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门徒》

轮回神火

作者:柳残阳

只感到整个身躯彷佛在云雾中飘荡,又似在狂涛如山的大海中浮沉,江青已逐渐陷入头晕目眩,神智昏迷的境地,整个身形有若一只圆桶,越翻越急。什么都没有想,也什么都想不起来……

除了直觉在告诉他,尽快的抓住一件东西,以便稳定那翻滚不停的身形。

这倾斜的深洞,洞口虽窄,内部却是极为宽畅,底部则形若漏斗一般,越深也就越窄。

就在他将要滚到洞底之前,昏乱中,不由奋力睁眼一瞥,一阵强烈无比的橘红光芒,已耀眼而至。

这奇怪的深洞底部,约有丈许方圆,却布满了一片熊熊的火焰,极怪异的形成一个六角星形,向上交叉的喷射着,星焰四散,好似万千金虫,满空飞舞,又似年节之时,烟火齐放,煞是好看。

但这堆奇美而绚烁的火光,在江青眼中看来,却不啻是他的追魂符。

江青就在身形慾坠落在这橘红色怪火中的剎那间,裂帛似的大喝一声,一种求生的本能,使他虽然在身负重伤之下,仍能出人意外的,随着喝声,窜起四丈之高。

但是,这只不过是人类潜在的生存慾,在明知处于不可挽救的绝境中时,却仍不甘认命,而做一次无济于事的挣扎罢了。

只见江青身形,虽然再度窜起,接着便似殒石般的直落下去,无声无息的坠入那强烈的火焰中。

此时他在强自用力过度之后,早巳昏厥过去……

“波”的一声,橘红似的火光一开一合,已将江青那血红的身影吞入。

是那么的无声无阒,就像是只巨大的雄狮,吞下一只野兔般的轻易。

火焰依然是灿烂而绚丽的交互喷射着,在火光的缝隙间,隐约可见,江青正仰面躺在地上,双目紧闭。

但是!怪在江青竟毫无损伤的,躺在这熊熊的烈焰之中!

单凭这奇形火网的强烈火势来看,这时,江青早已该烧成灰炭了。

非但如此,江青那丑陋的脸上,竟尚似现出一股安详舒泰的表情,胸口微微的起伏着,看不出一丝痛苦的样子。

不知又过了多久?该是一段不算短的时间了……

蓦的,那交流不息的绚丽火光,竟发出巨大的“吓-”之声,历久不绝,那缕缕凶猛的怪火,竟然在响声中,徐徐的缩了回去,终至完全隐没,好似已全然缩入了地底一般。

只见这洞之地,却是一片洁白晶莹,毫无突凹,那有丝毫被猛火烤炙之状。

江青,这位命运多舛的大孩子,正安详的躺在洞底正中的地上,鼻息微微,好似正在沉沉酣睡……

但是,更令人惊异的事发生了!

原来,他在龙穴血池所染的赤红色肌肤,已然全部转变为洁白细腻,光润无比……那令人作呕,颜色暗红的“脱肌毒胶”,已没有半丝再附着于江青身上。

顺普他洁白的胸膛望上去,那是一截适中的颈项,再往上望……

啊!这是谁?

那是张俊俏得令人不敢逼视的面孔:宽坦的前额,斜飞入鬓的双眉,挺直的鼻梁,有一张弧形微抿的嘴。

虽然,他闭着双目,却仍然透出一股飘逸绝俗的神色,显得那么高雅,那么英俊。

难道这就是江青?就是那以前丑陋不堪的失意人儿?

这真是太使人不敢相信了,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其实也够长了),一个极端丑陋的人,竟变成一位貌比潘安的翩翩佳公子?

忽的,江青在地上,微微的喘了一口气,身躯轻轻的蠕动了一下,一双眼睛,缓缓的睁了开来。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便是那黝黑而高远的洞口。

他双目默默的凝视着上方,动都不动,面上的表情,也平静得出奇。

嘴里喃喃说道:“奇怪?……这是什么地方?……那些火呢?……我难道还活着?这该不是做梦吧?”

只见他那双俊眼中,渐渐透出一股欣喜的光芒,那股光芒,越来越强,不禁伸手在腿上拧了一把。突然,他大叫一声,人却急跃而起,狂呼道:“啊!真的!啊!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他是过于兴奋了,在这晶莹的白色地面上,四处里乱跳,疯狂的大叫着……

狂乱了一会,江青已渐渐的安静下来,他极力平复下自己那如浪涛般汹涌的情绪,慢慢的坐在地上。

同时,一连串奇异的疑问,已连接着闪进他的脑海:“奇怪,这么猛烈的地穴之火,竟未能将我烧死?而且,我这混身上下,满是的创伤,也竟然完全平复如初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越想越想不通,此时,肚中忽然起了一阵“咕噜噜”的响声。

他这才想起,自已已经有一天(何止一天?)未有粒米下肚了。

当然,他仍认为,这还是他进紫龙秘穴求宝的同一天呢!其实,江青已在这深奥的奇异洞穴,受那怪火的炙烤,己有三个昼夜之久了。

他四处一看,这四壁全是一片雪白的坚石,密纹细致,毫无空隙。

无奈之下,他只有先盘膝坐在地下,默默的运功调息起来,慾藉此先行忍耐一刻。

江青试将一口气,循流全身三百六十穴道,再进入各处经脉。

那汹涌如潮的真气,似一道巨大的激流,在全身各处循回流走,真是纵横自如,随心所慾。

不多时,只见江青头顶热气腾腾,面上神色湛然,光彩夺人已极。

他在短短几天之间,因受那洞底怪火之助,已领悟了练气功夫的最高境界“神游太虚,灵台空明”,而且更达到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地。沉寂中,已渐渐进入无我之境……

狭小的洞口,又已透人微弱的天光,这该是另一天的开始了。

江青全身一颤,双目倏张,一道精芒已电射而出。

他微一抬头,又向四周环顾了一下,他想不到,自己这一坐下运功,便已过了如此长的时间。

蓦的,他想起了一件事情,急忙伸手向背后摸去,脸色又慢慢松了下来,原来,他适才一时兴奋过度,几乎忘了自己到紫龙秘穴中,所求得的异宝。

他此刻一摸之下,那包里内的一对小金龙,及那只“晶雪”玉盒,仍然好端端的背在背上。

他心中不由一宽,眼光转处,无意中,突然看见了自已那双晶莹洁白,修长无瑕的手掌,他不禁惊异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难道是我的手?”

他狐疑不定的反复问着。

忽的,他又低头看见了自己的胸膛,那衣衫破裂之处,亦是现出一片雪白的肌肤。

他简直已失去思考,双目中渐渐透出迷茫之色……

他惊愕中,一只手缓缓地自颈项摸向面孔。

“啊!天呀!”着手处上见是如此滑腻,毫无瑕疵。

那凸凹不平的斑斑疤痕?那丑陋杂乱的点点黑斑呢?都消失了!全没有了!

他的牙齿深深的陷人那鲜红的嘴chún,丝丝鲜血,巳自他咬的嘴chún中,流入口内咸咸的还觉得有点腥味。

但,由此却证明了这是活生生的事实。

江青此时,眼眶内蓄满了泪水,身体不断的颤抖着,这突来的幸福,几乎令他承受不住,是他有生以来,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

如今,他都得到了,而且,显然已超出他的希望太多,太多了。

他面孔抽搐着,两行热泪,已汨汨的顺颊流下,然而,这眼泪却是甜的,真是甜的!

他默默的坐着,尽情的流着泪,好似要将他自幼所受的委曲、侮辱,在这无休无止的泪水中,完全排出。

又是一段长长的时间过去,江青蓦的从地上立起,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来,啸声清越悠长,中气充沛之极,有似老龙清吟。

他啸声一停,又忍不住放声大笑,笑声合着眼泪,渐渐地,又变成了呜咽。

精神放纵着,尽情的哭,尽情的哭。

如此又过了一会,他才戛然而止。

抹干了脸上的泪水,又将身后包里紧了紧,抬头一望那高高的洞口,这洞口距江青立足之处何止三十余丈。而且又十分倾斜、陡削,绝少落脚之处。

但,他信心极强,自信能攀升而出,就好象自己前日横渡泥沼,飞身跃上巨石一般。

他目注洞口,暗一提气,连他自己也想不到,就在他微一提气的当儿,人已飘飘的升起丈许。

江青大喜之下,双臂急扬,“呼”的一凿,已似流星般射出七丈。

他长啸一声,身形急掠,脚尖微一点那倾斜的石壁,人已直飞而去,身形之快,绝似凌空飞腾的鹰隼。

眼看距那洞口,只有七、八丈之遥,他不由双目倏睁,大喝一声,两脚在空中连连蹬踹,身躯已若有巨力相吸般,飒然而出。

江青不知,这正是武林轻身功夫,极难达到的境地:“凌空虚渡”。

他身形始出,已稳稳的踏在那与巨石相连的狭窄石脊之上。

此刻,凉风拂面,衣袂飘飘,不由得心一清。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环目四顾,只见这怪石林立,池沼遍地的“阴阳崖”底,四处静寂无声,渺无人影,虽是白天,却仍然一片雾气沉沉,阴森晦迷。

这时,江青双目大张,精光暴射中,他已隐约看出谷中东北角一处,好似极像自己来时之路。

江青全身一拔,在空中四肢伸展,已似一只绝大苍鹰般,向着岩下飞落。

只见他双脚甫一沾地,人又电射而出,不到几个起落,已然奔至那东北角落。

江青身形不停,如飞般四处掠走寻找。

忽然,他一声欢呼,原来,那根长长的乌细绳索,就在眼前。

这绳索仍然静静的垂向地下。他穷目上望,只见十丈以外,这细韧的绳子渐渐隐没于云雾中。

江青不由暗忖道:“不知义父他老人家,会急成什么样子!……我要尽快回去,也免得他老人家焦急不安。”

想到这里,他不再迟疑,身形一纵,已握住绳索,着手时扯了一下,觉得仍然十分坚韧,他不再多想,凭着这条绳子可资换劲,身形攀升得快速无比。

只见他每次用手微微一拉,人已升高六七丈。

瞬息间,江青那削瘦的身形,已消失在蒙蒙的云雾中。

片刻之后,他已可隐隐约约的看到“绝缘洞”的洞口了。

此时江青心中,有着一股无比的兴奋涌上心头,就好象一个久离的游子,见到自己故乡的家园一样。他长啸一声,身形有如大鸟般腾飞而起,人影一幌,已射入洞口之内。

江青此际双目似电,一瞥之下,巳然看见洞壁深处,石砖之上坐着的枯瘦老人,邪神厉勿邪。

他正白髯激颤,全身抖索,双手向外伸出,好似要拥抱自己……

江青蓦觉一股热血上冲,鼻头一酸,满眶热泪,已夺目而出。

他大叫一声:“义父!”

人已扑在那老人枯瘦,但却坚强无比的胸前。

邪神双臂,紧搂江青,点点热泪,已坠落在他的头发上。

他颤着声道:“孩子!我的孩子你……你回来啦!……天啊!这几天,可把我急坏了……我宁愿永生沉沦在黑暗之中,再也不要你去冒险啊……”

江青亦紧搂着老人,泣不成声道:“义父……你老人家别这样说,青儿不孝,累你如此担心……”

二人紧紧的搂抱在一起,亲挚之情,便是亲生父子,也难得如此。

过了一会,老人将江青扶起,怜爱的问道:“孩子!这四天来,你到底怎么了?碰到了什么事情么?”

江青有如稚龄幼子般,仍紧紧依在老人怀里,闻言惊道:“什么?我已出去四天啦?我还以为只有一天呢!义父!我这几天来的经历,真比我以往十几年来的日子,还要离奇古怪呢……”

他遂滔滔不绝的,将自己离洞后,至紫龙秘穴;从探宝的时候起,一直说到得宝后,如何遇上了长离一枭卫西、穷侠葛松、大旋风白孤等人,又如何的被迫至巨岩之顶,出现了黔灵三魅之首胡同,如何被暗袭失手落下深洞,又被那洞内橘红色怪火烤炙,而致变得如今这全然不同的模样。

老人一语不发,倾神贯注的听着江青说话,忽而那只枯手,抚摸江青的头发,忽而又将他紧紧的搂住。

直到江青一口气说完,他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老人柔声道:“乖孩子,烤炙你的怪火,想必是那奇异无伦的“轮回神火”。真苦了你了!……唉!为了我这条垂暮老命,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轮回神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邪神门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