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肢残怨深

作者:柳残阳

店门之外,便是一条唯一的街道,这时灯火明灭,行人稀落,几条人影,却似星飞电掣般向村外掠去。出村不远,突闻毛清低喝一声:“这边走!”白孤略一回顾,见查百川人纵往右前方向,乃微一冷哼,如飞追去。

这千家集,人烟稠密,十分繁华,却极似一个镇甸,在这村外之处述作者的方法论思想。认为数学的推理确切明白,哲学及其 ,有一片打晒稻谷的旷场。

阴阳掌查百川与矮金刚毛清二人,来到这片旷场之前,停下步来,回身冷然注视着随后跟来的大旋风白孤。

白孤环目向四周一瞥,只见四遭一片黑暗岑寂,仅有那瑟瑟的秋风,拂着树枝所带起的簌簌之声。

天空黯淡的星光,及青色的下弦月,照得大地的景物,在朦胧中泛着一丝阴森森的凉意。

阴阳掌查百川,缓缓向前行上两步,随着他的动作,那件质地高贵的纺绸长衫,在月光下起了一阵轻微的波动,这波动很柔和,但衬着查百川此时阴沉的面孔,却现得有些不大协调。

白孤原有些轻微的醉意,但在这种气氛之下,亦不由全部消失,澄神静气的调运体内真力。

阴阳掌查百川阴森森的道:“白孤,这里是千家集,咱们谁也不在自己的地盘之内。嘿嘿,现在彼此全凭真功夫较量一下,那一个裁了也得认命!”

大旋风白孤不屑的嗤声道:“姓查的,你当老夫动起手来,还会顾忌在什么地方?老实说,只要老夫兴头来了,说不定会到你们金衣帮总坛去舒散筋骨哩。”

“只怕阁下已没有那个机会了!”查百川尖刻的说。

矮金刚毛清,虎视耽耽的伺立一旁,他早已蓄备真力,随时有暴起发难的可能。

白孤并不理会二人所形成的挟击之势,他此刻所暗中考虑的,只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同时逼退面前这两个功力甚高的敌人。

阴阳掌查百川慢条斯理的捋起衣袖:“姓白的,阅下还等什么?等那两个胎毛未脱的帮手么?”

大旋风白孤狂笑一群,道:“老夫是计算你们两个老小子归位的时间。来吧,二位还是一起上,来得干脆!”

矮金刚毛清闻言之下,狂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怪不得我等心狠手辣!”

白孤轻轻向前踏上一步,厉声道:“正是,老夫早已看出你们两个存心何在,金衣帮如果懂得武林中的道义,早已飞黄腾达了!”

阴阳掌查百川不理这些,同毛清拋了一个眼色,二人站立的身形,又在暗中向白孤移近了一尺。

而这时,在双方的距离上,已够到了一进步便可以击着敌人的位置。

阴阳掌查百川故意做出一股轻藐的神态,道:“姓白的,眼前已是时候了!”

他“了”字才出口,矮金刚毛清的攻势已骤然发动。但是,另一阵呼轰如浪的劲力,亦在同时倏然暴卷而至,抗拒毛清的攻击。

在眨眼之间,场中两条人影急合又分,二人已在这电光石火的接触中,相互攻拒了七招之多!

显然的,矮金刚毛清已吃了一丝小亏,只见他身形猝然退出三步之外站定。

阴阳掌查百川适时而动,双掌一阴一阳,两股刚柔互济的绵绵功力,宛似怒浪般罩向白孤身侧!

大旋风白孤,身躯在一阵急幌猛旋中,迅疾有若飘风似的,向阴阳掌查百川攻出九腿十一拳。

他掌腿始出,忽听矮金刚毛清狂吼一声,双掌挟着一片凌厉劲风,轰然劈向白弧前胸而来!

白孤双掌伸缩如电,分向查百川及毛清攻出,身形亦在这狂厉的劲风交击中,飙然闪幌。

阴阳掌查百川,身为金衣帮总执法,功力精绝无匹,实不较大旋风白孤稍逊,二人在这有如狂风暴雨的轮番急攻猛打下后,白孤的攻势似已受到阻遏!

但大旋风白孤,尽量镇定自己,在这金衣帮两个高手的夹击下,身形旋动如飞,招式伸缩中,稍沾即走。

在顷刻之间,双方已激斗了三十余招。

阴阳掌查百川心中已逐渐焦虑,他十分清楚,今夜既已动手,便非要将对方折在当地不可。否则,若万一容白孤逸去,那么,金衣帮日后可就后患无穷了。

因为,大旋风白孤在黔滇一带,同样亦具有不小的潜伏势力。

为了以后金衣帮在边陲四省的扩张发展,查百川二人亦不得不倾出全力,给白孤一个致命的打击!

二人是同一心意,出手之间,也就越形凌厉。

矮金刚毛清,武功已可列入武林一流高手,再加上阴阳掌查百川那奇幻诡异的掌势,刚柔相汇于一击的功力,已予大旋风白孤一个极大的威胁。

三人如走马灯般迥环交手,劲风四溢,砂石飞舞,三条人影,宛如三缕轻烟般,不绝不息的穿走掠动大旋风白孤,这时已感到有些招架不灵,行动迟滞起来。

他知道查百川的功力甚高,自己目前所遭受的最大威胁,便是那片虚虚实实,忽刚忽柔的阴阳掌力。

但是,白孤亦绝不愿就此罢手,他咬紧牙关,尽量平心静气,找寻任何一丝可以发挥威力的空隙,绝招连绵而出。

又是三十招过去……

阴阳掌查百川宛如迅雷奔电般,连连向白孤劈出十六掌,口中讽损道:“姓白的,阁下只这么点儿玩意么?连区区查百川也料理不了,还大言不惭的想与本帮作对。哼哼,真是痴人说梦!”

矮金别毛清双臂交织圈出,连踢五腿,亦嗤道:“老匹夫,你下次投胎以后,若再要胡吹乱语,可寻个较为风凉的地方,这样自吹自擂,包管得不了热伤风。”

大旋风白孤仍然不言不怒,出掌,换腿,旋身,进步,全然行动如电,快打快攻。但是,他内心之中,早已为念怒所填满了!

阴阳掌查百川又是一招“殊途同归”,脚下一记“拐子腿”,冷然道:“白孤,若你现在自绝于此,查某答应留你一具全尸!”

白孤,须眉俱张,双掌倏而上下互拒,又闪身避过矮金刚毛清攻向背后的一掌,仍自前护后挡,勇猛奋战,看去威武,实际上已被对方劲力的压迫,困窘到无暇开口了。

忽然……

一个清朗的语声,响自黑影中:“查总执法,尊驾好大兴致,现在,尊驾戏也演够了,目前尊驾是愿意赔一只手,还是赔一只腿?或者,保留一具全尸?”

阴阳掌查百川,一听这清朗的语声,不觉心头一震,他感到这语声有些熟悉,但,又有些陌生。

他目光向暗影中一扫,喝道:“是那一路的朋友至此窥采?老夫金衣帮总执法,阴阳掌查百川,如朋友若未与老夫结有梁子,倘请洁身自爱,莫淌这赵混水!”

大旋风白孤这时却陡然精神一震,他已听出,这突然响起的语声,正是自己拜弟,武林中鼎鼎大名的火云邪者!

他身形电转中,“百步走蛇”“弧光聚顶”“风狂漠晦”,一连三招,连续施出,口中大笑道:“查老鬼,别那么没有骨气,向你索命的人已经到了。呵呵,装孙子是不行的!”

查百川狂吼连声,掌势有如云舞风飘,纵横来往,刚劲如削,柔劲如丝,形成一片奇异的劲网。

矮金刚毛清身手亦倏转厉烈,他心中十分纳罕,不知道横里插手之人是谁。

这时,查百川忽然吃吃而笑,阴恻恻的道:“姓白的老狗,本执法险些中了你的诡计,这暗中出言的小狗,定是你适才那个同伴后生!”

矮金刚毛清急攻九掌,哈哈笑道:“总执法,本堂竟然忘了,那rǔ臭未干的野种,倘缩在乌龟洞里不敢出来呢,哈哈,手把式不行,却会用口把式嘘人!”

他说罢又转首大叫道:“小杂种,出来领死吧,莫非你要眼看着白老狗溅血三步么?”

大旋风白孤纵声长笑,左挥右劈,洪声道:“妈巴子的,你们两个瞎眼的奴才,竟然连适才说话之人也认不出来。呵呵,活该二位要有乐子了!”

接着白孤的语声,暗影中缓缓行出四个人来,当先一人,赫然正是火云邪者江青!

他身形现出,揶揄的一笑道:“查总执法、毛大堂主,尚认得在下江青么?”

“江青”两个字,宛如两声平地响起的焦雷,震得查百川、毛清二人脑际“轰”然一响!不由自主的仓惶跃出圈外。

二人急急回首瞧去,在星月光辉之下,那一袭青衫,配合着爽朗酒脱的青年,不是江青是谁?

查百川顿感心头一颤,脑中有些晕眩,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实在令他感到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矮金刚毛清亦不由双目圆睁,怔在当地。

江青昔日于会泽城外,所显示的超绝武功,他们皆有目共睹,而二人更深切明白,凭他们帮主及“南荒一煞”的那身惊人艺业,犹无法奈何对方,那么,他们就更不用说了。

江青缓缓移前几步,沉声道:“逼人不能逼得太绝,金衣帮先行围袭在下于前,复又向在下拜兄挑衅于后,这种做法,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

阴阳掌查百川略一定神,舌头有有些转动不灵的道:“江……江兄,老夫等与江兄以前之事,早已一笔勾消,嘿嘿,凡是奔走江湖,在刀刃上舔血的人,总是难免含有些误会。现在么,这误会已经化解了,老夫等尚希望与江兄交个朋友!”

江青。笑道:“承蒙抬爱,愧不敢当。贵帮是否尚未忘怀在下那株万钻朱兰呢?”

阴阳掌查百川十分尴尬的道:“啊,江兄切莫误解,那株万钻朱兰,吾等实不……实不重视,嘿嘿,江兄乃明达之人,想必定然知道老夫所言,决无虚假。”

大旋风白孤这时已休息过来,他大步行近,向查百川道:“查老儿,用不着挂羊头,卖狗肉了。他娘的,若老夫拜弟没有来此,你们两个会如此罢手么?”

查百川怒气倏升,但是转念一想,他知道此刻万万发作不得,只有强自按捺下去,狠狠的瞪了白孤一眼。

大旋风嘿嘿笑道:“查百川,少给白某来这一套剥皮瞪眼,只怕你稍停不瞪也不行了!”

阴阳掌查百川尽管气得面色血红,却尽力压制着,他心中急快的忖道:“看情形十分不妙,江青这小子,好似与大旋风有着极深交情,而且在江青等人身后,尚站着一个红面秃顶老人,只看这老者神态之沉稳,已可料定必是个武功甚高的人物!唉!这种场面可真要慎重应付……”

他正在暗自打着算盘,江青已向白孤道:“二哥,这二位好朋友兴致很高,你可有什么意见么?”

大旋风白孤呵呵笑道:“他们适才要为兄的这条贱命,不过索命的手段却有点不甚高明。现在么,为兄便想以公平方式,凭真实本领硬拼一次,只是,这一次却不知道是谁要谁的命哩!”

江青朗声一笑,道:“查执法,阁下同意么?由江某奉陪阁下走上两招,若是江某败阵,非但江某一命任由尊驾处置,便是那株万钻朱兰,也双手奉上。不过,如阁下失手,江某只须要阁下一条左腿足矣!”

阴阳掌查百川不由又惊又怒,有些无所适从。

他知道凭自己一身所学,决然不会是江青之敌,但是,在江湖上称英雄,充字号,最重要的是名望重于生命,“宁可人亡,也要名存”?虽然明知不是对手,却也不能过于窝囊啊!

他再三思考之下,只得硬起头皮道:“罢了,若江兄甘愿为人架梁,与本帮结怨,老夫亦无可奈何!”

查百川临到此等关头,说话之间,却仍然十分乖巧,他这轻淡的一言,已等于告诉江青,你与我结仇,即是与金衣帮结仇!

江青面色一沉,厉颜道:“查百川,阁下用不着抬出金衣帮来吓唬江某,江某既然不放过今夜之事,便不会胆怯阁下日后寻仇之举,而且,是否能容阁下复还边陲,亦要看江某的高兴!”

阴阳掌查百川面孔倏青倏红,他蓦然狂吼一声,已在眨眼之间,向江青攻出七腿十三掌。

江青星目骤睁,寒芒暴射,右掌圈起万轮弧光,左掌泄出朵朵星芒,在一片呼啸锐风中,直袭查百川!

阴阳群查百川沉喝一声,身形已退出五步!

一傍的矮金刚毛清,闷声不响的抢上两步,抖掌便向江青脊梁劈下!

就在他身形始动之际,五股急劲的锐风,已自斜刺里袭向他脑侧“五营”“承灵”“脑空”“颔厌”“悬颅”五穴!来势有如电掣星泄,疾厉无比!

毛清掌力未及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肢残怨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