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10章 黑金刀 生死如谜

作者:柳残阳

杂沓的脚步声又急又乱的奔向室门,崔厚德的声音惊慌传进:“魁首,魁首,有什么事发生么?”

燕铁衣哼了哼,道:“进来吧!”

号被推开,崔厚德当先而入,他后头还紧跟着两名腰粗膀阔,满脸凶悍之气的大汉,外厅中也隐隐约约站满了人,兵刃的寒光闪闪可见。才一进屋里,崔厚德已明白出了事,房中摆设零乱,鲜血斑斑,一片锦被尚抛在地下,窗户也破碎不堪了,他望着赤脚站在面前的燕铁衣,惶然道:“厚德该死,获知警讯太迟,叫姦细混了进来警扰魁首!”

燕铁衣平静的道:“罢了,熊道元呢?晚上不是他在值班么?有人闯进来他都不知道?”站在崔厚德身后的两名大汉,其中那生了个狮子鼻的洪声答道:“启禀魁首,熊大护法业已不知何处了,我们是听到巡逻弟兄的紧急传报,知道魁首寝居有异声,这才连忙赶来的……”

燕铁衣脸色一沉道:“个把时辰前他还进来给我送茶,现在他会跑到那里去了?”

崔厚德身子一震,惊悸的道:“老天,他不会遭了那煞星的毒手吧?”

此言一出,每个人的神色都变了,燕铁衣大吼道:“孙三能、银慕强,你两人还是『卫山龙』的身份,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立即给我找人搜姦呀!”

那狮头罪的大汉与他的伙伴急忙应是,回身带着外头的一干手下匆匆离开了!

崔厚德嗫嚅着道:“我也去么?魁首?”

燕铁衣怒道:“谁叫你楞在这里?”

崔厚德慌忙要去,忽然又道:“魁首,是什么人混进你的房中?姦细还是刺客?是男是女?什么模样?我还不明白到底其中是个什么情形!”

燕铁衣冷冷的道:“你还是不要明白的好!”

呆了呆,崔厚德迷惑的道:“魁首的意思是——?”

燕铁衣缓缓的道:“你既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来人是刺客,男性,模样熟得很,和死去的大首脑商传勇完全相同,更明确点说,他就是商传勇!”

顿时目瞪口呆,崔厚德的面孔可笑的歪曲着,他怔楞了好一会,才如释重负的道:“魁首……敢情你是……呃,看花了眼吧?商大首脑早就遭了毒手死亡多日啦,他怎会……怎会又在此出现?又怎会向魁首行刺?”

燕铁衣慢吞吞的道:“那人和商传勇生前是一个模样,非但容貌像,举止、谈吐、甚至语气也像,况且他还口口声声自称是商传男的鬼魂,来要求我为他报仇……”

硬涩涩咽了口唾液,崔厚德惊愕的道:“这……这似乎有些匪夷所思……”燕铁衣道:“匪夷所思么?”

烘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崔厚德道:“魁首,这件事,我看其中只怕有诈………”

燕铁衣瞅着他道:“怎么说?”

用手擦去额头的冷汗,崔厚德道:“怪力乱神之说,无非齐东野语,不足置信,商大首脑的鬼魂居然会冥夜中山现,业已令人猜疑,而就算他真是商大首脑的鬼魂吧,也只该前来求求魁首为他复仇伸冤,断不会反向魁首行刺呀,一个人在生前忠贞不二,死了变鬼也当一样效忠故主,那有变了鬼使也变了心性的道理?何况,我从未听说鬼魂害人使用暗器兵刃的呢……。”

燕铁衣微微一笑,道:“厚德,你见解很正确,分析也极为精辟,可见你亦多少有了点脑筋了,不错,那不是商传男的鬼魂,只是一个懂得易容之术的人装扮成他的模样而已!”顿了顿,这位枭中之霸又道:“那家伙的易容术相当高明,高明得差点连我也被蒙住了,初见的一刹那,我亦大吃一惊,心颤胆寒,但我马上否决了鬼与存在的这个想法,认定这乃是江湖人的障眼诡计,及他逐步的向我逼进,我就更相信那话儿是假的了,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他是个活人假扮的死鬼罢了——不错,他将容貌举止改装成商传勇,他也像极了商传勇,甚至连商传勇的暗器『没尾钉』与兵刃『黑金短刀』也偷用上了,但他最后的行为却不似商传勇,商传勇决不会向我行剌,而一个鬼魂更不会用暗器与兵刀伤人!”崔厚德又加上一句:“鬼魂也没有血!”

扫视了地下斑斑流染的血溃,燕铁衣颔首道:“不错,鬼魂也不会流血!”

崔厚德笑道:“魁首一定给了他一次好教训?”

燕铁衣笑道:“这种功力十分强悍,比你们几个全要来得高明,他竟能与我力拚十数招,虽然他最后挨了我一剑,但此中不无侥幸,如果他沉得住气,不惊不慌,至少能再挺十数招没有问题!”

怔了怔,崔厚德道:“如止说来,他具有与魁首力搏三十招左右的本领了?”燕铁衣正色道:“一点不错,此人出手狠辣,反应敏捷,且招式怪异无伦,如果他能镇定应付,恐怕二一十招内我还不一定胜得了他!”

自齿缝中“嘶”“嘶”透了口气,崔厚德吃惊的道:“魁首,好些年了,能在你手下挡过二一十招的人物,业已不多见了,别人不晓得你厉害,我们却清楚得很!”

笑笑,燕铁衣道:“所以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崔厚德庆幸的道:“好在此人不比你强,比天尚不及你高!”

燕铁衣低沉的道:“可是他的武功虽不及我,但他行事之诡异,手段之精练,头脑之细密,却不容人忽视,厚德,大约我们已经遇到强硬的对手了!”

崔厚德不服气的道:“任他再强,还能强过『青龙社』?任他再硬,也还能硬过『枭霸』燕铁衣?不就是个专门弄鬼扮神的下三流角色罢!”

燕铁衣肃穆的道:“不要太轻敌,厚德,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对方若是个泛泛之辈,他也就不前来捋我们的虎须了!”

崔厚德想了想,道:“这家伙司机会是谁呢?”

燕铁衣道:“我和你同样存着这个疑问。”

崔厚德低声道:“魁首,你与他对过仗,看世他的招术路子来没有?”

苦笑一声,燕铁衣道:“没有,这人功力高,出手狠且猛,几乎没有什么破绽,接刃的时间又短,委实不易看出他是那一家那一派的招法,如果他再把拚斗的过程拉长一点,或者能以找出点端倪来也不一定……”

崔厚德笑笑,道:“如果时间再拖长一点,他这条老命便搁在这里了!”

燕铁衣尚未及回答什么,门外风动影晃,哈,熊道元已经满头大汗,气急败坏的冲着的进来!甫一进门,他看见燕铁衣好生生的站在那里,这才如释重负的透了一口气,边又急切的道:“魁首——你无恙吧?”

燕铁衣道:“我当然无恙——你慌张什么?活像见了鬼一样?”

熊道元脸色骤然变灰,惊恐的道:“可不是见了鬼怎的?魁首也遇上了?”

燕铁衣慢吞吞的道:“你见谁的鬼?”

熊道元吞了口唾液,艰辛的道:“说出来,实在叫人觉得怪诞,魁首,那商传勇大首脑的鬼魂呀——。”

一侧,崔厚德冒失道:“你方才跑到那里去了?外面床铺上被褥零乱,空旧荡荡找不着你的人影,如今正派人出去,四处搜寻你去啦,我们还都以为你真个被鬼勾了魂呢?”

禁不住起了个寒颤,熊道元馀悸犹存的道:“那可真是商大首脑的鬼魂唷他飘呀飘的进了我的房间,又朝着我“嘘”“嘘”吹气,老天,那是阴气呀,冷森得叫人身上至起了鸡皮疙瘩,他的脸容也是死白僵硬的,就似刚从棺材里爬起来的模样,两只眼直楞楞的瞪着我,眼瞳泛着碧光……简直把我吓得心都不会跳了!”

崔厚德忙道:“后来呢?”

舐舐乾燥的嘴chún,熊道元呐呐的道:“后来,我儿他逐渐向床前逼进,惊恐之下,也顾不得那是人是鬼了,抖手就是一枪扎去,但却没扎上,那鬼影像狼嚎似的咭咭怪笑着飘向室外,我心里起了疑,跟着就追,这一追便追到岭后村子里去了,绕了大半天却失去他踪迹,我猛然醒悟,这不要是什么江湖下的邪魔鬼道故意弄些玄虚来诱我离开,以便潜回来对魁首不利呢?一急之下,我就赶忙跑了回来,庆幸魁首好端端的没受什么惊扰,否则,我就吃不消啦……。”

崔厚德吊起一边的眉毛道:“早就出事,老熊!”

熊道元目光四扫,震动的道:“果是『调虎离山』之计。”

燕铁衣冷笑道:“便算他调了你这头虎去,我这条龙也并不好伺候。”

熊道元急问:“魁首,这是怎么回事?”

燕铁衣道:“有人向我行刺!”

熊道元双目突凸,脱口问:“谁?”

燕铁衣道:“就是『商首脑』的『鬼魂』。”

倒呼了一口凉气,熊道元惊怒的道:“鬼魂岂懂得行刺?魁首,那一定是我。呵的什么仇家所装扮的!”

燕铁衣点点头,道:“不错,可惜我只伤了他,却未能将他擒住!”

熊道元气愤的问:“这会是那一个王八蛋?”

走回床沿坐下,燕铁衣道:“据我想,今晚来此行刺的人,一定和近些日来我们外面所发生的连番不幸事件有关,说不定他是主谋,也说不定他乃帮凶……

…”熊道元猛一咬牙,恨声道:“若是挡住这种,看我小一口一口咬下他的内来!”

燕铁衣冷静的道:“这是极端诡密又狠酷的人物,只今晚接触了一下,我已有了这样的感觉,他不是容易对付的!”

崔厚德急切的道:“但我们必须抓住他,魁首,否则后患仍将无穷!”

燕铁衣道:“我比你们更希望早点抓住他!”顿了顿,他又摇头道:“三位领主与两名『卫山龙』才出去不久,此地已显惊兆,这不是好徵候,我怕我们定下的诱敌之计恐难如愿——设若今晚来人果真是那个暗中的刽子手的话!”

熊道元焦灼的道:“我们该怎么辨呢?魁首。”

燕铁衣静静的道:“防范与等待,如此而已。

熊道元道:“这只是消极的,被动的啊!”

燕铁衣叹了口气,道:“我也想采取有效的,积极的,更坚强的手法,但怎。捍去做?我们不知道对方是谁,不知道对方的山门派别,甚至连对方为何如此怀恨我们也不明白,又叫我们怎么下手处理?”

“克登”一咬牙,熊道元的声音出自齿缝:“恨死我了!”

燕铁衣冷然道:“这正是那人所希望的事!”

望着自己魁首那张童稚又纯真的面庞,崔厚德发觉这张面庞上亦同样被愤怒与怨恨的黑雾所布罩……虽然燕铁衣在尽力压制与掩饰着,但那种燃自心内的熊态烈焰却是不易隐讳的……。

崔厚德悄悄的向熊道元使了个眼色,然后谨慎的道:“魁首,请早些安歇吧,外头的事我与老熊照应着,天快亮了,魁首还有好些问题需要起身处置哩……

…。”

燕铁衣低沉的道:“你们退下去吧,明早记得叫阴负咎来见我!”

“是!魁首,请魁首放开心事,不要太忧虑了……”

燕铁衣一扬眉,道:“罗嗦。”

暗里拖了熊道元的衣角,崔厚德偕同他的多计连忙躬身过了去,燕铁衣倚在床头,却那里还睡得着?他眼睁睁的凝注屋顶插嵌着的那柄“黑金短刀”,又在苦苦思索起来,是谁呢?会是谁呢?那一个人或那一拨人居然有如此歹毒的心计和如此阴狠的手段?他或他们又是为了什么?

天刚蒙蒙亮,燕铁衣即已匆匆起身穿妥衣袍,就着瓷罐中的冷水略为梳洗了一番,然后启门而出,外面的小厅中,早已有一个身材瘦长,面容满清瘦又双目精芒如电的中年人在等候着了。那人一见燕铁衣出来,立即站起施礼:“魁首一夜都未曾好睡吗?”

此人不是别个,正是“青龙社”的“大执法”,笑脸断肠阴负咎!

点点头,燕铁衣在一张软椅上盘膝坐下,边道:“你也坐,负咎。”等阴负咎坐好,燕铁衣皱眉道:“这些天来,我们『青龙社』上上下下,可真叫乐子大了!”

清瘦而微现乾黄的面庞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阴负咎道:“我们这一次的对手,看样子能使我们过足瘾玩玩!”

燕铁衣道:“你居然还有这种雅兴!”

阴负咎道:“.对手越强越好,我认为斗起来有意思,他干得毒辣,我们就拼得霸道,他下手残酷,我还报也就厉烈,魁首,我一向喜欢强硬的对手!”

燕铁衣深深知道他这位“大执法”的为人及个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黑金刀 生死如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