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青黄双绝

作者:柳残阳

江青将一口先天真气,急速在体内循流催动,身形宥如脱弦流失,以匪夷所思的快速,连续闪射而出。

这条沈寂的横巷,十分深邃黑暗,江青被适才伏身暗处之人,几番截击,虽然倾力追赶“践行”,也称颜李学派。反对死读书,非难程朱陆王学说。主 ,但却失去了寒戟商固的踪影。

他急怒交加之下,冷汗急冒,任他此刻怒火沸腾,目毗皆裂,却又有什么用呢?

江青急速展开身法,沿着横巷往前淌下,口中边大叫道:“商固,想不到你空具盛名,行为竟然如此卑鄙无耻,姓商的,你有骨气便出来与江某正面一拼,狭着一个稚龄孩童相胁,也算是英雄人物么?”

愤怒而宏亮的语声,在横巷中回荡反应,复又袅袅消散,商固的身影却仍然没有发现。

这时,江青已来至这横巷未端,黑暗中,可以看出左右分出一道岔路,向两傍伸展而出。

因为左右难决,使江青一时怔在当地,有些措手无策,他估不透寒戟商固,到底将小娟儿掳去后,是从那条岔道离开的。

他满口钢牙,咬得格格作晌,英挺的面孔,因为焦急与愤怒刻划出一条,令人惊慑的线条。

正在这时……

一声清冷的笑声,忽然起自左面的岔道暗影中,这笑声有如一只尖锐的利锥,蓦而刺了江青的耳膜,虽然仅是如此淡漠的一笑,已足可令人心旌震荡。

笑声没有再起,宛似一根绷得太紧的钢弦,拉了一个尖音,便冥然消失于太空。

江青心头微惊,面孔上镇定逾恒,他目光向四周极快的一扫,注定适才发出笑声的地方,脚步乃缓靠向墙角。

片刻后……

一个手摇金骨扇,身穿青色懦衫的中年书生,已自黑暗中缓步行出,形态现得潇洒之极。

江青目光锐利无比,能在暗中视物,他双目微拢之下,已不由全身一震!

只见这中年书生,面如冠玉,剑眉斜飞入鬓,眉心正中,却有着一块菱形的疤痕,举止在沈练之中,尚带有一股雍容慑人的气度!

在江湖上,似这青衫书生形态打扮,乃是表示昆端派中人。

但是,江青卸做梦也想不到,竟会在此时此地,忽然遇上这昆扬派中有名难缠的人物。

这可是应了那句“屋漏偏逢连夜雨”的俗语了。

江青在心中极决的忖度了一遍,星目中射出湛湛神光,他长长吸一口气,然后,紧抿着嘴chún,大步向外行出。

青衫书生这时立足不动,脸上浮现着一层揶揄的笑意,炯然注视着江青,手中描金骨扇,“涮”的一声收拢。

江青被对方这轻视的形态,激得怒火突炽,但是,他终于又忍耐下去,毫不移动稳立原地,冷然瞧着对方。

于是,那青衫书生又“涮”的一声将手中骨扇张开,轻淡的道:“昆仑寒士,荒山穷懦,青衫客展平便是在下。”

江青剑眉微挑,冷然道:“邪神传人,武林草莽,火云邪者江青乃是区区。”

二人语虽平淡,却俱是话中带刺,可谓针锋相对。

青衫客展平晒脱的一笑,嘴角微撇道:“久仰大名,如雷贯耳,江大侠名扬武林,果然不是虚得,今日一见,确有超人之处。”

江青知道对方的表面恭维,实则暗贬,他毫然惧色的道:“抬爱过甚,受之有愧,江某无才无能,仅对克己客人一道,略有心得。”

他此言之意,讥诮极大,乃是暗指昆仑一派,如白马红绫等人,仗着派中威势及己身所学,处处咄咄逼人,傲慢跋扈。

青衫客展平是多么世故?江青此言,他岂有听不出来的道理?

随着江青的话声,展平那两道斜斜飞起的双眉,已往上一竖,眼中煞气隐射,他哼了一声,冷峭的道“江青,吾等无庸绕着圈子说话,阁下以前所为之事,都是克己容人,正大光明的吗?”江青知道展平所指,乃是以前自己在丹阳城中折辱白马红绫之事。

他踏上一步,傲然道:“江某以一敌二,未用暗器,没有帮手,更是堂堂叫阵,请问尊驾,这又何失光明之处?”

青衫客展平料不到江青言词之间,如此锋利,不由微微一窒。

江青又冷笑道:“白马冰心司徒宫先行挑衅,出言辱及江某垫友,金发红绫赵莹复暗中出手,淬袭江某背后,更抬出贵派盛名,威胁江某,对付此等张狂之辈,江某尚自认手段太过仁慈。”

青衫客展平眉心之中,那块菱形疤痕,突然泛起一层红光,他气极笑道:“好极,依阁下之言,我昆仑一派弟子,非但全无是处,在断臂受辱之下,尚该肉袒负荆,向阁下跪求恕了?”

江青知道在目前形势之下,慾想善于罢休,已是不可能之事,他将心一横,狂笑一声道:“尊驾果然是快人快语,虽不中,亦不远矣。”

青衫客晨平不由气得混身微战,厉声道:“好,好,二十年来,我展平尚未见过如阁下这种狂妄自大之人,真是令我展平又多见了一次世面!”

江青早已暗蓄功力,分布于全身四肢百骸,他不屑的道:“不错,也叫妄自尊大的昆仑派见识一下,武林中尚有不受威武所屈之人!”

他话声始停,一个清雅的语声已自右侧响起道:“好骨气,江大侠如此雄风,确可称尊武林,横行一时了!”

江青闻声之下,已为发话人语声之中,那充沛的中气震得心头一跳,但是,他面上依然平静如常,冷冷一哂道:“又是那一位道上朋友?躲在暗处张牙舞爪,不嫌有些小家气么?”

江青虽在向那右侧之人说话,身形却未转动,甚至连眼皮子也不撩一下。

那清朗的语声又复吶起,里面却已含有一丝无法掩遮的怒意:“人道火云邪着手上功夫厉害,据老夫看来,哼!嘴上的功夫也不稍弱,老夫昆端贫袍书生,想阁下有个耳闻吧?”

江青心腔一阵急跳,忖道:“这黄袍书生,必是金发红绫生身之父赵三忌了,想不到声威炬赫的‘青黄双绝’皆于此时来到这里……”

想着,他已缓缓转身,傲然笑道:“今日真是盛会,昆仑派素享盛名的‘青黄双绝’竟同时现身于此,只是,不知是否为了区区一人?”

江青说话间,已看见右侧岔巷中,这时正站着一个身穿黄袍,形态文雅的长髯老者,这老者一副文士打扮,面目在清痽中,流露出一股瓢然出尘的气息。

但是,此刻的另外一件事,却使江青心中喜出望外,原来在黄袍书生赵三忌的身傍,正立着那神色尴尬的寒戟商固!

商固手中,尚抱着静卧不动的小娟儿,看情形,必是他适才遁身之际,乘机点了小娟儿的睡穴。

江青正觉得有些奇怪,不知道这寒戟商固,为何会与昆仑派的“青黄双绝”同路,黄袍书生赵三忌冷硬的一笑道:“老夫等自酒楼之中,跟随阁下至此,又亲眼看到阁下与寒戟商固兄互展绝学,商兄好似有些心急,勿勿遂去,老夫却是冒昧,又专程将商兄请回,以作见证,想商兄不会心生不愉吧?”

他说到这里,已转过头去,向商固露齿一笑。

寒戟商固将小娟儿夺在手中,他之所以急着逸去,只是想借着小娟儿为人质,好向江青索求宝物。

那知他堪堪跃出这条岔巷之前,早已被伏于暗处的黄袍书生与青衫客截下,请他回头为二人与江青之比斗,作一见证。

青黄双绝虽是“请”,其实就等于要胁,寒戟商固如何会看不出来?

若依他一身所学,却也不至于畏惧青黄双绝之中的任何一人,但是,商固却滑得出油,他知道若自己贸然与青黄双绝翻脸动手,则不啻得罪了昆仑全派,而声威赫赫的昆仑派,却不是寒戟商固一己之力所能抗拒得住的。

商固更模不透青黄双绝为何会突然至此?。他深恐二人会与江青联成一气,但又不能一走了之,只得硬着头皮,回来作这十分不是滋味的“见证”。

其实,青贫双绝所以会出头截住商固,乃有其原因,一则二人已看出江青与商固之间的明争暗斗,逼回商固,可以在必要时利用他与江青再起拼斗,二人可坐收渔人之利;再者,青衫客展平与红面韦陀战千羽乃是素识,以他名门大派的身份来说:却也不能柚手友人孙女被人掳走而不顾,有这许多因素,才造成眼前这尴尬的场面。

而这又景是江青与商固二人所能知晓的?

此刻,青衫客展平冷峭的一笑道:“江大侠,阁下诚然功力卓越,有展某与我师兄二人;只怕亦够得上侍候阁下了。何况更有寒戟商固在期待与阁下了断一番呢?”

展平这几句话,确是十分厉害,他这轻描淡写的一说,已等于将江青与商固间的旧恨,重新挑起。

寒战商固心中暗骂一声,表面却只是苦笑一下,他十分清楚,凭自己的功力,可以敌住青黄双绝其中之一,但是,若二人联手合力,他却无法制胜了,何况;更有对他咬牙切齿的江青正在眼前呢?

商固再三考虑之下,只有强捺心头愤怒,发作不得,他暗付道:“好,狗娘爸的青黄双绝,错过今天,咱们以后那里遇上那里算……”

江青这时冷眼望看面前形势,心中自有数;他故作忿然之态,狠狠瞪了商固一眼,沈声道:“那么二位果然是专诚冲着在下而来了?”

黄袍书生赵三忌冷鬓:“阁下最好不要装聋作痴,阁下击伤老夫师侄,折辱小女,这些仇怨,昆仑派罔然不顾;只怕天下虽大,今后再然我等立足之地,老夫与展师弟,千里迢迢赶至中原,正是为了寻找阁下,讨还公道。”

青衫客民平亦酒然接口道:“料不到阁下名气如此之大,更与展某旧识红面韦陀为金兰之交,哼!这却省去吾等不少麻烦,所以略作探寻之下,便知悉阁下大驾何在了。”

江青双手互搓,说道:“二位既有意混淆黑白,寻找江某报复,那么,展大侠与江某拜兄之情,大可不必再提,以免二位难于下手,是么?”

青衫客展平神色一变,怒道:“江青,你道展某是凭借红面韦陀之声誉,至余杭地面寻你么?”

江青哼了一声,夷然不惧的道:“岂敢,岂敢,红面韦陀那及得上昆仑青黄双绝的威望于万一呢?”

这时,站立一傍的黄袍书生赵三忌,已向前踏上一步,面如寒铁般道:“江青,不论阁下武功如何高强,交游如何广泛,但在丹阳城折辱吾派弟子之罪,今夜必须交待清楚。”

江青将首微昂,傲然道:“昆仑派唬住别人,却唬不倒江某,二位自认有此能力,那么不妨一试,如有兴致,二位一同出手更佳。”

他不理已经气得面色全变的青黄双绝,又向窘立一傍的寒戟商固道:“如果商大英雄有兴,亦可参加游戏,游戏,尊驾等盛名之下,到底有什么出类拔萃的绝活?江青领教之心,渴望已久,今日倒是机缘巧合,适得其会哩。”

青衫客展平强忍怒气,摇着手中描金骨扇,表面一派斯文的缓步向前,口中道:“罢了,区区恭敬不如从命,便首先一试阁下身手,看看阁下技艺,是否也如口齿一样的犀利惊人!”

须知昆仑派的青黄双绝,乃为昆仑掌门人明禅大师的师弟,武功造诣、已在江满上久负盛名,寻常武林人物,莫不敬畏有加,闻风退避,而江青竟然出言向二人同时挑战,而且,更连炬赫一时的武林寒戟商固也一起算上,他这份狂傲,实足令人咋舌。

展平的神色,随着他逐渐行近的脚步,已转为冷峭无比,夜影中,闪耀着他手中骨扇微微幌动的光彩,有着一股无形的慑人力量。

江青双目骤睁,冷哼一声,不待展平近身,已闪留般向前错出五步,几乎在他进步移身的同一时间,向青衫客展平攻出九腿十八掌!

攻势之快捷凌厉,已使右侧的赵、商二人、同声惊呼出口。

青衫客展平但觉对方微一闪幌间,一片掌山脚影,已有如潮水骤涌,忽自四面八方笼袭而到!

这片掌腿连衡的攻势,几乎已将这横巷左近的空间全然递满,而没有任何一丝可资反击的空隙。

展平心头微震,单手一插折扇入怀,并同时疾出二十一掌,双腿旋处,向后猝退三步!

江青一击之下,稍占上风,他狂笑一声,大翻身,右如鬼魅般向后飘掠,须臾之间,又向正惊立一傍的黄袍书生赵三忌、寒戟商固二人各自拍出八掌。

赵三忌大喝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青黄双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