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19章 真像明 大幻才子

作者:柳残阳

叹了口气,朱少凡嗓音沙哑的道:“三个月前,是一天的子夜,我刚从外头参加了一个酬酢回来,独自走在寂静的街道上,当我正要拐弯朝巷子这边行近的时候,一个人突然从巷口出现迎了上来,他笔直走到我面前拦住了我,说有点事请我借一步谈话,我当即十分冷淡的拒绝了,同时我打量着那人,身材高矮与我相彷,胖瘦也差不多,甚至我们的面形轮廓也有些近似,但我并未在意,我只想着赶快摆开他回家休息;我绕开那人,头也不回的走了过去,就在这时,他跟在我后面说了几句话,也就因为这几句话,使我开始变成了他的傀儡,他的奴才,他的代罪羔羊……”

屠长牧急问:“他说了那几句话?”

叹了口呆,朱少凡颓丧的道:“他说:朱老兄,你希不希望你亏空公银的事和你偷窃公银私下做生意的事被‘青龙社’的总坛知道?行了,就这几句话,我业已恍如焦雷殛顶,周身冰寒,一时便僵住了当地--。”

燕铁衣静静的道:“你有做这种事么?”

沉重的点点头,朱少凡道:“我有……”

阴负咎恶狠狠的道:“又是一罪--监守自盗,妄吞公银--朱少凡,你居然大胆到这种地步,连本社由你经手的经费你也暗里中饱起来,而且,我看其中你儿子也必有牵连!”

神色变了变,朱少凡颤声道:“大执法,你已知道……这事涉及我那小犬了?”

阴负咎毫不容情的道:“这等于你自己招供的,方才,你祈求魁首不要罪及你的妻女,却未提不要罪及你的儿女,可是你是有儿子的,照说你更不该忘掉也替他求情,但你却未曾替他开脱,因为在你本能的意识里,业已承认他也是犯罪者之一了,是这样么?”

汗如雨下,朱少凡呻吟似的道:“大执法明镜高悬,体察入微,但,但这里面另有隐情……”

阴负咎阴森的道:“你解释吧,不过,我怕你得很费上一番工夫来解释了!”

摆摆手,燕铁衣道:“叫他自己说。”

吞了口唾液,朱少凡嗫嚅着道:“事情是这样的,大约在半年之前,我那小犬背着我在外头染上了赌瘾,又包了此地青楼中的两名红牌妓女,整日价进出赌档酒馆,章台柳榭,挥金如土,穷奢极侈,另有一群狐朋狗友包围着他混吃混喝,教唆他端染不良癖好,只三个月下来,他已输掉了七万两银子,更向我与他母亲连骗带偷弄去了一万多两银子花用一光,弄得债台高筑,走投无路……”

阴负咎冷然道;“慢着,他那里来这么多的钱去输?”

朱少凡嘶哑的道:“这畜生盗用了我的印鉴,在本堂口钱库里就几次提去了两万五千两现银,又将我隐藏着的银票偷去了三万馀两,此外,他向‘晋城’我的三家支属买卖冒用我名借去了七千两银子,剩下的八千两银子却全是他给人打的借据,这还只是他背着我做的好事,当面向我夫妻索取以及盗窃我夫妻置于房中的珠宝古玩及一般零碎金银合计亦已有万两之数了,这畜生胆大包天,忤逆不孝,害得我夫妻为了他陷于万劫不复的绝境……”

阴负咎道:“他到库里去提银子,到你的支属行当中去借钱,他们竟然就毫无怀疑的借提给他如此巨额之数?”

又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朱少凡道:“大执法,不管‘晋城’本社驻派堂口的银库也好,几处支局买卖也好,都是归我的管束,我的儿子他们全认得,又加上我的印鉴为证,他们怎会怀疑?全都连问不问的便如数提给了他--。”

冷哼一声,阴负咎道:“恭喜,真是将门虎子,你有个好少君!”

朱少凡的双颊急速抽筋,面色由白变紫,由紫泛灰,他吃力的呼吸着,终于悲痛垂下头去……

燕铁衣摇摇头,轻声道:“说下去!”

朱少凡唏嘘着,沉重的道:“当我察觉了这些事,已经迟了,铁铸的事实摆在面前,活生生的要坑死我,除了我自己损失的两万纹银不算,公家这七万两银子该怎么办?这是一个天大的窟窿,一个要人命的窟窿啊……我再怎么凑,怎么补,也填不上这个钜大的亏空数,而‘青龙社’的规律严明如山,贪污私取的行为又是死路一条,我实在没有法子,就只好在冒险挪用了三万两很子与人合伙作生意,以求赚一部份利润回来填补亏空……我做的是丝绸和葯材的生意,我一心盼望能在年底总坛派人例行结帐查存之前能赚回大部份差额,那知--唉,晴天霹雳,和我暗里合伙作生意的那人又竟昧着天良卷逃了我给的三万两银子,逃匿无踪,这一来,我已确确实实的到了山穷水尽,告贷无门的绝地了……”

燕铁衣道:“因此,这个把柄就被那人捏在手里作为向你胁迫的手段?”

点点头,朱少凡呐呐的道:“魁首,这个把柄叫他捏着,已是足够置我于死地了,他完全占尽优势,我连一点反抗的机会也没有,我要保持颜面、名节,要活下去,就只好接受他的利用了……”

阴负咎厉声道:“你这是越陷越深,罪孽是越背越重--朱少凡,亏你也是本社‘大首脑’级的人物,居然也如此愚昧昏庸,糊涂不明,叫人牵着鼻子走!”

抖了抖,朱少凡惶恐的道:“大执法,我知罪了,但是,我尚有下情禀告……”

燕铁衣道:“负咎,先叫他说完。”

屠长牧这时道:“不错,我相信事情绝非这样单纯,朱少凡的儿子今年也只有二十二三的年纪,正当弱冠,气质朴实,却怎会突然狂嫖滥赌起来?而且他竟老练到晓得如何以各类邪门诡计四处骗诈偷窃财物,更糊涂荒唐到这等不顾死活的田地,一个原来安份忠厚的年轻人是不该有这样巨大转变的,但如今他的确坏到了这样,其中,恐怕另有歹人唆使他、诱惑他!”

朱少凡激动的道:“大领主说得对,后来当那人胁迫我就范之后,他已知道我不敢再背叛他,他才向我言明了事情的真相--唆使我儿子去豪赌,去狎妓,去骗诈金钱,甚至唆使我那合夥做生意的朋友潜逃,这一连串的事件,全是他早就安排妥当的阴谋,他逐步施行,依计而为,做得天衣无缝,其目的,便都在使我坠入壳中,接受他的利用与要胁,充他的工具,替他掩护行迹,并供给他种种消息;他费了这些心机,最终所求便只这一样--迫我听从他的指挥,从我这里得到利用而遂他向‘青龙社’施展血腥报复的心愿!”

燕铁衣镇定的问:“说了这么多,这个人,到底是谁?”

深深吸了口气,朱少凡以一种憎恨痛切的声调,艰辛的道:“‘大幻才子’公孙荒木!”

“大幻才子公孙荒木”这八个字,像八个有棱有角的锐体自朱少凡嘴里痛苦的吐了出来,却又那么扎实的钉嵌进了燕铁衣等几个人的心弦上,不觉间,他们全震动了,也跟着深深的吸气,又缓缓的吁出--。

任怎么样也不会想到竟是这个人,快有十年了吧,这位“大幻才子”早已不再在江湖上露面了,谁也不知道他何去何终,也没有人对他有较深刻的认识与解,自他在道上闯混以来,就是一个充满了传奇性的诡异人物,飘飘忽忽的,来去不定的,很多人晓得他有一宗绝技--化身之术,但没有什么人亲眼见过,到底,天下是辽阔的,武林中又是复杂多变的,与本身没有密切关连的事或物,便往往容易遭到遗忘,天知道谁会去想到他,这有如江河的流水,过往的情景,早已被冲激得无形了,就在眼前来说,“大幻才子”公孙荒木对于“青龙社”的各位首要仍然是悠远又陌生的,知道过他,但却太模糊了……

阴负咎面颊上的肌肉跳动了一下,喃喃的道:“居然是他?”

屠长牧叹了口气,道:“真想不到,那个灰衣人临终时的提示,便等于点化了我们这整个血腥谜题的答案--公木,公孙荒木,但谁知竟是指着这个人?”

燕铁衣低沉的道:“是的,太不可思议了,那是一段遥远的过去,几乎令人连想也想不起来,没有理由将‘公木’这两个字牵扯上‘大幻才子’公孙荒木……”

朱少凡伤感的道:“就是他,魁首,我以前也曾听闻过他的名号,但却做梦也想不到他竟会是如此阴毒、邪恶又狡诈的一个魔鬼,他的实质,要比他声名的传播来得更为冷酷霸道,我见过许多坏人,像他这样老姦巨猾又心如豹枭的魑魅却是仅遇……”

屠长牧接口道:“这是可以想见的,否则,以你这样的老江湖,怎会也叫他摆得四平八稳?”

哼了哼,阴负咎道:“但是,这却不能作为脱罪的藉口!”

眉头一皱,屠长牧道:“负咎,这件事以后再谈,行不?”

阴负咎冷笑道:“当然可以,反正迟早也要追究清楚的!”

燕铁衣道:“朱少凡,你即是中了他的圈套,为什么不快些密报总坛为你作主呢?你也是个明白人,岂会不知这个后果的严重性?你这可是因循自误,越陷越深了!”

勉强挤出一丝苦笑,朱少凡道:“回禀魁首,我何尝不知道后果的可怕?但……一个人被逼到这种地步,早也六神无主了,我实在不敢面对事实,我恐惧想像一待东窗事发之际那惨酷的结局,魁首,这样的日子能煎熬得人五内如焚,肝肠绞碎……真相揭晓了,我必死无疑,若能蒙混下去,至少我还能苟延残喘,魁首,活着虽然是痛苦,但我尚不愿死,尤其不愿似这般身败名裂的死啊……”

燕铁衣平静的道:“饮鸠止渴!”

阴负咎木然道:“朱少凡,你知不知道只要你拖迟一天,我们便须以若干生命作为代价?你知不知道只要你包庇那凶手一天,‘青龙社’的威信便将受到更沉重的打击?遑论魁首精神上的忧虑,全社弟兄心灵上的折磨了,你贪生怕死,庇护敌仇,出卖组合,纵子侈婬,更中饱营私,简直就是公孙荒木的同谋!”

汗下如雨中,朱少凡颤声说道:“大执法,我知罪了……”

阴负咎冷冷的道:“早该知罪才是,如今才知,已有多少弟兄,为了你的懦弱和自私,化为异物、骨冷艳寒?”

燕铁衣站了起来,道:“朱少凡,我还有一个疑问呢--。”

朱少凡忙道:“请魁首示下--。”

燕铁衣低声道:“公孙荒木到底与‘青龙社’何怨何仇?竟然几次三番以这种阴毒手段来暗算本社所属,又一再造成这等的血腥恐怖,他的出发点是什么?”

朱少凡沙哑的道:“魁首,公孙荒木这个恶魔可以说是恨透了‘青龙社’,他曾多次告诉我,他此生唯一的心愿便是将‘青龙社’整垮,他所采取的方式是‘蚕食’,意思是一点一点的把‘青龙社’侵蚀掉,也是一种各个击破的手段,他在暗处,‘青龙社’在明里,形势于先天上就是有利的,他藉着他优越的易容化身技巧,装扮成不同的角色出现,造成迷离惊悚的局面,然后出奇制胜,于不知不觉中屡施诡计狙杀本社所属,他说过不怕‘青龙社’强,不怕‘青龙社’壮时日是悠久的,他有信心有把握,迟早会把‘青龙社’逐渐消灭,直到‘青龙社’彻底瓦解为止……”

双目的光芒凄黯,这位处境危殆的“青龙社”“大首脑”顿了顿,又生涩酸楚的接着道:“他之所以如此怀恨‘青龙社’,其原因要追溯到九年以前一桩过往的恩怨上去,这桩恩怨,实际上是间接形成的结果,可能魁首早已淡忘,或者根本末曾想到,由这件事,也证明了江湖上的冷酷现实以及弱肉强食的惯性……,这不能责怪任何人,要在这个环境里活下去,就必须如此……”

阴负咎不耐的道:“朱少凡,你不觉得你的废话大多了?”

朱少凡惶恐的道:“是,大执法,这就言及正题了--公孙荒木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他在这人间世上的唯一亲人,便是他的胞弟公孙大器,公孙大器在十多年前,曾是燕境‘马河坡’当地的‘坐地当家’,在那里,公孙大器可说是一块天,‘马河坡’内外所有的黑路生意全由他一手承包,不论是赌档、酒肆、烟馆、妓院甚至‘挂片子’的买卖俱为他独占,声势颇为喧嚣,但是,这段好景却不甚长,自从我们‘青龙社’在‘大名府’设立了堂口之后,我们的力量迅即伸延向‘马河坡’,同样的,我们的各式黑路生意也纷纷开场,另外,我们更有不少正当买卖也在那里设起,这样一来,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真像明 大幻才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