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02章 追骑动 荒林怪叟

作者:柳残阳

火赤的骏马,红皮缀着银锥的鞍镫,紫色的紧身衣外罩紫色的袍,燕铁衣的长剑“太阿”斜背右肩,短剑“照日”直挂左胸,就这样,他只带着熊道元、崔厚德两人离开了“楚角岭”,直赴“钱塘镇”——裴咏的居处所在,也是可能找出这场悲剧延展下去的地方。

一路上,燕铁衣沉默地不发一言,他的目光是冷寞的,表情是生硬的,眉宇之间伯恩施坦德国社会民主党和第二国际右派领袖,修正主 ,宛似凝视那一抹接合了抑郁的仇恨——这与他以前每一次远行之际的谈笑风生习惯大相迥异。

当然,熊道元与崔厚德更不敢说什么,他们知道他们当家的个性,也了解他的心绪,他们深深晓得。当他们的魁首不愿开口说话的时候析了国内外形势和党内外思想状况,指出在生产资料私有制 ,那一个先开了口就隔倒寮不远了。

两个人都没忘记,在裴咏死去时燕铁衣的悲恸,以及当燕铁衣在纯堂口里查询不出那胡绚的踪迹时的震怒,他们很清楚燕铁衣现在的想法,同时也希望那胡绚最好早点自决了事想发展的根据,断言每一种主要观点或知识部门,都先后经 ,因为,当燕铁衣找着他的时候,那时候,他可能就会太贱了。

轻轻摩娑着马头的赤红须毛,燕铁衣一只眼睛漠然注视着两侧向后倒退的景色,淡淡的开了口,说道:“你们说,“青龙社”已算是道上一个够份量的组合么?”

熊道元与崔厚德互觑一眼,然后,熊道元小心的道:“这是无庸置疑的,魁首。”

燕铁衣冷冷的道:“那么连一个下三滥的胡绚下落也不知道?”

舐舐chún,熊道元直楞楞的道:“魁首,是这样的,那胡绚在以前素来与我们没有瓜葛,亦无牵连,可以说在裴爷出事之前,咱们根本就不注意这个人——也没有注意他的必要;因此,突然要找这个人的时候,也就不容易马上知道他的下落了,我们的力量很大,人手分布极广是不错,但我们也无法立即探悉江湖上每一个人的行踪,所以……”

燕铁衣哼了哼,道:“虽然你说得有理,但我听着极不舒服,熊道元,你令我不舒服了!”

熊道元叹了口气,惶恐的道:“回禀魁首,我只是照事实说话,绝没有半点敢唐突魁首之处。”

叹了口气,燕铁衣道:“其实,我心里也自有数,只是——唉,这几日来不知怎的,明明看着是的事也变成不是了……”

熊道元谨慎的道:“魁首,我们到了“钱塘镇”去找谁呢?”

燕铁衣道:“第一、我们可以详询裴咏的左邻右舍,问一问事情发生时的经过,假如他们知道的话。第二、我们找“钱塘镇”当地的武林人物,有头有脸的武林人物,打听打听姓胡的下落,这只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我们至今不知胡绚的踪迹,而又一时找他不着,也只好先用这个法子试一试了;否则,等我们的谕令发交下去,再等他们得到消息回报,这一来一往,就要太费时日,我不耐烦等候这么久,在没有替裴咏报这血海深仇之前,每一天对我俱与每一年无异!”

随后左行的崔厚德插口道:“魁首,这件事其实用不着魁首出马办的,只要魁首一句话交待下去,“青龙社”各方所属立即便会全部出动,追骑四出,还怕那胡绚飞上了天?”

燕铁衣静静的道:“心意,崔厚德,这是个心意。”

熊道元谨慎的道:“姓胡的那小子,魁首,莫非还有什么特别大不了?”

燕铁衣摇摇头道:“我只是听过他的名号,有关这王八蛋的详细情形我并不清楚,事实上我也不需要清楚,因为这并不重要,就算他是皇帝老儿的小舅子,这一样我也要活剐了他!”

崔厚德笑道:“枭霸亲征?所向披靡,这是毫无问题的!”

燕铁衣叹了口气,道:“希望是这样的了……”

彷佛有些弹不掉,挥不去的阴影覆盖在燕铁衣的心上,他有点提不起兴致来说话,在吁过那一口气之后,他又沉默了下来。

就这样,在僵冷的静寂中,他们一路朝下赶去,仰望灰翳的天空,遥眺远近的景色,跟着不徐不缓的蹄点,地面便一大段、一大段的抛到后面去了。

当夜色初降,燕铁衣却毫不迟疑的越过了眼前一个可供歇足的小镇,他要尽可能的多赶一程。

当夜色深沉,他们已错过宿头。

在黑黝黝的夜暗中,燕铁衣放缓了马速,旋头四处眺望,但他没发现什么,除了高山,就是林野,找不着能以打尖过夜的地方了。

摘下马首旁悬挂的羊皮水囊,拔开塞子,灌了几口水,燕铁衣一边将水囊再挂回去边问道:“累不累,你们两个?”

崔厚德揉着屁股,咧嘴苦笑:“如说不累,魁首,我们就是在骗你啦……”

熊道元也道:“老贾说,连双腿胯骨也麻木了,魁首……”

燕铁衣笑道:“那么,我们便找个合适所在歇一宵吧!”

崔厚德四处看了看,摇头道:“这里正处穷荒僻野,除了山就是林,只怕离开这条路就连块平地也找不到了,魁首,到那里去过夜呢?”

移动了一下坐姿,燕铁衣道:“实在找不着的话,那就在林子里宿一宵也好!”

舐舐厚chún,崔厚德道:“夜深露重哪,魁首……”

横了自己这个忠心手下一眼,燕铁衣叱道:“道上混的人还怕这么点折磨#夯出息的东西!”

熊道元道:“我可没说,魁首……”

哼了哼,燕铁衣正想讲什么,目光瞥处,哈,却发现在右侧方一片林子里,竟隐约出现了一点灯火,他立即朝那个方向一指,道:“你们看,睡觉的地方来了!”

熊道元与崔厚德急忙望去,也都发觉了那点闪闪灭减的灯光,崔厚德大喜过望,度幸的道:“可不是,哈,不求别的,只要有一张干草铺成的床,让我能够四平八稳的睡上一觉也就行啦。”

熊道元却呐呐的道:“怪了,怎的我们方才便没有看见这点灯火?”

燕铁衣“呸”了一声,道:“这条路是弯曲的,刚才我们正走在曲角上,那里看得见?呆东西!”

连连点头,熊道元道:“一直在说着话,我倒忘了这一点,我,我还疑惑是“鬼火”呢!”

崔厚德喃喃的道:“天爷,这是个老疯子……”

燕铁衣歪着头,笑嘻嘻的道:“别这么跋扈,行么?”

大吼一声,“人狒狒”黄节操狞厉的道:“任你再说什么也是白饶,rǔ臭小子!”

熊道元高声道:“姓黄的,来来,我们哥俩先亲热亲热再说!”

低促的,崔厚德道:“魁首,让老熊放倒这头老狗!”

燕铁衣平静的道:“算了,我们有我们的事要办,不找这些麻烦……”

说着,他转向正在跃跃慾试的熊道元:“退回来,道元,我们走吧进”熊道元瞪着黄节操,狠狠的道:“便宜你!”

横身一拦,这位“人狒狒”怪叫道:“走!往那里走?既然来了,不留下点什么就想走于没有那么便宜,你们用不着便宜老夫,老夫更不会便宜你们!”

燕铁衣笑笑道:“那么,老先生,你来阻止我看!”

转过身,燕铁衣就往回走,但是,他刚一转身,二条黑影只那么微微一晃,嗯,竟已到了面前——好俊的“大挪移法”,轻身术的上乘修为!

瞧着黄节操,燕铁衣道:“你好快,老先生……”

黄节操凶恶的道:“小子,比起你来,大约是快上那么一点!”

燕铁衣正在考虑着怎么处置这个他不想动手,又难以不动手的局面时,林子外,已有一阵衣袂带风之声迅速接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