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14章 斩之决 阴魂不散

作者:柳残阳

这时熊道元跃至一侧,“蛇郎君”阮为冠有些颤抖的叫:“二师兄,我们不如了他们的意……”

费冥心沉重的道:“不会的……为寇,不会的!”

突然,阮为冠的眼睛一亮——他已看见了坠躺在前面不远处的“太阿剑”,而燕铁衣隔着剑的距离却有三丈之远!

目光尖锐的燕铁衣立即明白了阮为冠的心意,他似乎十分感到兴趣的露齿一笑,点点头道:“很有意思,阮为冠,你的想法很有意思!”

脸色一沉,阮为冠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燕铁衣耸耸肩道:“真不明白?”

阮为冠怒道:“与你,我没有打哑谜的必要!”

笑了,燕铁衣指着前面地下闪闪泛看寒光的“太阿剑”道:“你以为设法抢去地下的剑,就会影响到我力量的发挥?”

一语道破了阮为冠的心中意图,他不禁脸孔一热,又窘迫又愤怒的道:“就算我这么想,又待如何?”

燕铁衣淡淡的道:“我的兵刃,一向是不喜别人沾手的,何况是我的对头?多少年来,除了我之外,‘太阿剑’甚至很少被别人摸触,它与我的对敌者发生接触的时候,往往也就是那人断魂的时候!”

眉梢子微扬,他又道:“但是,如果你想过过瘾,渴盼摸一摸我的剑,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让你从容执着它片刻,只是片刻,为的是证明一下我在此剑未曾随身之际,也仍然保有我一贯的实力;有了它,我如虎添翼,没有它,我还是虎呀!唯一有点差别的,可能牙齿之利要稍钝了些,不过,犹足够伤人就是!”

阮为冠大喜过望,他立即道:“当真?”

燕铁衣道:“我燕铁衣什么时候像你们一样说话不作数过?”

阮为冠怒道:“不要转着圈子骂人!姓燕的,你说得出可做得到?真个任由我们取你的剑而不出手拦截?”

燕铁衣道:“当然。”

于是,阮为冠闪身向前,伸手急捞,业已将地下的“太阿剑”执在手中,他本能的掂了掂剑的份量,又仔细的察看了一下秋水莹莹也似的锋利剑刃,不禁脱口赞道:“好剑!”燕铁衣一笑:“当然!”

表情一下子转为狞厉,阮为冠大声道:“现在,我们就要看,你失剑之后是否还俱有‘枭霸’的威风了?燕铁衣,这可是你也心甘情愿的!……”

仍是那两个字,燕铁衣道:“当然。”阮为冠显然信心陡增,他侧首道:”二师兄,姓燕的恃强骄狂,自掘坟墓,我们还等什么?”

燕铁衣道:“是的,你们还在等待什么呢?”

面孔上的紫褐色疤痕蠕动了一下,费冥心切齿道:“燕铁衣,今天你我之间,誓不并存!”没有丁点预兆,阮为冠身形倏扑,左手是拾自燕铁衣“太阿剑”怒挥,右手是他自己的“夺命蛇矛”,突然三十矛幻为三十道流光飞射!

燕铁衣极快的,却幅度极小的连连闪晃,他闪得那么准确,又是那么恰到好处,以至阮为冠的攻势便全都稍差一线的落了空!残存的四君子,甫待围攻,一声暴吼起处,熊道元已双枪翻掠,狂风骤雨也似以一己之力横拦划前!

这时,燕铁衣微侧猝跃,双掌齐挥,只见他掌影方现,如刀的锐劲已切到了阮为冠脖颈之间!蹲身、扭腰、侧移,三个动作连成一气,阮为冠拚命躲开,剑茅并举,力图阻截,而人影晃映,费冥心已大鸟般飞落!

恍若不见,燕铁衣由手凌厉一百掌抛成一百个旋转的圆弧重叠挤压,当阮为冠被逼得再次滚地翻腾,当费冥心的“尖凌笔”笔直刺到,他才倏然横着闪出,右丢倒挥,“当”的一响,费冥心的“尖凌笔”已被碰开!明明看到寒光耀亮,却未见燕铁衣手上有兵刃,他由手太快了,而那“照日”短剑回鞘的速度却更快!

费冥心刚刚退出,阮为冠又扑了过来,他仍然剑矛翻飞,急密无比的恨不得将敌剁成肉酱!翻掠似生了翅膀的蝙蝠,忽来忽去,忽上忽下,阮为冠费尽力气,却就沾不上人家一点边。

大吼着,费冥心“尖凌笔”刺戳扫砸,波波连衡,有如江河水溢,狠卷猛罩,燕铁衣旋走飞闪,快得难以接近,更难以形成一个可以攻击的目标。汗水挥溅中,阮为冠斜刺里冲进,“太阿剑”由上电劈,“夺命蛇矛”却在一抖之下分成三溜冷芒快刺。

燕铁衣旋闪的身形却骤然停止,等到阮为冠的两般兵刃迅速来近,时间只是瞬息,——他才突而往前迎上,在一发的空隙里左手飞挥,“叮当”两响连成一声,剑矛分荡,他的左手之上青光如流,倏映又现,阮为冠已尖号着一个踉跄转了出去,竭力想稳住却稳不住的一头撞跌于地!

没有回身,他单足拄地,往右边稍稍一晃,右臂猛张猛挟,巧得很,费冥心的“尖凌笔”奋力一刺便刚好擦过他的右胁被他硬硬挟牢!

大吃一惊之下,这位双蛇教的教主用力抽动,却是如将兵器压到一座石山底下似的半寸也抽出来,他陡然狂喝如雷,瘸着的双腿怒撑,人往前扑,挥掌暴劈燕铁衣的背脊!

是的,燕铁衣就等看对方来这一手,他仍不回头,右手掠过胸前朝后猝射,青芒闪飞又自回鞘,于是,他右胁下挟着的“尖凌笔”那一头便突然松了,跟着,一个人的粗厉又痛苦的喘息声传来,燕铁衣张臂,单手接住“尖凌笔”用力插往地下,这才缓缓转身。正如他所料,费冥心也是抚着胸口,也是血如泉涌,摇摇晃晃的在努力翻动着一双业已开始瞳孔扩散的眼睛瞪着他,喉咙里“咕噜噜”响着痰音,这一刹那里,他的形容已完全找不到平时的韵味了——带着那种可怖的死亡气息!

燕铁衣看着他,悲悯的摇摇头道:“我早说过了,何苦?”

颤巍巍的伸出双手,宛似要攫取什么般的往前弯曲,费冥心一步一步朝前走着,胸口鲜血直冒,他走了几步,猛的张开嘴巴用力吸气,吸着吸着,便绥缓的跪倒,缓缓的仆下……

无声的一边轻叹了口气,燕铁衣又喃喃的道:“真是何苦……”

他转过身去,探视了一下扒在那里的“蛇郎君”阮为冠,而阮为冠比他的二师兄更早走了一步,如今连胸口的血都流完了。弯身从阮为冠僵硬紧握的左手五指中取回了自己的“太阿剑”,燕铁衣轻轻在鞋底上拭了拭,他十分严肃的对着业已气绝的阮为冠道:“你也不相信我告诉你的话——‘太阿剑’对我来说,是虎之翼,虎不一定非要有翼方是虎,虎的爪和齿也一样能伤人的……”

那边,拼斗的更加剧烈了,“快枪”熊道元以一敌四,虽然勇猛如故,却显然十分吃力,他在四位“君子”的围攻之下,业已有些促襟见肘的窘像现露,看样子,再不替他分担点压力,他就要吃亏了。

于是,燕铁衣慢慢的走了过去。

在武林中闯荡的人,不论是老手抑或新进者,不管你已混了多少年的艰险岁月,经过了多少次的血雨风腥,若你没有看到燕铁衣现在的杀戮,那么,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残酷,什么称为快斩,也就不晓得人的生命竟是殒灭得那样迅速与不值

燕铁衣是以凌空的身法扑落,就彷佛一只鹰的准厉扑击,他“太阿剑”在一溜流星似的曳尾中展现,一名“君子”的天灵盖便标射着浓稠的血与浆,红白交映的飞掉了一半,听不到头盖骨的破裂声,他的左手青芒眩映,另一名“君子”便狂嚎着往后裁仰,或许因为这人裁仰的势子太猛,就连颤蠕盘结的肚肠也带了出来,第三名“君子”的大砍刀方才举起慾劈,燕铁衣的“太阿剑”,已透过他的咽喉,当他窒闷的呻吟声还在喉头被压挤着,突透他颈后的剑刀已插进了最后的一名“君子”的眉心当中——而这最后一名“君子”也才刚刚警觉的转过身来!

斩杀这四名“君子”,燕铁衣的动作如电,连贯一气,不犹豫,不迟疑,其快无比,其准无比,挥剑取敌,疾若石火映闪,这宛似只有一个式子的绝高剑术隔于人们的意念一转之间,什么才叫好手?这就是了!一刹那犹左支右绌,累得汗出气喘的熊道元,却在顾指间使压力顿消,敌手全横,他似乎尚不适宜于这突然的轻松,双手握枪,仍在那里莫名其妙的作势挥动了几下之后才停止。

燕铁衣古怪的看着他道:“没什么不对吧?道元。”

面红耳赤的打着哈哈,熊道元抹着汗,喘吁吁的道:“没有,呃,没有………”忽然,他立即四处张望,一边急急的问:“那两个人呢?魁首,那‘双蛇教’的两个头子呢?”骤然住口,他的目光分别触及了地下费冥心和阮为冠的两具尸体,有些全身发冷的感觉,这位有“快枪”之称的好汉不禁呐呐的道:“乖乖,也死了……”

燕铁衣皱眉道:“否则,你以为我是在什么情况下过来帮你的?”

望着燕铁衣,熊道元叹服的道:“魁首,说真话,你确是英武盖世,勇猛无双,追随你这么些年,我到如今也尚不能估透你的潜力深厚到何种地步,不过,我确看穿了技击和杀戮的融合结果——那些全不算什么了,只要在看到魁首你的武功的显示之后!”

燕铁衣笑道:“人说你粗,有时候说起话来竟也文绉绉的中规中矩呢,道元,虽是你在拍我的马屁,却拍得我心中舒坦。”

熊道元面不改色的道:“就算我是巴结魁首吧,也因为魁首有值得我巴结之处,有些人,便是我想拍他一下,也找不出值得一拍的地方哩!”

燕铁衣吁了口气,道:“那四位‘君子’将你一围,你简直拉不开枪了,道元,记着除了口巴式之外,身架子也要多练!”

这一下才红了脸,熊道元忙道:“哑目,老实说,以一对一甚或以.一敌二,我全不怕他们,但若我一个对他们四个,就的确“罩”不住了……”

燕铁衣道:“那么就要勤学“罩”得住的本事!”

熊道元苦笑一声,道:“魁首,我怎能和你比哩!如果我也具有你这一身绝技,早就上了天找大罗金刚比划去了。”

回头望了望仍在那里肃立掠阵的两排手下,燕铁衣一挥手道:“留下十名,其他的回里面去帮着肃清残敌!”

一声轰喏,两排大汉迅速奔往总坛的大楼及两侧,另有十名弟兄急步跑了过来,燕铁衣道:“你们十个把这地方给收拾出来,该埋的埋,该洗的洗,完全弄乾净,知道不?”

十名汉子躬身回应,熊道元又接口道:“敌尸上的财物不准乱动,譬如说陈‘千两’的那些金戒金链条等,通通随着一起入土!”

十名手下又是齐声答应,熊道元大模大样的道:“完事之后,向我回报,去吧。”

这时,燕铁衣已缓步向“弹剑楼”的方向走去,熊道元急忙跟上,一面低声道:“魁首,这里完全交待妥了,如今就只剩里头的几个姦细啦……”

燕铁衣答非所问的道:“我方才在想陈起财。”

熊道元征了怔,道:“莫非他还有什么古怪?人都死了,还能变鬼不成?”

燕铁衣摇摇头,道:“我不是指这些——道元,我是感慨到一个人的‘贪性’确是无比的祸源,只要人们知道满足,知道适中,这天下也就没有那样子多的纷争与杀伐了!往往,人们的慾望总是无穷尽的,都是得寸进尺,在好的一方面来说,此乃刺激人们的向上心,但在坏的一方面来说,就易沉溺于贪婪了……”

熊道元道:“魁首说得是。”燕铁衣又道:“陈起财若非那样贪得无厌,他至少能获取五万银,但如今,他又获取了多少?一文也没有!”

想起了什么,熊道元问:“魁首的肩伤?”

燕铁衣步履沉稳,慢慢走着:“不要紧,皮肉之伤,休养几天便可痊愈了!”

熊道元似有余悸的道:“魁首,在你与陈起财拚斗的当儿,先是他布成的圆环状掌影中往来撞翻,再是,‘太阿剑’落地,我当时几乎傻了,以为魁首要落败了呢,后来才知道魁首是故意装成那个样子的……”

斜了熊道元一眼,燕铁衣道:“假装成那样子?你怎么会知道我是假装成那样子?”

熊道元道:“莫不成,魁首当真在那时危殆了!”

燕铁衣笑笑道:“陈超财的‘劈空碎鼎掌’力有个特色,除了功道雄浑,势子猛烈之外,更含着一股奇异的回旋冲激之力,这种力量,尤其在他的‘大环七十式’中发挥到了极致,起先,我自以为可以抗衡,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斩之决 阴魂不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