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坚毅不屈

作者:柳残阳

天色渐明,东方微透曙光,阴阳谷底还是阴沉晦迷,轻罩着一层淡淡的白雾。

一个黑影,在雾中蠕动着,他行走得极慢,好似在寻找着什么。是的!他-正是江青,在寻找着那垂于壁端林认为这部著作是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论点(认识论)的综 ,用以引他回“绝缘洞”的那根乌细长索。

江青头、脸、全身都是一片血红,看起来好不吓人,只见他衣衫破碎,褴褛不堪,混身皮肉翻卷秀、郭象注《庄子》,发明奇趣,创独化说,明“内圣外王之 ,伤痕累累,加上他那粘满全身,擦抹不去的血,更显得狰狞丑恶,有如厉鬼。

吁了一口气,他乏力的坐在地上,双掌轻揉着自己那疲累的双腿。

原来,因为晨雾迷漫,他又满身伤痕,故而,不但未找着那来时垂他落下的绳索,甚至连自已的行动,都受到极大的牵制与不便。

江青痴呆的,瞧看自己血红的肌肤。

他下意识的又用力去搓揉,但,仍然是徒劳无功。

他双手又摸在自己脸上,手触处,尽是突凹不平的疤痕与粗糙的皮肤。

他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回恐怕脸上的肤色,不是青紫,而是鲜红了。”

他自嘲的一笑。

是的;江青面孔上口鼻宛然,轮廓未变外,已完全被一层厚厚的血红赤胶罩满,颜色却较他身体各部,更为鲜艳。

因为,这正是那龙穴之内,八爪怪兽的独目之血。

他双眸迷茫的,瞪视着飘忽的薄雾,是那么轻柔,像棉絮,又更似白云。

他心中暗想:“还是等待雾消了,再去找那绳索吧!现在,正可借此机会,休息一阵,一夜的惊骇激斗,也实在够累了。”

他正要倒头大睡,却好似听到,一丝细微得几不可辨的呼吸声。

江青急急跳起。

在他身后不及三尺的地方,竟赫然立着一个身材硕长,白衣飘拂的中年书生。

他那俊秀挺逸的面孔上,正含着一丝,令人莫测高深的微笑。

江青愕住了。

他知道,自已在“任督”二脉行通后,凭目前的功力,三丈以内,飞花落叶也瞒不过他的耳目。

但,这位白衣文士,却能欺身至他身后三尺,自己才能发觉。

那白衣文士微微一笑,全然不见丝毫移动,好似藉看微风的吹送一般,已飘至他身前站定。

江青不禁退后一步,双目瞪看这位中年书生。

沉默了一会,那书生,缓缓开口道:“小兄弟,你可是从紫龙秘穴中出来的么?”

江青望着他嘴角奇怪的微笑,戒备的点了点头。

中年书生又道:“那么……穴中的一对“金龙之子”及一方晶雪玉盒,你已得到了?”

江青见这白衣书生说话时,除了面上那令人有些惊惧的微笑外,毫无丝毫情感,语声也平淡之极,没有一点喜怒之色,就好象是天塌下来,也惊动不着他似的。

他摸不透,这白衣人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但他在穴中所得的秘宝,都背在身上,想赖也赖不掉,只得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白衣人缓缓辏头,瞧了一下四周飘忽的雾气,仍然淡淡的问道:“你准备将这两宗宝物,带到那里去呢?你可知道这宝物的用处?”

江青见这白衣人,果然是越问越深,不由得微含怒意的答道:“这些,都无庸阁下担心,在下自能处置。”

白衣人微微一笑道:“有胆气,小伙子,我已有二十年,没听见有人敢在我面前如此讲话了。”

江青冷冷一哂,挺胸道:“尊驾如果没有其它的指教,在下可要失陪了。”

说罢,举步向前走去。

尚未行及十步,后面已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道:“回来!”

这简单的两个字,却含有无比的威严,彷佛含有一种极为慑人的力量在内。

江青不由自主的转身过来,冷冷问道:“尊驾有何见教?须知在下虽然愚鴃x,却非好欺之辈。”

白衣人面上神色,丝毫不变,说道:“小伙子,凭你敢孤身赴紫龙秘穴的勇气,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有胆识的青年……”

他双目凝视看江青脸上,又道:“老实说,我远道来此,也是为了这穴中奇宝。”

江青悚然退后一步,双掌护胸,已暗暗提神戒备。

白衣人淡然一笑道:“你别紧张,我素来不喜强人所难,若是我伸手硬夺,哼!你就是有十件宝物,也早多没有了。”

江青被白衣人,不愠不火的损了几句,不由十分恼怒,他大声道:“你待怎的?”

白衣人回道:“你冒着万险,自紫龙秘穴之内取得奇宝,我也不能就这么轻易拿走,这样吧!你将背后那对“金龙之子”给我,而我传你一夺绝妙掌法,以为交换。”

江青闻言怒道:“你想得倒好,天下岂有这等便宜之事!哼!谁希罕你传什么掌法。”

江青以为,说出这几句话后,一定会激怒对方,是而一语出口即默运功力,凝神待敌。

那知,白衣人仍然不急不怒,平静的说道:“小伙子,我非常欣赏你的胆识,但是,你可知道,我要传给你的掌法,乃是别人梦寐难求的“七旋斩”?其实咱们这样双方都不吃亏。我只是因为要事所羁,中途延误一阵,因而来晚一步,否则,穴中奇宝,你恐怕连一件都得不到呢!”

说罢双目倏张,两道精芒,如电般射在江青脸上。

他又道:“你可斟量一下,我本来可以用强力硬夺,如今,非但我为你留下一件宝物,且再传你一套绝世掌法,这样,已够你一生受用不尽了。”

江青被他那超乎异常的眼光一瞪,心中不由一颤,本能的又退了两步。

他略一定神,大踏步的走上前来,大声说道:“我知道阁下武功高强,只是如此要胁于我,在下却是歉难从命!”

这白衣人,平日正是一呼百诺,前呼后拥,武林中任谁提起他来,也是闻名变色,退避三舍。

他平时讲话,说一不二,谁不对他唯命是从,恭谨异常。

别人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偏偏面前这全身血红的丑少年,却竟恁的顶撞于他。

白衣人那付永远没有喜怒哀乐的脸上,只是徽微的抽搐了一下,仍然毫不发怒的道:“小伙子,今天我给你讲了这么多话,已是十分破例了,我“长离一枭”出口之言,几时曾更改过?”

江青一听“长离一枭”四字,幌似晴空霹雳般,骤然将他震得全身抖簌了一下,胸前的双手,也慢慢的放了下来。

这四个字对他的影响,可说是太大了,自他有记忆以来,便知道长离一枭是个武功深不可测的顶尖人物他那冷漠而残酷的手段,令人震悚的武功,都好象火烙似的在他心扉之上,留下深深的痕印。

江青听别人提述的太多了,他还记得,当别人提起“长离一枭”时,面孔惊悸的表情,就好象述及神话中的魔王,是那么法力无边,不可匹敌,故而,在江青心中,自然的升起了一股无法抗拒的念头。

白衣人的嘴角,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得色,他平静的开口道:“如何?我便再给你一个便宜,除了授你那“七旋斩”外,我更负责送你到要去的地方,也免得再为其它江湖人物,窥伺劫夺。”

江青此时,脑中紊乱如麻,眼前这长离一枭,那令人惊惧的名望与武功,已将他镇住了……

陡的,厉勿邪那枯瘦衰老的身形,又在他脑海中浮起,说不定,他的一身残疾,便寄望在这叫什么“金龙之子”的一对奇物上。

江青眼中,倏忽现出一股威武不屈的湛湛神光,他朗声道:“原来尊驾便是扬名江湖的长离一枭!卫老前辈。前辈威名,在下早已久仰。前辈若有其它吩咐,晚辈敢不如命。唯独此事,乃关系义父一生,恕晚辈无法遵从。”

言来不亢不卑,极有分寸,听得长离一枭心头,丝毫发不起火来。

他冷冷的一笑道:“小伙子,你如此倔强,莫非还想和我走上两招么?”

江青星目放光,他想到对方虽是名震江湖的有数高手,但自己为了义父残疾,便豁出性命也得全力一战,虽然有败无胜,亦将不愧于心。

想到此处,他不由精神一振,豪气干云的朗声道:“前辈既如此相逼,晚辈也只有舍命相陪。”

长离一枭心中,对这面貌丑陋而满身血红的怪异青年,竟无形中起了一丝好感。

武林中,原就是尊敬轻生死、重仁义的好汉啊!

他淡然道:“这样吧!你如能接下我卫西十招,不但这对“金龙之子”我可以罢手,甚至我那不传之秘的“七旋斩”也可传授于你!”

言下之意,若是江青接不下十招,那就不客气了。

江青闻言之下,心中一阵突突急跳,他知道,长离一枭卫西虽是轻描淡写的说出,但他这十招下来,必是极为奇诡精异的绝学,自己一个弄不好,可能连三招也接他不住。

其实,江青把他自已估得太高了,若非那一代异人厉勿邪以本身一口先天真气,为他行通天地之桥,贯行任督二脤,他只怕连长离一枭一招也经受不起。

江青正在心中打鼓,忽的,那两招厉勿邪所传的“天佛掌”法,又在他脑中浮起。

他顿时胆气一壮,大声道:“老前辈既然如此说法,晚辈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想道:“单是凭着那两招“天佛掌”,虽则不能战胜那长离一枭,但,至少也能搪他几招。”

长离一枭卫西,见江青骤闻自已要他接下十招之言,眼中便露出一股踌躇犹疑之色,但一刻后,又忽然神光湛湛,他不由心中十分疑惑。

暗忖:“这小子不要有什么邪门……也罢,我就不信,凭他也能接下老夫十招!”

江青已退后三步,沉马立桩,双目注视看长离一枭卫西。

卫西淡然一笑,说声:“小伙子,你注意了。”

一掌已轻飘飘的,拍向江青胁下,掌势看来轻柔飘浮,却是快速无伦,卫西掌势一伸,已触着江青衣衫。

江青心头一震,身形急侧,已极快的向一旁翻去,虽让过了一招,却躲得甚是狼狈。

卫西轻轻的一笑,说道:“这是第一招!”

说罢,左掌一抖,已化成无数纵横掌影,漫天匝地的罩将下来。

江青一见对方掌势之下,已将自己退路封死,且每一指都点向自己上盘一十二处大穴而来,端的凌厉已极。

他大喝一声,怒江派的“凌波掌”法中,救命双绝招,“浮波掣影”“波涛如涌”,已电劈而去,同时,一个大旋身,人已抢出五步。

他因全身真气,已融合一体,故而这凌波掌法的救命双绝招施出,亦是如浪涌山崩,劲气罡烈无比。

卫西似是出乎意料,他微“噫”了一声,掌势吐得快,收得更快。

只见他单掌一接一引,江青攻来的强风劲气,已被他化解得无形无影。

长离一枭卫西朗声说道:“第二招了!”

双拳同时倏圈急吐,一股沉如山岳般的无形潜力,已将江青围在正中。

他掌心微微向下一压,江青顿觉循流的血液,倏忽已往下半身降去。

只见那卫西双掌,又往上一提,江青蓦觉得脑际嗡然一震,体内血液,反冲向顶门。

江青在满脸涨红,呼吸窒息之下,不知不觉中,已双掌齐使,风雷声响,罡气呼啸声中,一招“佛光初现”已急施而出。只见空气激荡,有若排山倒海。

长离一枭卫西倏然一声大喝,双掌自胸前,如电光石火般推出,一股浩荡如江河般的绵绵劲力,亦急涌而至。

两股劲气一触,“轰”然一声巨响,江青已被震出寻丈之外!

长离一枭的身形,亦是连幌不已。

卫西那毫无喜怒的清俊面容上,浮起一个惊异的表情,一时竟怔住了,他仰首向天,好似在寻思一件奇事。

江青虽被对方,那强猛无比的劲力震飞,但却赖这一招“天佛掌”法的绝妙招术,未受重伤。

他在地下一个翻滚,又跃身而起,口中大叫道:“卫老前辈,已经四招了。”

卫西如醉如痴,毫不理睬,仍自抬头向天,苦苦思忖。

他在想,这个临敌经验甚差的丑孩子,为何却有如此的功力,而且,竟能施出一记妙绝天下的奇招,敌住自已已有四十余年修为的“混元真气”?

江青倒地后,并不曾受伤,又急急的跃出,这些动作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坚毅不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