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21章 报恩宴 种瓜得瓜

作者:柳残阳

多日来的忧虑、惊怒、迷惑与悒郁,多日来的血腥暴戾,杀戈与那如芒在背的不安,全都一扫而空,有如拨云翳见明月,也像自一场可怖的梦魇中醒转,而醒转之后,又是天清日朗,一片跳跃蓬勃的生机--“青龙社”在燕铁衣的领导下,群策群力,终于扫除了那个居心险恶,意图蚕食“青龙社”的魔星“大幻才子”,使那片部将覆盖在“青龙社”前途上的阴影幻散淡灭……。

但是,复杂繁异的江湖,有如一望无垠的大海,它包罗万象又变化无穷,它平静的进一步发挥为情,因而性与情均为“心”所统摄、控制。南 ,又涌汤,它美丽,又丑恶,它仁慈,也残酷,一刻间的安宁,却难言乃一刻后怒哮的前奏,它就是这样变幻不定又难以捉摸,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固是艰险又辛酸,而担负一大伙人命运的领导者,更有如一条船上的舵手,一身连系多人的生死安危,若在平静的日子里,当然一帆风顺,如果遇上了风浪,则掌舵人的苦楚与精神上的重压也就不言而喻!

这一天,在河北“九同镇”,燕铁衣亲自赶去向当地首富胡大官人贺其五十整寿,这胡大官人早年曾蒙受燕铁衣的恩惠甚重,是以虽乃书香之格阴阳相互作用说明“气”的作用。主张“精思自得”、“观物 ,殷厚门户,却对侪身江湖的燕铁衣存心交纳,敬重有加,胡大官人乃是亲自登“楚角岭”面请燕铁衣赏光的,盛情之下,燕铁衣不好推托,只有在这天轻骑简从,前来致贺;胡府喜庆,除了大开寿筵之外,又开了三台戏在前庭、中院、后堂、三个戏班子,一是“柳子”,一是“梆子”,一是“二簧”三台好戏连开,一样的戏码--“八仙献寿”演戏的各展身手,使尽混身解数,看戏的嘻笑颜开,鼓掌叫好之声不绝,一时锣鼓喧天,人潮挤动,热雾汗臭掺着酒肉香味,吵闹哗笑之声融于台上各腔各调的尖粗回异戏词里,于是,场面真够热闹的,却把一向好清静的燕铁衣整得头都发涨了。

在主人的再三挽留下,燕铁衣好不容易才辞别出来,主人殷殷订了后会之期,又一直送到大门之外,燕铁衣施礼如仪学说。 ,道谢不迭,等他率同熊道元走回客栈,业已起更了。

进到他那间特别宽敞清雅的北厢屋里,在熊道元的待候下匆匆洗漱竣事,全身骨节又酸又软的坐倒一张太师椅上,这位“枭中之霸”不禁长长吁了口气:”老天爷,从申时一直搞到这个时辰书院规模渐大,闻名于天下。南宋刘琪重建。朱熹曾讲学于 ,真正是吃不消了……”

屈单膝,熊道元替燕铁衣脱下足上软靴,边笑道:“胡大官人一番盛情,魁首怎么说也只好应付一下……”

燕铁衣闭着眼道:“要不是他诚意相请,我根本也不会来,你知道,我最烦的就是这一套,主人太过殷勤了,对作客的来说,也并不是十分好受的事……”

熊道元双手奉上香茗,道:“酒喝多了,一定口乾,请魁首喝杯茶,润润喉。”

接过茶,燕铁衣浅啜一口,道:“今天的场面,可真热闹,只不过太吵了,到现在耳朵里还觉得嗡嗡作响,要是叫大领主来,或许他能适应这个调调!”

到床下取出一双轻便布鞋放在燕铁衣脚前,熊道元道:“我跟在一边,看魁首兴致蛮高,还不住和胡大官人评论台上的戏子那个演得好呢!”

笑了笑,燕铁衣道:“面子上那能不充?人家大寿之日,对我们又如此礼遇尊隆,就算心里再不耐烦,表面上也得装做欢愉无限之色,这不光是礼貌,也叫主人不至扫兴……”

又喝了口茶,他微喟道:“日常人情酬酢,也真不容易,这一天过下来,腰酸背疼的活像跋涉了老大一段山路,累得慌……”

熊道元道:“不过,我却不觉得什么,反感到十分有趣……”

燕铁衣靠在椅背上,笑道:“好热闹是某些人的天性,如何,但在另外一些喜欢清静的人来说,热闹就是一种痛苦了……”

熊道元耸耸肩,道:“我觉得人活着嘛,日子要过得有声有色才算没糟蹋了光阴……”

放下茶杯,燕铁衣道:“其实,恬怡宁静也是一种自得其乐的享受--当然,各有天性,人自不同,这也是不可相强的事。”

熊道元低声道:“明晚,胡大官人还请魁首过去吃饭,魁首去否?”

燕铁衣想了想,道:“明天我打算回去了。”

熊道元道:“那胡大官人的饭局--?”

燕铁衣道:“到我们离开以前,你拿我的名帖去辞谢了吧。”

熊道元垂手道:“是,魁首。”

打了个哈欠,燕铁衣道:“夜深了,你去歇息吧。”

轻轻退下,熊道兄出门后又把门儿掩上了,燕铁衣穿着鞋过去将门下闩,回来又将剩下在杯中的残茶一口饮尽,伸了个懒腰,正待把油灯剔少,却蓦然抬头注视窗口,以一种冷淡厌倦的语气道:“窗外的朋友,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想打什么主意,我告诉你,最好你另挑对象方为上上大吉!”

隔着灰白的窗纸,果然有人影一闪,接着响起了几声轻悄悄的啄剥声,传进来的嗓音是低促又急迫的:“敢问阁下可是燕大当家?”

微微一怔,燕铁衣沉声道:“我是燕铁衣,你是谁?”

人影贴在窗边,声音更透着紧张:“燕大当家,请启窗放我进来,我有紧要大事密禀,我不能叫人看见我在这里,而且逗留时间也不能太长--。”

燕铁衣闪向窗侧,拉开横栓轻掀窗扇,外面人影一晃,一个混身黑衣的瘦小人物已经十分俐落巧快的翻进房来!

打量着眼前的人,燕铁衣觉得有些面善,却一时想不起曾在那里见过以及拉扯得上什么渊源--这是个三十多近四十岁的中年人了,脸形瘦削,皮肤乾黄,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最突出的是这人的鼻梁,鼻梁中间凸出了一节环骨,看上去,他的整只鼻子便显得有些高低不平,失去均匀感了。

这人一见燕铁衣,立即单膝点地请安,状极恭谨:“燕大当家,你老想是不记得小的我?我姓丛,单字一个兆,匪号人称‘小无影’,我的家兄曾经--”

恍然大悟,燕铁衣一手将丛兆扶起,点头道:“哦,我记起来了,你是‘赛燕子’丛鸿的老弟丛兆,七八年没再看见你哥俩了,尤其和你少亲近,一时更不易认出,当年我们也只才见过两三次面吧?”

丛兆躬身道:“是,昔年我一共才谒见过大当家的两遭,而且时间甚短,大当家事忙,都是匆匆垂询之后便辞离了--。”

燕铁衣一笑道:“你令兄好吧?”

丛兆忙道:“托大当家的福,家兄身子粗安--自从八年之前他出了事又蒙大当家救下之后,一条腿业已成残,那时起家兄即已退出江湖,不问世事了……”

燕铁衣感慨的道:“你哥哥真是一条汉子,记得那年在‘百刃庄’恁多好手的围攻之下,混身浴血,伤痕累累,犹咬牙死战,坚不认败投降,如今想起,你哥哥那付倔强硬朗的模样,犹尚历历在目……”

丛兆恭谨又感恩的道:“全亏了大当家将见不平,拔刀相助,才挽救了家兄于危难,才使家兄不受乱刃分尸之灾,家兄有生之年,俱乃载德之时……”

摆摆手,燕铁衣笑道:“不必说这些客气话了,过去老久的事啦,对了,你来找我,总不会是为了提一提当年的那桩遇合吧?”

闪到窗前丛兆极其小心的探首外面张望了一下,然后一又转了回来,神色异常凝重……

燕铁衣拉了一把椅子自行坐下,同时示意丛兆也落坐,他平静的道:“你放心大胆的说吧,有什么事,我会替你担待,再说,我坐在这里,任什么人接近到房外丈许之内,都逃不过我的耳目!”

丛兆连声应是,正襟危坐,语声低沉:“大当家,我是从‘常德’那边来的,表面上是押运一批红货走向‘济南’,实则是为了暗里连络这一带地面上‘红绸帮’与‘黑峡派’的人,准备联合他们共同起事--。”

燕铁衣微微皱眉道:“起事?起什么事?”

丛兆声音更低:“扳倒‘青龙社’,吃掉‘青龙社’各地的堂口!”

心里不由一惊,但燕铁衣表面平稳如故:“为什么要扳倒我们?”

丛兆苦笑道:“因为另有一股力量要延伸过来--换句话说,有一股极大的势力想要取‘青龙社’如今的地位而代之……”

点点头,燕铁衣道:“嗯,这却不失是个很好的理由。”

丛兆谨慎的道:“这件大事,业已暗里筹划了很久,最近半个月来方成定局,且已有了确实的行动及步骤目标,只待其馀几个组合的答覆肯定,便可立时举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分头猛扑‘青龙社’及其所属……”

燕铁衣缓缓的道:“有这个胆量,具这种魄力,更且拥有雄厚威势及组织手腕的主儿是谁?”

吞了口唾液,丛兆嗓子有些沙哑:“‘大森府’……”

表情变得严肃了,燕铁衣道:“‘中州宰’骆暮寒?”

丛兆几乎微颤的道:“正是他!”

江湖上,有几个声威最隆,势力最大的组识分峙南北,各自称虽,“青龙社”无疑是其中之一,但是,湖北常德的“大森府”亦堪可并肩相比,“大森府”是两湖一带首屈一指的武林组合,隐隐被黑白两道奉为宗主盟首,“大森府”在当地的威信声势,就如同“青龙社”在北六省一样的喧吓,“中州宰”骆暮寒为“大森府”“府宗”,也就是一府之主,无论其武功、智慧、计谋、以及魄力,俱乃超群拔萃,难做双选,手下战将如云,谋士如雨,实塌实的一位雄霸天下的人才之一,他有这个扩展的力量,更有囊括他人基业的野心!

这些内情,这种情势燕铁衣自然十分明白,这须臾间,他的心情沉重起来了,他知道他将要面对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敌手,会是一个何等强大凶悍的敌手,设若真到了两军对阵的那一天,凭双方的实力与决心来做殊死之战,其后果之惨烈乃是可以想见的,这乃是一场或多场的硬仗,而且,必不可避免其残酷与血腥的事实,那种事实,该又是如何怵目心惊,神鬼皆泣!

丛兆艰涩的又接着道:“此外,‘天森府’除了联合一干别的帮会,最重要的臂助乃来自‘金刚会’,‘金刚会’的龙头,‘八臂韦陀’蒲和敬已誓倾全力支持‘大森府’北进之举,大当家的一定晓得,‘金刚会’的实力也是相当坚强的……”

燕铁衣阴沉的道:“我还知道骆暮寒与蒲和敬是八拜之交的结义兄弟!”

丛兆呐呐的道:“此场灾变一旦发生,势必血流成河,尸积如山……‘青龙社’虽然力量雄厚,措手不及之下,怕也难免吃亏……”

站起身来,燕铁衣道:“丛兆,除了‘大森府’,‘金刚会’,还有那些帮派加入他们这个行动?

丛兆也连忙起立,道:“据我所知,南边的‘千人堂’,‘采花帮’,‘力家教场’全加入了,靠北边,‘红绸帮’可能也会参与,但‘黑峡派’方面则未敢断言,我这一次来,就是跟着‘大森府’的耿清耿三爷来同他们再做商议,进一步的劝说他们入伙……”

燕铁衣双眉微皱,道:“‘大森府’的力量我知道,‘金刚会’亦不可轻视,其他如‘千人堂’,‘采花帮’,‘力家教场’等组合却无甚惊人之处,构不成太人的威胁,倒是这边的‘红绸帮’与‘黑峡派’相当有点基碍,一旦沦为敌助,我们非但压力顿增,更且腹背遭击了,却不能不预做防范……”

丛兆忙道:“大当家的,越早准备越好,怕事迟则不及……”

叹了口气,燕铁衣道:“真是一波方平,一波又起,况且这一次的浪游,更要比上一次的更来得汹涌险恶,才解决了一个阴在暗处的‘大幻才子’,‘中州宰’骆暮寒却又挟着浩浩之威硬生生当头压来了……”

丛兆苦笑道:“大当家豪胆铁腕,智勇双全,我以为必能予‘大森府’以迎头痛击,使‘青龙社’化险为夷……”

燕铁衣道:“两军一旦对叠,冲杀展开之际,‘青龙社’力抗如此强敌,说实话,胜券能否在握,确实难以断言--,不过,但愿如此吧……”

丛兆恳切的道:“大当家,往江湖上混生活,这样的事情几乎是无法避免的,争夺与侵占,贪婪和杀戮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报恩宴 种瓜得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