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银色假面

作者:柳残阳

长离一枭面色沉凝,望着这如鬼魅般突如其来的人影,他chún角的那抹奇特微笑,已在那人飘然而落的身形下,逐渐消失。

于是,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个身材枯槁,着黑色衣衫的人,已站立于草坪之中。

这时,四周所有的人,皆不由全身机伶伶的一颤,因为,他们此刻所看到的来人面孔!

这人的面部五官,死板得毫无一丝感情,而且,更闪耀着灿然的银色光彩!

由她脑后披拂的长发看来,竟然尚是一个女子!

这戴着银色面具的女子,更缺跛着一条右腿,此刻,如一具僵尸般站在那里,阴森得不带一丝活人的气息!

长离一枭尖锐而深沉的目光,自这女子面具四周精致雕镂的花纹,移转到她跛着的那只右脚,然后又转到她腋下所架持的一条葛藤拐杖。

空气在剎那间凝结了,沉默与紧张,如一张无形的网,缓缓笼罩于四周,每个人的面孔,都因过度的惊异而显得有些微微扭曲。

长离一枭依旧稳如山岳,卓立不动,虽然,他内心之中,也因为这女子怪异的形态及精深的功力而微生惊疑,但日积月累的经验与洗练,仍使他面部的表情镇定如恒,毫无异态。

他双眸向四周一瞥,冷峭之极的道:“阁下何人?莫非与老夫等有过不去的地方么?”

长离一枭这句问话乃有极深的意义,因为,在他率众大举进袭双飞岛烟霞山庄之前,早已经过详细的探察与计划,而在他得到的讯息中,烟霞山庄的一流好手及桩卡布置情形,大多已了如指掌,但是面前这突如其来的怪异女子,长离一枭却全然没有听闻过,是而虽然这女子来势不善,他却也一时摸不透这怪女人所属路数。

此刻那戴着面具的女子,阴沉沉的哼了一声。

虽然只是这平淡的一哼,但那沉而有力如寒冰似的声调,已惊得四周各人心中一跳,好象每个人的身体,突而触到万丈玄冰。

长离一枭面色微变,冷漠的道:“你哼什么?阁下便是有些来头,却也不用想以此种装神扮鬼之态,唬住我长离一枭!”

戴着银色面具的女子,沙哑而凄厉的一笑,睬也不睬长离一枭,隐在面具之后的那双森森利眼,已转向正颓丧异常的飞索专诸全立。

而飞索专诸虽然形态十分衰弱,但他那俊秀的面孔之上,却因这怪女子的到来,而流露出一股不易察觉的喜悦。

戴银面具的女子,忽然声音痛哑低沉的道:“全立,烟霞山庄可是毁在这些人手中?”

她语声平板冷淡,毫无平仄高低,听来使人生有一种毛发悚然的感觉。

飞索专诸全立极为恭谨的应了一声,哑声道:“全立无能,以致令本庄惨遭浩劫,惊动师……”

他正说到这里,戴银面具的女子已哼了一声,阻止全立再说下去。

站立一侧的长离一枭卫西,眼看这怪异女人竟然如此张狂跋扈,目空一切,不由气极狂笑道:“败军之将,阶下之囚,目前二位慾闲论家常,可还得问问本岛主答不答应!”

戴银面具的女子悠然转身,冷冷的道:“你就是长离一枭?很好,今夜这笔血债,迟早会寻你索还!”

长离一枭大袖一拋,哂道:“何必以后?今夜不是简洁得多么?阁下有兴,本岛主即便舍命奉陪!”

戴银面具的女子蓦然仰天发出一阵尖厉阴森的狂笑,笑声有如一只有形的尖锥,刺得每个人的耳膜慾裂。

笑声连续一刻,又戛然而止,如一根绷得太紧的弓弦,骤而自中切断。

余音袅绕,数十名长离岛壮士,面色全变!

这怪异女子声如夜枭般说道:“卫西,你要在我面前充字号,还差得远哩!告诉你,即便你现在跪地相求,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到那个时候,卫西,你便晓得你今夜的言行是多么愚蠢!”

长离一枭威震江湖数十年,甚至连三岁稚童听到他的名字,也会吓得噤若寒蝉,又何曾受过此等侮辱?

他冷峭的一笑,脚步已缓缓移动,口中道:“是么,不过,本岛主目前便想证实一下,本岛主今夜的遭遇,是否确如阁下所言!”

这时,立于树荫近处的江青,亦被眼前紧张的气氛所慑,不自觉的缓步行出。

他已深深觉得,这戴银色假面具的怪异女人,武功之深奥,只怕己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一傍的绝斧客陆海,亦面色凝重的向前移出数步,他手中银炼短斧,己随着周身肌肉的偾张,正在微微抖动,显然的,这位长离岛“烈火旗”的旗主,已在准备随时发难了。

气氛随看长离一枭逐渐移动的脚步,而在一分一分的加重。

忽然,那怪异女子目光无意间一转之下,已蓦而发现了江青,更发现了他穿在身上,红光耀目的“火云衣”!

一声惊厉怨毒的惨嚎,已自这怪异女子的口中发出,这声如厉鬼般的嚎叫,绝不似自一个人类的口中所能发出!

她惊惧的大开双目瞳孔,颤声悲叫着:“啊!邪神!厉勿邪!咯咯咯……厉勿邪,你还记得我么?还记得那被你震落万丈深渊的可怜人么?咯咯咯……厉勿邪,你想不到我还活看吧?而你也没有死去,这是上天的安排,要我自你那儿索回这笔血债,这笔害了我一生的血债。”

怪异女子隐在面具后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突瞪着,目光中,蕴含着无比的怨毒与凄厉,衬着她眼角沁出流向耳旁的血渍,给予人一种刻骨的恐怖感受!

她这时目光中所射出的光芒,是那么疯狂与残酷,这已不似是人类的眸子,而像是一只怒睁双目的受伤野兽!

江青惊愕而迷茫的望着眼前这半神经质的疯狂女人,忽而,他脑海中似闪电般想起一个人来!

于是,他震荡过甚的退出两步,艰辛的道:“啊!你是……你是双……”

银面具的女子惨厉的一笑,尖声道:“狼心狗肺的东西,你还记得我?厉勿邪,你知道血债要用血偿么?”

江青这时怀中尚抱着昏迷未醒的全玲玲,他强自支撑着惊惧的身心,沙哑的道:“来罢,让我为义父了结这段六十年前的恩怨!”

怪异女子这时神智激动过甚,根本已听不清江青的谈话,她因六十一年前那一件如烙印般炙于她心灵上的巨大创伤,早已将站于阴影之处,穿着“火云衣”的江青,认作是邪神本人!

江青沙哑的尾语,却被她模糊的听在耳中!

这怪异女子狂笑一声,嚎道:“不错,厉勿邪,我要连本带利了断这六十年来,无时或忘的深仇大恨!”

话声中,她身躯未动,已蓦然有如磁石吸引般,向江青飞去。

长离一枭多年以来,已未听过有人如此激动的称呼着邪神的名字,而且,更隐约的道出这当年武林邪尊的一段恩怨!

他心中有着一股奇异的感受,似兴奋,又似激昂,似惊愕,又似迷惑……

戴银面具的女子身形始动,长离一枭已悚然一惊,他毫未思虑到其它,一种本能的习惯反应,已促使他快逾闪般蓦然向这女子攻出九腿二十一掌!

长离一枭出手之快,简直连人们眨眼的空间都没有!

那怪兵女子身躯始才飘起,一片宛如狂涛骇浪般的劲风,在掌山腿影下,已如群山并列般,猝然袭到。

怪兵女子的银色面具,在火把光辉的照耀下,发出狰狩的闪亮,她那凌空的身形,在空气中奇异的随着汹涌的劲风飘游,轻悄得就似没有一丝重量的羽毛!

长离一枭心头一震,暗叫道:“随风凌虚!”

意念转动间,他已毫不迟疑的迅速劈出十三掌,在呼轰的掌势中,长离一枭身形已似闪电般旋回起来。

怪异女子冷哼一声,叫道:“好,果然有些道行!”

叫声中,她已自极为怪异的角度,在狭窄的空间疾出十九招!

每招连绵不断,一气呵成,招式之精妙深奥,更是倾绝今古,无懈可击!

长离一枭暴喝一声,身形已被逼退三步!

随着他身形的退后,长离一枭已在瞬息间提足了数十年修为的“混元真气”,在身形疾速回转中,又匪夷所思的连出十二招!

澎湃的狂飙劲风,有如一道无形的钢墙,以雷霆万钧之努,复逼向那怪异女子!

戴着银色面具的女子,好似有些意外,她怒哼了一声,双掌交叉拍出,腋下的黝黑葛藤拐杖,亦如一条怪蛇也似,挟杂在漫天而起的掌影中,急速扫向长离一枭!

她招式之怪异奇幻,确已到达令人目眩神迷的超然之境!

长离一枭面色倏寒,身形如在海流回荡中,已奇快无比的连出十四招,劲气始出,他已倾足“混元真气”,在一招凌厉至极的“寒天冰涛”中猛劈而出!

那怪异女子隐在面具后的双眸,倏然精芒大闪,她狂叫一声:“来得好!”

腋下拐杖已如山岳般插向地上,她枯瘦的身躯,便以这根拐杖为中心,令人目不瑕接的旋动起来。

随着她有如风车般旋回的身躯,腿掌上的招式,已如江河倒泻般滔滔而出,一片超越寻常的威猛劲力,已挟着排山倒海之势,向长离一枭漫卷而到!

这一层层的劲力之强,乃是令人不可思议的,窒人呼吸的罡气,彷佛已将周遭的空气全然排尽,而将每一方寸间的压力增至最强!

这是多么浩荡而奇妙的招术啊!甚至长离一枭有生以来,亦尚是首次遇到这令他也抵制不住的威力!

在这一阵劲气的冲激中,长离一枭不由大喝一声,身形已急速往空中拔升!

长离一枭自纵横江湖以来,可说尚是第一次避开这正面的交手!

在他来说,这是一件十分难堪与愤怒的事!

长离一枭身形才拔升空中,那怪兵女子已厉啸一声,若夜空流星般向江青扑到!

立于江青身傍的绝斧客陆海,倏然如平地焦雷般大喝一声,手中银炼短斧,已似迅雷电闪,呼呼飞出,直劈来人胸前!

那怪异女子冷笑一声,枯瘦的身躯霍然硬生生的凌空三尺,双掌已奇诡无伦的向陆海拍出十七掌!

绝斧客陆海功力之高,实不亚于武林中顶尖高手,他瞋目断叱一声,身形电掣般斜出两步,双臂伸缩间,手中银炼短斧已带看溜溜寒芒,如空中银虹,交织不息的劈向敌人!

那怪异女子估不到这形态威猛的大汉,武功竟然如此深沉,她怒喝一声,身形倏上倏下,千百掌影挟着腋下那条怪蛇般的拐杖,狂风暴雨般攻向绝斧客而到!

好个绝斧客陆海,面色沉稳,双腿钉立如山,随看他颚下辫形长髯的拂动,手中银炼短斧已挥舞起条条精光,有若蛛网密布,层层不绝的形成一堵精芒冷电迸射的光墙,挡在三人身前!

怪异女子所戴的银色面具,在她身形翻掠下闪闪生光,她这时已几乎将身体上所能发挥力量的部位,完全用上,狂飙飞涌,劲力绵绵,在一片光墙四周往来掠动不已!

但是,虽然绝斧客,在对方那骇人的浑厚攻势下媛援后退,手中的兵器却挥舞得更急!

这带着银色长炼的短斧,在他手中,已好似不再是一柄没有生命的利器,竟然像一个飞舞闪腾的精灵一般!绝斧客之名,确实当之无愧!

一时半刻之间,那怪异女子若想击败绝斧客,亦不是一件简易之事!

而这时,长离一枭早已冷漠的卓立一侧,他双目凝注着眼前的激斗,脑中却在极快的思忖着这戴银色面具的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忽地……

那怪异女子发出一阵凄厉得令人周身起粟粒的长笑,随看笑声,她所发出的绵绵劲力,已若浪潮涌涨般突然澎湃起来,掌与腿已分不清层次的飞快施出,劲气在呼啸中,又似一股股尖锐无匹的利锥,竟然突破了绝斧客那道浑厚的光网,猝然袭进!

绝斧客大叫一声,身形微一摇幌,那已经坠落的利斧,又如闪电般蓦然飞起,在空中急一舒卷!

但是,在两个绝世高手的相斗来说,这微不足道的寸许空间,却已是太多的破绽与失误了!

怪异女子厉笑连声,已如鬼魅般扑向江青!

江青早已在绝斧客出手相阻来人时,已勉强提起一口虚弱的真气准备应战,是而,他此际并不慌乱,左臂抱看全玲玲,右掌已蓄势以待!

怪异女子阴毒的长笑道:“厉勿邪,今日我们总要去掉一人!”

她在身形扑近中,已蓦然发现了江青怀中抱着的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银色假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