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龙穴之秘

作者:柳残阳

一轮皓月,正发出一股奇特的银光,谷地那些嵯峨怪石,被映得分外清楚,灰黑色的石头,或立或坐,形色狞狰,一切显得异样沉静,更增加了无比的恐怖气氛。

那条四爪踞地的石质巨龙,仍然仰首望月,巨吻大张……

黔灵三魅中的老二仇忌,此刻,已飞跃至那石龙颈部,他心急异常,手脚齐施,已似猿猴一般,飞快的揉升上丢,江青虽然尽力追来,但因他功力较之仇忌,相差甚远,虽然邪神昔日曾为他一口真气,行通天地之桥,使他全身血气循环自如,奈何他这时,却仍浑然不知应用,故而,仍然晚了一步,才掠至龙爪之下。

他抬头一看,仇忌已渐渐爬至那龙口边缘。

江青心中不由大急。

他一面揉升而上,一面惊忖道:“这紫龙秘穴如此怪异,那石龙嘴里,却不知又有什么奇毒之物相护……上面那黔灵二魅,身手极是不凡,穴中宝物,万万不得让这人得去。”

他身形急快上升,亦已爬至石龙颈部,手握处,尽是一片片宛如鱼鳞似的紫色发光岩片,入手滑腻十分,不易抓稳。

江青急急抬头一望,只见人影一闪,那二魅仇忌,已经涌身跃人龙嘴之内。

他心中一急,更是手足齐用,加力而施。

剎那间,江青亦已爬到了龙嘴边缘,他伸手向上一攀一拉,身躯也翻了上去。

蓦的,一阵奇异的光华,自龙嘴内射出,江青急忙往侧旁一闪,但他失神之下,一把未及抱牢身旁的一根石笋,重心顿失,人已自那仰起的龙口中落下。

江青身在空中,急忙澄心静气,抱元守一,龙嘴却距地约有六丈之高,他心中不由大急。

眼看已快着地,他倏然双臂奋力一抖,翻了个空心筋斗,双脚已踏实的站在地上。

江青忙闪目四瞧,但见这深长龙嘴之内,好似是这紫龙秘穴的入口处,他现下立脚之处,想必是那石龙颈底。

他微一提气,连忙顺着一条小小甬通,向内掠去。

这石龙腹内,两面石壁不但毫不潮湿,且光滑细腻,紫光闪烁;越往里走光华越盛,紫色的光雾中,带者一缕渗人肌肤的寒意。

江青不顾一切,往里直闯,心里想着的,尽是那穴内秘宝,与义父须靠此宝冶愈的残身之疾,还担心异宝被二魅先行得了手去。

他转过一个折道时,竟未能发觉在阴影处,靠着石壁悄然站着一个瘦长的人影。

只见那人嘴角挂着一丝阴冷的姦笑,目视着江青的背影,匆匆消失。

他,正是那早先入穴的黔灵二魅仇忌。

江青丝毫不察,向内走了一阵,突然,他止住了脚步,双目疑惑的瞧着,这条紫光闪闪的甬道尽头,是一扇全作血红之色的细致石闸。

石闸之前,有一波混浊而血红的潭水。此潭约有丈许方圆,不时自潭底冒出阵阵暗红色水泡,“波波”作响。

暗紫甬道,加上血红的石阑,颜色显得极为刺目。

江青正在思忖如何过去。背后,忽然一声大响,又有一道血红的石闸落下,将退路全然截断。

他不由大吃一惊,正待返后戒备,那丈许方圆的混浊水潭,“波波”之声更盛,潭水竟向四周缓缓慢延,水面翻腾不已,好似池底有一座火炉,将其烧沸一般。

江青一时竟楞住了,他想不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心中却又七上八下的怦怦直跳,提心吊胆。

不一刻,那潭水已没至他的胫骨;仍然缓缓向上升涨,就仿佛这小小的一潭混水,却有无尽的源头似的。江青惊恐之下,跃身向上飞去,他原想攀住一件东西,也好暂时做为容身之地,免得被这怪异潭水淹死。

当他身形一触壁顶,手摸处,竟然全是一片光滑坚岩,丝毫无可供着力之处,他大叫一声:“不好。”真气一浊,又已坠下。

慌乱中,江青急将双臂一舒,身躯一展,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竟然像飞鸟一般,在空中连滑了两转。

这正是邪神万匆邪,给他行通“任督”二脉后,一曰真气能浑成一体,上通下达,在将衰未浊之际,循环运用之功。

只是,江青目前功力尚浅,不识运用要诀而已。

但见他身在空中两转后,已“噗通”一声坠入水中。

江青只觉眼前一花,水光涌处,他已渐渐下沉。

他虽略谙水性,却是不甚高明。此刻,只见眼前一片赤红,这水那像是一湾潭水,竟完全似那鲜血一般。

他知道,自己这时已然沉入潭心之处,只有按住急跳的心房,闭住呼吸,缓缓的寻找一处可资落脚之地。

站稳后,他睁着眼向四周一看,奇怪!他觉得自己竟然能在这污浊的红水中入透视出三丈之遥。

由此,亦可看出,此潭是上窄下阔。

江青目光,仍旧慢慢的移动着。蓦然,他全身竟机伶伶的打了个冷战,双目发直、竟惊得怔住了。

只见他眼前不远之处,赫然伏着一个绿森森的怪物,那怪物大如桌面,绿毛茸茸,正缓慢的,向江青立身之处逼进。

江青全身急颤,本想涌身游开,但他双腿,却似生了根一般,越是急,越是拖它不动。

江青好似在做着一场恶梦,眼看那绿毛怪物,已渐渐距他不及一丈……

这怪物生相,狰狞可怖已极,只见它有八条似臂似腿的长爪,爪上利钓森森,据地耸立,身体却缩在那长臂之端,一颗怪头,宛如龟首,一只血红的拳大独眼,居于正中,大嘴开合间,红水不断涌出,端的令人惊窒慾绝。

江青目光直视,一颗心却急得,直慾自口腔中跃出一般。

那八爪怪物,距他已不足七尺,绿毛茸茸的爪臂,随时可樱向江青。

陡的,那八爪怪物巨吻倏张,一股血红水箭,已向江青迎面射来。

水花翻涌中,俩条绿毛长爪,已闪电般,抓向江青双肩而至。

江青突见眼前红光一闪,一股大力,已冲激而至,他不遑多想,本能的右掌急颤,幻成千百掌影,左掌倏划半弧,又淬然自半弧中击出。

这正是“天佛掌”法中起手式“佛光初现”。

但见他掌式一出,周遭池水急旋,竟形成一个个丈许方圆的漩涡。

呼啸的水浪泅涌冲出,已将那八爪怪物震出五尺多远。江青骤施此招,顿觉体内真气上下交流,四处循转,直似呼之慾出,他好似有一身盖世神力,无处发泄一般。

江青心中一喜,豪气顿发,他双脚一蹬,人已如箭般窜至那怪物身前,双掌齐使,又是一招“佛光初现”。

水波激荡如啸,八爪怪物已在血水中,连连被击翻了两次。

江青大喜之下,心神不由一懈,那血红潭水,已向他口鼻灌进。

他骤吃一惊,急急闭住呼吸,就在这剎那之间,眼前绿光骤闪,四只利爪抓向胸前。

江青急怒之下,忙缩身后退,但闻“噗”的一声,他胸前衣衫连着大片皮肉,已吃怪物利爪撕下。鲜血混着红色的潭水,飘幌不已。

江青只觉胸前宛如刀割,再被那红色怪水一浸,更有一种万蚁啃噬的痛苦感觉。

他狂怒之下,已毫不顾忌危险,身形如电,朝那八爪怪物射至。

那八爪怪物血红独眼怒睁,只见它,仅以二爪平衡身躯,六条绿毛怪爪,以快捷无比的速度,抓向江青全身各处要害。

江青好似疯狂一般,逆着水花冲上,他眼见那怪物长爪又已抓下,不由身形一弓,将后背全现了出来,霎眼间,那怪物已有四只利爪,抓在他背上,利钓紧嵌,深陷入肉。

江青咬牙强忍,双掌劈出,势如山崩地裂,但见那撩向他双肩的两只巨爪,已被他无比浑厚的内力,齐腰震断。

八爪怪物正在水中“呜”了一声,抓在江青背上的利爪急提,已将江青向驰口中送去。

江青此刻,但觉胸前背后痛澈心肺,鲜血缕缕涌出,他却闷声不响;双目凸出,怒瞪着那恐怖怪物的森森巨口。

此刻,他蓦觉头顶之上,有一道红光,逼射至他脸上,光芒之鲜艳血红,更在周围红水之上。

江青抬头一看,原来这红光来处,正是那怪物的赤色独目。

他倏然将体内真气逼成两股,分别集于两臂,双臂如鸟翼般,向后一挥一圈,双掌十指微微叉开,有如十柄利剑,幻成无数晶莹白光,淬然刺向怪物独眼而至。

此乃是“天佛掌”法中第二式,“金顶佛灯”。

那怪物“呜”的一声怪叫,抓在江青背上的四只利爪已被他双臂圈合之力全部震断。

说时迟,那时快,但闻“嗤”的一声闷响,江青十指已全然深深插入怪物巨目之中。

那八爪怪物,负痛之下,又是“呜”的一声惨叫,目中精红之血,已如赤胶般,喷了江青一头一脸。

怪的是,这股精血彷佛极为粘稠,在血水中,竟然不飘不散。

怪物巨目一盲,满身绿毛,竟丝丝脱落飘散;那泛滥的红血,也急速的消失殆尽。

地下,仍只剩下方才那暗红色的混沌小潭。

潭水已不再冒升水泡,那八爪怪物,却恍如一堆洗净的腐肉一般,白塌塌的,半浮半沉在水中,看来实令人心有余悸。

江青疲困的爬上,一抹头上粘胶也似的精血,却竟然一丝也没有抹下。

他再一看身上,亦是染着胭脂般的一片,他一时也未在意,抬头一瞧,那前后两座血红石闸,已不知何时,完全消失不见。

他心急开穴时间不多,又恐穴中宝物,被那黔灵二魅仇忌取得,也不顾得混身皮翻肉绽的伤痕,便纵身向内跃去。

面前出现的赫然又是一付奇景,只见眼前仿佛是一座洞府,洞中光华灿然,真是五光十色,闪烁耀目江青游目四顾,原来这些光华全是从一些千奇百怪,形态各异的小石之上发出。

这些石头全然嵌入壁间,各自射出绚丽不同的光芒,千红万紫,晶莹夺目。

江青仔细一瞧,才发现这些后子,粒粒透明,滑腻细致,想必是一些珍贵宝石之类。

江青志不在此,亦未仔细察看,便待寻路进去。

蓦然,一声凄厉惨叫,自身前不远之处传来。江青不由悚然一惊,身形急闪处,已向惨叫声处扑去。

他向右方转入一个折道,丈许外的一座洞门内,正传出一阵尖锐的叫声。

那尖叫之声,之声,阴森刺耳,使人听来,混身直起鸡皮疙瘩。

江青毫不迟疑,一个箭步,人已跃入,只见这洞门之内,竟是一条宽约丈许的甬道,两旁石壁,尽是碧绿之色,密纹细腻,光可鉴人,竟似全为上好绿玉砌成。

江青穷目寻找那惨叫之声的来处;并慾知晓到底是何物所发振翼之声。

他身体又向前行了数步,始才转了一个弯路,蓦的,就见在前面一片青绿如玉的地面上,有一个身材高瘦,白发披肩的黑衣老者,正在急危异常的与两只巨形怪鸟搏斗着。

江青再仔细一瞧那两只怪乌,不由得又是一怔,只见这两只怪鸟,大如车轮,混身生满密密的黑毛,双眼绿光闪闪,两条翅膀伸展开来,竟有丈许长短,最令人吃惊的,却是那突出的尖长嘴啄,与头顶上一根雪白的独角。

这对怪鸟,正以惊人的速度,围绕着那黑衣老人,上下翻腾飞扑。时以利爪急樱,不时也用独角猛刺,翻飞之间,行动凶猛无比。

那老人胸前起伏,出手缓慢,显然已是筋疲力尽,危在旦夕。

他这时,一个转身,和江青打了个照面,那惨白如纸的面孔上,竟缺少了一只眼睛!留下一个深凹可怖的血窟窿,鲜红的血,已流满了他半边面孔。

这人不是别个,正是那贪得无厌,狡诈无比的黔灵三魅……老二仇忌。

他原先早已知道,这紫龙秘穴之内,必有奇物怪兽护宝,故而他虽然先较江青入内,但却隐身阴暗之处,故意让江青抢先一步,先与那护穴怪物拼上一阵,最终再坐收渔人之利,夺得奇宝当能易如反掌。

他的如意算盘原打得很好,奈何天不从人愿;就在仇忌翻过那正在翻涌激荡的红色血池之后,那时,挡路石闸,因有人陷入池中,故已自动隐没,他沾沾自喜的进入这碧绿阴森的甬道时,便遇上了这对独角怪鸟。

他一见眼前这对怪鸟,吃惊之下,便连出重手法猛击而出。

这两只怪鸟,正是守这紫龙秘穴第二道门户的异物。

乃是受天地之间,至阴至毒之气,培养而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龙穴之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