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13章 狮子口 剑下争雄

作者:柳残阳

童稚面庞上慢慢浮起一抹童稚的笑容,那抹笑容是如此清新,如此坦挚又如此单纯,以至令燕铁衣在此时看去,竟是那样的天真娇柔了,他轻轻的道:“是的,陈起财,我认为理该如此。”目光望着自己的双手,燕铁衣道:“有一句俗词儿,你该也听说过,那句话不是像这样说的么:‘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意思是指,什么样的人便要找什么样的对手,你陈起财在道上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和你动手的也应该是鼎鼎大名的人物才是---譬如我,但你不来找我,却迳去与我的手下难过,这岂非等而下之……唔!”

陈起财的笑容有些僵硬了:“你的意思是指---我不敢碰你?”

摇摇头,燕铁衣道:“我当然也不是这个意思,因为我尚不至自大而陶醉如此,设若你老先生不敢碰我,你来干什么?”嘿嘿一笑,陈起财道:“这还像话,也可见你并未被你的那点虚名弄昏了头……。”燕铁衣道:“我自是十分清醒又谦让的。”

陈起财摸摸下领,道:“说真的,燕老大,你是有几下子呢!”

燕铁衣笑道:“方才我的手下性命有危,我出剑相救,乃是倾以全力一击了,平时不在情急之下,我没有这么快,且相当稀松,实不值行家一笑!”

猪泡眼动了动,陈起财道:“你放心,燕老大,我不会天真到因为你这几句话的自谦便对你放松了防范,对你,我是很下过一番工夫探查过了。”

燕铁衣笑道:“当真?”

陈起财道:“否则,我是凭什么来的,一个人总要有点自知之明才行哪,要是多少没有点把握,呵呵,也就不会上这‘楚角岭’了!”

燕铁衣平静的道:“我相信。”

陈起财笑嘻嘻的道:“所谓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燕老大,我既来了,自也得凭点什么,所以呢,凭的这点也就想露把手你看上一看!”

扬扬眉梢,燕铁衣道:“你的意思是说……”

鼻端抽动了一下,陈起财道:“我的意思是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燕老大,咱们话也说过了,理也论完了,如今,便到手底下见真章的节骨眼啦!”

燕铁衣低声说道:“你还是要动手?”

陈起财点点头,道:“当然!”

燕铁衣略沉吟了片刻,道:“我们也谈谈斤两,怎么样?”

陈起财“哦”了一声,颇有兴趣的道:“好家伙,枭中之霸,‘青龙社’的大魁首居然会与人谈斤两?妙啊妙,来,你开个价看!”

一侧,费冥心焦惶的叫:“财翁,你……”

陈起财摆摆手,道:“不用罗嗉,先听他讲嘛,你急个什么劲?”又眯上眼,他接着道:“燕老大,我这厢业已在洗耳恭听啦。”

神色是平静又安详的,燕铁衣道:“‘双蛇教’付你五万两请你来场,是么?”

陈起财笑道:“是啊,白花花的五万两。”

燕铁衣点点头,道:“我们也付你纹银五万两,只要你退出,而且不必等待,现在即付---银票、现银、黄金、珠翠,任凭挑选!”

双眼的光茫是贪婪又殷切的,陈起财道:“那么,‘大金河’的利益呢?如今你们也是现成的。”

燕铁衣道:“那不行。”

陈起财不悦的道:“为什么不行?”

撇撇chún,燕铁衣道:“我们只是一票的买卖,当场交割清楚,银货两讫,互不相欠!如果再加上‘大金河’的收益,这就会纠缠不清,而且变质成为长久的勒索了,陈起财,你不能每年都要,我们也无法背上这个‘包袱’!”

想了想,陈起财说道:“如此说来,你就只付纹银五万两,作为我退出这场纷争的补偿,其他,便任什么也没有了?”

燕铁衣颔首道:“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露齿一笑,陈起财道:“你不再斟酌斟酌?”

燕铁衣缓缓的道:“陈起财,你要弄清楚,我们也算十分容忍了,‘青龙社’几时付钱给过他的对头?你已是非常特出的例外,但是,这例外却不好太过份,否则,我们便难以接受!”

旁边,费冥心急道:“财翁,与他们这批虎狼之徒讲到钱财,蚩非‘缘木求鱼’?他何尝会有半点诚意?况且财翁素来义薄云天,重信尊诺,即允我等于前,如今也不能再接受对方的委托,财翁,尚请三思---。”

阮为冠也忍不住有些幸然道:“什么也该有个先来后到,顺序之分,是我们先请的财翁,财翁又如何能再与对方另谈斤两?这未免有点过份了……”

猪泡眼一瞪,陈起财怒道:“通通给我闭上臭嘴,八字尚不见一撇,你们在那里瞎起什么哄?我要做的事我自会有数,不需要你们来插口,一个不对弄翻了我,我双腿一就开路,叫你们狗咬狗去……”

费冥心呐呐的道:“请息怒,财翁,我们只是促请你留神,不要中了燕铁衣的诡计,此人心思细密,手段毒辣,最是姦险不过,财翁||。”

陈起财不耐烦的道:“好了好了,我厅得耳朵全生了兰,你们还要唠叨多久?娘的,陈某人走三江过五湖,什么大风大浪没经验,什么稀奇古怪没碰上过?蚩用得着你们两个来点化于我?真正是莫名其妙!”

于是,贵冥心与阮为冠默然了,但是,从他们的形态中,却看得出那种强烈的不满及愤怒来!

当然,陈起财是什么样的人物?他蚩会不清楚这样的做法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但是,他早有他自己的打算却是相当卑陋的||他希望能尽量抬高价钱,然后拿到一个合适的数目只身远走,能有钱拿,为数至钜,且不须拚角更不须开罪像‘青龙社’这般强有力的黑道组合,他何乐而不为?至于道义的讲求与杏---在吃他这行饭的人认为乃是可笑的事,只要有钱---而且数目够多,其他的事便顾不得那样周全了,不过,在条件未谈妥之前,他仍然要摆出他的姿态来!

皱眉,这位“千两”道:“燕老大,你听见了?我的”老主顾“们业已不欢啦,如果你再不表示点诚意,只怕我也就十分为难了!”

燕铁衣道:“我已表示过了。”

陈起财道:“还是五万两?不行,太少!”

燕铁衣和缓的道:“我认为已经不少了,陈起财!”

重重一哼,陈起财道:“你认为不少管个啥用?要我认为合适才行,你不替我想想?在你这里是拿五万两,在‘双蛇教’那里也是拿五万两,人家更加上‘大金河’每年抽头的三成,另外,我若帮他们,至少还缀上一个‘义’宇,两头一比较,如说你是我,我问你,你会选那一边?”

燕铁衣欠了笑,道:“你这话值得斟酌!”

陈起财冒火道:“斟酌什么?”

燕铁衣淡淡的说道:“你在我们这里拿五万两,和在‘双蛇教’手上拿五万两,数目相同,意义却差别根大呢……”

睁大了眼,陈起尉问:“什么意思?”

燕铁衣道:“第一、‘双蛇教’敦请你卖命,我们却是促使你安然远逸。第二、‘双蛇教’势弱而‘青龙社’势强,‘双蛇教’未途求援而‘青龙社’却素来未曾花钱买过敌人的退让。第三、也是最重要,你帮他们,缀上个‘义”字,不错,但你可也想到,’义‘宇之外,却也可能缀上老命?“陈起财不快的道:“那却不一定,燕铁衣,这要试过手才知道!”

双手重叠着搓了搓,燕铁衣道:“该是这样讲,所以我们才花大把的银子请你不要试呀,这笔最容易赚的钱,莫非你尚不想?”

陈起财道:“但价格不够高!”

沉默了一下,燕铁衣道:“你认为多少才够?”

陈起财笑了,道:“‘大金河’每年的收益---”不待他说完,燕铁衣已摇摇头道:“无可商量,方才我已告诉过你,我们无法接受像这样经年累月的长时间勒索!”

陈起财吞了口唾沫,道:“你似乎相当坚决?”

燕铁衣道:“非常坚决!”

陈起财思量了一会,又好笑道:“那么,换个方式如何?”

燕铁衣缓缓的道:“譬如说---?”搓了搓那双肥胖的手,陈起财暖味的道:“譬如说,呃,一次付清也可以,不过,价钱可得提高一点!”

燕铁衣没有表情的道:“你开价,我再考虑。”

急了,费冥心高叫:“财翁,请你---”横了费冥心一眼,陈起财冷冷的道:“老弟,你已使我不大愉快了,别这样小心眼,我做事自然有我的主意,你不要再来打扰!”

说着,他又笑开了口转朝燕铁衣:“价钱么,你一定付得起就是,我并非那种见财眼红,贪得无厌的人,你大可放心,呵呵呵……”

燕铁衣有些不耐的道:“多少?”陈起财似是早就敲定了算盘了,伸手他那肥手上五根粗短指头,先得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和刚才一样的数目,不多不少,也是五万两---可是,呃,却不是银子,以五万两黄金价格折算!”

从齿缝中“嘶”“嘶”笑了,燕铁衣又流露出他惯常的那种笑容来,多么天真纯洁的笑容啊……。

但是,这样纯真的笑容,看在陈起财眼里却全不是那么回事了,他满心不是味道的问:“你笑什么?”

燕铁衣有趣的道:“你刚才说要五万两黄金?是我听错了么?”

陈起财大声的道:“一点不错,我要的价钱就是这么多---五万两黄金!”

燕铁衣吁了口气,道:“我既没有听错,那就是你糊涂了!”

陈起财笃笃的脸孔顿时像变成了扁的,他睁大了两眼,盯视着燕铁衣,小心翼翼的说道:“你是说---我糊涂?”

燕铁衣老实不客气的点头:“我是这样的说。”

陈起财似乎有些艰难的转动了一下脖颈,慢吞吞的道:“换句话说,你不答应?”

燕铁衣生硬的道:“你过份的‘狮子大开口’了,陈起财;不错,我付得起五万两黄金,但你的所值恐怕却不够这个价钱,一个人要求一件事,总要适合他的身价,超过太多,就未免不识趣了,如你方才的要求即是!”

陈起财喃喃的道:“我要求过份了?我不识趣?我的身价不够?”

燕铁衣冷然道:“是的,我是这么说的。”

忽然呵呵笑了,陈起财道:“那么,咱们之间的谈判算是破裂啦!”

燕铁衣静静的道:“如果你仍然要求五万两资金的话---不错!”

陈起财轻轻的道:“一分也不能少。”

燕铁衣微喟一声道:“无法从命,陈起财。就算勒索吧,也该有个限度,你已经超过这个限度太远大远了!”

陈起财向前走近道:“你是要动手啦?”

双目平视,燕铁衣道:“老实说,我除非不得已,否则我不愿意与你为敌的,因为你是一个好手中的好手,这一点我非常肯定,所以我才出价纹银五万两与你化其干戈---栽一直认为解决问题争端的方法有多种,而暴力却并非最好一种,偶然用用别的法子,也许会获得更佳的效果。”陈起财大声道:“但你却拒绝了我所提的价钱!”

燕铁衣道:“那是你过份的贪婪!”

一边眼眯超,另一只眼却睁大了,陈起财道:“你骂我——贪婪?”

燕铁衣道:“不是骂你,只是告诉你一桩事实,陈起财,这桩事实的整个内涵便只是那两个字——贪婪!”

陈起财脸孔涨红,他愤怒的道:“你完了,你即将面对我陈起财——我要与你作生死一搏!”

这位有“千两”之称的江湖怪客经常是不易发怒的,而一旦他发了怒,那就是真正的愤怒了,这愤怒的代价他有过经验——往往便是生命的索取及鲜血的涂染,现在,他已下定决心这样做了!

燕铁衣安详的道:“你要决裂了么?”

陈起财双目泛着血光,他道:“不错。”

燕铁衣间:“五万两纹银也不要了?”

陈超财咆哮一声,道:“去你娘的五万两纹银,陈某人不希罕!”

燕铁衣古怪的一笑,道:“也好,至少‘青龙社’不必开这种被人勒索的例子了;我觉得,暴力并非最佳解决争端的方法,但是,对某些人或某些事来说,有时侯却必须使用暴力,譬如说,嗯,对你这种人!”

陈起财大吼:“就会如你的愿了,马上就会了!”。

“双蛇教”的人们到这时才算定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狮子口 剑下争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