒野!”

江青本想说话,但他一念及长离一枭卫西此来目的,乃是为了协助自己,而面前的以飞仙子又对自己有着大恩,他现下帮助那方面说话都不适宜,是而,江青干脆缄口不言。

全玲玲柳眉微颦,低声问全楚楚道:“长离一枭仍在庄中么?是否有人陪他同来?”

全楚楚点头道:“卫老儿适才到达不久,由他师弟白骷髅孟化平,及黑煞手仇云随行,听春碧说,这两个怪物面目死板,就像两块木头似的。”

江青这时闭上眼睛,在心中想道:“飞索专诸至止,目前可说是已腹背受敌,视为眼中之钉的自己逃逸突围不说,现在又有长离一枭及蓝翼铁骑会诸人寻上门来,全立此刻,怕已伤透脑筋了。”

他将双目微睁,看了双飞仙子一眼,又想道:“但是,依目前情势看来,不可能实时动手的成份较多,因为,烟霞出庄经自己六人大闹之下,已有些损伤元气,加以自己逃逸无迹,而全立属下好手又有部份伤亡,依他那老姦巨滑的心性,必不肯于此恶劣的情势下,贸然与武林中威名素着的东海长离岛翻脸……”

江青想到这里,不由望着双飞仙子姐妹二人,暗中一叹,心忖道:“凭全立为人如此阴诡狠辣,却有着此等冰清玉洁的女儿,真是令人费解!”

全玲玲此刻心绪不宁的在室中来同走着,她希望长离一枭等人,能将江青救走,但是,她亦不愿自己父亲栽于来人手中。

这是一种矛盾的想法,自古以来,天下两全其美的事,到底是太少,太少了。

全玲玲徘徊在“父恩”与“情郎”的错综情感中,她不能明目张胆的违抗她的父亲,但是,她更不愿自己挚心爱的人,遭有任何困苦与不幸。

室中寂静逾恒,只有三人轻微的呼吸声,以及全玲玲不安而来回蹀踱缓慢的步履声,有节奏的响着。

忽然,楼梯又响,急促的脚步声,复移向门外。

全楚楚急忙迎出,一阵轻细而尖脆的谈话声,已微微再起。

片刻后。

全楚楚神色惑然的姗姗行入。她奇异的道:“适才春碧又探得消息,那长离一枭与爹爹谈未数语,便要求将江公子等六人释放出庄,爹爹自然拒绝了,但长离一枭并未翻脸,仅干笑一阵,便与他同来约两个怪物告辞而退,他们神通倒也广大,竟然每人都随身带着一个软皮气囊,吹足气后,便已坐上扬长而去。春碧说:“爹爹正在大发雷霆,一面已令谕全岛严密戒备。”

全玲玲叹息一声道:“唉!咱们烟霞山庄虽然名震一方,却也未见得能压得下人家长离岛,值此内忧外患之际,难怪爹爹要心情不佳了……”

全楚楚忽然一指江青鼻尖道:“喂,江公子,姐姐为你愁成这样,阁下却像个没事人似的,悠哉游哉的闭目养神,你心中过意得去么?”

江青不由啼笑皆非,他尴尬的道:“二姑娘,你要我怎样才是呢?”

全玲玲知道江青体内毒气虽除,身体却仍极孱弱,决然不能愤激伤神,她深恐妹子性急语直,触怒了江青,是而,她急惶的道:“妹妹,别这么说话,江公子身体尚未复原,再犯了病,可不是闹着玩的。”

江青毫不介意,微微一笑道:“全姑娘,令妹如此一说,倒使我想起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全珆玲、全楚楚两人,急急问道:“是什么办法呢?”

江青目光向二人面孔上一扫,道:“现在,我等之间,已然庸存有隐秘,是么?”

双飞仙子俱皆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江青略一沉思,庄容道:“二位心中,定然不愿在下落入令尊手中,对么?”

全玲玲急速颔首,全楚楚向乃姐一望,亦做了一个相同的表示。

江青又道:“但是,二位姑娘亦同样不愿令尊为了在下,而与长离一枭诸人发生冲突,以免引起一扬杀劫,是么?”

双飞仙子对望一眼,又轻轻点头。

江青正色道:“是了,在下此计,乃是于明晚此时,于在下体力稍为恢复之后,由二位姑娘设法,暗送在下出壮,再出在下寻着长离一枭及蓝翼铁骑会诸人,面陈一切,化解这场杀劫,未知二位姑娘以为在下此法如何?双飞仙子微微的沉吟了一刻,全玲玲已开口道:“那么,江公子陷入庄中的同伴,如何能救其出庄呢?”

江青道:“俟在下脱险后,再委请长离一枭卫前辈,持在下亲笔书函,呈送令尊,婉转说明一切,并保证今后在下决然不会与烟霞山庄为敌,此次一切已成过去,让其化做烟云,永不再有……”

江青说到这哀,含有深意的注视了全玲玲一眼。

全玲玲冰雪聪明,善体人意,江青这一眼中,已等于向她说明,此次仇怨之一笔勾消,全然是为了她的缘故。

全玲玲了然而感激的向江青嫣然一笑,将头微低。

江青又道:“大丈夫一言出口,如白染皂,在下决不计较比次事体得失,想令尊亦不致再行留难在下拜兄等人。”

全楚楚听江青将话说完后,正待夸赞此计可行,忽然脑中想起一件事来。

顿时,一片阴影,侵入她内心之中,刚才的欣悦,已一扫而空。

全玲玲惊异的望着妹妹忧戚的面容,她惶然问道:“妹妹,有什么不妥么?你好似有着心事?”

全楚楚望了江青一眼,道:“姐姐,你忘了昭妹妹的事了。”

全楚楚此言一出,全玲玲面色亦骤然转忧,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江青迷惑的瞧着二人,他想不出,是什么事情,令这两位明艳的丽人突然惊忧起来?

沉默了一刻,全玲玲始幽幽开口道:“江公子,你可知道昔年的武林双飞之一,无定飞环李琰玉李老前辈么。”

江青用力颔首,微怒道:“怎会不知,此人于六十三年前,曾暗算在下义父于自云岭阴阳崖之绝缘洞,使义父他老人家,惨受了六十余年不见天日的凄苦生活。哼!若非她已被义父当场震落崖底,在下便首先饶不过她!”

全玲玲看看江青愤怒之状,微微叹息道:“江公子,你可知李老前辈偕令义父隐居绝缘洞前,所发生之事么?”

江青茫然摇头,低声道:“这个,他老人家并未曾提及。”

全玲玲转首望乃妹一眼,又微微沉吟了一会,始徐缓的道:“当李老前辈未与令义父隐居绝缘洞前,她有着两位闺中腻友,一位武侠林三绝掌之一,摧山掌冉隐;另一位便是独轮展天修伟修老前辈,修老前辈的衣钵传人,江公子亦曾见过,即是银衫青轮万兆扬万叔叔。”

江青心中微震,已意识到这其中必包含有一段不可告人的隐秘。

然而,他没有插嘴,双目凝注着全玲玲,静待她继续说下去。

全玲玲那长长的睫毛低垂,平静的道:“无定飞环李老前辈,先结诚修老前辈于前,二人情感甚笃,李老前辈并曾为修老前辈生下一女,之后,便发生了绝缘洞那一幕惨剧……”

江青冷哼一声,怒道:“那是她咎由自取,谁叫这李琰玉如此狠辣……”

全玲玲没有辩白,仅温柔的一笑,又道:“李老前辈死后,她留下的女儿,便由独轮震天修老前辈抚养成人,并为其择定吉日,下嫁于江北金家……但是,可怜夫妇二人,俱皆薄命,结褵不及三年,又复生下一女孩后,便已双双染疾病而亡……独轮震天修老前辈,那时已年逾八旬,闻讯之下,急赴江北,为女儿办妥身后,便满怀凄楚的携着外孙女赶返归程,并含苦茹辛的扶育这位外孙女,这段日子,老少二人,的确是相依为命。又过了两年,终于,他亦一病不起,弥留之际,乃谆谆托孤于其唯一弟子银衫青轮。”

江青此时若有所悟,微微沉思。

全玲玲庄容续道:“在当年,家祖与无定飞环李老前辈及独轮震天修老前辈,交最莫逆,在这老一辈的人全然去世后,家父便专程过访银衫青轮万叔叔,请他将李老前辈的孙女送至庄中居留,万叔叔因他素来行踪无定,再者,武林双飞自来交往极深,因此,他使将这位苦命的女孩子送至烟霞山庄。这个女孩子,名叫金昭,今年已十九岁了,她每日切齿不忘的,便是要报复六十年前,绝缘洞那笔深仇……”

江青此刻已恍然大悟,为何银衫青轮万兆扬,会不顾与拜兄往日交谊,翻脸成仇的原因,他这时已对银衫青轮起了一丝隐隐的了解与同情。

全玲玲忧戚的道:“江公子,你现可以明白事情的原委了吧?所以,我只怕家父不肯这么轻易与你化解呢!”

江青亦剑眉深锁,面容黯淡……

忽而,他毅然道:“罢了!无论如何,在下亦只有先行出庄,去稳住长离一枭及蓝翼铁骑会诸人,不论令尊对在下如何,在下亦不能为了此事,引起一场莫大争斗,在下义父这笔昔年恩怨,自当由在下鼎力担当,决不能为此而演出太多流血争纷,更不能牵累在下拜兄等人……”

全玲玲担心的道:“江公子,你准备如何呢。”

江青倔强的一笑道:“在下出险后,将依先时决定的心意去做,若万一不成,再由在下与那金昭当面解决此事……”

飞仙子姐妹沉默了。全玲玲在明媚的双瞳中,闪耀着莹莹泪光,她衷心的希望江青勿再涉险,但是,她能劝解江青么?她能化解这场先人的仇恨么?她更能说出要江青独自逃生的话么?她不能,而且,她亦忍受不住那悠悠无期的别离之苦!

于是,她别转头去,不让那激动的泪水被江青瞧见。

这时,室中的二人都满怀心事,默默无言。

他们谁也没有开口,但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沉重与凄苦的。事实终归是事实,它是不可避免的,是硬性的,尖锐的,并且,谁也要面对着它,因为,这硬性而尖锐的事实必将到来。

惆怅揉合着矛盾,忧戚掺杂着苦涩,这是恩与仇的冲突,情与怨的纠缠。

黑。夜终将消逝,明日定会到来,而明日,是幸运尚是乖舛,又有谁会知道呢?

江青黯然无语,凝望灯花,他心中有着太多的烦恼与郁闷……

全玲玲瞧着妹妹,无助的叹息了一声。

第二天。

丹寒楼中十分平静,但由全楚楚带回的消息证明,烟霞山庄内外及双飞前后二岛,皆已展开全面戒备,各处战云密布,人人、心绪紧张,如临大敌。

不错,东海长离岛的威名,到底不是虚讹的,甚至连名震一方的烟霞山庄,也不敢丝毫轻视。

长离一枭未达目的,回去之后,虽然没有明着向烟霞山庄挑战,但深谋远虑的飞索专诸全立,已感到事态的严重,下令全岛严密戒备,他深恐长离一枭会猝然暗袭,不宣而战!

在这紧张沉闷的气氛中,漫长的白天,已缓缓过去,黑夜,又来临了。

烟霞山庄及双飞前后二岛,随处可见人影憧憧刃光闪烁,执刀荷枪的黑衣大漠,往来巡弋,沉喝号令之声,彼起此落。

这窒息而紧迫的空气,即使令一个感觉最迟钝的人,也会颌悟到事态绝不简单。“山雨慾来风满楼”的紧张气氛的刺激,到底是不好消受的啊!

时间在一分分的消逝,而人们在等待,在忐忑。

丹寒楼四周,仍然十分安谧,楼下,一个模样精灵,使女装束的少女,正倚门而立,看似眺望远处,但其双睛则不停的随处流转。

楼上的房间内,江青已穿戴舒齐,火云衣仍旧闪耀着眩目的光彩,金色约三角形鳞片,在灯光下,更散射着慑人的精芒。

江青伸手一按背后,知道自己从未现露的兵刃“金龙夺”尚安然未动,暗囊内的“烈阳神珠”亦未遗失,他微微一笑,随手整理了一下衣衫。

青白色的灯光,映照着江青俊朗的神态,在火云衣适度的陪衬下,越发现出玉面朱chún潇酒不凡,只是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杀劫难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