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15章 魔影幻 心毒手狠

作者:柳残阳

于是,三个人立即逼了过去,包围在四周的“青龙社”弟兄一见魁首来到,不由欢声雷动,纷纷让路,但是,这一来却也惊动了四名灰衣人,他们突然一声唤哨,四人中的两个蓦然腾空斜掠,大鸟般越众而脱。

另两名灰衣人也在一声叱喝下往相反的方向冲突,力战后的孙三能等人正自犹豫看不知追那一拨是好,熊道元与何三已截住了冲过来约两名灰衣人!

孙三能抹着汗大叫:“老邓,我们去追另两个!”

双枪如电闪缩的熊道元急吼:“不用了,一起圈住这两头疯狗吧,那两个王八跑不远的,魁首已追上去啦!”

是的,燕铁衣就在他的手下们欢呼让路之际,已立即醒悟了什么迅速穿入人丛,果然,骤动声惊扰了拚哄中的灰衣人,如个人分做两拨脱走,燕铁衣早已认定,率先突脱的人必是那隐形仇家的爪牙,于是,他便紧紧追蹑着那两个越众远去的灰衣人而去。

一面追,他一面庆幸,这样一来,替他省了事后辨认的麻烦,活擒两个总比活擒四个来得容易!那两名灰衣人确是各俱有一身了得的本领,奔掠之间,疾若鹰隼,且落地的两点距离在六丈之上,仅一眨眼,他们已越出了“青龙社”的总坛范围,沿着趄伏崎岖的地形朝“楚角岭”下狂奔!

燕铁衣的追赶之势更是有如流星曳空,鸿飞电掣,他连起连落,步步紧逼,片刻后;已到了那两名灰衣人身后寻丈之遥!

这时,燕铁衣已想到了一个可虑的问题,这也是一个很自然发生的问题,于是,他在万分不情愿的形势下将他的“太阿剑”斜斜抗在右肩肩头!

果然,他的猜测对了,当前奔后追的三个人来到“楚角岭”的半中腰时,前面的两名灰衣人骤然一声不响的分往左右两个不同的方向散开奔逃!

暗笑一声,燕铁衣身形蓦而凌空暴旋,怒矢般扑向往右边逃走的一个,同一时间他抛肩挥臂,斜抗肩头的“太阿剑”便像一溜白光闪射而出,去势是那样的快,以至破空声尚未响起,朝左奔逃的灰衣人业已惨号着被透胸穿过的“太阿剑”带出了三丈多远又一头栽进了一个凹坑内!

没有回头,燕铁衣迳自追赶眼前这一名灰衣人,他十分明白他这出手后的效果,他知道凭那往左边奔逃的灰衣人的修为是断然躲不开方才那一手射杀的……。

同夥的惨号,显然也令奔逃中的这名灰衣人惊悚了,他本能的将前奔之势顿了顿,惶然回头顾视!

这一看,不禁令他魂飞魄散,燕铁衣就这须臾工夫,竟已追近到他的身后不及六尺之处!

映入这灰衣人视线的,是燕铁衣那张童稚未泯的脸庞,是那柄斜抗肩头的空剑鞘,但是,在这灰衣人感觉中,燕铁衣那原本十分可爱的圆圆又天真的面容,此际竟有如厉鬼恶魔般的狰狞,而那柄没有了剑刀的空剑鞘,却也变得如此般的空洞可怖,就彷佛一条毒蛇张开的嘴!

于是,越来越近了……

灰衣人汗透重衣,喘息如牛,他拚命奔掠,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但是,却就拉不长与燕铁衣之间的距离,非但拉不长,反而更逐渐接近了。

一点一点趋前,燕铁衣在灰衣人背后冷清的道:“省点力气吧,朋友,你认为你还有希望?”

灰衣人闷不哼声,粗浊的喘息着,一个劲的往前跑。

燕铁衣冷冷的声音便如响在他的耳边:“我劝你不要逃了,朋友,我现在就可以用手触着你的后颈了!”

心跳如鼓,汗水迷眼,灰衣人几乎就要累得瘫倒,他呛咳着狂喘,却就是不停,宛如只要继续跑下去便可以脱却被擒的厄运一样……

现在,他们日逐渐接近斜坡下的那片疏林边缘--。

燕铁衣身形如电闪,语气却分外温柔:“你真的不到黄河心不死么?”

灰衣人几乎像发了狂一样,头也不同的往前猛跑,他的喘息声,似是在拉动着一具特大号的风箱般袒书,汗水随着他的奔跑起伏而酒落,他彷佛没听到燕铁衣的警告,彷佛没有见着任何身外的一切,他像是只有一个单纯的意念——跑、跑、跑……

突然间

燕铁衣紧蹑于后的身体斜侧弹出,又在弹出的一刹往回暴截,空剑鞘飞砸灰衣人——他已到了灰衣人的面前!

张大了嘴,灰衣人连叫也叫不出来了,在惊恐震骇之下,他喉咙里“咕”的闷嚎一声,拚命往一边扑去,然而,燕铁衣却似早已料到对方会有这个动作一般,飞起一脚踢出,刚好将灰衣人蹴翻滚地!

那灰衣人的确算是个强悍的角色,他身子甫一沾地,立即反弹,手中的淬毒“双刃刀”猛刺燕铁衣!

站立不动,燕铁衣的空剑鞘猝挥,“当”的一声震开了那毒刀的一刺,几乎就在震开敌人刀势的同时,剑鞘““笃”的一下按住了那人咽喉,按得结结实实!

灰衣人仰面朝天的躺在那里,满头的汗,满身的汗,他像一条涸池的大鱼一样,口鼻急速嗡动着,迫促的喘息,一双眼也连连翻滚,四肢更在不断的抽搐颤抖……

燕铁衣目光冷寒的俯视着这人,慢慢的道:“你先喘过气来,然后,我再问你几句。”

灰衣人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好一会,才算略略歇息过来,他的一面灰巾早就脱落了,所以,现在看上去他的模样一目了然。却是个长相不恶的精壮人物!

燕铁衣凝视看他,平静的道:“行了么?”

灰衣人忽然闭上眼,嘴巴也紧紧合着,他合得那样紧密,以至令人想到恐怕要用铁锹才能给他将嘴巴撬开!

燕铁衣笑笑道:“何必做出这个样子来呢?朋友。”

灰衣人表情僵木,眼嘴紧闭,一点反应也没有。

燕铁衣低沉的道:“你这是告诉我——你不会回答我任何问题,是这个意思么?”

仍然毫无反应,灰衣人似是变得又聋又哑了。

燕铁衣轻轻的道:“如果你因为搬出这样的姿态而能超然物外,忘却自我,那么,你可以不必回答我所问你的话。否则,你的意志若仍与你的肉体不能分割,你还是光棍点的好,我对于强迫人家说话这方面,可以大言不惭的讲乃是很有火候的,甚至可以称为一等一的高手,——但只要你忍受得住身躯上的折磨,我就拿你没法子--。”

笑笑,他又道:“不过,很多人是忍受不住的。”

燕铁衣道:“你真想试上一试?”

灰衣人在咬牙了,两边的腮帮子各自鼓起一条肌肉的紧扯痕迹的,他宛似准备接受刑罚!

燕铁衣轻细的道:“朋友,你这副臭皮囊,你舍得任它被人糟蹋?”

灰衣人不响。

燕铁衣靠近了点,道:“你可要搞清楚,人的身体只有一具,若是遭到损毁,便没有法子可以再行配制了,而且,我这损毁人体的方法与过程乃是十分痛苦的呢……”

颤抖了一下,灰衣人的汗水更淌得急了。

燕铁衣的语调也逐渐转为生硬:“还要坚持?”

灰衣人又抖了抖,眼皮子也在不停跳动!

抵在对方咽喉上的剑鞘稍稍一松,燕铁衣微笑道:“充英雄不是像你这样充的,朋友,这是一种蠢昧的好强意识,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愿合作不?”

似乎牙关咬得更紧了,灰衣人硬生生的挺着不哼。

燕铁衣点点头,道:“这可是你自找——我已很久不亲自动手逼人说话了,我憎厌这样的行为,但无可否认的,这却是眼前唯一有效达到目的的方法!”

满脸的油汗浸沾在那张僵硬面孔的纹褶之中,而纹褶也是抖动的,随着表皮的抽扯,汗水使往脖颈里流淌了,灰衣人仍咬牙不响……。

燕铁衣猛的将按在灰衣人咽喉间的剑鞘移开,反兜在灰衣人的下颔上,就在灰衣人方待挣扎的瞬息里,他已抖腕将灰衣人摔了个大马爬!

摔得昏天黑地,金星并绕的灰衣人尚未及喘过气来,兜在他颔下的剑鞘又”呼”的反抬,一下子把他倒翻过去,而他背脊方才沾地,却又像先前一样再次翻了个筋斗狼狈跌成一堆!

一脚踩在灰衣人的背上,燕铁衣倒掉剑鞘,又准又狠的斜侧着以鞘端戳下,于是“嗷”的一声凄颤惨叫夹杂在一响骨骼的清脆断裂声里,灰衣人的一根肋骨业已被剑鞘尖端硬生生戳断!

燕铁衣圆圆的面庞上是一种可爱的、温柔的笑容,但他的动作意韵却与他的笑容全不相配,他毫不怜悯,更不迟疑,剑鞘第二次又猛戳下去!

“哇……”

叫声有如兽嗥--一头伤了的野兽的嚎号,令人有些毛发悚然的感觉,总在耳里,像能绞肠剖心,灰衣人的第二根肋骨又断了!

燕铁衣的表情像是根本不知道他自己在做着什么事一样,剑鞘一抬,又待往下捣落--。

灰衣人一头一脸的泥灰,口鼻间也全是灰土,他用牙齿啃着地面,突然昂起头来嘶哑又惨厉的吼叫:“住手……住手……”

燕铁衣的剑鞘半悬,冷然道:“你同意合作了?”

灰衣人痛苦的歪曲着面孔,黏糊糊的口涎合着泥土染污得他满嘴黑秽,颤抖着大叫:“燕铁衣……你杀了我吧……你是有种有血性的,你就乾脆一刀杀了我……”

燕铁衣摇摇头道:“不想你仍然执迷不悟--。”

剑鞘那半圆的,坚硬的尖端,再落“克察”一声,灰衣人的肋骨又断一根,他的号叫声顿时便像杀猪一样“嗷”“嗷”的嚎得能叫人全身起疙瘩!

燕铁衣平静的道:“朋友,这才只是开始,离你泄气的终点还有一段路途呢!”

灰衣人全身*挛着,他用力吸气,脸色青白的呻吟:“好……好……我说………我说……”

“嗯”了一声,燕铁衣道:“这才是识时务,如果你早一点开窍,又何必吃这些苦头?你该晓得,这可是你逼得我这样做的……”

抽搐了一下,灰衣人咬着牙,“嘶”“嘶”呼吸,两只眼珠子全像要突出眼眶……

于是,燕铁衣好整以暇的道:“最近,‘青龙社’发生了一连串的意外,这些意外组合起来便是一片血腥,而且是被人有计划的造成灾难,易言之,即是有人隐在暗地里对‘青龙社’施以打击与杀戮,你,是否便乃其中的一份子?”

灰衣人沉默片刻,终于点了点头:“我是……”

燕铁衣吁了口气,道:“你们是一个集团么?”

灰衣人沙哑的道:“不错。”

燕铁衣柔声问:“有多少人了?”

抖动着灰衣人声音细弱:“五个……”

燕铁衣紧迫的道:“谁是首脑?”

灰衣人乾裂的嘴巴歪扯,双眼十分恐怖的睁得滚圆。胸口急剧起伏着,宛如一提起他的“首脑”,便令他感到无比的惊骇一样!

燕铁衣低沉的道:“没有关系,你用不看畏惧,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要找的只有他一个,你们这些帮凶爪牙可以从轻发落!”

灰衣人面颊的肌肉在扭动跳颤,喉结上下移抖,他异常惊恐的道:“我……我也不知道……不知道‘首脑’是谁……”

燕铁衣缓缓的道:“不要怕,你把那罪魁元凶说出来,我可以保护他的安全,而且答应你不再追究你对‘青龙社’的冒犯--。”

凄然笑了,灰衣人呛哑的道:“燕铁衣……你不错是江湖上的巨擘,是道中的二皇上……但你却不一定能对付得了他……燕铁衣……你连你自己的手下……不也有很多没护住么?”

窒了窒,燕铁衣冷冷的道:“话不能一概而论,朋友,一个人以及一个组合,不可能事事占上风,也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颊,不遭点挫折。但是,强者即是强者,虽然他亦会跌跤,亦会失败,他却将很快站立起来--你要知道,最后的胜利才是真正的胜利,现下就谈输赢,未免还为时过早!”

灰衣人*挛了一下,痛苦的道:“目前来讲……你们却已居于劣势……”

燕铁衣哼了哼,道:“我们很快便会将形势扭转过来。‘青龙社’以及我燕铁衣,并非习惯于承受打击而不反抗的!”

灰衣人呐呐的道:“可是……可是……”

燕铁衣厉声道:“不要可是了,朋友,你立即说出你们的首脑人物是谁来,你仍有活命的希望,否则,你便必无幸理——我可以看出来,你们的头子是以恐怖手段或严酷的律条约东你们,但你不可忘记——‘青龙社’对付敌对者方式也一样不会容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魔影幻 心毒手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