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16章 灵光闪 一语惊梦

作者:柳残阳

燕铁衣青着脸道:“上边那一个是我杀的,这一个却不是。”

熊道元愕然道:“那是谁杀的?”

燕铁衣道:“是那隐形仇家的杰作!”

移目四颇,熊道元急问:“又是那个暗与伤人的凶手?好家伙,他人呢?”

燕铁衣忿然道:“逃掉了!”

搔搔头,熊道元有些迷惘的道:“魁首,这灰衣人与那隐形凶手不是一路的么?他怎么会下手戮杀他自己的同伴呢?”

燕铁衣哼了哼,道:“灭口!”

熊道元呐呐的道:“灭口?”

不耐烦了,燕铁衣道:“是的,灭口,因为我几乎问出那个隐形凶手的姓名出身来,他在正要说间,便遭害了!”

何三冒冒失失的道:“就在魁首眼皮子下?”

略一沉默,燕铁衣颔首道:“不错,就在我的眼皮子下!”

暗里扯了扯何三衣角,熊道元乾笑道:“这厮委实是个诡计多端的阴毒角色!”

燕铁衣缓缓的道:“我早晚也会找到他的,早晚也会……那时,他就知道我要怎么对付他了,他就明白他所造成的罪行将要以多么惨重的代价来偿付了………”

语声是沉缓的,但却含蕴着凝结成的血腥与残酷,燕铁衣的表情生冷,在生冷中,那种萧杀的意韵能叫人通体冰寒,肌肤起栗……。

吸了口气,熊道元伸手由背后将燕铁衣的“太阿剑”抽出,双手奉上,边低声道:“我们好久不见魁首回来,便分出二拨人来四处去找,在岭腰一个洼坑里却发现了一具灰衣人的尸颏,魁首的‘太阿剑’插在那尸体上,我们替魁首取了回来,拭擦乾净了,现在,魁首请收回——。”

燕铁衣将剑拿过,“铮”声回鞘,沉静的道:“其余的人呢?”

熊道元忙道:“我们分成三路来寻魁首,邓长领着十名弟兄是一路,尹光领着另十名弟兄是一路,我与何三又是一路,剑是邓长他们发现的,他着人追上了我将剑交出来,又带人顺着那个方向找下去了,我与何三走向这边,老远听得有人在吼叫,我们先还以为又是有什么姦细出现呢,不想却正是魁首,呃,魁首,你在吆喝什么呀?”

燕铁衣生硬的道:“我在臭骂那只敢暗箭伤人不敢明枪对仗的畜生!”

咽了口唾液,熊道元道:“他听到了吗?”

瞪了熊道元一眼,燕铁衣道:“我怎么晓得?我根本就没看见他!”

何三接口道:“魁首--这个灰衣人,魁首在他濒死之前可曾问出了些什么话?”

燕铁衣眉头紧缩,道:“他说了几个字,很含混,还没有一个完整的意义,但是,我相信等我回去仔细琢磨一下之后,或会想由点端倪来!”

熊道元忙道:“他说的是些什么呀?”

燕铁衣冷然道:“回去以后再说--另外那两个灰衣姦细你们挡住了没有?”

急忙点点头,熊道元笑道:“搞住了,他们在重围之下,还能往那里逃?”

这时,何三从草里捡起一支淬毒的“心魔梭”来,拈在两指上仔细查看,边“啧”有生的道:“这玩意上银得有剧毒哩,魁首,那灰衣人可是被这玩意弄死的?”

摇摇头,燕铁衣沉重的道:“不,对方发射的这些暗器全已被我震落,没有伤着他,他却是被一条青绿色的细小蛇形怪物所毒毙,那怪物显然也是有毒的,而且显然是在我对付那漫空的暗器时趁隙偷偷溜到近前--令我不解的是,为什么那蛇形怪物不来咬我,却只咬噬那个灰衣人?”

熊道元自作聪明的道:“大概纵放这蛇形怪物的主儿已教会它认人——。”

燕铁衣“呸”了一声道:“天下那有这么玄异怪诞的事?这种低等毒虫会有这样的智慧?你简直是莫名其妙!”

一个钉子碰得熊道元面红耳赤,他嗫嚅着解嘲道:“本来,天下之大,便无奇不有嘛……”

转回身去,燕铁衣一言不发的朝“楚角岭”上边开大步,何三向熊道元眨眨眼,两个人急忙紧紧跟上。

这一场意外的灾变,从开始到结束,也只是半天多点的时间,但是“青龙社”所遭受的损失——无论是实质上的抑或是精神上的,却决非半天、半月,甚至半年可以弥补得过来。

傍晚了。

在“黑云楼”楼下的正厅里,燕铁衣独自坐在几前沉思,他面对着方几上的那盏莹莹银灯,凝目垂眉,宛似灯花在微微闪耀跳动中,能启示他一点什么一样……

不时,他嘴里喃喃的,反覆的吐露着那次衣人临死前所告诉他的几个字道:“公……木……‘普城’……朱少凡……”

“公……木”是代表什么意思呢?一个武林的帮会?一个地名?一个人的称号?抑是一个人的姓名?另外,“普城”的朱少凡乃是“青龙社”派驻堂地的“大首脑”,为什么灰衣人会提到他?他与那灰衣人与那暗处的对头又有什么牵连?这似乎有点风马牛不相及……

轻轻敲着自己的额角,燕铁衣深深思索着,他双眉紧皱,目光幽黯,神色是凝重却又烦恼的……

厅门悄然开了,熊道元蹑手蹑足的走了进来;他一见燕铁衣的模样,立即知道他们的魁首又在为了日间的事情伤脑筋了,仗着自己是魁首的“贴身人”,不怕吃排头,他轻轻凑了上去,躬着身开口道:“魁首,天晏啦……”

“嗯”了一声,燕铁衣淡淡的道:“我知道。”

熊道元堆着笑道:“还没吃晚饭哩,魁首。”

燕铁衣懒懒的道:“我不饿。”

搓搓手,熊道元道:“不是我多嘴,魁首,每遇着什么纳闷事,你就茶不思饭不想的一个劲在动脑筋,还可怎么行?饿坏了身子可不是闹着玩的呢……”

燕铁衣一瞪眼道:“怎么搞的?你最近变得婆婆妈妈起来了!”

乾笑一声,熊道元道:“魁首,我和老崔全是你的身边人,我两个不独只跟随魁首摆摆样子,对于魁首的生活起居,我们也得加意留心,这是我们的责任呀!”

燕铁衣不耐烦的道:“好了,好了,你如今简直越来越浑!我说一句,你就非说十句不可,罗哩罗嗦,没有个完!”

熊道元忙道:“魁首,您可别生气,我全是一番孝心!”

哼了哼,燕铁衣道:“不要唠叨了,你让我静下来想一想,行不?你高兴在这里就在这里,否则你自己随便找个地方玩你的去,别来烦我!”

委委曲曲的,熊道元咕哝道:“自从那隐形凶手一出现,怎的大家火气全这么大?连个性都变了,不该挨骂的地方挨骂,日常亲亲热热的老伙计居然见了面也招呼不打,阴阳怪气——”

挥挥手,燕铁衣皱眉道:“你是有完没完——。”

刚说到这里,他猛的一楞,喃喃的自语道:“见了面也不打招呼?亲亲热热的老伙计?是了,有这么一回事……”

半转过身的熊道元迷惘的道:“魁首,你在说些什么呀?”

用力摔摔头,燕铁衣一下子站起,将熊道元拉了过来,将他按在自己方才坐过的锦垫上,就此瞬息,这位枭中之霸的面庞神色竟已转变得如此振奋激动!

不禁吓了一跳,熊道元手忙脚乱的道:“呃,魁首,这,这是干什么?”

燕铁衣抑止不住语声的轻颤:“熊道元,可能有了点眉目了!”

愕然睁大了眼,熊道元迷惑的道:“眉目?有了点什么眉目了?”

燕铁衣双手按在熊道元的肩椅上,两眼光芒闪电:“那个暗处的对头,那个隐形的刽子手,道元,我们或者可以找到一条线索拎他出来,而这条线索更很可能是正确的!”

熊道元张大了嘴,好一阵,他才又惊又喜的问:“当真?”

点点头,燕铁衣远:“我想很有希望””

咽了口唾沫,熊道元急切的道;“魁首,这是条什么线索呢?你又是如何发觉的呢?”

拍拍他的肩头,燕铁衣道:“因为你!”

呆了呆,熊道元怔怔的道:“因为我。”

燕铁衣有力的道:“不错,因为你--道元,你刚才不是说过吗?你说这些日子来大家的脾气全变得火爆毛躁了,甚至有些人更反了常,平素十分亲切的兄弟如今见了面居然招呼也不打,阴阳怪气的--道元,你这样一说,使我记起了一件事,你所指的不是‘普城’‘大首脑’朱少凡?你曾经告诉过我,说有一次,你和他面对面的走过去他不理你,态度相当冷淡,你是这样说的吧?”

熊道元道:“我是这样说过,魁首,我还记得我向你禀报这件事的时候是在半夜里,你做了恶梦之后招我进去侍候茶水,在你喝完了茶我要出房前向你禀报的,那晚上也是有了姦细潜入的同一晚……”

燕铁衣一拍手,道:“完全不错!”

舐舐chún,熊道元不解的道:“但,但这和我们要搜查那隐形对头又有什么关系呢?魁首,正如你当时所说,朱少凡朱大首脑可能是当时没注意到我,或许是心绪烦,或许是对我有所不满,这才没打招呼的,实际上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摇摇头,燕铁衣道:“当你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因为我心情恶劣,又刚从恶梦中醒来,所以思维未能集中,根本就没重视,连想也没多想一下,便几句话给你冲回去了,但是,刚才你再一提起,虽是那么偶然,我却猛的连想到了什么……”

熊道元迷惘的道:“魁首是连想到了什么呢?”

抹去因激奋而泌在额角上的汗水,燕铁衣凑近了点,低促的道:“我问你,朱少凡一向与你交情如何?”

熊道元直率的道:“过得去,每次见面是亲亲热热的,我到‘普城’去的时候,往往也跑到他那里去坐一坐,喝顿酒,他回总坛来,我也招待过他……”

燕铁衣这:“这就是了,你们有交情!”

熊道元颔首道:“我认为交情多少应该有点!”

吁了口气、燕铁衣又道:“朱少凡这个人平素就很谨慎,做事也相当周全老到,是个够份量的角色,自他加盟本社之后,表现良多,他虽是由应二领主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我对他印象却也很好;以他的个性来说,他与你既有交情,断不会照了面不招呼,依你所说的情形,他当时还看了你一眼,这证明他是注意到你了,但是,他既已注意到你,为什么不理不睬?心绪再坏他也不会对你发泄呀,再说,你又确知未曾开罪过他,他就更没有理由对你冷淡了,道元,朱少凡的作风我知道,他很世故,很方正,他决不会用这种态度来触犯你!”

熊道元满颊雾水的道:“可是,他的确面对面的走过去却没有睬我呀!”

燕铁衣呼吸急迫的道:“这说对了!”

熊道元怔怔的道:“什么对了?”

燕铁衣道:“朱少凡不是朱少凡!”

惊得几乎从锦垫上跳了起来,熊道元脱口道:“怎么可能?”

一把又将他该了回去,燕铁衣竭力平静着自己:“只有这个解释--你那天在街上所遇朱少凡,并不是朱少凡本人,换句话说,那是有人伪扮成他的模样!”

双眼睁得滚圆,熊道元宛若见了鬼一样,颤着声道:“魁首……这未免有点……荒唐吧?我和朱少凡认识了六七年了,他的长相模样我怎会看错?尤其是面照面的走过去……那就是他本人嘛……”

燕铁衣冷沉的道:“你不要忽略了我们那个暗地里的对头是精谙易容之术的,他化装成商传勇就像商传勇,装扮成厨师老赵就是老赵,连我都难以分辨,连整日和老赵守在一起的阿青都看不出来,你照面一瞧,又安能分出真假?他既能假扮别人,也当然间以扮成朱少凡,否则,那天你们对面走过,朱少凡为什么不理你?”

呐呐的,熊道元道:“我直到现在也还搞不清他那天为什么不理我……”

燕铁衣低声道:“很简单,因为那天你所撞着的朱少凡是假的,是别人冒充改扮的,那个假朱少凡根本不认识你!”

熊道元冷汗涔涔的道:“但,但是,真正的朱少凡呢?”

燕铁衣道:“这说难以判断了,不过,可以预知的是真朱少凡如今的情况必然不妙--无论他是怎个不妙法,对我们都是有害的!”

熊道元惶然道:“说不定他已过害了?”

燕铁衣平静的道:“不敢说。”

震了震,熊道元脱口道:“会不会--他是与敌人串通的?”

燕铁衣缓缓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灵光闪 一语惊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