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01章 长天恨 血同泪洒

作者:柳残阳

风萧萧,雨飘飘的天气,空中阴霾的暗云,就像要压到人的心里。

在满眼苍翠,松柏成林的“楚角岭”上,那座巨兽也似的灰黑色石砌挞大厦,便盘踞在秀丽平坦的岭端,带着那股无形的威慑意味俯瞰着岭下那篷罩在烟雨蒙蒙中的林木壑谷。

这座占地极广,全以整条黑色原石砌造的大楼,便是“青龙社”的总堂口,名声有如雷震江湖的“弹剑楼”。

现在,在“弹剑楼”楼下的“龙魂厅”里,正沿着长方形约两壁,排了相对约两列酸枝镶嵌云母石的太师椅,共是左右十张,每张椅上都正襟危坐着一个人,在靠着大厅尽头的中间,则单独摆着一张铺设黄斑虎皮的大圆椅,“青龙社”的魁首“枭霸”燕铁衣,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提起他的名号来能叫人惊破了胆,吓飞了魂的!在燕铁衣的右侧,是一支圆形的锦凳,他那一柄宽约人掌,长有三尺的金龙把手金鞘套的“太阿剑”,与另一柄窄只两指,同为金柄金鞘的短刀“照日剑”便相并平置其上。

在燕铁衣的背后墙壁上,高悬着一张巨大横匾,黑色的木底上雕刻着四个正气磅礴雄浑豪壮的白色大字“忠义千秋”!

侧立在他身侧左右的,是他的两名近卫,右边那个体格魁梧,身材莴大的宽额青脸人是“快枪”熊道元左边那个体形胖大,狮鼻海口的人物是“煞刀”崔厚德;这两个人都是出了名的心黑手辣的角色也是出了名的忠心不二的硬汉,道上的朋友在背后却戏称他们是“青熊狮爪”。

燕铁衣的模样却是使人迷惑的,他不是那种英俊潇洒的白面书生型,也不是一般江湖巨擘所该有的威猛凶狠的恶相,他并不阴沉,也不强悍,他是绝对与众不同的,他看上去,只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他有一张还带着天真气息,童稚未泯的脸庞,那是一张瘦瘦的脸,皮肤呈嫩嫩的rǔ白,他生着一双圆圆的大眼,柔和的眉毛,挺直可爱的鼻,一张红润润的嘴——这些外表的五官,便组合成一副似是尚未成熟的年青人的形像,有时,他习惯露出一抹单纯忠厚的微笑,眼神中也常常透射出那种温柔安详的光芒,他一点也不凶恶,一点也不霸道,一点酷厉狠毒的形色也没有;如果那个人不知道他的名号,单从他的外表去揣摸,这个人一定会漫不经心的说:“啊,只是个年方弱冠的半大孩子罢了!”或者,他也会暗里以为——“这年轻人多么的纯洁真挚,将来必是个平顺笃诚中规中矩的老实人……。”说不定,有些悲天悯人的好好先生,还会自动向燕铁衣告诫一些事:

“你这入世未深的孩子呀,可得小心这世道的艰险,人性的叵测呀!”

“瞧你这小伙子相貌忠厚,一片坦直,多么福厚呐,好好的干啊,历尽荆棘,便达康庄了……”

绝大多数不明白他底细的人都会有类似这种印像和想法的;其实,燕铁衣只是生就了这么一副令他烦恼,却也令他庆幸的容貌而已,他实际的年岁,已经有三十二三岁了——至少比他外表的显示要长十年,而且,他早已历尽艰险,饱经磨难,他已尝试过多少生死一发的滋味,体验过千百次阴阳交界的惊危,他是从大风大浪中过来太多的生与死,如今却仍在大风大浪之中,他是自刀山剑林闯过来的,将来却仍须闯个不停;见过太多的生与死,历过数不清的龙潭虎穴,以至他早将这些个江湖上的坎坷看淡了,圈子里的不幸看薄了,他永远是那么镇静、稳沉、安详,也永远是那么机智、狠辣、冷酷,他一直是现露着这样纯真童稚的微笑,也一直是这样果决凶狠的虚理他所遭遇的问题;他早已在天下揭开了他”枭霸”的威名,亦早已在武林中扎定的根基——“青龙社”是两道的少数几个最具潜势,最有力量,也最有威信的帮会之一。而燕铁衣,便是这个由他所手创的组戏中的首脑!他是“青龙社”的至高领导人,也是拥有绝对权力与慑眼力的雄主,他是“青龙社”亦是所有江湖绿林道的巨霸!

眼前,是个令他厌倦的定期聚会——每隔半年便有一次,“青龙社”派驻外地的各个负责人回到总堂作例行的报告,这些负责人称为“大首脑”,在“青龙社”中具有极高的地位,除了燕铁衣以下的三位“领主”及一位“执法”外,”大首脑”便是身份最尊的了。

燕铁衣不大喜欢这种聚会,但是,这却是无可废上的,因为他必须要在一段时期之后晤贝他手下的重要骨干,一则做为情感的增进,再则也为了确实明了天下各地的大局动态及“青龙社”本身的各项生意状况与所遭遇到的问题——“青龙社”有庞大的生财系统,他们拥有正当的钱庄、店铺、酒油坊、牧场、及客栈,也拥有不正当的赌档、花菜馆、私盐队、暗镳手、和暴力团!

此刻,正值“青龙社”派驻“杭州”的“大首脑”“抗山肩”陶昂站起来说话:“……『西湖』湖滨,我们奉准以九千两纹银子新盖了一栋『水月楼』,近两月来,生意情况不佳,大约时近秋之故,较之刚刚开张初期的前一段时间,盈馀相差太远,甚至还有赔亏的现象,是否可禀请魁首授权轻让出去,或另改他用?此外——”挥挥手,燕铁衣无精打彩的道:“这件事,你自已看着吧,办完了才回报一声就成。”

满脸方正之色的陶昂不敢再多说,躬身行礼之后坐下。

“长安”“大首脑”“圈旋掌”金轩绪挺着个大肚皮站起,他那张面团团的“和气生财”式面孔上先展露出一抹“天官赐福”味道的笑意,然后,他清了清嗓子:“两月前吧,魁首,我们在长安的赌档因为和『乌衣帮』的赌档争生意,搞得颇不愉快,他们更扬言叫我们小心,总有一天要我们好看,我呢?采取『以不变应万变』的法子冷眼相待,看他们有啥花枪可掉,不过呢,魁首,在长安一地来说,『乌衣帮』是地头蛇,势力颇大,比我们在那里的办法要来得多,如果真个干起来呢,恐怕我们还不一定包有胜算,所似呢——”叹了口气,燕铁衣遗:“好了,等他们动手再说吧,现在用不着自烦心,『乌衣帮』不会不知道你们后头有整个『青龙社』撑着,他若动了你们,吃得住吗?”

金轩绪笑呵呵的道:“所以罗,我呢,只是冷眼相待而已,并不太紧张,但是也不是一点也不紧张,我呢?是外弛内张,以不变应万变,所以——”燕铁衣打断了他的话:“就这决定吧,金大首脑,你请坐,下面那一个说话?要快一点,简洁扼要,别拖泥带水的,这个会已搞了一上午啦!……”

这时,“快枪”熊道元已自角隅处的小几上端过来一碗参汤,恭恭教教的双手捧在燕铁衣面前。

接过参汤喝了一口,燕钢衣笑道:“大家饿不饿?快点把该讲的讲完,后堂已将酒席全排好了!”

“咸阳”的“大首脑”“百步生死”刁慎急忙站起,笑道:“禀魁首,我很快便可说完,只几句话……”

点点头,燕铁衣交回空碗,道:“这样最好——”他的话尚未说完,大厅的巨型桧木嵌含铁锥尖的门环已突然震响——“咚”“咚”“咚”三下!

笑笑,燕铁衣道:“三下,嗯,急事禀报。”

下面十名“大首脑”的目光全部投向门口,燕铁衣淡淡地遗:“去开门吧,看看是什么事?”

于是,“煞刀”崔厚德迅速过去,别看他生得胖大,行动起来却快若飘风,到了门侧,他拉下横闩,“吱”的一声启开那两扇门扉的一边,眼睛触及门外站立之人,他已连忙肃身整容:“应领主,怎么领主亲来了?”

“唔”了一声,门外那个身形颀长,面如冠玉般的中年人微微一笑,沉稳的道:“请传报魁首,『龙珠旗』领主应青戈有急事求见!”

答应一声,崔厚德刚转过身去,大厅尽头处的燕铁衣已高声道:“进来吧,青戈,是什么事?”

应青戈大步入内,同左右两排,全着一式紫巾紫抱的“大首脑”微微颔首,然后,他急速越前,低低的道:“魁首,你的会恐怕开不成了!……”

目光闲闲的投注在自己身上这袭淡青铺着碎竹圈的便袍下摆上,燕铁衣安详的道:“说吧!”

略一迟疑,应青戈悄悄的道:“魁首,还记得你的那位好友『单攀雕』裴咏么?”

燕铁衣颔首道:“当然,有什么不对?”

苦笑了一下,应青戈道:“还是请魁首现在亲自去探视一下比较好,如今他人就在大厅的静阁里,由庄领主陪着。”

站了起来,燕铁衣道:“这里的事,就由你主持下去,我先去看看。”

他这一起身,厅中的十名“大首脑”也全部肃立,挥挥手,燕铁衣带着熊道元与崔厚德匆匆由侧门离开。

出了侧门,便是一道走廊,燕铁衣直向廊边的第一个门户行去,他们的步履声惊动了门里的人,尚未来近,那扉冰花格子门已轻轻启开,一个又瘦又矮,脸如风乾椅子皮般的仁兄匆匆过了出来——他即是“青龙社”“龙门旗”的领主”九牛戟”庄空离!

庄空离那张起皱的面孔上没有丝毫表情,但是,燕铁衣却可以察觉出他这位得力手下眼神中的惊震愤怒之色——他向庄空离点了点头,昂然入室,于是,室中的景像令他那张童稚的面容倏忽改变,显露出一种使人不敢相信会出自同一张脸庞的形色来——那种神色是狰狞的、永烈的、冷酷又悍野的,原来的柔和纯真韵味已一扫而空!一样是这张脸,这个人,但此时看去,却完全不是原来的形态了!

室中,在靠窗的那张矮榻上,坐着一个简直不像人的人,他双手俱失,只剩下光秃秃的两节臂肘,断腋处已经结成了紫点斑斑的疤痕,他全身瘦得的确是皮包了骨,以致那套污秽破烂的衣裳穿在他身上,只像是套在竹竿上一样,他的头发杂乱如草。只有一只眼尚能视物,瞎了的那一只便成为一个血脓混浊又汨汨流淌黄水的烂凹坑了,他的脸上生满了溃疮,粘糊糊,红黏黏的左一块,右一块,连鼻子都烂掉了一半,但是,景令人惊恐的不是这些,是他的嘴巴——不,他已没有嘴巴了,原来该生着嘴巴的地方,如今只是一条隐隐约约的,微突出的粉红痕印,略在他的左腮上,却开着一个皮肉缩卷的小洞!他全身散发着恶臭,那是一种几乎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老天,这那还像个人?简直就是个“人彘”了!

燕铁衣几乎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辨认了好一会,才确定了果然便是他的生平挚友“攀云雕”裴咏——是的,是裴咏,那个素来磊落洒脱,风趣直率的裴咏,那个容颜英挺,风姿飘逸的裴咏,也是那个曾经在毒蛇的威胁下救过燕铁衣生命的裴咏!

倒吸了一口凉气,燕铁衣竟有些颤抖的问:“裴咏,是你吗?”

用那只剩下一只的混浊眼睛凝视着燕铁衣,这仅存的一只眼肉也布了黄翳血斑,但是,这只眼里此刻却盈满了泪水,流露出无可名状的痛苦与祈求;裴咏周身不住的抽搐着,每一抽搐,便使他那张可怖的面孔歪曲一下!

凑到近前,庄空离沉重的道:“是我们的巡逻弟兄在岭下的一丛枯草堆里发现裴兄的,他们先给他周身清洗了一遍才送土来,但是,仍然去不掉他身上多少气味,真不知道是那一个天杀的把他作贱成这样!”

燕铁衣叹了口气,又向裴咏道:“你听见我说话?明白我的意思?”

裴咏沉滞的点点头。

咬咬牙,燕铁衣道::“是谁把你糟蹋成这样的?”

那张可怕的面孔更扭曲得厉害了,裴咏似是竭力想表达些什么,他颤巍巍的比划着那双秃肘,脸色呈显出一种褚紫涨红的颜色,他的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及“啊”“啊”的怪响,身体更抽搐得厉害,但是,他却无法明确的告诉燕铁衣一点什么!

庄空离低低的道:“魁首,裴兄的嘴似是被什么东西缝合的!”

心如刀绞,形色悲愤已极,燕铁衣握拳透指的吼道:“告诉我,裴咏,是那一个王八蛋将你弄成了这样?”

裴咏更是用力比划着,他的泪水夺眶而出,喉咙里“啊”“嗷”个不停,身子也剧烈的摇晃起来,甚至连左腮上开的那个小洞也有白黏黏的腻液流出!

燕铁衣切着齿叱道:“熊道元,去把李大夫请来,要快!”

熊道元匆匆转身,飞奔而去,裴咏却频频摇头,泪水涔涔!

燕铁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长天恨 血同泪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