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雁冥云山

作者:柳残阳

时光最最冷漠无清的,它不会理会到人世间的喜怒哀乐,更不会对这些有丝毫地留懋兴回顾,那怕人们想以生命来交换昔日消逝的光阴,然而,劫仍旧捉不住它虚幻飘渺的一丁点,一丝丝。

天空是黯的,彤云堆集得彷若是一层层腐旧的棉絮,又像是沈重地铅块似的,压得人们心头几乎喘不过气来。

飘雪了。

雪花柔软而轻灵的自空中落向大地每一个角落,缤缤纷纷,绵绵密密,如飘洒的纯白花瓣,又似空中飞舞的小精灵。

于是,有色的大地,逐渐变成一片银白,皎洁极了,悦目极了,也清雅极了。

世界原本便是纯洁无瑕的,或许偶而有些微的罪恶,也会被这一片片,一朵朵的雪花儿所遮掩,雪花不停的飘下,连接着茫茫的天地,而天地,原来就是混沌不分的啊。

战宅的敞厅,这时已严密的将门窗关闭起来,厅内兽盆中,生有熊熊的炭火,室内,与室外,截然是两个不同的景界一个修长而瘦削的背影,正独立于窗前,室内的温暖气息,好似并没有影晌到他寥寂的心情,这背影孤单的痴立着,微微仰首望着绵绵飘落的雪花,那雪花好似每一片都落在他的心上,沁凉的,冰冷的。

这背影对我们够熟悉了,是的,朋友们猜得对,他是江青。

季节的变换,或者能使一个人的感触受到过敏的反应,然而,却亦能使这位大名鼎鼎的火云邪者感到郁闷兴伤感!

室中的炭火“劈啦”爆起一声轻晌,江青缓缓地转过身来,行到炉火旁一张锦墩上坐下。

火光映得他那挺逸的面孔似染上一层嫣红,伸出只手烤了一下,他想:“今天早晨间始飞雪了。唉,我怎能忘怀那‘第十个飞雪的日子’啊?但是,我又怎能背着蕙妹妹去紫花岩与全玲玲相聚呢?设身而想,自己难道也会饶恕蕙妹妹在此时此地,去约晤另一个男子么?”

江青痛苦而迷惑的抽搐了一下嘴角:“只是,我已答应了全玲玲这次约会,我能背信不去吗?她一定会去的,而且,啊,记得她曾经说过,这是次死约会——不见不散……”

江青想到这里,全身机伶伶的一颤,瞳孔因惊惧而大睁:“假如……假如她看不见我,等不到我,她会颓然而返么?不,这是不可能的,说不定她会……她曾往伤心之下,寻找一处永远没有痛苦的地方……全玲玲做得到的,她说过,是的,她说过,这是死约会……”

“天啊!”以手紧扯看头发:“当我得不到爱的时候,我渴望被爱,但是,当我果真被人所受时,这痛苦却又是如此深沈……难道上天有意在折磨我吗?抑或是我早已注定不能得到这贸然而来,却又超过负荷的感情呢?”

江青又站起身来。烦燥的在室内往来蹀躞躁,他下意识的望了望窗外轻轻飘落的白雪,又想:“在昨天以前,自己犹能强作欢笑,不被任何人看出破绽,但是,在今晨落雪时开始。却无论如何也镇定不下心神,这是全玲玲情感的力量,还是我自己把持不住自己的情操呢?”

“莫非……”江青有些可怕的想:“莫非我真爱全玲玲爱得如此深沈么?在我的自克制下尚不自觉?而我日常对蕙妹妹的一切保证,难道全是我昧着良心的谎言不成?不,我爱夏蕙,这是千真万确的。无庸置疑的,但是,我却不该再去引发全玲玲那可怜而纯真的情感啊,不论是谁先主动。这都是罪恶的……”

忽然——

一声细碎的轻晌,打断了江青的思潮,房门口,正俏生生的立着云山孤雁夏蕙。

她穿着一件纯兔皮的丝绒里子皮袄,内衬深紫色的衣衫,面孔被冻得红通通的,像一只熟透的苹果,娇艳极了。

夏蕙满面喜色的神态,却在目光扫及江青那落寞而冷寂的形色时顿时凝结,她微张若小嘴,有些惊愕的道:“青哥……你……你怎么了?”

江青尽力装出一付微笑,强颜道:“我没有什么呀,哦,你与小娟儿母女俩玩得还好吧?只是后园太冷了。你的伤势又痊愈不久,当心冻出病来。”

夏茁面孔上涌起一层幽怨,她缓缓将门推合,深刻的凝住着江青:“青哥,你有心事?别瞒我,你的神色已告诉我太多了。”

江青故意走上前去,将夏蕙紧紧地拥在怀中,轻柔的吻着她水凉而滑腻的面颊:“傻丫头,又在瞎疑心了,我那有什么心事?只是情绪有些烦燥罢了。”

夏蕙任由江青吻着。她微微仰看头,以便自己的面孔、颈项,能在江青灼热的嘴chún下,享受更多的抚娑。

良久——

夏蕙嗯了一声,半闭着眼睛,樱chún微微嗡合,柔弱的低语:“青哥……你没有骗我?”

费了极大的劲力,江青才痛楚的迸出两个字:“没有。”

夏忘满足的吁了一口气,悄语道:“青哥,假如你心里有什么烦闷,请告诉我,让我为你分担,永远别瞒我,就像我永远不瞒你一样……”

江青血液中起了一阵急骤的震荡,他感到无比的羞惭。就像一个偷食的乞儿被人发觉,而那人又相信了他的美丽谎言一样,这种宽恕,比直接加诸于身上十倍的惩罚,更要来得令人难以消受。

“但是。我能破坏蕙妹妹对我完美无瑕的爱恋与信赖么?这比杀死地更要残忍。我不该有那种卑陋的想法,对蕙妹妹,对全玲玲,都是一种侮辱……是的,我要做到我以前说的话:纵使我会爱上别人,这爱,也永远不会超过我对蕙妹妹的爱……”

他正想着,夏着已轻轻抬红头来,双颊酌红,语如游丝般道:“青哥……我的心声,由我的嘴chún传出,而你……也一样,哥……你……”

江青紧了紧拥着夏蕙的双臂,目光中含有催询。

夏茁羞涩的闭上眼,彷佛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青哥……用你的心声……无言的接纳我的心声……”

江青轻轻的低下头,凝视着怀中人那美得诱人的面庞,那如丝的双眸,以及,那传达心曲,柔软而鲜红的楼chún。

于是,在不觉中,在极自然的气氛下,四片嘴chún紧紧胶合了,周遭是沈静,安谥的,而且在沈静安谥里,尚包含有无限的甜蜜,自然,或者也有着一丝儿苦涩。

彼此的心声,在娓娓地倾诉,没有音律,没有平仄,但是,却深刻而隽永。

忽然——

夏蕙喘息了一声,将头埋在江青怀中,像喝了太多的醇酒,面庞娇红得似五月的花榴,显得十分倦慵,又有些迷醇。

江青轻抚着她柔黑如波浪似的秀发,轻轻说道:“蕙,假如……假如我……”

夏蕙嗯了一声,低弱的道:“哥,你有什么话,可以直接告诉我,把我当成你身体的另一半,难道说,你这一半身捏有什么事,还难于向另一半身躯表明吗?”

江青艰辛的咬着下chún深沈的道:“蕙,假如……假如我日内要单独出一次远门,而出去的目地,又是去做一件你最不喜欢的事情,……你会生气吗?”

夏蕙像是骤而被人推到一个冷酷的冰窖中一般,她觉得全身猛然一颤,一种天生的敏感,使她忽然抬起头来,有些*挛的道:“青哥……你……你可是去……去会见另一个女孩子?”

江青急忙将夏蕙拥得更紧,他似乎要用双臂的热力,向情人表露自己对她纯击而深厚的爱意。

“蕙,我不瞒你……是的,我是去会见全玲玲,但是,你千万不要误解我的心意……我只是去与她见见面,绝对没有另外的因素存在,请相信我,情人,请相信我,在这世界之上,没有任何一个少女能使我爱她甚至超过爱我的蕙。”

夏蕙美丽的眸子中,蕴着晶莹的泪光,像两粒珍珠,在眼眶中滚来滚去,她全身毫不停息的颤抖,脸色苍白得吓人。

江青低哑的喊着:“蕙,你说话呀,你千万不要这样,我……我没有其它意思,我爱你,我永不会背弃你的……”

江青望了夏蕙一眼,夏蕙默默垂首无语。

战千羽一瞧之下,心中已自有数,他故做不解,哈哈大笑道:“罢了,罢了,小两口聚在一起,总有些体己话聊聊,小争执么?难保不免,呵呵,待到了好日子那天,只怕亲热还来不及哩!”

白孤世故极深,战千羽一席话,明是在打圆场,暗里已等于告诉白孤人家小两口私人谈心,小小不然,岂能追根究底?装个胡涂算了。

于是,白孤呵呵一笑,拉着江青夏蕙二人,天南地北的闲扯起来,战千羽亦忙着在一傍说些好笑之事,二人极力要打破这不调合的沈闷气氛,来为这一对冤家解开心头之“结”,这两位之用心也实在太苦了。

然而,显然这是困难而不易的,江青剑眉深皱,若有所思,夏蕙亦低垂粉颈,时而拿起手中丝绢,轻印眼角……

空气中充满着一股说不出的尴尬,而且尴尬里,倘包含着一股说不出的凄苦。

大旋风白孤说完了一则自认十分可笑之事,然而,却没有人应和着笑,便是在一傍凑趣的红面韦陀战千羽,亦仅能咧开大口干声哈哈两句。

于是,二人相视摇头,连苦笑也装不出来了。

     ※        ※         ※

夜深沈。

寒风吹得凄厉,满园子的梧桐叶在飞舞着,然后,又彷佛一片片飘零而落寞的心,悠然洒落于皎洁的雪地上。

忽然——

一个娇嫩的嗓音在寒风中呼叫起来,叫声中有着惊惶与焦虑。

片刻间,战府各处的灯光纷纷燃亮起来,三条人影,自大厅侧面的一排精舍掠起,如飞似的奔向叫声来处的后园。

同一时间,几乎更快一些,一条硕长瘦削的身影,亦如一头大鸟般,快逾闪电的跃至屋顶,卓然凝眸四望。

鼎鼎大名,雄据余杭的红面韦陀战千羽府中,难道发生了意外之事么!

不久之后——

那先前的三条人影又疾奔而回,略一张望,其中之一已用苍劲的嗓音叫道。”四弟,快下来,事情不好了……”

原来,屋顶之人,敢情正是江青!

他先时还以为府内发现了夜行人,此际一听到屋下大哥招呼之声,不觉心头一跳;因为他知道,若仅是发现了夜行人,红面韦陀战千羽绝不会慌乱至此,那么,难道是发生了更为严重之事?否则,这位素来镇定逾恒的红面韦陀,不会如此焦急的。

如一道天际的金蛇闪掣,在战千羽语声适停之际,江青已飞身落在战千羽面前,站立一傍的,则是大旋风白孤与祝颐二人。

三个人俱是满面焦急之色,神态中透出极度的不安。

江青竭力澄静心神,故意闲暇的问道:“大哥,有什么事发生么?”

大旋风白孤一望战千羽那慾言又止之态,不由急得一跺脚,大声道:“大哥,此刻不说,更待何时?难道我们还瞒得住四弟一辈子么?”

白孤不待战千羽示意,又回头向江青道:“四弟,夏姑娘竟于夜间不辞而行,甚至连一封信函亦末留下,直到与她同房而住的裴姑娘惊醒之际,始才发觉,她除了一把青锋佩剑外,余下衣物一件末带……”

白孤话声尚未说完,江青立时如遭雷极,狂吼一声,满口鲜血,喷了面前三位拜兄一头一脸!

红面韦陀战千羽顾不得抹拭脸上温热的血渍,急步上前,紧紧地扶住江青,语声凄颤的道:“四弟,镇静一点,你如此激动残身,便不怕使为兄等心中悲痛么?”

他说到这里,又回头道:“二弟,三弟,事不宜迟,你们实时分往各处追寻夏姑娘踪迹,若裴姑娘发觅得早,想必她现在尚未出城……”

白孤与祝颐二人答应一声,同时回身掠走。

二人身形甫逝,十多名青衣下人已掌着风灯,纷纷来至厅前,天星席姑钱素与裴敏二人,也在战望龙夫妻的陪同下,冒看寒风赶到。

天星麻姑泪痕未干,一见江青,便颤看嗓子道:“公子,小婢该死,居于外室,竟不如夏姑娘悄然而去,小婢已与裴姑娘寻遍后园,俱末见到夏姑娘踪迹……”

江青宛如全身已经麻痹似的,钱素的话,只不过使他苍白失神的面孔上,更增加了一丝苦涩,而这苦涩,却又渗含在多么失望凄凉的瞳孔中啊!

他似一个木塑的人一般,毫不移动的站立当地,口中喃喃低语:“走了?她真的走了?就这么孤孤单单的走了?”

江青此刻的形态极为骇人,如玉也似的面庞,变得如同白纸,彷佛已失去了一个活人应有的生气,嘴角殷红的血渍一片殷然,衬着那经过深刻痛苦组成,弯曲的线条,令人有着一种寒栗与惊悚的感觉,如果不是一个人的心已沥滴着鲜血,这种感觉又怎会触染到别人?又怎会使周遭的空气中充满了悲枪?

这只有一个在骤然间失去一切的人,也只有一个面临着无限凄苦的强者,才有如此强烈的痛楚啊。

红面韦陀战千羽老眼含泪,以手掌握揉着江青胸腹,边回头叱道:“你们这些狗才,还不赶快出去寻找夏姑娘,却个个呆在这里作甚?”

十几个青衣下人齐齐恭声轰喏,迅速地向外蜂涌行丢,片刻间已消失于树影之中。

战千羽又慈霭的道:“四弟,随为兄入内休憩一阵吧,夜寒风凄,弄坏了身子可不是玩的,夏姑娘不会走得太远的,杭州地面她并不熟悉,稍停为兄将亲自出外相寻……这件事,却不好惊动了武林朋友,以免谣言外传,影响你兴夏姑娘名声……”

天星麻姑亦上前道:“公子,你便进内养息一下吧,你这模样可真叫人害怕,唉,夏姑娘也是想不开,凭她与公子之间,又有什么不好说的?何苦如此不告而别?”

一傍的裴敏,怯怯的说道:“江大侠,你千万要爱惜自己,我想,夏姐姐不过一时生生气,决不会认真的,她怎能离开你而单独的他去?我们一定可以把她劝回来……”

忽然,江青转过头去,向战千羽沈缓而沙哑的道:“大哥……谢谢你们对我如此关心,这件事,还是让我自己去办吧……别人不一定有用,裴姑娘说得对,蕙妹在感情上,几乎是不能没有我的……她如果万一失去了活着的勇气,而又不愿回来,那么……她会去追寻一处永远没有痛苦的地方……”

战千羽何等老练。闻言之下,不由全身一震道:“四弟,你不要胡思乱想,这件事由为兄作主,无论如何,也要将夏姑娘接回来,她是聪明人,不会做那种傻事的……”

江青惨然一笑,彷若是自语,却又那么深刻而真挚……

“她做得到的……我知道……她做得到的……”

钱素与裴敏似乎也先得夏蕙那美丽的躯体,已浮沈在死亡的边缘上,自江青低沈的语盘中,二人直觉地感到全身发冷,不由自主的机伶伶一颤。

江青有些孱弱的推开战千羽的双手,苦涩的道:“大哥,我去了,请你放心,我绝不会倒下去的,寻着蕙妹,我即刻便会转回……”

战千羽颤声道:“若万一寻不着呢?”

江青呆了一下,垂首无语。

战千羽不由老泪纵横,哑着嗓子道:“四弟,为兄出道几逾五十年,自来便不曾掉过一次眼泪,四第,你要看在为兄这偌大一把年纪上,更要倾念我们兄弟金兰结义之情,不要因为一时的悲痛而摧残自己,四弟,记着为兄的话,为兄年龄耄矣,只怕经不住你的意外或恶耗……”

江青咬紧牙关,泪珠顺颊而下,他一字一字的自齿中迸出:“大哥,我记得的,不论事情如何演变,我一定会活着回来见你!”

天星麻姑在一傍急道:

“公子,小婢也要与你同去,留下小婢在此,怎能……”

江青不待天星麻姑说完话,苦笑一声道:“钱姑娘,你连日来也够劳累了,而且,我兴蕙妹之事,还是由我亲自解决,你如此待我,我必将永怀于心,只是,这并非任何人可以帮忙的事……”

裴敏忽然悄声问道:“江大侠、你与夏姐姐到底发生什么争执呀?”

江青苍白的脸上掠过一阵*挛,低声道:“一件懋人之间,最寻常的误会,但是,她却将这误会看得太认真了。”

战千羽深深摇头太息:“唉,我今晨已看出你们二人神色不对,却料不到会演变到如此境地……”

江青缓缓的行出两步,望着各人微微拱手,道:“大哥,我去了,请转告二哥,三哥,不要为我担心……”

战千羽忙道:“四弟,你的兵器及盘缠可曾带着?”

江青身形如电,一掠而起,在空中沙哑的道:“大哥放心,愚弟皆已随身携带……”

语声摇曳,袅袅而逝,留下的,却是一声苍老而怜惜的叹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