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虎口佳人

作者:柳残阳

赤阳判官久经战阵,见多识广,江青甫一出手,他就大吃一惊,当下脚步急偏,斜斜移出五尺。

江青长笑一声,右掌食中二指微屈,猝然点出,一股尖锐得彷佛是一柄有形利锥似的劲风,在瞬息间便来到赤阳判官左胁!

于是,性烈如火,武功高强的赤阳判官,不得不再拚命地向后跃退,一张红脸却因羞怒之故,更涨得有如噀血!

在江青连续出手之下,赤阳判官虽未当场落败,却被对方逼得左窜右闪,狼狈不堪,这在一个平素目空一切,自认不凡的赤阳判官来说,亦是足够丢人的了。

江青嘲弄的笑道:“大护法,如阁下的斤两仅是如此,倒令区区十分失望……”

赤阳判官趁江青说话间招式略松之际,乃抓住机会,突然间惊天动地的狂吼一声,身形急冲而上,双掌挟着一片威猛的劲道,暴劈江青胸前!

江青优雅而不可思议的将身形微偏,宛如一张削薄的纸片般,自那两掌所挟的劲力中轻掠而出,口中讽道:“大护法,你省点力气吧,这样粗手笨脚的,岂能成事?”

赤阳判官郭芮心头一悚,连出七掌三腿,心中急忖道:“是了,自己今夜怎的这般毛燥?如此心虚气浮,岂不是予敌可乘之机么?”

他不由冷汗微渗,强自镇定心神,谨慎应敌,双目更紧注对方身形,尽量使自己出手变招,能够获得有利的转机。

赤阳判官功力十分深沉,足可列为武林中一流高手,适才只因神智分散,又在措手不及之下,险些当堂出丑,其实,他若澄心静气,将一身所学尽情施展,虽然仍非江青之敌,却也不至于在甫一交手之下,便闹个灰头土脸,手忙脚乱。

江青一见赤阳判官蓦而神态凝敛,精力蕴而不散,便已测知对方必已察觉出失算处了。

二人在剎那间,以迅捷无伦的招式,相互攻拒了二十余招。

而这二十余招下来之后,江青仍自身形如电,戮劈自如,赤阳判官却已深觉情势不妙,暗暗惊惧起来。

他只觉得对方每一次掌劈足蹴,不但精妙异常,并且攻的俱是自己必救之处,而自己所施出的招式,却宛如碰在一堵没有丝毫间隙的气墙之上,根本发挥不了多少制敌作用,消长之间,逐渐相形见绌!

于是,赤阳判官更倾力将自己擅长的“烈焰掌”拚命展出,凌厉而雄浑的劲气充斥四周,他要借着这一层层威猛的劲力,阻止江青那一片片无尽无绝的掌山拳影,至少,在劲力横溢之中,他尚可有着几分掩护。

二人交手的情形,有些一面倒的局面,赤阳判官虽然身高体大,叱喝如雷,但在他那厉烈雄厚的劲力下,却仍然阻不住江青乘隙而入的身躯,及那精妙诡异得令人穷于应付的奇招。

赤阳判官节节后退,黄豆大汗珠己自额际淌落,但他咬紧牙关,绝不说话,依旧形若一头疯虎般左冲右击,竭力在寻找着敌人任何一丝的破绽,企图扭转战机。

他这时已无暇顾到一傍另外三人的打斗情形如何?一种下意识的直觉令他感到好似正陷足于一个深不可测的泥沼,而且越是挣扎,而越往下沉陷。

江青洒脱的向敌人施展流畅而凌厉的攻击,目光却不时飘向已逐渐不支的天星麻姑,心中忖道:“唔,看来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自己正可于此时将钱姑娘替下,赤阳判官这厮功力虽高,却不足与自己匹敌,嗯,与阴阳崖底夺宝之时相较,不知是他退步了,抑是自己大有进展?”

心念转动间,江青朗声一笑,身形暴旋中,一招“七旋斩”中绝学“再起忽落”倏而使出!

赤阳判官郭芮心头一震,连出九招,险险躲过,江青却在剎那之间掠出八尺,抖手便是二十三掌,分袭正已稳占上风的翻江鼠周才、游身掌蓝安二人!

劲风如削,掌影漫天,翻江鼠周才只觉一片罡气宛如自天而降,力道之沉浑雄厚,竟是生平而仅见!

游身掌蓝安武功较高,见识亦广,甫觉劲力逼到,已知非自身功力所能抗拒,乃大喝一声,猝然掠出寻又之外!

翻江鼠周才一见同伴掠身而起,始惊悟情势不妙,但是,他却在这瞬息问的犹豫下,失去了最有利的躲避时机。

江青攻出的二十三掌中,倒有十一掌是拍向周才的,这十一掌连贯而出,不但内蕴无穷真力,来势更是迅捷无匹,宛如将十一掌合为一掌击出!

在江青掠身、出手,分袭的同一时间,天星麻姑尖笑一声,身形适时倒纵而起,电光石火般向正窜往一傍的游身掌蓝安追去。

翻江鼠周才感到呼吸在顷刻间几乎窒息下来,一片澎湃的劲力,好似一座沉重的山岳,自身外四面八方猛然罩下!

他心中一慌,双掌竭力推迎而上,口中大叫道:“郭护坛,点子扎手……”

“手”字尚未说完,一声剌耳的骨骼碎裂声,已蓦然响起,翻江鼠周才那瘦长的身躯,宛如断线风筝般,摔出两丈之外。

这时,赤阳判官始才涌身而到,他睹状之下,双目早因愤怒而突出眼眶,满口钢牙咬得格格作响,疾攻七掌中,厉吼道:“好朋友,老子今天和你拚了!”

江青不退反进,大斜身,双掌凌厉诡异至极的自上下两个不同方位猝然推出,冷哼一声道:“大护法,区区如命而行!”

掌影幻成千百掌影,千百掌影却又凝聚成两股惊心动魄的劲气,带看厉啸之声,击向赤阳判官胸际小腹!

这正是邪神嫡传的五大散手之一:“阴冥阳关!”

赤阳判官郭芮大叫一声,双臂急振,身形已闪电般掠升三丈。

但是,他那庞大的身躯,却宛如一个忽然穿了孔的气球般,在空中略一摇动,又复颓然飘落地下。

赤阳判官那原本赤红的面孔,这时已变得一片煞白,双目失神而黯淡,他好似要费出极大的力气,才能勉强支持住那摇摇慾坠的身躯。

江青适才所使的“阴冥阳关”绝手,虽未结实的击在赤阳判官身上,但那自下而上疾然攻至的掌势,彷佛火烙一般的劲力,却有一丝拂在赤阳判官腹侧,而这仅仅一丝的无上掌力,已足够郭芮消受了的。

以郭芮的武功造谙来说,能在那神昔年威震江湖的“阴冥阳关”绝招之下逃出一命,诚然已算大幸,而这其中,尚包含了他自身见机得快及江青手下稍留后步的两种因素,否则,此刻他便是不死,亦只怕也早已重伤倒地了。

江青望着这位曾在阴阳崖底胁迫自己,江湖上威名甚着的灵蛇教首席护坛,心中有着一丝扬眉吐气的快感,早日的忿恚,到底获得发泄了啊!

他踏前一步,沉声道:“郭芮,你还认不出我是谁么?”

赤阳判官正在运气调治腹内炙热的创伤,闻言之下,艰辛的抬起头来,怨毒的瞪视着江青,而在那无力的愤恨中,却又带看极大的迷茫。

江青微微一笑,且不揭破自己来历,回头向身后望去。

这时,天星麻姑钱素又与游身掌蓝安打得难分难解,如火如荼起来,二人此际已完全倾出一身所学,互不兼容的狠攻猛斗,决不替对方稍留余地,掌风纵横中,两条人影翻飞如电,招势连绵,战况也较适才更为激烈。

天星麻姑武功本就不弱,较之游身掌蓝安来说,二人武力也在伯仲之间,先前加上一个翻江鼠周才,天星麻姑自然难望取胜,但此刻牵掣已去,等于单拚独斗,她可精神抖擞,毫不含糊了。

游身掌蓝安掠身躲闪江青的攻击,故而心神稍慌,在这剎那之间,天星麻姑却乘虚而入,仓促还手之下,不免微见散乱,而这分毫之差,已吃天星麻姑占去先机!

两个武功相若的高手较斗,最怕的便是被对方抢制先机,因为一但如此,便会处于被动地位,甚难扳回局势去了。

游身掌蓝安经验老到,岂会不知此中厉害?既已失去主动,更不能心浮气燥,慾速则不达!只有竭力镇定心神,寻求机会,再作打算,如能找到敌人空隙,及时反扑,或可扳转局势,再求后图。

于是,二人的身形,纵掠得更加快速,招招连贯不断,彼此神情,均极凝重,而在双方身躯擦掠而过的瞬息之间,却又狠辣已极的向敌人身上要害连连招呼!

江青轻撇嘴chún,回头道:“大护法,你是否尚有兴趣让这幕闹剧再演下去?”

赤阳判官郭芮双目怒瞪,瘖哑的吼道:“少他娘给老子来这一套,你小子有种便将老子们都宰了,否则,任你逃到天涯海角,灵蛇教也不会放过你这条狗命!”

江青剑眉倏竖,怒道:“郭芮,你当真以为少爷便做不出来么?”

赤阳判官用力一拍胸脯,嘶哑的叫道:“来,来,来,老子今天栽了这个跟头,早就不想活下去了,小子,你过来下手哇!来呀!妈的,死算什么,几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江青闻言之下,不由火气突升,他大步行上,厉声道:“姓郭的,你听清楚,今天杀你之人,乃是火云邪者江青,也就是昔日在阴惕崖底与你朝相过招之人,待你来生转世之后,勿忘寻江青复仇,郭芮,我等着你了就是!”

赤阳判官那副苍白的面孔,此刻因为过度的震惊而微微扭曲,他有些不敢相信的嚅嚅说道:“什么?你……你便是火云邪者?阴阳崖底那个雏儿……便是你?”

江青冷笑道:“有些难以置信吧?大护法,料不到多日未见,初次朝相,便要阁下一条老命作为见面之礼!”

赤阳判官早已听过火云邪者之名,他适才所以如此慷慨激昂,乃是自认灵蛇教威震武林,对方为恐遭受到惨烈报复,必不敢过于赶尽杀绝,但是,在他听到江青自报名号之后,却不啻兜浇下一盆冷水,心中凉了半截,江青的武功名声,早已响澈江湖,四海震惊,而且雄踞一方的双飞岛烟霞山庄亦难为其敌,更何况灵蛇教呢?

于是,在失去精神上的依靠后,赤阳判官神色已自大变,他惶恐的忖道:“假如这小子真是早日阴阳崖底那个夺得得宝物的丑青年,今天自己三人可就绝无生望了,他连烟霞山庄都能横冲直闯;唉……恐怕灵蛇教也不过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但是,自己话已出口,又用什么理由再去转圜呢?”

赤阳判官额角冷汗涔涔,呼吸急促,死,到底不是一件儿戏的事啊!

江青故意仰首向着碧澄的夜空,闲散的道:“朋友,为了昔日那一段缘份,江某不妨对你略加宽待,嗯,那便是容许阁下自己选择一种死法……以江某看来,还是以真力戮点‘命门穴’最为省事,不过,要想免除痛苦,在剎那间毙命,倘是以内家劲道贯入”太阳心经“主脉中比较适宜,至于破脑穿肠之法,恐怕有些活罪要受……”

赤阳判官见江青若无其事的谈论着自己的求死之法,好似在轻松的与好友闲聊家常一般,不由顿时怒火焚心,五内生烟,当下将心一横,大叫道:“江青,你……你是什么东西?老子要死要活,用不着你他妈的出騒主意,你也算是武林中成名人物么?胚!老子纵然技不如你,人格可比你来得高尚些,啊……啊,气死我了!”

江青一笑道:“气死倒来得爽脆,只怕阁下厚颜已惯,不知羞耻为何物哩!”

赤阳判官全身疾抖,跄踉踉退后两步,一大口鲜血,已自口中狂喷而出!

江青神色一凛,正待上前……一阵尖锐而刺耳的笛哨声,忽然已自不远处传来。

江青霍然回首望去,只见清冷黝黯的街道上,现出了十数条人影,好似正在追逐着前面亡命般奔掠的一个窈窕身影!

赤阳判官骤闻这尖锐的笛哨声,一股欣喜之色立即浮至面上,他强自稳定摇幌的身躯,悄然伸手入怀。

江青眼角微瞟,早已看到他的企图,乃微微一笑道:“朋友,何妨大方一些?难道说,江某还会畏惧贵教那些下三流的角色么?来,假如阁下没有力气,便将那破笛子拿给在下,让我替你代吹,声音包管比你那烂喉咙来得嘹亮!”

赤阳判官神色窘迫已极,他手上木然拿着一个长约三寸,手指粗细的白色哨笛,这时,他吹也不是,不吹也不是,一时竟怔在当地。

江青十分清楚,自那尖锐哨笛之声响起,赤阳判官便面有喜色,探手入怀,那么,来人若非是灵蛇教徒,亦必为其同路之人!

他不屑的展目眺望,却不由微微一震!

原来,他目光瞥处,发觉那亡命奔掠于前之人,竟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虎口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