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天伦之乐

作者:柳残阳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曾作南宋的帝都,王孙公子走马扬鞭,金粉荣华,夜夜笙歌的名城佳地……余杭。

庆春门的后街,沿着铺设大麻石的街面走下去,倒数第二家,是一座气派十分恢宏的府第。

朱红的大门,门傍黑底金字,雕镂着“战宅”两个大字,不知道的人,或以为这是那一位将军重臣的府衙,其实,这就是名扬武林的红面韦陀战千羽座落于杭州的家宅。

战千羽为中原侠义道中,炙手可热的人物,祖上世代经商,本为杭州当地大名鼎鼎的殷富之家,但传至红面韦陀手中,却弃商习武了。

红面韦陀战千羽虽然为人慷慨豪迈,金钱大把大把往外散发,但他祖上遗留的财富,仍然为有数巨富,足够他这一生世享用不尽。

因此,以一个武林豪客来说,拥有如此豪华恢宏的巨宅,亦不算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

现在,正是午后。

这一条十分整洁的街道上,全然是官宦巨贾的府第,因而十分清静,毫无城镇之中,那喧哗嚣杂的烦人气味。

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地面,将这条街道两连筑成排的高大院墙,在地下拖上一排微斜的暗影。

两个挑担子的小贩,正坐在一座府第的墙下阴影中,十分闲暇的低声聊谈着。

这条街上,居住的都是杭州城内的有名人物,或官,或商,甚至是武林中的一代高手,他们都是知书达理的书香世代,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因此连这两个小贩的谈话神态,也在无形中显得文雅起来。

于是,当阳光再将墙角的阴影拉长了一段的时候……一阵清脆而徐缓的蹄声响起,五匹高大的骏马,已在街头转了过来。

马上人乃是五个男女迥异,老少俱有的豪士,但是,他们都有一个相同之处,便是每人都现出一派风尘朴朴的模样,连他们胯下生骑也不例外。

两个小贩有些惊讶的抬头望去。又不由同声低呼:“啊,战老爷子回来了!”

不错,这五人正是离开千家集后,马不停蹄赶回杭州的红面韦陀战千羽、大旋风白孤及江青、夏蕙、祝颐等五人。

红面韦陀一抹面孔上的汗渍,呵呵笑道:“三弟、四弟、夏姑娘,前面便是为兄的蜗居了,这一路来,受了不少奔波之苦,到家以后,首先得让你们的老嫂子下厨做一桌好菜,咱们痛痛快快,舒舒适适的吃他一顿!”

战千羽言谈之中,透着无比的慈祥与亲切,好似这也是江青等人的家一样,这股亲切的感触,又在无形中传染入江青等人心中。

江青笑道:“大哥,愚弟料不到大哥的家宅竟然如此富丽堂皇,在这上比天堂的余杭城内,真是享用不尽了!”

祝颐亦在一傍打趣道:“大哥,古人说:‘此间受用,正复不尽,何必深山吾庐焉?’大哥想是生性不喜亩静居享福了。”

战千羽又是呵呵一笑,正待答话,伫立墙角的两名小贩,已急步行至马前,躬身施礼,道:“战老爷子,你老人家回来了,这一趟出去可有不少日子啊。”

战千羽一见二人咧嘴笑道:“小顺儿、阿富,又到你们叫卖菱角的时间了?老夫倒有甚久没有尝到西湖菱角的美味了,稍待你们两人送两担到家里去,向管事老黄取钱……”

二人连忙答应,战千羽含笑点头,五匹健马,已来至那刻有“战宅”二字的门前停下。

五人翻身下马,顺着一条宽阔的石阶行去,江青抬头瞧着两傍高大的院墙,心中赞叹不已。

战千羽大步行至门前,伸手急叩门上那对金色兽环,一连串清脆的“铮”“铮”交击之声,已远远传入里面。

片刻之后,大门已“呀”然启开,一个白发番番,下人打扮的青衣老人,自门内行出。

战千羽一看这青衣老人。哈哈笑道:“战贵,你又灌足了黄汤啦?看看是谁回来了?”

那青衣老人仔细向战千羽一望,急忙恭身为礼,喜极道:“老爷,你可回来了,夫人天天叨念,少爷更是时时巴望,孙小姐又一天到晚磨小的要找爷爷,这可不大好哩,老黄那小子一得空便到外面灌马尿,有时竟对小的狐假虎威,官腔十足,战寿那小兔崽子,前天又同夫人身边丫头春荷,挤眉弄眼的,真是不得了……”

这叫战贵的老人家,一见到战千羽便唠唠叨叨,如漏水筛子般诉了一大段苦经,战千羽回头向江青等人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笑道:“好了,好了,我会问他们的,快进去禀告夫人……”

战贵又同大旋风白孤施了一礼,脚步蹒跚的向内行去,口中大叫道:“战全、战禄,你们两个小子又疯到那里去了?老爷回来了啊,还有白老爷子及老爷的几位好友,快禀告夫人啊,莫忘了顺便通报少爷一声,还有,孙小姐处也得告诉她们知晓,快点啊,莫非都要劳累我这老骨头么?”

他如连珠炮般一叠声向内传叫着,那副醉意惺松的老眼瞪得如一对铜铃也似。

战千羽偕各人向内行去,他回头笑道:“这战贵乃先父遗下的老仆,自十岁时进入府中,经先父、老夫,现已传到了孙子一辈,他任门房之职,已有六十余年,可谓四朝元老了,是而除了对老夫他还略有几分敬畏外,对府中其它人等,莫不倚老卖老,吹毛求疵,此人除了口头唠叨外,还不失是个忠仆。”

大旋风白孤大笑道:“得了,大哥这一夸赞,让这老杀千刀的听到,又不知要逢人传说多少遍了。”

众人不由失笑,随着战千羽步下一片周围以长廊围绕的庭园中。

他们沿着一条白石小径行未数步,枝叶琉掩处,已行出男女老幼一大群人来。

首先两人,皆是青衣小帽,下人装束,二人见了战千羽,急忙打千请安,让至一傍站立。

江青向前面一望,已看见一位金丝如云,年约六旬的锦装老妇,在左右两名绮龄丫环的扶持下,向诸人行来。

这位老妇人虽然年纪不小,步履却十分稳健,满面慈祥和蔼之色,红面韦陀大步行上,呵呵笑道:“夫人,怎的劳你亲自出迎,这数月来夫人身体可好?”

原来这位亲切慈祥的老夫人,正是红面韦陀的元配吴氏。

由战千羽这几句体切的言谈中,已可看出这对老夫妻平日恩爱逾恒,相敬如宾的情形。

吴氏向战千羽深深一福,满面欣喜,关注的道:“妾身粗安,倒是老爷在外长期奔波劳碌,实令妾身念念不已。”

战千羽急忙将老妻扶住,一个头扎双辫,面孔红嫩如苹果也似的小女孩,已跳跃着到战千羽身傍,伸开两条小臂,紧紧抱住战千羽双腿,口中叫道:“爷爷,爷爷,你的小娟儿来了,别老与奶奶说话嘛,我不睬你了,说好带娟儿出去,又骗娟儿到西湖吃冰糖葫芦……”

红面韦陀战千羽回身将那小女孩抱起,高举过头,呵呵笑道:“爷爷的心肝宝贝,可想坏爷爷了,好,好,下次出去,一定带小娟儿同去……”

这时,一个儒生打扮的中年书生,已在一个三旬美妇的伴同下,急步向前,双双恭身行礼道:“爹爹回来了,望龙偕媳叩见爹爹。”

战千羽怜爱的望着自己的子媳,慈祥的道:“起来吧,这些日子你们可好?哦,为父险些忘了,快过去拜见各位叔叔……”

江青闻言之下,心中暗叫糟,俊俏的面孔,亦不禁随之转红。

原来,他一见自己拜兄的子媳,论年龄都比自己大上一截,却反要比自己矮一辈,这件事情,总是有些尴尬的。

他正在急得双手乱摇,那中年儒生及他身傍美妇,已趋前叩行大礼,边道。”愚侄望龙及侄媳拜见各位叔叔……”

江青早已面红过耳,手足无措,云山孤雁夏蕙却早已见机躲到一傍。

大旋风白孤到底世故得多。他急忙抢前一步,将二人双双扶起,大笑道:“罢了,没看见将那两位年轻叔叔早已窘得面赛关公啦!”

这时,战夫人吴氏已含笑向各人裣衽道:“诸位兄弟,尚恕老身不周之处,且请赴厅内暂息。”

江青等人急忙向前谒见吴氏,略事寒暄,已在战千羽引导之下,缓步向内行去。

祝颐一抹额际冷汗,低声向一傍的大旋风白孤道:“二哥,这种场合,愚弟尚是首次经历,真是有些吃他不消。”

白孤呵呵笑道:“近只怪你年岁不够,早生三十年,就没有这许多麻烦了!”

江青听见二人谈话,不由回头向紧倚身侧的云山孤雁微微苦笑,轻声说道。”蕙,你倒躲得快,我这叔叔可实在不好做哩!”

夏蕙噗嗤一笑道:“这正像白大侠说的,谁叫你生得这么年轻?哼!我呀,凭什么也要硬做人家的长辈?”

江青四顾无人注意,不由低声道:“小生若已七老八十,那来如姑娘这般标致的媳妇儿?”

夏蕙俏脸透红,啐了一声,没有说话。

忽然,一个稚嫩的嗓音,自江青身侧道:“江爷爷,你的媳妇儿是谁呵?”

江青闲言一怔,急忙转头望去,不由顿时双目发直,原来,那小娟儿正跟在江青身傍!两只大眼睛尚在骨碌碌的转动。

由于她身材矮小,故而江青适才没有看见这个自她爷爷手上溜下来的鬼灵精。

江青怔了一会,始窘迫的道:“小娟儿,你今年多大了呀?嗯,生得真漂亮。”

小娟儿扭股糖似的缠到江青身傍,咬着指头道:“江爷爷,小娟儿十岁,奇怪,你这么年轻,我为什么要叫你爷爷呢?”

江青朗声一笑,随手将这美丽而天真的女孩子抱入怀中,说道:“小娟儿,你真聪明,唉,大哥可真是有福之人,这一派融洽的天伦之乐,可羡煞多少异乡游子啊!”

他后面几句话,却是对身傍的夏蕙而发。

云山孤雁尚未说话,小娟儿已搂住江青颈项,嘟着那粉红柔嫩的小嘴道:“江爷爷,你等会带我去玩儿好吗?这里有好多好多玩的地方哟,爹爹都不准我去,他怕有坏人拐去小娟儿,其实啊,坏人都怕爷爷,只有看门的贵老叔叔敢喝醉了酒还和爷爷挤眉弄眼……”

江青不由暗自失笑。那小娟又道:“江爷爷,小娟儿不会让你一个人陪小娟儿去玩,还有这位美丽的姑姑也和我们一同去,小娟儿玩的时候,姑姑可以陪着江爷爷玩,你们一定常在一起玩的,要不,江爷爷不会说要讨姑姑做媳妇,就像爹爹以前娶娘一样……”

江青闻言之下,两眼早已发直,他做梦也想不到,这百窍鸟似的小女孩子,竟然懂得如是之多,活像个小精灵似的。

夏蕙早已羞得低垂下头,心中忖道:“这倒好,平白将自己降下一辈去,这小女孩将来可真不得了,不知那个年轻人要活受罪了……”

这时,红面韦陀的独子,那位中年书生,已回头笑骂道:“娟,休得如此无礼,刚才缠爷爷还缠得不够a吗7江爷爷已奔波了不少时日,怎的尚赖在江爷爷身上?”

江青急忙笑道:“战兄……啊,望龙贤……贤侄,不妨,不妨,在下……不,我十分喜爱这位小佳孙,真是聪慧极了。”

战望龙笑道:“江叔叔过誉了,娟儿太顽皮,望乞江叔叔莫怪才好。”

江青正待回答,红面韦陀战千羽已长笑道:“这所庭园十分深长,倒累及诸位贤弟了……”

江青抬头望去,才知道自己等人已行完了这片深远的庭园,面前,正是一座布置十分幽雅的敞厅,底后,尚可看见隐约重叠的楼宇。

各人进入厅内,分宾主落坐后,已有两名下人献上香茗。

战夫人吴氏与其子媳略事陪坐,已告罪行入内宅而去。

大旋风白孤,望着两位女眷行人后,舒适的将四肢做了一个懒倦的舒展,半躺半坐的靠在那张宽大的酸枝太师椅上,笑道:“老嫂子及侄媳在这里,大家都有些拘束,哈哈,现在才能舒散一下这把老骨头……”

红面韦陀战千羽呷了一口香茶,笑道:“看你这付德性,也不怕你孙侄女见笑。”

白孤斜目睨向小娟儿,小娟儿正黏在云山孤雁夏蕙怀中,絮絮不休的低声呢喃着,一付娇憨之态。

白孤微一呲牙,心中忖道:“大哥这位孙女,自己可真是不敢承教,上次来此,便磨着自己带她出去游逛,乖乖,足足化去有十两银子,回来还向她爷爷告了一状,说自己只顾与别人谈笑,没有指点她那满脑子稀奇古怪的问题……”

江青举起茶杯,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天伦之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