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血洒灵蛇

作者:柳残阳

赤阳判官瞪看双眼,紧咬牙根,周遭的灵蛇教徒,个个屏息如寂,手心淌耆冷汗,在静夜中,彷佛彼此都可以听到对方的心声……

江青微笑看与身侧两位佳丽低谈浅语,不时向黝黯的夜色中洒然眺望,形态显得异常平静而安闲……

于是……

一声辈尖锐的竹笛声响起,刺耳的向各人站立之处极快的移到。

江青神色微肃,缓缓转身,面向笛音响起的方向。

灵蛇教各人霍然精神抖擞,勇气陡增,那叫尚标的大漠,亦迅速自怀内摸出一枚短笛,凑到嘴边,拚命的狂吹起来。

尖厉的笛音中,似乎包含看这些灵蛇教徒的得意与兴奋。

片刻间,双方的笛声蓦而停息,二十多条人影,疾如奔马般掠至各人身前,又俐落已极的分散于四周,形成了一个包围的形势。

赤阳判官环目一扫,立即神色一振,原来,他发现数中增援的人马之内,赫然竟有看副教主追云半臂史书及老搭档阴煞判官桑荣在内,其外,尚有硕果仅存的红旗两大护法之一,七环手武章与十多名教中素负盛誉的香主及舵主,声势可说十分浩大了。

赤阳判官哑看嗓音大叫道:“副教主,二弟,你们来得正是时候,此次吾等势必不能让江青这生出掌下!”

追云半臂史书,是一个身材瘦小,神色精悍的五旬老人,他虽然缺少一截右臂,然而在顾盼之间,仍自棱棱有威,带有一股慑人的气度。

这位掌看灵蛇教第二把交椅的风云人物,面容沉凝的往前踏进数步,先向江青脸上一望,又向扶于一傍,昏迷不醒的翻江鼠周才微微一瞥,声如金石般道:“郭护法,周舵主伤势可重?”

赤阳判官尽管在别人面前扬武耀威,不可一世,在这追云半臂问话之下,却一派恭顺,肃容道:“禀副教主,周舵主双腕全折,内腑亦受震不轻,这全是本护坛无能……”

追云半臂哼了一声,截断赤阳判官语声:“是谁伤了他?”

赤阳判官心头嘀咕道:“真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这还用问吗?”

他心中如此想,老天爷给他做胆他也不敢说出来,急忙答道:“此人便近在眼前,就是火云邪者江青。”

追云半臂将一双精光闪射的眼睛盯在江青身上,冷冷打量了一番,正待开口──江青淡淡一笑道:“老前辈,相好了么?江某人总还不算难看吧?而且,四肢俱全,没有其它暗疾。”

天星麻姑早已调息停当,她那嘴巴是一刻也不肯安静的,这时,她接看尖笑道:“老儿,我家公子可是风度翩翩,武林俊彦,你阁下如生有大闺女,何妨做个现成媒?嘻嘻,我家公子确是四肢俱全,没有宿疾哩。”

这一番讥诅之言,直气得灵蛇教各人面上变色,怒形于色,赤阳判官首先吼道:“江青,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调侃起本数副教主来了?那丑婆娘亦竟敢满口胡诌,信嘴放屁,妈的,真不要脸。”

追云半臂史书斐誉江湖数十年,在灵蛇数中,更是一跺脚全教乱颤的副教主,有谁敢当面向他如此讽刺?而且当看他手下教徒之前?

但是,史书心中虽已怒达极点,表面上却仍沉凝如故,他微一摆手肃煞的道:。“江青,邪神传给你的,便全是这些嘴皮子上的功夫么?也罢,老夫若不教训于你,倒令天下人笑我灵蛇教畏惧你的虚名,嘿嘿,盛传火云邪者武功惊人,老夫却倒想拚了这把老骨头试上一试!”

史书说罢,正眼也不瞧天星麻姑一下,狂傲之极的拚起独臂袖管,向手下各人微微颔首示意。

当他那白发皤皤的头颤点到第三下时,阴煞判官桑荣随即悄无声息的潜近五步,行至江青背后,其它各人,也在瞬息间,占取有利地努。

追云半臂史书冷冷一笑,转向正因惊惧而躲在江青背后的裴敏道:“敏儿,史叔叔来了你也不出来一见么?快跟史叔叔回去,莫让你爹爹再为你生气了……”

须知追云半臂史书武功强极一时,为人更是狂傲无比,但与灵蛇教主裴炎却是生死挚交,更是与裴炎当年同闯江湖的老搭档,故而他在裴敏面前,乃是以长辈的地位说话,与一般教徒又自不同。

斐敏……这位为情而受尽折青的弱女,对她这位面冷心辣的长辈,平素已是十分畏惧,又何况在眼前这种场合呢?

她怯生生的向外移了一下身躯,嚅嚅地说道:“史叔叔!……侄女……侄女不愿回去……”

史言面色一寒,厉声道:“什么?你竟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难道你父亲对你十九年的养青之恩,倘及不得一个无知小子的几句甜言蜜语么?真是反了,反了!”

裴敏吓停花容变色,全身簌簌直颤,抖?嗓子道:“史叔叔……你便看在侄女平昔孝敬你老人家的份上,抬抬手放过侄女这一遭吧,侄女一辈子都会感激你老人家的大恩大德……”

追云半臂怒叱一声,愤怒的道:“胡说,你不要被那姓祝的小子骗昏了,叔叔久经世故,这些儿女私情看多了,年青人有几个是存看好心眼的?再说那姓祝的小子,无论是那一方面也配不上你,堂堂灵蛇教教主的千金,嫁给一个既无名望,又无才学品貌的蠢才,这叫你父亲与史叔叔今后有何脸见人?”

裴敏悲哀而失望的低垂看头,轻轻的啜泣看。脚步却缓缓向后退去。

史书面孔铁青,厉烈的道:“敏儿,为叔什么话都向你说尽了,若你再要执迷不捂,甘心为他人利用,那么,为叔只有执行你父亲交下的谕令,将你格毙当地!”,裴敏做梦也料不到,日常对她宠爱逾恒的父亲,竟会下达一条如此狠毒而无情的命令!

这不啻是说:灵蛇教教主,君山独叟裴炎,为了愤恨女儿的背扳,要以死亡来做为爱女叛行的代价!

这又是多么强烈而明显的表示出这位一教之主,为了这件事情,是如何的气怒与痛恨!

裴敏再也忍受不住这残酷而绝情的打击,终于嘤嘤的哭泣起来,若不是云山孤雁紧紧地扶持若她,只怕这位弱女早已支撑不住了。

江青冷眼傍观,待史书语声始落,他笑吟吟的道:“道位前辈。你人也骂了,威也显了,总该知足了吧?至于阁下说什么要将裴姑娘格毙当地,却未免有些过份了,嗯,有我江某人在此,只怕阁下等尚不能如愿,说句不客气话,阁下等是否能完好无损的离开此地,。还要看江某人是否高兴呢!”

追云半臂史言狂笑一辈,道:“好,好,老夫便看看火云邪者是否有这大的道行!”

随若他语声的结束,一片凌厉无倍的功力,骤然淘洗袭向江青背后!江青冷叱一辈,身形暴转,抖手便向身后劈出二十三掌,踢出十七腿!

在同一时刻,七柄一式厚背砍山刀,宛如一堵光墙般卷向江青右侧!

情势是极为惊险的,江青出手之下,一面逼退身后的敌人,双掌交叉而出,迅速推出六团掌风,一面大叫道:“蕙妹护看裴姑娘;钱姑娘从傍掩护!”

天星麻姑钱素尖叫道:“公子,小婢早已找到主儿了,嘻嘻,仍是适才的老朋友,再加上另外三名专门以众凌寡的英雄!”

江青闪电般震飞了两柄砍山刀,目光一会,已发觉天星麻姑钱素,果然又与游身掌蓝安,以及另外三名灵蛇教的高手战在一处,看情形,天星麻姑的形势,比适才要来得凶险!

而这时,围看他群战的,却有十五人之多,其中更有阴煞判官桑荣与七环手武章等灵蛇教高手!

这些围攻江青的灵蛇教教徒,除了桑荣与武章等人为灵蛇教一流人物外,其它各人,亦俱是教中武功高强的翘楚之材。

他们个个奋不顾身,拚死力攻,招式所出,尽是向江青全身要害招呼,狠辣阴毒,无与伦比!

江青在刀光掌影中,轻柔得彷佛一片鹅毛般,洒然飘掠,自每一件兵器的隙缝中穿越,从如山的掌影下纵横翻飞,令人看来,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便好似他只是一个有形无实的幽灵,宛如随时皆能突破那层浩大强烈的包围,自由飞去一般。

追云半臂史书表情沉重,倘向身后微微摆手,又同裴敏所站的方向一指,五名黄衣大汉,随郎如狼似虚的扑身掠去。

云山孤雁正立在裴敏身傍,目不稍瞬的注意看周遭战况,那五名黄衣大汉身形一动,她已察觉,忽忙悄声道:“妹妹,灵蛇教的人来了,不要慌张,让姊姊打发他们!”

夏蕙口中虽然说得很乐观,内心却是忐忑不己,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武功并没有什么惊人之处,而且先前被瘤龙银玉屏骤伤的地方,尚在隐隐作痛,能否抵得住那五条大汉,难在毫无把握!

她语声甫住,五名黄衣大汉已掠身而到,当先一人身形微偏,闷不做声的抓向夏蕙香肩,双腿却飞向戛蕙膝头!一招两式,迅捷已极!

夏蕙娇叱一声,招使“蝶兰手”急迎而上,身形也快速的移出一步,这时,另外四名黄衣大汉,一言不发的冲向正自手足无措的裴敏而去。

和夏蕙力拚的这名黄衣大汉,乃是灵蛇教中一名香主,一身大擒拿法无人能及,他身若飘风般猛攻急缠之下,云山孤雁已自香汗涔涔而下,有些应付不来。

她虽然已看到裴敏的危境,但却无法冲出面前敌人的困缚,情急之下,她大叫道:“青哥,快来呀,裴妹妹危险……”

一语未了,那名黄衣大漠怒叱一声,只掌猛然扣向夏蕙两肩琵琶骨,脚下却悄无声息的使出一招“连弓腿”,暗含有“折桩”内力。

夏蕙因呼叫分神,待她发觉,已经晚了一步,她惊慌之下,奋力向外倾身猛错,后腰部却已闪躲不及,“砰”然声响中,立即被那黄衣大汉的“连弓腿”出六尺之外!

夏蕙娇弱的身躯适才滚倒地上,一声厉叱已随看那名黄衣大汉的惨叫同时响起,而仓慌闪掠躲道的裴敏,口中惊呼尚未及发出……一切动作都是在剎那间完成,几乎分不出先后,而那名黄衣大汉,早已满脸鲜血的飞跌而出。

这正是江青在看到心上人受创倒地之时,愤怒冲出重围后的暴袭,而那围攻他的十五名灵蛇教好手,亦在他闪电般的身形幌动之际,被劈翻了三人。

江青以一招邪神嫡传的五大散手:“掌不刃血”,在宛如迅雷般的施展下,于不足分厘之差的时间里,为挚爱之人取回了十倍以上的代价!

他身形正待再度跃起,一倏瘦削的人影,已挟看一片凌厉的劲风,搂头盖脸的扑到,来势之急,端的惊人无比!

江青且没有空暇再多看一眼云山孤雁受伤的情形如何,身形攸而划出一道妙曼的弧线,左掌一招“波涛千里”右掌一记“浪起如山”,彷若雷轰电闪般向后迎上!

于是,一声轰然巨响起处,砂石飞旋,罡夙四溢,那条瘦削的人影,歪歪斜地退出五尺。

江青不用细看,已知道那暗袭之人是谁,因为,除了他预料中的追云半臂史书有此功力外,眼前的灵蛇教徒没有一人具有此等威势!

他稳住微微两步的身躯,就势一个大旋身,双掌分自上下两个不同的角度蓦而劈出,劲力横扫,破空如晴,刚刚迫近裴敏身前的四名黄衣大汉,又有二人闷吭一声,翻身倒地!

他一式“阴冥阳关”奏功后,绝不迟滞,身形急旋中,连出九腿十七掌,逼退了再度扑至身道的阴煞判官桑荣等人,冷笑一声,然后厉烈已极的扑向正在运气调息的追云半臂史书而至!

追云半臂做梦也估不到江青身手竟然如是之强,他在情急中以内力硬拼之下,已然受到些微震伤,而正当他双目适睁之际,一片沉如山岳也似的功力,已当头压下。

史书狂吼一声,左边半截光秃秃的手臂,神速无比的戮向江青下腹丹田,右手已闪幌不定的连连劈出十九掌!

追云半臂史书武功高强,仅较灵蛇教主略逊半筹,此刻奋力出击之下,威力恢宏,自是足以令人惊骇但是,江青却不做任何躲闪的打算,他那修长的身躯,在空中有如滚桶般急速旋转,而在这使人目眩神迷的旋转中,长离绝学“七旋斩”的凌厉招式,有如狂风暴雨般直泄而出!。

他几乎已将这每一式俱足以拔山移鼎的威猛奇招,在瞬息间全部使出,也等于说,“七旋斩”法中的所有威力,经他连续的施展,汇成一点,强猛无比的全然推出!

这种绝学的施展方式,其效果是恢宏得足以使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血洒灵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