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贪念未已

作者:柳残阳

那人缓缓自阴影处踱出,于是,在隐约的灯光下,将他那含有一股诡异神色的面孔,十分清晰的展露在江青眼前。

其实,这人便是不自行走出,江青亦早已看出此人,这不是别个,正是武林中大名鼎鼎的寒戟商固!

江青警觉的将小娟儿牵到身后,冷淡的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会泽一别,不料又在此地与阁下见面。”

商固双睛微转,满脸堆起一层令人厌恶的佯笑,拱手道:“嘿嘿,在下老远便看出是江兄,还道是在下目光错觉,及至行近一看,果然不差,故而贸然出言……”

江青冷笑道:“江某不会在意,阁下行迹一向便是如此——乘虚而入,稍沾即走,不是么?”

商固知道江青言中有刺,他故做不察,哈哈笑道:“江兄言重了,嘿嘿,言重了。在下适才出言,乃是玩笑之意,江兄大量,想不至为此区区小事,心生不愉吧?”

江青心中忖道:“这‘武林寒戟’缤云戟商固。虽然名貌极为响亮,是武林中顶尖人物;但此人心性却甚是卑鄙,从他乔装扒窃,假意与自己亲近,会潭郊外林中,篾探自己行动等事看来,便可证明。而且……哼,自己当日临溪嗽洗之时,向自己突施辣手的怪容。亦必为此人无疑,他的衣衫不是被自己撕裂了么?当时露出来的,正是这小子原先穿着的那件银衫……”

寒戟商固,为人阴沈险诈,工于心计,他一见江青面色不对,眉头微皱之下,已装出一付诚恳的神态,将语声尽量渗人情感的成份,低声道:“江兄,你莫非对兄弟有着什么误会么?兄弟甚为钦仰兄台平素所行;若兄台对兄弟我有什么看不过的地方,尚请直言指出,以便兄弟亲向兄台解释,茫茫人海,难得知己,兄弟虽痴长几岁,却对兄台仰慕甚切,彼此之间,何妨开诚相见?”

江青自下山以来,经历的险恶场合可说太多了,而江湖中的狠、诈、诡、毒。他也得到深刻的体会,凡是人,只要你属于那一个环境,你便终究会熟悉你这个环境的情况与惯性,那怕你初时只是一个天真得令人摇头的雏犊,而这只是一个时间与接触多少的问题罢了。

商固此时的形态,在江青眼中看来,觉得十分可笑,江湖中充满险诈,而商固不过仅是此遇中手法较高的一个而已。

但是,江青并没有点破,他这时故意放松面部紧板的肌肉,笑道。”阁下多心了,江某并无误解阁下之意,阁下忽出此言,倒令江某好生汗颜,呵,江某几乎忘了,阁下与金衣帮所结之仇怨,未知是否化解?”

寒戟商固一见江青态度忽然转为和睦,不由心中直在打鼓,他模不透对方;这些日子来是变得世故了?抑或仍似以前那么纯挚?

也就是说,他不知道江青态度的转变,是伪装的,抑是诚恳的。

但不管如何,这时已没有时间容他再去揣测了,他豁然笑道:“好,好,江兄果然不愧为武林中新起雄才,性格之豪爽磊落,更令兄弟佩服无已,此地不是谈话之所,前面有家酒楼,今夜便由兄弟作东。咱们痛饮一番,顺便一诉别情。”

说罢,不容江青推辞,已大步近前,亲切的搀着江青手臂,直往前面那条热阔喧哗的大街行去。

江青心中略一忖度,已并肩与他偕行,他左手牵着小娟儿,右掌却暗地蓄备功力,以防万一。

三人十分热络的走在一起,江青与商固二人,并不时沈声谈笑,状至亲昵,外人看来,准会以为他们是一对相交有年的老朋友,谁又会知道二人各怀警惕,正互相防备着对方呢?

小娟儿拉着江青的手掌,稚气的道:“江爷爷,你的饭量可真不小啊!在家里才吃完,又要到酒楼去吃。江爷爷。待会为小娟儿叫一盘‘油炸鸡块”好吗?小娟儿最爱吃鸡腿……”

江青正待答话,寒戟商固已笑道:“好伶俐的乖娃儿,稍停不但为你叫来一盘炸鸡,再给你叫一大碗莲子粥,莲子粥是甜的呢!好吃极了。”

小娟儿一阵欢呼,小嘴一咧,嘻嘻笑道:“这位大叔,你真好,小娟儿第一次认识你,便由你请客,真不好意思……”

小娟儿一声“大叔”,叫得商固一怔,他这时才想起。江青仅得二十几岁,这女孩子为何竟低他两辈?。他所带的这女孩子,却又是何人的姑娘?

商固一滋牙,有些尴尬的一笑,想道:“这丫头叫江青爷爷,叫自己大叔,如此自己岂不成了江青的晚辈了,这是怎么个论法?”

江青暗里窃笑,忖道:“商固这小子自来油腔滑调。阴刁无比,让小娟儿触触他的霉头也不坏,他现在对自己如此热络,却不知又怀着什么鬼胎?”

想看,三人已行近眼前一家十分堂皇的酒楼廊下,在店小二殷勤的招呼中,学步上楼。

落坐后,寒戟商固着意要了好些十分珍罕的菜肴,更令店家送上两壶好酒。

小娟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骨碌碌的向四周望着,好似对这家酒楼的一切,极有兴趣。

商固微微一笑,道:“此乃兄弟首次与江兄小酌,粗菜淡酒,实在不成敬意,日后必再重……”

江青双目平视,神色沈静,说道:“商兄客气了,在下已经用过晚膳,商兄又点了如此多的佳肴,在下肚子实在容它不下,徒令商兄破费。”

商固连道不妨,在他充满佯笑的细迷双眸中,却隐约射出了一丝贪婪的目光,有意无意望向江青肩头。

江青虽然表面十分随和。暗里却不敢有丝毫大意,他早已集中精神,不露一丝痕迹的戒备看身侧这位武林中盛名炬赫的一代高手。

商固向他肩头闪烁的一瞥,江青已自警觉,一股本能的感应告诉他--对方可能正在窥伺他那柄互古神兵——金龙夺!

江青在心中暗暗冷笑,忖道:“自己自出道以来,至今尚未用过兵器,甚至连拜兄及蕙妹等人也没有见过。但是,武林中却有部份人物,知晓自己曾在那紫龙秘穴内得过一柄梦寐难求的神物金龙夺,商固这厮想亦听过传说,哼!凡是天下珍罕之物,这位仁兄好似都想插上一手,据为己有,不过,他想动自己的脑筋,却未免有些不自量力……”

其实,江青昔年于阴阳崖底,紫龙秘穴内所得的那柄金龙夺,自他下山以还,便从来没有离身一步,嫌那原先盛夺的“晶雪玉盒”太过惹人眼目,故而初时仅以“火云衣”披风相遮,挂在身后,后来他觉得如此神兵,锋芒太甚,容易引起一般江湖人物窥伺,便剪了一段黑绸,将金龙夺密密包好,仍旧背在身后,食宿不离。

这时,江青浅啜了一口店小二送上的香茗,寓意深长的一笑道:“商兄,还记得在下那件奇宝万钻朱兰么?”

寒戟商固暗中一震,佯笑道:“啊!舍非兄台提起,兄弟几乎忘了,兄台真是有福之人,这万钻朱兰价值连城,得此宝,可谓终生食用不尽,不过,兄台却须加意提防,目前江湖道上,垂涎此宝之人,却不在少数……”

江青暗自冷笑,心想:“这小子真是说得出口,只怕自己第一个要严密防备的,便是你这位武林寒戟商固大英雄。”

他口中却道:“商兄,记得数月之前,商兄曾于会泽城外,荒林之内,告诉在下,说这万蛮朱兰,除了其本身弥足珍贵,万金难求外,尚另有一宗奇异之处,未知经过这些日子的探寻,商兄可查明这另外一宗异处为何么?商固面色一转,双目微翻,正在暗中沈吟,江青已微微一笑道。”若是商足未曾探出,在下却得悉了一些眉目……”

这位武林寒戟两眼骤睁,有些急迫的道:“是么!这万钻朱兰确有其他异处?啊,想不到已被兄台探悉。”

商固一言出口,发觉有些不对,急忙强笑道:“兄弟是说……嘿嘿,是说江兄果然聪慧无比,兄弟在江湖上白闯了二十年,却比不上江兄消息来得快捷……”

江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但是,若仔细去分析他这笑意的因素本质,我们便可以发觉,其中实含有讽刺及不屑的成份在内。

江青知道,早在江湖上盛传那株万钻朱兰出现之时,商固便已知晓这件奇宝的各种好处,但是,在江青得手后,商固却不愿向江青说出,更在事后蒙面向江青突袭,以求达成目的,其用心之阴险狠辣,是十分明显的。

商固如此一说,江青已以一种淡漠的口气道:“商兄谬奖,愧不敢当,在下承拜兄红面韦陀战千羽相告,得知此珠钻之上,尚嵌有‘避水’‘蹈火’‘轻尘’三粒奇珠,功效神异,旷世难求……”

寒戟商固故作恍然之状,啊了一声,但是,他双目中所透出的颓然神态,却掩不住他此刻的失望与悔恨。

这时,一傍的小娟儿忽然拍着小手道:“好极了,小娟儿的油炸鸡与莲子粥已经送来了!”

果然,一名肩上搭着抹布的店小二,双手端着菜盘,正穿过坐满食客的过道,向三人桌前行来。

店小二将菜肴摆在桌上,又忙着张罗去了,商固尽量掩饰自己心头的失悔,为小娟儿狭了一只酥脆的鸡腿,笑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呀?来,大……大叔请客,你先尝尝这油炸鸡腿做得如何。”

小娟儿谢了一声,说道:“商大叔,我叫战娟,我爷爷便是红面韦陀,大叔,你一定也认识我爷爷吧?”

商固连忙点头,忖道:“好家伙,中原武林道上盛名值赫的大侠,杭州地面屈首一指的人物,红面韦陀战千羽,竟也与江青义结金兰。妈的,看情形,这小子现在人面极广,举止讳莫如深,又有这个老不死为他筹幄一切,想动脑筋打他的主意,可就不简单了……”

原来,寒戟商固因事来到杭州,而他对江青身上怀有的两件异宝——金龙夺与万钻朱兰,一直耿耿于心,未曾忘怀,因此当他无意中遇见江青之时,便急速打好主意,伪装出一付和善热情之状,上前招呼搭讪,用出一切拢络手法,想获得江青好感,以便伺机夺取这两样宝物。

但是,目前他却等于在无形中失败了,这固然是江青的机警与历练所造成,而他近来在武林中如旭阳东升的威望,也是促使寒戟商固心存顾忌,不敢明目张胆正面相强的主要因素。

小娟儿那知她的江爷爷正和这位商大叔明争暗斗,眼前肥美可口的鸡腿,甜腻芬芳的莲子粥,已占去了这小妮子的嘴巴和思想。

寒戟商目这时暗中想着心事,一面又殷勤的向江青劝酒布菜,现得十分热络,江青却知道,商固心中,这时必然不是滋味。

他故做亲热的一拍商固肩头,笑道:“商兄,在下那株万钻朱兰,已经藏到一处极为隐密之所,决无失闪之虑,到是在下那柄金龙夺,却随身携带,只怕有意谋取在下这柄兵器之人,更比垂涎那万钻朱兰之人来得多!”

商固心中一喜,又萌贪念,他哈哈笑道:“不错,倒是须要小心,只是兄台功力盖世,登峰造极,等闲武林人物,却决不敢做非份之想哩!”

江青奇异的一笑道:“是的,不过,若非等闲人物,恐怕便会有此非份之想了。”

商固问言之下,干笑一声,暗骂道:“狗小子,任你艺能再高,却也唬不住老子武林寒戟,恁般说话,不是等于讥诮于我么?”

其实,商固算是猜对了,江青果然便是此意,在说话中暗暗讽刺对方。但是,这也不啻是一种变相的警告。

武林寒戟-缤云戟商固,不但武功卓绝,为人更是老好巨猾,若非他利慾熏心,便会早已察觉江青先前言中之意,已将他心事看穿,他此刻始才觉出,却已被江青调侃多时了。

这时,江青举箸狭了一块炸鸡,津津有味的在口中咀嚼着,连声唔唔称赞,看得商固啼笑皆非,只得寻着壶中老酒出气。

江青咽下鸡肉,说道:“商兄,在下尚是首次来到余杭,记得商兄昔日曾有愿为在下引导之言,不知商兄稍停能否偕在下等一游此江南名城之夜景?”

寒戟商固用力颔首,道:“光荣之至,便由兄弟做为识途老马,嘿嘿,这座江南名城,兄弟却是经常往来哩!”

江青连忙谢了,斜目一瞥身傍的小娟儿,只见她吃得满嘴油腻,正眉开眼笑的用汤勺去吃面前的莲子粥。

寒戟商固这时忽然一笑,向江青道:“江兄,前面桌上,有位兄弟的一位旧识,且请稍候,容兄弟前往招呼一番。”

江青笑道:“请便,在下于此等候便了。”

商固含笑起身,大步行往一面用屏风隔绝的座位之后。

于是,一丝冷漠的笑意,已浮在江青咀角,他忖道:“那屏风虽是一层轻纱,却看不清内中所坐之人,而这商固与自己等人坐于此处甚久,为何到如今才发觉有其旧识在此?哼,定是这厮早有帮手相随,暗中监视自己与他晤谈情形,以作策应……”

但是,江青却猜不透,商固此刻离座前往,到底慾和他同道人,传递什么消息。

他适才所以要商固同伴二人游览街市夜景,其意不过是暗相示,自己并不畏惧对方心存不轨,并有一种轻视的意味。

江青这时早已暗中戒备,表面上却仍然悠闲自如,随意饮用着面前丰富的酒菜。

片刻后——

寒戟商固已带着满脸虚伪的笑意,自屏风后转出,行至桌前,双肩微耸道:“唉!。在外面闯荡,一些无谓的应酬必得敷衍,真是令人厌烦,江兄不知有此同感否?”言下大有无可奈何之意。

江青一笑道:“商兄乃为武林中鼎鼎大名的寒戟,日常交往,必然繁忙。在下么……却差得远了……”

商固听出江青言中有刺,却不动声色,强笑一声,连干三杯。

不多时,各人已自酒醉饭饱,商固招来店家,结过账后,偕江青与小娟儿步下褛梯而去。就在二人身形,始才隐没梯口之处,那以屏风隔绝的座位后面,已神色自若的行出两个中年汉子来。

这两个人俱是身着一式宾蓝色长衫,头戴文士巾,但是,自那两张精练慓悍的面孔上,却流露出一股无法掩饰的江湖习气。

二人望着梯口,相互一瞥,已大摇大摆的跟了下去。

这时,江青与商固等人,已步出酒楼大门,行至灯火辉煌的街道之上。

江青牵看小娟儿,爱怜的向她道:“小娟儿,你困不困,想回去睡觉么?”

小娟儿一鼓小咀,黏在江青腿上,道:“我才不累呢,那能想困。哼!江爷爷,你不知道小娟儿是出了名的夜猫子呀?”

江青哈哈一笑,道:“不论你累也好,不累也好,回家后,江爷爷这顿埋怨,只怕是免不过了。”

商固这时正好将向后张望的眼神转了过来,装做十分关注的道:“小妹妹,若你困倦,便先送你回府上休息好吗?嘿嘿,累坏了身子,可不是好玩的哩。”

小娟儿不依道:“我才不哩,好不容易跟江爷爷溜出来一趟,只是吃了一顿就回去。哼!小娟儿才不这么傻……”

各人一面谈笑,一面缓步向前游逛——而其实,只有小娟儿,一个人是在真正的游逛。江青在浏览中,极为谨慎的向四周察视,自然,他尽量不让身傍的商固发觉他的举动。商固亦好似有着什么心事,一面与江青说话,双手却有些不安的互相搓揉着。

他这个微小的动作,已被江青看在眼中。江青知道,只有当一个人在面临着一件重大而紧张的抉择前,往往才会有这种下意识的微小动作。

江青心中急速的忖道:“看情形,商固这厮好似有意与自己来一次正面摒斗,而其目的,想是在自己那柄金龙夺上,唉!。这小子真是有些不知自量……”

想着,三人已行至一条横巷之傍,这条横巷十分深沈宽大,虽在闹市之中,却现得甚为黝黯寂静。

寒戟商固又有意无意的回头一瞧,忽然惊呼道:“咦,那不是红面韦陀战兄么?”

江青闻言之下,心中虽然有些奇疑,却仍然直觉的回头望去。

于是——

在他回头的同一时间,寒戟商固已闪电般向他背后脊椎十二环结戮出九指,左掌却倏然折向江青身傍。江青怒叱一声,身形宛如水中游鱼,奇异的微一转折,已贴地面不足一寸的空隙飒然射过。

江青万万估不到商固用心,竟然如此歹毒,他骤觉背后锐风袭来,一股本能的反应,已促使他向前急跃三步,右掌迅速自胁下反扣而去。

江青应变之快,还攻之急,已足以骇人听闻,奈何他事起仓促,又是反手出击,在威力与时间上,已是差了一线!

而高手较斗,便是这一线的细微差异,已足可分出胜负!

寒戟商固武功之高,可列为武林中之顶尖高手,他淬然歪难,又是占到敌人背后的有利地势,出手之下,威力凌厉无匹!

江青适才跃身还攻,一声尖亮的惊呼已蓦而晌起,而他左手随即一轻,小娟儿已被商固劈夺去!。

江青不由大暍一声,双目怒睁,身形似旋螺般急转,随着他身形的旋转,一连串的掌影,已如惊雷骇电般泻向商固而至。

但是,商固却狂失一声,左手紧狭着小娟儿,在瞬息间掠出五丈,窜入横巷中的暗影之内。

江青睹状之下,惊怒交集,目毗皆裂,他大叫道:“商固,你逃不掉的,任你走到天崖海角……”

语声摇曳空中,江青已似一阵平地忽起的狂风般,尾随商固追去。

但是,当他身形才掠出不及三丈,黑影中已忽然飞出一蓬银芒闪闪的暗器,搂头盖脸的急罩而来。

这蓬陪器来势之决,所分布面积之广,足以题不出墉放暗器之人,为此道中之大行家!随着这蓬暗器的袭出,横巷之外亦吶起一声暴喝,六支燕尾铜梭,亦宛似流星陨空般,呼啸着袭向江青背后。

任江青功力如何深博,对这两股来势凌厉的暗器,亦不能毫无顾忌,他怒哼一声,双臂急振,瘦削的身躯已台然拔升三丈高!

伏身暗处之人,亦好似为江青这深奥精绝的身法所震,微“啊”了一声,另一蓬彷若银针般的暗器,又随着疾射而出!

他在空中略一盘折,顾不得再去寻找那在暗中向他偷袭之人,单臂挥处,已如一头巨鸟般向前扑去。

经过这一阵极为短暂的耽搁,寒戟商固的背影,已模糊到有如水中淡月,荡漾飘忽不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