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仇中结仇

作者:柳残阳

江青适才将青黄双绝逼得身形闪退,一片冷电精芒,已连绵不绝的自四周飞到,丝丝锐风,着体如削在仓促中,江青已看出商固所用的兵器,乃是一柄长约三尺,通体乌光闪烁的短戟。戟锋却发出一片青中泛白的寒光,有着一种令人肌肤起栗的感觉。

江青知道,这必是对方名闻武林的兵刃“寒戟”。

但是,江青并没有考虑自已是否须拔出兵器还击,他微微一哂,“天佛掌”法首招,“佛光初现”已倏而挥出。

无数条掌影,在圈圈的圆弧中闪幌,层屑不绝的劲风,有如云霞满合般卷向商固。

黄袍书生这时一抖双掌,正待重新加入战圈,睹状之下,已不由全身一寒,惊声高叫道:“小心,这是天佛掌!”

叫声中,拼力击出一掌。

寒戟商固骤觉一股至大至强的狂飙反袭而到,便觉得有些不妙,黄袍书生叫声入耳时,他已在一招“悠悠白云”中,舞起一片光墙气网,身形迅速倒射而出。

这时,江青己身躯暴转,一记“金顶佛灯”,又如电光石火般攻向正自侧傍袭到的黄袍书生。

十股剑形劲气,有如十条掣掠空中的晶莹银虹,带着咻咻破空之声,没有一分空隙的投向黄袍书生身前!咱黄袍书生细目怒睁,长须颤然拂动,大喝一声,已提足十成劲力,猛推而出。

“轰”然巨震中,千股剑形劲气在空中微一闪掣,已然消逝无踪,江青身形微幌,黄袍书生赵三忌却已跄踉退出数步。

在这两人内力硬拼的间隙袭,青衫客展平蓦然如鬼魅般欺身上步,拼指如戟,闪电般点向江青胁下七大重穴!

寒戟商固亦沉叱一声,戟端抖成默点青芒,如满天花两也似,疾击敌人面孔五官七窍|出手之毒,端是令人惊骇。

于是,在一阵鄙夷的狂笑声中,江青双臂有如蜂翼般猛挥急振,廋削的身躯已猛然拔空数丈。

寒戟商固大吼一声,如影追上,锋利的戟端,闪幻不定,将江青两腿自膝以下,全然罩入都精光耀目的青芒中。

江青凌空的身形,在骤然间如浪鱼滚波似的,在空气中做了一次疾速的翻滚,双掌宛如老僧合什,倏合猛推。

这是天佛掌法第三招:“佛问伽罗”!

随着他双掌的推出,四周的空气宛似被一股绝大的力量,在猝然间排除一空,沉重得有如一块千斤铁板,自空中猛烈的向下压落。

这股力量的强厉雄浑,几乎已不是一个人的力量所能控制。

寒戟商固面色大变,手中兵刃在瞬息间,舞起一片方圆五尺的深厚光墙,护住上身,左掌已倾力劈出一团劲力。

青黄双绝亦不约而同的厉叱一声,疾如狂颬般飞扑江青,四只铁掌,奇幻无伦的同时推出。

但是,浩荡精绝的天佛事法,那有如怒涛卷云般的无边威力,已在这须臾之间,向三人同时压到!

无数股凌厉而威猛的劲风,夹在一片闪耀的青光中,迎拒着这片自天而降的罡气,周遭的气流,因而已起了一阵漩涡似的衡回激荡。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之后,随即响起了一片“哗啦啦”的对象倒塌之声,青黄双绝的怒喝声,渗合着寒戟商固痛苦的闷哼,组成了一曲混杂的乐章。

江青这时双目大睁,精光闪耀中,他急速的一瞥躺在丈许之外的小娟儿,一丝宽怀的笑意,已剎时浮在嘴角。

是的,这激烈的打斗,与横巷两傍被震倒的砖墙,并没有伤害到那天真的女孩子,她不是正安祥的甜睡看么?

寒戟商固这时面色焦黄,右手虎口已裂,鲜血淋漓,左掌却一片黑紫,肿起甚高。

原来,他已在江青那招“佛问伽罗”之下,被震受伤!

按商固的一身功力,再加上青黄双绝同时出掌相助,本来可以勉强抵挡那第三招“天佛掌法”,奈何江青是自空中向下发力,在地位上先占优势,商固却是身形上踪,正好跟在江青身下,出手威力,自是减色不少,如此一消一长之下,商固在这雄浑的掌势之下,没有受到严重创伤,已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青衫客展平一见商固受伤,已不由心头一阵寒栗,但是,以他的名望来说,总不能一走了之啊!

黄袍书生此刻沉喝道:“师弟,今日便是骨埋黄土,亦不能使昆仑派威望受损!”

喝声中,黄袍书生已自砖石凌乱的地面上错步环身,袍袖一抖,“当当”一声轻响,一对长只二尺,银光闪闪的奇形兵器,已分握手中。

这封兵器,乃是两只微扁平的钻状物体,顶端却各有一对燕尾叉刺,刺端精光点点,看来锋利无比。

此乃黄袍书生赵三忌成名江湖的兵器:“燕尾钻”。

赵三忌兵刃一出,面色已倏转凝重,目光紧紧注视尚在空中盘旋未落的江青。

青衫客展平右掌一探,亦将怀中那柄描金骨扇取出,眉心中间的菱形疤痕,时而隐现红光,显然的,这两位昆仑派的前辈,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都已为目前战局的失利,而搬出他们压箱底的武功来了。

江青冷然一哂,身形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又是一招“佛问伽罗”,猛烈的攻向青黄双绝!

青衫客展平断喝一声,却步如闪电般转出三尺,左臂伸缩间,已迅速无匹的点向江青胸前“将台”“七坎”“期门”三穴,右手骨扇却带起一溜淡淡的金虹,划向敌人两臂相连的一十二处重穴。

江青嘿然吐气,手中劲力,已在瞬息间加重三分。

“劈啪”声响中,江青身形已斗然轻升两尺,青衫客却斜斜出去六步,青衫拂动,汗落如雨,呼吸更是急促异常。

黄袍书生却不迟疑,沉叱一声,“燕尾钻”猝然划过空中,顷刻间向江青击出十六手。

他出手之快,彷佛十六钻联成一次戮出,银光联结一线,凌厉之极!

江青大笑一声,双掌齐挥,千股剑形劲气,飒然袭向黄袍书生赵三忌!

黄袍书生须眉俱张,厉吼一声,大翻身,双臂疾展,嘶嘶破空之声骤起,条条寒光,有如一片纵横的光网,令人目眩神迷的飞出。

青衫客展平亦适时而动,手中描金骨扇急起,点、戳、拍、扫,绝招迭出,变化莫测。

于是,江青那瘦削的身躯,在一片光网,一溜金虹中,翻跃纵掠,忽而高冲折转,忽而贴地回环,他已将那套奇诡的“如意三幻”,发挥出最大的妙用,在两名当世高手夹攻之下,做着最潇洒与流畅的拼斗此刻,寒戟商固已经调息完毕,他缓缓立起身来,目光注视着眼前闪掠如飞的三倏人影,暗自忖道:“自已今日败辱受伤,大仇虽是江青这厮,但是,若没有昆仑派这两个老不死的软求硬迫,焉会,得如此难堪!”

他目光一转,又想:“君子报仇,三年不晚,江青这小子,总有一天会叫他知道厉害,妈的,目前青黄双绝这两个老杀才,正在与江青拼死拼活……嗯,自已不如一走了之,让他们鬼打鬼去,谁栽了对自已都有好处……”

想到这里,商固乃默默将体内真气做了一次完美的循转,悄然沿着崩墙塌壁的暗影中向外移去。

这时,江青与青黄双绝之战,已逐渐进展到白热的阶段。

但是,任青黄双绝出手如电,绝招频出,却仍然得不到任何一寸进展。

江青仍然循还不断的施展着“天佛掌法”的前两招:“佛光初现”“金顶佛灯”,间或挟有几记威力更盛的“佛问伽罗”,汹涌而出的劲气狂飕,彷若是一层层永无绝尽的波涛,将四周布成了一片深厚而严密的无形气墙,威势无俦的卷袭向青黄双绝!

江青此刻正使出一招“金顶佛灯”,将青黄双绝二人逼得左闪右避,狼狈不堪,他一笑之下,目光无意间一瞥,却看到了正沿着墙角,悄然移走的寒戟商固!

江青豁然笑道:“商大英雄,怎么选了那三十六着的最上着了?哈哈哈……难道连二位好朋友也不顾了么?”

他说话间,已躲过黄袍书生侧攻而至的六钻。

青衫客展平闻声之下,身形旋至一傍,目光扫处,亦看到了正自神色尴尬的商固!

黄袍书生深恐自已若退下劝回商固,青衫客展平会独力难支,他一面急出九掌十一钻,口中边沉喝道“商兄,阁下此刻退去,未免有些不合江湖道义吧?”

江青双掌一圈,分自两傍劈出,哈哈笑道:“什么叫江湖道义,商大英雄,阁下可见过它的模样么?可闻过它的气息么?”

江青此言十分挖苦,他等于是说,寒戟商固对江湖道义向来不顾,甚之他根本不懂。

青衫客展平在江青出言之时,已沉声不响的连续展出十九扇,劈出二十一当。

青黄双绝二人,自与江青交手以来,便一直采取游斗侧击,迂回牵制的攻势,尽量避免与江青正面接触,此乃因为江青所施的“天佛掌法”威力深宏,使的武功高如青黄双绝,亦不敢碰其正锋。

江青闪跃还击中,又讥笑的说道:“来呀,商大英雄,别像个大闺女似的躲着不敢见人,在下正等待着再度拜领帮学哩。”

寒战商固站立墙角,却并未被江青的讽刺所激怒,他阴阴一笑,皮肉不动的道:“姓江的,你不用卖狂,总有一天,会叫你见识商某的手段!”

江青冷笑一声,侧身避过了黄袍书生凌厉异常的一招:“月下惊鸿”又连出十掌,将对手二人迫退三步。

他不屑的道:“商固,不用只说大话,目前了斮,不是比日后更来得干脆?阁下的二位好朋友,只怕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黄袍书生久战无功,早已五内如焚,手中“燕尾钻”,连演绝学,边厉喝道:“江青,咱们用不着在口舌上卖乖,还是手底下见功夫!”

江青面色一寒,平地春雷般大喝一声道:“好,赵三忌,便叫你看看火云邪者的手底功夫!”

喝声中,江青双掌疾合猛推,“佛问伽罗”又已施出。

一阵猛震,随着开山裂石之威的掌力劲气,江青身躯一转,邪神嫡传的五大散手之一:“掌不刃血”如闪电般继之而出。

劲力充斥在四周每一分每一寸的空隙中,一股凌厉得无以复加的锐风,带着一片令人窒息压力,如五岳齐崩,向青黄双绝二人当头压到!

这使人惊惧的浩大威势,好似一股决堤的暴洪,要冲毁一切阻止它的障碍,而不论这障碍是天然的,或是人为的。

青黄双绝见状之下,俱不由暗中叹息,心情沮丧。

于是,二人在心中的嗟叹未已的时候,已如电掣般分向两傍跃退。

他们十分清楚,“天佛掌法”的第三招,与邪神约五大敌手之一同时使出,其威力之大,并不是他二人的功力所能抵敌的,纵然是二人联手出尽全力也是不够。

江青大笑道:“怎么?二位不是要一试江青的手底功夫么?别忙,还有更令二位满意的呢!”

随着话峰,江青面上的笑意——即使是含有讽刺的笑意——已蓦然如被一阵狂风吹散般消失,一片湛然而肃穆的神光,在瞬息间展露在他面孔上。

黄袍书生正自愕然,青衫客展平已神色大变,疾闪至他师兄背后,急促的说了四个字:“天地构行。”

黄袍书生面部的肌肉微微抽搐,有些惊颤的回道:“阴阳一桥!”

青衫客展平一言不发,右掌掌心,已紧紧贴在黄袍书生背后。

而在此时

江青双臂忽而平伸空中,头颅微仰,随着一声有若梵唱般的清吟,他平伸空中的双臂,已徐缓的往下压落。

于是,他双臂每下落一寸,一片沉如山岳的无形压力便加重一分,一股炙热的气流,在周遭呼呼满荡这是江青下山行道以来,首次使出了“天佛掌法”的第四招:“迎佛西天”!

青黄双绝二人,亦看出了情势的严重不利,故而适才在青衫客展平的暗语中,二人已迅速的连成一线,互以真力相辅,正默默准备使出昆仑派至高至强的内家心法“合流洞山”。

此刻,气冲激越急,劲风更如浪而至,四周的压力,重逾千钧的向二人罩下。

黄袍书生长髯拂动,双目圆睁,闷吼一声,吐出一口大气,接掌乃倾力推出。

青衫客展平早已与黄袍书生一般行动,描金骨扇收回怀中,紧随看师兄的掌势,猛力提起一口真气,川流不息的贯注黄袍书生龙内。

黄袍书生此际的掌力,因系融汇两人共同的全身功夫,于是一片澎湃如啸的罡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仇中结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