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环岛之战

作者:柳残阳

江青一叹,暗忖道:“长离一枭真是奇材,只凭这心计之工,已不愧为海上称尊的人物!”

全楚楚这时一瞥江青,向乃姐道:“姐姐,我们是否应该阻止他们?并警告庄中桩卡?”

全楚楚此言之中,含意颇深,因为,她知道长离岛之人,所以大举侵犯双飞岛,不论其企图何在,表面总是为了江青,亦就是说,长离岛是站在江青一面。但是,烟霞山庄乃是她姐妹二人自以生长之处,更是她们祖先心血所创及双亲终身所守的基业,祖上的威望,骨肉的亲情,到底与魂萦梦系祈求的挚心所属之人,孰深孰浅?

这是情感的矛盾,难以抉择的事实啊!

忽而,江青断然道:“二位姑娘可迅速警告贵庄诸人,这是为了亲情,在下即刻去劝止长离岛方面来犯人马,这乃是为了消弭一场杀劫,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行动!”

全玲玲正在犹豫,江青己身形如闪电般掠出,摇幌不稳的向断崖右侧跃去!

全玲玲悲戚的叫了一声:“江公子……”

全楚楚已一扶姐姐肩头,急惶的道:“姐姐,江公子说得对,我们不能再迟疑了,这样,咱们已对得起江公子,也对得起爹娘!”

全玲玲目蕴泪光,咬牙颔首。

全楚楚猝然转身,随着她身形的转动,一溜红色火焰,已凌空飞起十余丈之高!

此刻,江青勉强压制胸口血气的翻涌,踉跄奔出一段突凹不平的山路,他抬头望着空中爆发的红色火焰,心头的沉重微微一轻,最少,他已协助了两个对自己有恩的少女,不至于落个背叛父母之恶名!

他急促的喘息着向崖下望去,只见那数十条自湖面潜入,奔掠甚急的黑影,亦好似被这突然升起的火箭讯号惊得一窒,但是,随即又呼啸一声,如飞而至。

江青静静的挺立不动,夜风拂动看他那身鲜艳夺目的火云衣,神态在静默中,又有着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

他凝眸注视看崖底飞快逼近的幢幢黑影,心头在急骤的跳动。

忽然——

一声声沉喝起处,崖底的黑影中,已有五六条拔空而起,电掣般落在崖顶!

黑暗中,江青可以看出,这领先之人,赫然是一个身材矮胖的白面无髯老者!这白面老人身形始落,抬头看见静立崖顶不动的江青,亦不由悚然一震,他正在疑惑烟霞山庄方面,怎会如此快速便有援兵赶到?老人身后的一名灰衣虬髯大漠,已冷叱一声,疾挥手中精光闪耀的两只“分水刺”,如狂风般扑向江青!

江青尚未及开口说话,虬髯大汉双臂振处,已快逾闪电也似,单脚倏起,蹴向江青丹田要穴!

此人出手凌厉狠辣,功力更是精纯无比!

江青无奈之下,身形茫然暴转,狂飙舞处,已于顷刻之间还攻一十三掌!

这正是长离绝学——七旋斩!

虬髯大汉口中惊噫一声,身形已被逼退三步!

白面老人亦在江青身形转动之际,发现了他身上所著的“火云衣”!

这白面老者倏然大喝一声道:“南游住手,且待老夫问他一言!”

那名叫南游的虬髯大汉,闻言之下,果然已停手退至一边。

江青虽然仅略一还击,但已觉心头作闷,气喘急促,他急忙稳定心神,暗暗调息。

白面老者踏前一步,声如洪钟般道:“尊驾高姓大名,可否见示?”

江青微微一笑,缓声道:“在下江青,阁下等可是长离岛属下?”

白面老人脸上神色忽然转为惊喜,他笑呵呵的道:“果然不出老夫所料,火云邪者江大侠即是尊驾,敝岛岛主对尊驾器重异常,阴阳崖一别三载,更是悬念不已,如此一来,倒免去吾等不少手脚。”

江青急道:“在下有一疑问,未知是否问得?”

白面老者笑道:“老夫海天星纪雷,江大侠有所赐询,但请示明!”

江青双目一瞥四周,轻声道:“长离一枭卫岛主是否亦已来此?贵岛此次大举进袭烟霞山庄,末知是否为了在下被困之事?”

海天星纪雷闻言一怔,说道:“自然全是为了尊驾之故,难道尊驾尚不知晓?敝岛岛主对烟霞山庄全老儿狂傲跋扈之态,亦深感不满,正好藉此给他一次教训,亦教全老儿知道天下之大,非烟霞山庄可以横行!”

江青有些焦虑的道:“纪大侠,卫老前辈对在下如此眷顾,深令在下愧感,但是,为了在下一人之事,却累使贵岛各位如此劳师动众,在下至觉不安,目前在下已经脱险,能否请纪大侠尽速禀报卫前辈,请其下令停止此次攻击?否则,如双方一旦发生人命伤亡,则更令在下愧对各位美意了。”

海天星纪雷微一沉吟道:“江大侠此意甚佳,只是敝岛岛主既已决定之计划,自来不容更改,此次虽然主因是为了江大侠遭困之故,但岛主另外亦想藉此给全老儿一次警惕。如今江大侠既然脱险,乃最好不过,老夫将尽速传报岛主知悉,一切决定,尚待岛主谕令,老夫目下对江大侠提议,却是歉难遵照,长离岛谕令如山,行动配合更不能自作主张。此点,想江大侠定能谅宥老夫,这身不由主之苦衷!”海天星纪雷这一番话,说得江青吶吶不能再置一词,他焦虑之下,面色逐渐变得惨白。

纪雷这时向那身后的虬髯大漠道:“南游,你即率本旗属下进袭烟霞山庄后庄,但江大侠已经脱险,吾等可尽量少伤人命,入庄与各路人马会合后,便即刻着手搜寻江大侠陷落庄内各友,老夫将与江大侠一会岛主后,即刻赶去!”

虬髯大汉轰诺一声,已带领身后为数约有三十余名的彪形大汉,纷纷纵身向高处扑去。

纪雷待众人身形逝去之后,已扬手向空中发出三枚圆球状的对象!

这三枚圆球状的对象飞升空中十五丈左右,已“蓬,蓬”连声的爆开,闪射出一朵朵光耀透明的银芒来!

此刻,湖面上的点点浮光梭舟,亦已靠近岛岸,一片震天的杀喊之声,已蓦而响起,在这深夜之中,显得凄厉恐怖无比!

于是,双飞两岛前后的四周,已在瞬息间凌空升起无数朵晶莹光亮的银球,有些更自烟霞山庄内升起,朵朵的银芒,在夜空中闪耀生光,有如无数颗明亮的巨星!

这即是说,长离岛方面进袭之人,已全然潜入双飞岛及烟霞山庄之内,而且已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锣声又急促的响起,烟霞山庄方面的火旗信号亦不断爆飞,兵刃闪耀,杀喊之声不绝于耳,一场血战,已经展开了!

海天星纪雷向江青一笑道:“江大侠,尊驾目前想更能谅宥老夫苦衷,尊驾亦曾亲见,本岛此次行动,各路人手俱已严密配合,如老夫一旦下令属下各人停止行动,则不啻自动将此次计划瘫痪了一环,因此便可能促使整个战局陷于不利,况且即是老夫下令所属停止攻击,而其它各路亦不会因而罢手,如此一来,非但未能如尊驾之意,反而将使敝岛蒙受重大伤亡,江大侠不知以老夫之言为然否?”

江青强颜一笑,未置可否,心中却忖道:“这老儿不该叫海天星,应该称为通天星才对!”

这时,海天星纪雷又道:“江大侠,此次行动,敌明我暗,吾方胜利已可预言,你看,湖面的千百梭舟,其实仅有不足百人在暗里操纵而已,梭舟之上,多为稻草之人,而再以琉璃罩灯凌乱对方视觉,涣其军心,我方主力,早已暗中潜登两岛各处,此全为敝岛岛主之缜密策划,实可谓天衣无缝了……”

江青暗中为烟霞山庄叹息,一面又对长离一枭如此奇才钦羡不已。

海天星纪雷更是神色兴奋得意,诚恳现出对其岛主之深敬仰慕。

江青对自己此次未能挽回这场杀劫,感到由衷的内疚与自责,他一言不发,黯然垂首无语。

忽然,黑暗中隐隐响起一片叱喝之声,接看又是数声惨叫,两条人影,以惊世骇俗的身法,向二人立身之处掠到!

海天星纪雷沉声说道:“江大侠,敝岛岛主与孟旗主到了。”

江青颔首不言,顷刻间,两条人影,已掠到二人身前!领先之人,儒衫飘拂,玉面朱chún,神态在潇洒中带看冷竣,果然正是江青睽违已久的长离一枭卫西!卫西身后一人,年约六旬,身材瘦小,面孔干瘪无肉,有如骷髅,但是肤色却异常苍白。江青知道,此人必是那白骷髅孟化平了!长离一枭卫西,身形飘落于江青跟前,惊异而迷惑的向江青面孔上,细细打量着。

江青沉声开口道:“在下江青,三年以还,末聆前辈教诲,实是揣慕仰念之极。”

江青语声一出,长离一卫西已清朗的大笑起来,他急急向前两步,紧握着江青双手,略为激动的道:“娃娃,果然是你,呵呵……老夫几乎不敢认识你了,你容貌何时改变的?娃娃,了不起,了不起,想不到三年未见,你竟出落得如此英俊,名声之大,竟已不逊于老夫了。”

卫西这激动之状,不由使白骷髅孟化平及海天星纪雷深深惊异了,他们自有记忆以来,尚从未见过长离一枭如此真情洋溢过!

其实,卫西远在三年前,于阴阳崖底之时,已对江青深深喜爱了,但是,他在当时,却为了“紫龙秘穴”奇宝之事,对江青施展了一点小诡谋,而使江青在众多高手环伺之下,坠入峭壁岩洞之内,生死不明。卫西自那次事件以后,便一直耿耿于心,深疚不安,他一直为了自己生生断送了一个大有可为的青年,而时刻自责着。

这并没有什么值得奇异的地方,当一个人为了眼前一件重大的利益时,他往往便会忽略了其它的爱悦,甚之,别人的生命前途;但是,当他一无所得后,他对以前虚幻的利慾便会感到极其可笑与幼稚;而更会连带的回忆起那自己原来挚心喜悦之事来。

卫西便是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下,怀着对江青深刻的歉疚,但是,当他在三年之后,听到中原武林中传出的“火云邪者”江青之名时,他便大大的惊异了。卫西原来不相信这新近扬名江湖的火云邪者,便是三年前坠入崖洞的江青,因为,传扬中的火云邪者,不但容貌英俊无伦,武功更是高绝,这与三年前卫西在阴阳崖底所见的那个武功平庸,容貌奇丑的江青,该有多大的分野呢?但是事后的证明,这近日崛起的火云邪者江青,非但承认是昔年邪神义子,而更时常以长离绝学─七旋斩应敌!

长离一枭闻讯之下,惊喜无已,他一面急速遣人进入中土采寻详情,自己亦匆匆起程,随后赶至。

于是,经长离岛庞大的人力及威势探查之下,已证明了今日扬名武林的火云邪者江青,正是长离一枭昔年在阴阳崖底传其绝技,又误墬崖洞,以致生死不明的那个丑孩子!

江青的一切行动,皆已在长离岛眼线注视之下,因此,他近日发生之事,卫西亦十分清楚,故便有长离一枭为江青遭困之事,公然出面拜庄索人的一幕。

长离一枭卫西,寻找江青之意,是十分纯厚而且真挚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对江青会有如此深厚的喜爱?他视江青如自己的幼弟子侄,他对江青有着一股诚挚的情感了,这对长离一枭孤僻冷傲的性格来说,只能解释做一个“缘”字!

目前,他对江青昔日所得的宝物!已不存有丝毫企图,﹝自然,这些宝物早已属别人所有,即使他偶而起得之想法,亦不过只是空中楼阁,罢了,这原是人之常情啊!﹞现在他所有的,可以说全是一腔浓如醇醪的情感。

这时,江青亦感动的道:“卫前辈,承蒙你老人家抬爱,在下实于心有愧,前辈数度照拂在下,此恩尚未报还,却复更累前辈为在下困落烟霞山庄之事,再度奔劳。”

长离一枭卫西微笑着一摆手道:“小兄弟,你不要再提前事,唉!想起来倒令老夫汗颜无已,其实,那次老夫若略尽棉力,便不会令你吃那多苦头。”

卫西从“娃娃”的称呼,变为“小兄弟”,不但使白骷髅孟化平与海天星纪雷大感意外,连江青也觉得十分不好意思,因为,长离一枭到底是威震江湖数十年的成名人物啊!

江青正吶吶不知所答,长离一枭又笑道:“小兄弟,你在烟霞山庄内吃了不少苦头吧?不要紧,这些小子全是以阴诡手段玩人的鬼域之辈,这并不算丢人,看老夫连本带利的讨还!”

江青已自长离一枭真挚纯直的目光中,领悟了这一代枭雄由衷的情感,他十分激动的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环岛之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