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裂胆惊魂

作者:柳残阳

这呼啸而来的劲力是如此狂猛而凌厉,几乎不容人有一丝闪避的余地!

江青连受巨创,所以尚能支撑不倒,乃凭借着一股坚毅意念的支持,他此刻已没有力量抵制这一股甚至可取他生命的劲力!

在这危急之极的瞬息间,江青双掌本能的向前推拒,而他于到达此处后,便已执在手中的那方“鲤珠牌”,亦在他双掌提起之时,闪耀出一溜银芒!”

那威猛大汉目光瞥处,不由全身一震,倏然大喝一声,身形暴转,发出的那股凌厉劲气,已在间不容发中,险极的擦着江青身傍掠过!

“哗啦啦”一阵巨响连起,烟沙迷漫四周,江青身后的那座假山,已吃这狂猛的劲力,震塌一角!

江青也跄踉抢进两步,口中嘶哑的在咳嗽,那灰衣大汉已掠至江青身前,宏声道:“阁下何人?为何持有本岛之主“鲤珠金牌”?尚请明示!”

江青喘息了一阵,哑声道:“在下江青,贵岛“鲤珠金牌”乃是卫前辈赐借。”

灰衣大漠面容一饼凛,向前急行两步,恭身道:“老夫陆海,人称绝斧客,掌本岛“烈火旗”之职,适才不知乃江大侠驾临,冒犯之处,万所恕宥。”

江青虚弱的一笑,还礼道:“久仰陆旗主大名,区区小辈,何足挂怀……”

江青知道,长离岛旗下各旗旗主,地位十分崇高,不是武功超绝之辈,决然无法担任,这绝斧客陆海身手之佳,已足可列为江湖顶尖高手之流,他对江青如此恭谨,倒使江青好生过意不去。

绝斧客陆海又沉声道:“江大侠若有调度,尚祈指示,本旗主敬候谕令!”

须知长离岛平素律令极严,上下之分,丝毫不苟,那“鲤珠金牌”,乃是代表岛主长离一枭的信物,凡持牌之人,便等于长离一枭亲临一样。

江青握紧手中沉重的银牌,急道:“陆旗主,尊驾等目前围攻之人,乃是对在下有过大恩的双飞仙子全玲玲,尚祈陆旗主下令网开一面!”

绝斧客陆海答应一声,回头喝道:“尔等住手,奉令不得难为这位姑娘!”

那三名出手沉雄凌厉的灰衣大漠,闻言之下,已齐齐虚幌一招,涌身退出。

双飞仙子全玲玲,此际早已喘不成声,粉面惨白如纸,她以手中“凤舞”剑支柱于地,目光却惊异万分的瞥向退后三人。

她实在想不出,对方在围攻之下,早已稳占上风,为何却又忽然停手不攻了呢?

于是,当全玲玲那黯淡无神的眸子转到左边之后,她已失声惊呼了起来。

原来,她已看见正立于陆海身侧,神态虚弱,满脸血污的江青!

而江青身上那色彩夺目的“火云衣”,又是全玲玲心目中所熟悉而悬念的影子啊!

全玲玲颤抖着叫道:“江公子,啊!江公子,你……你无恙么?”

江青心神一阵激动,头脑又起了急剧的晕眩,身躯摇幌之下,几乎摔跌地下!

绝斧客陆海惊噫一声,急伸出两条强而有力的手臂,将江青软弱的身躯扶住。

全玲玲睹状之下,泪水夺眶而出,她尖叫道:“江……你怎么了?”

语声未停,她已悲痛万分的扑身而到,紧紧扶住江青肩头。

于是,她又发觉江青左手严重的伤势,已为鲜血浸透那原本雪白的里伤布。

全玲玲嘤嘤的辍泣着,以衣袖拭擦江青面孔土混成一片的血与汗。

绝斧客陆海不由看得愣怔了,他满头雾水的想道:“奇怪,这双飞仙子全玲玲的父亲,不是痛恨江大侠入骨么?但他女儿却为何又如此?看情形,这其中的关系,并不单纯……”

想看,他已回头喝道:“你们三个人还在发什么呆?赶快接应焦副旗主去!”

那三名灰衣大汉轰喏一声,已迅速的向前掠逝。

这时,全玲玲含泪向陆海道:“这位英雄,请扶江公子到那假山石下休憩一阵好么?”

全玲玲面上泪痕未干,云鬓零乱,说起话来,更是楚楚怜人。

绝斧客陆海闯荡江湖数十年,自来便过的是刀山剑林,血雨腥风的生活,几曾认识过温柔滋味?

但他此刻却不知怎的,竟对全玲玲生出了一股由衷的怜惜之情,将头连点,已扶着江青行到假山之下,为他安置坐好。

江青双眸微睁,哑声道:“陆旗主,尊驾有事当请自便,在下尚可支撑一时!”

绝斧客陆海摇头道:“江大侠,岛主平昔一再提及阁下,并对阁下推崇备至,江大侠目前便是没有持“鲤珠金牌”,本旗主见到江大侠此等情形,亦不应离开!”

陆海说罢,不待江青答话,已大步行至塌落山石之侧,目光炯然的守护起来。

全玲玲望看这位是友亦敌的长离豪士,不由心中百般滋味交集,她知道,烟霞山庄在今夜,可是损伤惨重了。

江青无力的望看全玲玲那樵悴的侧面,低声道:“全姑娘,你的伤势要紧么?唉!在下晚到一步,却累使你受了许多磨难!”

全玲玲回过头,强颜一笑,撕下一只衣袖,将自己肩胛处伤口包好,轻声道:“我不要紧,公子,若非你冒险来援,只怕……只怕我今生再也见不着你了!”

说看,全玲玲那双美丽的眼睛内,又蕴满了盈盈的泪水。

江青右手握看全玲玲那冰冷而微抖的柔夷,惭愧的道:“全姑娘,都怪在下无能,待我见着卫前辈,禀明一切时,时间上已来不及了!”

全玲玲凄凉的一笑,道:“江公子,这并不能怪你,我事后亦十分清楚,当我们到达那断崖之际,长离岛的人,早已暗中登陆,即便那时长离一枭下令停止行动,在时间上,亦已无法通知他们分为数处潜入岛中之人……”

江青喃喃自语道:“唉!这是谁的错,谁的错啊!”

全玲玲温柔的倚近江青,低声道:“江公子,你不要难过,事到如今,还能再说什么呢?至少,在阻止这场杀劫上,我们都已尽了力,我们也不愧对自己的良心……”

江青迷茫的瞧看四周奔掠拼斗的人影,其内听看刺心的兵刃互击声及厉叱惨号声,他忽然低沉的道:“全姑娘,在下险些忘记告诉你,令妹亦受了伤,但已脱险无妨了!”

全玲玲心头一震,急问道:“妹妹的伤可重?她与我自那断崖回庄,便分开了。”

江青呼出一口气,哑声道:“二姑娘仅在背部中了一刀。但经在下抢救后,已蒙卫前辈允诺不予追究,更遣人护守于傍……”

随即,江青便将前庄大厅之内的那场血战经过,及入云神枪耿忠重伤遭擒,虎魄、虎魂兄弟毙死之事,断续的讲述了一遍。

他叹息着道:“虎魄、虎魂二位兄弟,对令尊确是忠心不二,在下一直劝那虎魂鲁枯不要逼人太甚,但他却毫不理睬,在下万分无奈,才……唉!这对令尊来说,又对在下加深了一层仇恨了!”

全玲玲忧戚的道:“交手之下,谁又能心存仁慈?其实,家父也太过执拗,只怕这次事件以后,家父决然不会与长离岛干休,天下武林,今后将无宁日了!”

江青又沉重的叹息了一声,颓然无言。

全玲玲又悄声道:“江公子,庄中再世牢内,闻说,战况十分剧烈。听庄友传报,冲入再世牢中的长离岛人,约有五六十人之多,由那黑煞手仇云及另一个叫什么六指屠夫魏光的人率领,他们主要目的,大约是想救出与你同来的三位拜兄及那两位姑娘!”

全玲玲说到那两位姑娘时,语声里竟有些勉强而带酸涩的成份。

江青心中微微嗟叹,故意岔道:“全姑娘,他们得手了么?贵庄之内,是谁在负责防守呢?”

全玲玲忧虑的道:“是家母与九梭绝命冯叔叔,据我看,防守不住的成份较多,家母武功虽高,冯叔叔却是旧创未愈。唉!但愿事情不要过于恶劣,家母如万一有了意外,我活在人世尚有什么意义呢?”

江青安慰她道:“全姑娘,我们也不要太悲观,不会像你想象中那般不可收拾的……”

全玲玲眼圈一红,泣然道:“双飞前岛亦在吃紧,连心双老两位易叔叔,及铁笔四雄等俱已奉家父之令前往增援,看情形,亦是无法挽回劫运了!他们有些尚是带伤作战……”

江青默默无言,而这时,你又叫他能说什么呢?

正于此际……

守护于前的绝斧客陆海忽然暴叱一声,单臂一探,已将三支袭来铁镖震落,他望着黑影之处“呸”了一声,喃喃骂道:“若不是看在你家小姐份上,狗娘养的你这混账还逃得掉?”

他正说到这里,目光一瞥,忽然一怔,随即,陆海低呼一声,回首叫道:“江么子,岛主已与全老儿……啊!已与全立朝上相了,看情形,即有动手的可能,吾等可要过去一瞧?”

江青与全玲玲闻言之下,不由倏感一震,因为,他二人十分清楚,这武林中两位名倾一方的高手较技,便等于是性命的睹斗啊!

全玲玲惊惶的道:“江公子,这……这怎么办呢?”

江青咬牙站起,沉声道:“不要怕,必要时,在下便是拼了一死,也要分开他们!”

要知道,江青乃当年武林邪尊的衣钵传人,武功之高,绝不在长离一枭及飞索专诸全立之下,但是,他目前却身受内外创伤甚巨,若以他现下的情形来说,便远非长离一枭或飞索专诸之敌,是而,他如妄想要于万一之时,插身长离一枭及飞索专诸激斗之中,却不啻是一件玩命之事!

全玲玲一面挟着江青艰辛的行走,一边盈盈慾涕道:“江……你不能太过激动,为了我,是不值得如此的。”

江青没有说话,顷刻间,二人已至假山之外。

这时,草坪上的战事已停,数十名灰衣大汉,正虎视耽耽的环立四周,场中,无数条火把光辉的照耀下,长离一枭卫西冷然卓立不动,飞索专诸全立却正在满面怒容的说着话。

看情形,二人已僵持了好一刻了,显然,他们都有所顾忌,尚没有正式交手。

江青这时略一沉吟,回头向绝斧客陆海道:“陆旗主,烦请尊驾遣人即赴烟霞山庄再世牢,请进袭再世牢的各位壮士,对烟霞山庄庄主夫人等务必网开一面!”

绝斧客陆海闻言之下,不由微感一怔,他随即又用力颔首,召过一名灰衣大汉,嘱数句,那灰衣大汉惊愕的向陆海一望,有些犹豫,陆海双目一瞪,那名灰衣大汉始急急掠身而去。

本来,持有长离岛“鲤珠金牌”者,便等于岛主亲临,施发任何号令,也等于是岛主亲自说出一般无异,因为,岛主能交此牌于他人,亦足证长离一枭对此人的信赖与器重!

江青本不愿如此“挟天子以令诸侯”,但为全玲玲对他的“恩”与“情”,他亦只有从权一次了。

全玲玲望看江青,感激的道:“江公子,你对我太好了,我……我该怎么谢你呢?”

江青一扬手中银光闪闪的“鲤珠金牌”道:“不用谢我,该谢的,是这块金牌,不是它,在下那有如此大的威风……”

江青又向全玲玲怜爱的一瞥,道:“而且,为了你,在下亦不愿令堂发生意外啊!”

全玲玲知道,江青此言之意,乃是对她适才那句:“家母若有万一,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呢?”之话而发。

她心中甜丝丝的望看江青嫣然一笑,这一笑中,包含了多少感激与欣慰啊!

她心仪之人,到底不是铁石心肠呢!

于是,二人在绝斧客陆海亦步亦趋的护卫下,缓缓向前行去。

三人越过遍地横倒的尸身,在一株树木暗影之下站定。

场中,正传来飞索专诸愤怒的语声:“卫西,阁下此等行径,与绿林盗匪有何区别?今夜这许多悲惨的事实,无数条血淋淋的人命,皆由你一手造成,卫西,老夫决然不会忘怀这次深刻的仇恨……”

长离一枭卫西冷清清的一笑,道:“全大庄主,尊驾记得也好,忘怀亦罢,本岛主绝不为既成的事实懊悔。老实说,烟霞山庄倚恃武林双飞过了气的威名,在江湖上横行得够了,本岛主给尊驾一次小小的教训,也让各位烟霞山庄的朋友清楚,日后在江湖上闯,须要凭借自己的真实本领,拿看两个死人的名声唬人是靠不住的!”

飞索专诸俊朗的面庞已全然变了颜色,他生硬的笑了一声,转目向四周环伺的数十名灰衣大汉缓缓一瞥,语理怨毒的道:“卫西,老夫与你势不两立,今夜不是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裂胆惊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