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猱殒命绝

作者:柳残阳

天井中的激斗,已因寒溪二矮谢竹的殒命,而更加剧烈,各人情绪的愤怒,亦已到达了饱和点。

乌猱秀士一面倾力与战千羽拼斗,心中又在为同伴的惨死悲愤,更为银弧头陀的骤而逃生感到怨恨。

一个人,任你武功再高,在与效交手之际,却是万万分神不得,否则,你便等于是在和自已的生命开玩笑。

乌猱秀士这时悲愤交集,双目怒睁,在心神的激动之下,他那原是冷酷阴沉的面容,已深深的刻划由片紧张、愤怒、悲凄的线谱。

于是,在红面韦陀战千羽的一轮急攻猛打下,乌猱秀士已感到支撑不住,脚步缓缓向后退去。

江青那及莹洁如玉的手掌上,仍!是一片白净,因为他由手的快速与功力的奇诡,是以,他劈飞谢竹的头顶,手上也没有沾染一丝血渍。

寒溪二矮仅存的冷非,这时形若疯虎般挥功着手中锋利的月牙兵器,原本木讷的面孔肌肉,这时*挛的微微抽搐着,他目光中所透露的神色,几乎已不是人显所惯有的那种表情,那只有在一头受创的野兽身上,才能发现这种令人惊悚的目光。

江青沉稳而冷静的快速身法,在这有若惊涛骇浪的寒芒中悠然闪掠,洒脱无比,在他每一次出手中,皆是将冷非逼得招架不迭,左闪右躲。

但是,这凶名久着的寒溪二矮之一,却好似已不将自己的性命看做一回事,在每一次的被迫后退后,又狂吼连声的再度扑上,而且,所出招式之狠辣阴毒,俱是与敌同殉的绝着。

冷非这时根本看也不看那已尸横就地的拜弟一眼,但是,自他此刻近乎半神经质的形态中可以看出,他早已为拜弟之死而悲痛慾绝了。

立于侧旁的大旋风白孤,凝目注视着这完全是一面倒的激战,不由暗自摇头。他低声向身旁的蛟索飞锤道:“岳兄,这个场面要是老夫么,就死力拼,要不就突围逃走,如此不死不活,缠到几时方休?”

蛟索飞锤望着江青那凌厉快捷的身手,哈哈一笑道:“白兄说的是,不过,只怕这两个怪物,此刻想逃走也不行了……”

说着,他一摸后肩,浓眉微皱道:“妈巴子的,适才一用力,昨夜挨的一掌又在作怪了,狗养的银弧头陀,若不是这家伙施出那弧剑暗器,兄弟尚认他不出,可恨这小子倒开溜得快,否则,兄弟后肩这一记,可得连息讨还!”

白孤微微一笑道:“当然,不过这小子吃了亏才溜走。呵呵!他肩胛屁股后面亦挨上老夫两掌,饶他内厚皮实,也得养息个十天半月……”

蛟索飞锤目光又瞥及地下那死状凄厉,身首异处的谢竹,心中有些寒悚,口中呢喃:“江老弟好似已动了真怒,这矮胖怪物若不知机,看情形,只怕也难逃公道。”

二人正在低声谈论,正与云山孤雁夏蕙三人游斗的那只异种乌猱,突然掀chún露齿,厉叫连声的向三人加快扑击起来。

这只乌猱行动之快,身形之速,确是匪夷所思,令人震悚,只见一团尺许高矮的黑影,若一片乌云般在夏蕙等三人的身侧往来闪跃,爪抓齿噬,快如电闪。

夏蕙武功,在武林中来说,已可列入中流,两天星麻姑钱素与祝颐二人,身手更是不弱,但是,在这头乌猱的疾飞猛扑下,却仅能将它牵制而已,若想更进一步将这异兽击伤,却不是一件易为之事。

江青亦已望见了身外的情势,他微一闪幌之间,已戮出三指,踢出十二腿。

在冷非闪避招架中,江青已沉声喝道:“朋友,你难道尚不知悟么?阁下武功虽高,却仍非江某之敌,此刻阁下如肯停手离去,江某决不稍加阻拦!”

冷非一挥手中兵器,划出一溜半月形精芒,锐风呼啸中,同江青疾攻而到。他嘶哑的大骂道:“姓江的,今日不是你,便是我,老夫拜弟的一条性命,已然断送你手,便这么轻易的一笔勾消么?”

江青提足体内急速流转的一口真气,快捷无比的在溜溜寒芒中上下穿走,他冷冷一笑道:“朋友,你道江某是畏惧于你么?如在十招内阁下仍然顽抗不退,那么,你那位拜弟便是榜样!”

冷非闻言之下,凄厉的一笑,手中兵刃“单月锄”猝然带起刺耳锐啸,每一道银光皆如一片银山,绵绵不断的压向敌人,口中同时大叫道:“江青,寒溪二矮便请你一便成全了!”

叫声中,他左掌倏然挥扬,一大蓬黑色烟雾,已向江青罩到!来势之疾,几乎与手中兵器在同一时刻。

江青星目中寒光倏射,厉喝道:“这是你自已我死!恕不得江某。”

随着语声,他那瘦削的身躯,已奇异的俯倒地下,离着地面仅有一寸空间,彷若脱弦流矢般,飒然闪过那弥漫的锄影和黑雾,在不可逆料的角度中,平射到冷非空门之内!

冷非做梦也想不到敌人的身法,竟是如此怪异奇幻,他兵刃暗器已在同一时间,全然落空!

于是,正在他魂飞魄散,手足无措的当儿,江青已长笑一声,邪神嫡传约五大散招之一:“阴冥阳关”已疾使而此!

在一声惨叫尚未停息之前,一阵血雨已漫天扬起,冷非那肥肿的身躯,已凌空飞起,又重重跌落地下假如你目光锐利的话,你便可以发觉,冷非那肥胖的身躯,只是飞出一半,他的两只脚,却仍旧留在原处!

江青适才那“阴冥阳关”一招施出时,已在瞬息之间以左掌生生斩断冷非双腿,右掌却印在敌人小腹这时,那双自膝以下斩断的小腿,仍然立着未倒,鲜血横流,断口处十分整齐,极似以利刃砍断的一般。

但是,它的主人,却早已寂然不动的僵卧地上,双目暴突,面色有如死鱼的肚皮,恐怖中带着凄惨。

白孤立在一旁,任他见多识广,历经生死,望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望着那脱离人体,模样令人作呕的两条残腿,亦不由悚然动容。

不错,一个人的生死,对别人来说,并不见得是件大事,但是,若是他死亡的气氛过于凄厉,那么,便往往会给那身外之人,留下一个深刻的感受。

江青面色微见苍白,他叹息一声,呢喃道:“我已劝过你了,这怪不得我。是的,怪不得我……这是你自己要寻死路……”

他望着面前的景象,心中却有丝丝悔意,但是,他这时又能做什么呢?有些时候,虽然有人做了一件事,而且不论这件事善恶如何,却不见得一定是这人的本意愿为。

大旋风白孤缓步上前,轻拍江青肩头,和声道:“四弟,对这种人何值难过,要知道,世上的事全是一个反比,这人如果将你杀死,他也会似你这般过意不去么!”

江青微微苦笑,目光已扫向尚在激戟的各人。

这时,红面韦陀战千羽已全然控制主动,他淋漓尽致的发挥着那浩荡如江河般的招式,一片漫天遍地的掌山腿影,绵绵不绝的罩向乌猱秀士,威势之大,令人咋舌!

乌猱秀士木灵,适才已目睹冷非之死,任他定力如何精深,秉性如何冷酷,此刻亦不由自心底冒升一股凉气,他这时已深深惊惧了。而这惊惧,更已不自觉的表露于他面孔之上。

他强自镇定着自己,用他有生以来,从未施出过的精力,配合着以自已扬名武林约五绝手,同敌人作最凌厉猛烈的反攻。

而一粒粒的汗珠,已自乌猱秀士鬓角滴落,他不愿多想,因为,他不知道如果能侥幸战胜对手,自己是否尚有生还之望?即便有,只怕其可能成功性亦是十分渺茫的。

在红面韦陀战千羽叱咤江湖的“风雨三十六套”那浩浩威力之下,已逐渐将乌猱秀士逼得步步后退。

江青将目光移转,已看到正与那异兽交手的云山孤雁夏蕙等三人。

那只行动疾如闪电般的乌猱,正在三人的围绕环攻之下,令人目眩神迷的上下翻飞,左抓右噬。

云山孤雁的青锋剑,天星麻姑的铁掌,祝颐的亮银长鞭,皆随着它环转不停的身形,似走马灯般团团进退攻拒。

江青收回目光,微山一沉思忽然大声说道:“木灵,你确实没有清结昔日那一掌的意思么?”

乌猱秀士心中虽感一动,但他仍然没有丝毫表示,依旧闷声不响的与红面韦陀狠拼不停。

江青又大声道:“木灵,你这不叫好汉行径,现在的情势你定然看得十分清楚,你那些同伴,已绝伤亡殆尽,而你,亦不过只是在苟延残喘,作困兽之斗,其最后的结果,我们彼此都非常明白。老实说,凭你目前的一身武功,及那头畜牲,仍然不会是江某对手,但是,你如肯就此化解前怨,江某便也不为己甚,放你走路……”

江青才说到这里,大旋风白孤已皱眉道:“四弟,你切莫如此纯厚,这乌猱秀士出名的心狠手辣,你如纵虎归山,须知后患无穷。要干,就干到底,这是他们先下毒手,亦怪不得我等!”

白孤正说到这里,与红面韦陀交手的乌猱秀士,已蓦然在瞬息间连攻五掌,身形倒跃中,已大喝一声“住手!”

红面韦陀战千羽已然听到江青说的话,因为他正全神应敌,不敢分心开口,故而没有表示。但是,这位精练世故的武林健者,虽然十分赞许拜弟那仁厚之心,但他心中所想,却与大旋风白孤相同。

这时,他纵声一笑,宏声道:“姓木的朋友,阁下真是有意化解那段梁子么?须知武林之中,一言九鼎,如阁下此等人物,说话更不能出尔反尔!”

乌猱秀士神色之间,仍是一片阴沉冷酷,他微微喘息了两口,冷然道:“江青,阁下之言,可能做准么?”

江青这时已不愿多造杀孽,他用力颔首道:“自然,但是尊驾是否确有诚意化解昔日仇怨?”

乌猱秀士冷冷一笑,既不点头,亦不摇头,撮chún一啸,那只正与夏蕙等三人游斗的乌猱,已在一声尖厉的啼叫中,闪电般冲出重围,飞跃回主人肩头。

大旋风白孤大声道:“相好的,阁下招回这头畜牲,便算是回答么?嘿嘿,阁下大概弄不清楚阁下目前的境遇吧!告诉你,能否让路予阁下一走,其权尚在我等,阁下想打“马虎眼”,可不是这般容易!”

蛟索飞锤岳扬亦踏前两步,指天井角隅虚的七具尸体道:“木灵,岳某属下七死三伤,这些血债你亦想混蒙过去么?”

乌猱秀士面容上刻板得毫无一丝表情,宛如一个木雕之人。

他冷冷的向白、岳二人一瞥,阴沉的向江青道:“昔日一掌之仇,今日二友之命,江青,这些仇恨若置于阁下身上,阁下亦会一笔勾消么!”

大旋风白孤断喝一声,吼道:“那么,你是不想化解了?好极,现在动手正是时候!”

蛟索飞锤亦怒道:“妈巴子的,老子手下孩儿这笔血债,正不想如此了结,狗养的,来吧,让我们拼个痛快!”

鸟猱秀土不怒不躁,阴恻恻的笑了一声,又同江青道:“姓江的阁下如愿意目前罢手,本秀士便即刻一走,但是,本秀士于三年之内,必将重寻阁下,湔雪此仇!”

江青闻言之下,面色微忧,但是,他对乌猱秀士的言谈,亦感到一丝佩服。

大旋风白孤又哇哇大吼道:“什么?就这么容易,拍拍屁股就走?好朋友,这可真是新鲜事,妈的,你把我们全当做三岁稚童,我们现在不宰你,让你再去约齐帮手,寻我们拼命?朋友,你也未免想得太天真了!”

默立一旁的红面韦陀战千羽,这时大步踏前,沉声道:“木朋友,阁下既然不愿化解前怨,又恐我等以众凌寡,群殴群打,那么,便由老夫作主,请朋友与老夫四弟单独决战,不论双方生死,老夫等决不动手便是!”

果然“人是老的滑,姜是老的辣”,战千羽此言一出,白孤等人俱不由心中暗喜,乌猱秀士却面色一变!

因为,摆在眼前的,是一个最清晰的事实,乌猱秀士武功虽然高强,却绝然不会是火云邪者江青的对手。

乌猱秀士十分清楚,在江青掌下毙命的“寒溪二矮”,功力之高,仅与自己在伯仲之间,二人联手之力,则又比自已高出很多,“寒溪二矮”合力与江青交手,犹且不敌,那么,他又如何能望有战胜的奇迹发生?

但是,红面韦陀战千羽之言,并无蛮横欺人之处,在江湖上,以一对一,了结仇怨之事,乃是最为公正不过的,只是,拼斗者双方的功力深浅,则在各人了,乌猱秀士目前的处境,等于是哑子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猱殒命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